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讲道人讲道,不是出于好奇,而是出于真诚的愿望,要认识和尽你的本分。进入他的殿,仅仅只是让我们的耳朵得到娱乐,而不是我们的内心得到归正,这必然是至高的神极不喜悦的,也于我们自己无益。

乔治·怀特菲尔德

 

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

 

提摩太后书4:1-4

 

离我服侍所在地开车一个小时以外的地方,有一家据说是美国最大型、最快速增长的教会。每个礼拜六晚上和礼拜天早上,成千上万的人从我们城里各个地方开车去听一位富有魅力、讲话精心润色的讲员对人说积极、鼓励的话。他自己承认说,他刻意从来不提这个词,因为神已经呼召他来鼓励人。一周接一周,他基本上是在讲同样的事:“不要再有消极的想法。行事为人不要再像自己是受害人一样。相信神为你预备了美好的事物。发掘在你里面的那一位冠军。你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你!”这不过就是用一种基督教说法包装起来的诺曼·文森特·皮尔(Norman Vincent Peale)的积极思维能力罢了。每一次我在电视上看这位就像格林童话里的花衣魔笛手的讲道人讲话时,听起来他是在讲一模一样同一篇信息。然而人受如此迷惑,结果一周接一周继续回来听。我已得出结论,这是因为他们如此喜欢他们听到的,以至于他们愿意一遍又一遍听同一篇基本的“讲道”。 

 

这人的讲道如此误导人的地方,就是每周在他开始讲道前,他让人人拿起圣经,重复以下的告白:

 

这是我的圣经,我就是圣经说我是的那个人;我有圣经说的我拥有的;我能做圣经说的我能做的事。今天我要接受神的道的教导。我勇敢承认,我的思想清醒,我的心愿意领受,我准备好领受那不朽坏、坚不可摧、永远活着的神话语的种子。我绝不再一样。绝不,绝不,绝不。我绝不再一样,奉耶稣的名。

 

然而他的讲台极少教导神的道。即使在整个讲道期间,人人都把圣经打开放在膝上,他却极少提到圣经。他的讲道极少、甚至没有圣经的内容,但非常鼓励人。我们可以说,那极多的听众他们的心态正确,他们充满热心领受信息,紧紧抓住每一个字,问题就是,这信息本身并不纯正。

 

在这超级巨型教会,以及好几百家其他像它一样的教会发生的事,纯粹就是供需原则在起作用。需要创造出供应。今日教会有如此多不纯正教导的原因,就是当中有如此多的人想让人给他们耳朵挠痒。研究教会增长的调查显示,人不愿听聚焦教义的长篇专业讲道。他们要听简短、聊天式的谈话,解决他们“感受到的需要”(家庭问题,财务,人际关系,愤怒,焦虑,抑郁,等等)。许多讲道人只是通过了解人要听什么,然后一周接一周重复人要听的,就已经争取到大量跟从的人,人成群结队来听。人很自然认定,一家教会很大,这意味着神必然在祝福牧师,因牧师在传讲真理。但鉴于那已经感染了今天绝大多数上教会之人的耳朵瘙痒症,大量的听众可能表明讲道人只是对人讲他们要听的话而已。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