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听众的呼吁

 

那些留心神要人听这呼吁的人,要逆今日教会令人灰心的潮流而动。在我们身边各处地方,站在讲台上和坐在台下座位上的人,都在轻看直接根据神的话语所作的清楚、让人知罪、带着权柄的讲道。

 

八十和九十年代蓬勃兴起的教会增长运动已得出结论,就是在我们这科技进步、精于媒体的社会,讲道是一种过时的沟通方式。调查发现,大多数听众只对听娱乐人、鼓舞人的信息感兴趣,这些信息解决他们生活中面对的实际问题(关于你的配偶、养育儿女、如何在激烈竞争中生存下来、与成瘾抗争,等等)。

 

在过去几年,由于新兴教会运动宣告说人不再承认命题式真理的权柄,或讲道人的权柄,因而进一步削弱了合乎圣经的讲道。结果就是,讲道人绝不可带着如此大的权柄说话,要增加更多的对话——把合乎圣经的直面对人说话换成仅仅的对话。事实上,这场运动中的一些人去到如此极端地步,以至于坚持认为,以勇敢宣告为特征的传统形式讲道对教会来说是有害。[1]很明显,甚至使用扩音装备也变得对人没有帮助,因这“营造出一种处境,在当中接受方无能为力,不能说话发出回应。当那有麦克风权威的人,也是那一个自以为是认定代表神说话的人的时候,这处境就变得更有害。[2]”但这岂不正是神设计教会要营造的处境吗?这处境就是忠心的传令官和热心听众之间充满活力的二重唱。乔治·怀特菲尔德(George Whitfield),整个历史上其中一位最生气勃勃的讲道人,有一次说过:“要是今天听我讲道的所有人都认真把听到的放在心上,行出现在已经告诉他们的,这就好了!牧师就会看到撒但像闪电一样从天坠落,人就会发现所传讲的道要比两刃的剑更快,大有能力,靠着神拆毁魔鬼的坚固营垒!”[3]

 

帖撒罗尼迦人认识到这种超自然的动力,这让他们大大欣赏和喜爱所传讲的道。他们喜爱听保罗讲道。他们真的可以说是听讲道的热心人,甚至可以说是听讲道的狂热分子。奥古斯丁敦促他的会众听讲道时要带着“火烧一样的渴慕和火热的心”。[4]同样,正如我们要在这本书通篇看到的,清教徒明白这种讲解圣经的动态关系,就是当一个人忠心传讲神的道,人听见的实际上是神的声音,这就要让你热切关注你所听的每一篇讲道。从第一个礼拜天开始,我就开始对神呼召我来牧养的教会进行释经式讲道,我努力要在会众当中培养一种旺盛的胃口,一种对直接出于圣经的讲道的真正欣赏,以及一种毫不妥协的委身,凡圣经所说的都要去行。总体来说,他们知道“会众最尊荣神的,莫过于就是带着敬畏聆听他的道,全心定意一旦看到他已做成、正在做成的事,以及他呼召他们来做的事,他们就要赞美他和顺服他。[5]”我写这本书的愿望,就是营造出这样的会众,同享这种荣耀神的热情,带着分辨聆听他的道,殷勤遵行他的道,委身爱慕他的道,是听讲道的狂热分子,到教会来的时候,就像口渴的人,渴望要喝,内心火热盼望聆听所传讲的道,因他们知道,神在讲道当中对他们说话。

 


返回目录

Footnotes

  1. ^ Doug Pagitt, Preaching Re-Imagined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5), 76. 
  2. ^ 同上,214页。 
  3. ^ Sermon 28 from The Works of the Reverend George Whitefield published by E. and C. Dilly, London, 1771–1772. http://www.monergism.com/threshold/articles/onsite/howtolisten.html (accessed 21 April 2008). 
  4. ^ Augustine in Jay E. Adams, Be Careful How You Listen (Birmingham, AL: Solid Ground Christian Books, 2007), 76. 
  5. ^ J. I. Packer in The Preacher and Preaching, ed. Samuel T. Logan Jr. (Phillipsburg: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1986), 20.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