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你的媒体摄入量

 

按照最新调查的结果,一个普通美国人每天看电视的时间超过四小时。当你加上其他媒体,就像电台、互联网、电影和电子游戏的时候,平均每天媒体消费时间就超过了九个半小时。我们社会的媒体饱和对我们的内心产生了一种使人迟钝和麻痹的影响。我们不断被视觉刺激狂轰滥炸,这制约和削弱了我们聆听、理解所传讲神的道的能力。杜安·理文(Duane Litfin)在他公开演讲的教科书中指出:“西方社会今天基本上是一种以眼睛为导向,而不是以耳朵为导向的文化……随着这种依靠眼睛的倾向不断增强,我们聆听的能力已经因着不加使用而萎缩。”[1]

 

这就是最近一本题为《向程式化的人讲道:媒体饱和社会中的有效沟通》的书要说明的要点,这本书的作者是提摩太·特纳(Timothy Turner)。他解释了看电视和讲道是如何彼此直接对抗——一种是视觉化,另一种讲求理性;一种涉及到用眼,另一种涉及到用耳;一种营造出被动的观众,另一种要求人积极聆听。特纳解释了电视如何提供无需回应的资讯,就这样滋生闲懒和被动,而讲道努力要带来某种改变。如果你不小心,看电视就会把你变成一位懒惰的听众,只是坐在沙发上接收信息,无需对信息采取任何行动。典型的人打开电视,为的是让自己忘记一切。他们关闭大脑,期望接受娱乐。跃动的画面和简短声音信息缩短了人的专注时间,营造出一种被动的看客思维,人作观众,而不是听众和行动者。在整整一周看电视、看电影和上网之后,你来到教会,不得不坐下听一篇长篇讲道,需要非常精神集中和开动思想,而这些是你不习惯的。对你的期望,就是你实际上要在一夜之间从一位被动观众变成一位主动听众。

 

聆听需要大量的专注和自我约束。奥古斯丁说过:“宣告真理的道,以及聆听这道,这些都是艰难的工作……因此让我们努力来听。[2]”亚当斯写道:“今天许多人游荡着进入教会,他们的思想关闭,懒散坐在长凳上,期望讲道人来做其余的事。弟兄姊妹,请自我反省,你是否成了沙发懒虫的礼拜天版本,在这件事上有罪?”[3]

 


返回目录

Footnotes

  1. ^ Duane Litfin, Public Speaking: A Handbook for Christians (Grand Rapids: Baker, 1992), 43. 
  2. ^ Augustine in Jay E. Adams, Be Careful How You Listen (Birmingham, AL: Solid Ground Christian Books, 2007), 76. 
  3. ^ 同上,51页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