从吃奶到吃干粮

今天教会内属灵分辨力的程度是处于历史最低点。看起来越来越少基督徒有愿望或能力分辨真理与错谬、正确与错误、邪恶与良善。但这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问题。希伯来书作者在希伯来书5:11-14直面责备读者,因他们缺乏属灵分辨力。他要他们明白,缺乏属灵分辨力,这是灵命(属灵成熟度)欠发展的直接后果,这两件事情是联系在一起的,它们并肩同行:

 

论到麦基洗德,我们有好些话,并且难以解明,因为你们听不进去。看你们学习的工夫,本该作师傅,谁知还得有人将 神圣言小学的开端另教导你们,并且成了那必须吃奶、不能吃干粮的人。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练仁义的道理,因为他是婴孩。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好歹了。

 

在这段经文当中,希伯来书作者是对犹太人基督徒说话,努力要让他们看到,由麦基洗德预表的耶稣基督的大祭司工作(创世记14章),是如何远超他们从小到大经历的利未人祭司职分。但他担心,他要教导他们的,他们是不能理解。他们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因此就像任何一位好老师一样,意识到他的学生接受不了,就中断他的解释,责备读者他们灵命不成熟。就算他心思充满了要与他们分享的各种各样的事情,他却能看出他们并不在正确的灵命状态当中,不能理解和欣赏他要说的话。他们灵命不成熟,这就使他不能继续教导下去。类似,耶稣对门徒说:“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约翰福音16:12)

 

问题不是出在老师或材料身上。问题是在读者身上。他们变得听不进去。“听不进去”这说法是由两个词组合而成:“”和“”(“推不动”)。换言之,他们没有动力。他们是学得很慢的人,懒散的听众,或按字面意思,“耳朵懒散”。人经常会说,他们不喜欢上教会,这是因为讲道沉闷。他们没有意识到的,就是他们是沉闷的人——在听的方面沉闷。他们可能并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希伯来书作者暗示,他的读者并不总是这样。显然他们原来要聆听和回应神的道的迫切心态已变得冷淡。因着他们自己的懒惰和懒散,他们不再认真聆听,或发挥批判力思想,渐渐变得属灵上对真理反应迟钝。他们本应在灵命成熟的道路上大大进深。自从他们归正以来,已经过了足够长的一段时间,本应让他们可以在信仰方面打好根基。他们本应足够成熟,可以把他们在过往年间学到的真理传递给其他人。

 

看来很多人成为基督徒已有多年,但在灵命方面从未真正成长。一些教会负有责任,他们拦阻信徒成长,每个礼拜天炒冷饭式地讲福音,或者让他们的教导越来越傻,吸引不信的听众。因他们的焦点放在娱乐山羊,而不是喂养绵羊上,相信的人就从未得到训练装备,成为耶稣基督成熟的门徒。看来几乎没有人离开基础的事情。这些希伯来人基督徒,不是能向其他人教导真理,却需要重返幼儿园,让某人从头再教他们ABC。他们就像婴孩一样,只能喝神的道的奶,不能消化圣经里像牛排一样的真理。

 

保罗为着同样的事责备哥林多的基督徒:

 

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哥林多前书3:1-3)

 

喝奶根本没有任何问题。这对新生儿的健康成长和发育来说是好的,也是必要的。看到婴孩喝奶瓶,这很正常。但如果你仍然摇着你十几岁的孩子,让他喝着一瓶牛奶入睡,这就不正常了,这是悲剧。然而许多人成为基督徒已有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却仍在喝奶。这不正常。他们本应进步到能吃干粮的地步。问题在于他们在消化圣经深邃真理方面没有技巧,没有受到训练。他们知道圣经故事,能对经文高谈阔论,但并不知道如何把圣经实际应用在他们生活的日常问题和处境当中。

 

在这里我们又重新回到供求原则这问题,我们在本章开始的地方讲过这原则。成熟的信徒能吃和消化那就像上等带骨牛排的神道的原则,这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听一贯持续的释经式讲道。当他们以神的道为干粮吃下,他们的灵命就变得成熟,随之而来的是在分辨力方面有长进。他们不想听肤浅、主题式的教道,他们看透了假师傅和他们宣讲内容的诡计。约翰·麦克阿瑟写道:“若不是掌握神的道,就无人能正确分辨。你若不查考圣经,纵使有世上一切美好愿望,这都不能使你成为有分辨力的人……如果你真的要成为有分辨力的人,你就需要勤奋查考神的道。[1]”当你培养出一种更彻底发挥功用的圣经知识,你就会在你的能力方面有长进,能分辨好歹。你就不会再像一个婴孩,四处爬着,随便抓住什么就塞到嘴里,这是因为婴孩缺乏分辨力,不知道什么是干净可吃,什么是肮脏,不适合人吃。一个新信的人的特征,就是听任何讲道人,读任何书,或上任何一家教会,却不能分辨这对他们是好还是坏。但通过有操练的查考神的道,他们最终能培养出能力,在好的教导和坏的教导之间做出分辨。

 


返回目录

Footnotes

  1. ^ John MacArthur Jr., Reckless Faith: When the Church Loses Its Will to Discern (Wheaton: Crossway Books, 1994), 87–88.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