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说有人是当恭敬的就要恭敬他(罗马书13:7)。因此我要感谢那些在写成本书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的人,这对我来讲实属应当。首先我要感谢其他人的忠心服侍,他们刺激了我的思维,思想讲道和听道之间至关重要的联系,今天的教会几乎完全忽略了这一个问题。

 

亚当斯(Jay Adams)在1991年写了一本书弥补这重大疏忽,书名是《讲道消费者指南:如何从一篇讲道获得最大益处》。他在前言这样写道:

 

我翻来复去在几家基督教机构的图书馆中搜寻,看一本本论述基督徒生活、灵命长进、讲道等的书籍,尝试要看其他人是如何论述听道。实际上除了零碎片段以外,什么也没有——这里有一句带过的评论,那里有一个例证……我写了这本书,是因为缺乏专门论述这种真实关注如何从听众角度看讲道的书。按我所知道的,现在还没有一本像这样的书。

 

不幸的是,出于各样原因,亚当斯的这本书从未得到它理当得到的关注。但是最近,在2007年春天,它以新的书名《你们应当小心怎样听:如何从一篇讲道得到最大益处》重新发表。他在这本书再版的前言部分写道:“对于好好聆听的义务,人所说的、写得是如此之少,以至于这主题实际上不为人所知,尚未被人触及。”

 

换言之,在十六年时间里,事情根本没有改变。

 

自从有人把这本相对不为人所知的书的第一版送给我之后,它已在我的书架上,我的头脑中占据了一个珍藏位置。我要感谢亚当斯,他使我对这至关重要,已经被今天的教会公然遗忘的话题心生敏感。 

 

我也必须把功劳归给我的朋友,小石城圣经教会牧师兰斯·奎恩,他为《重新发现释经式讲道》这本书写了后记,在当中简要讲了“听众的责任”,他富有洞见地得出结论说:“若不讲一讲在释经过程中听众的责任,《重新发现释经式讲道》这本书就会不完整。凡事都在听众身上达到高潮。若没有人聆听和消化信息,传讲一篇释经式讲道的科学和艺术就会变成无用功。”

 

这本书是我谦卑的尝试,要阐述这被人忽略的圣经主题,就是在讲道时听众的责任。

 

在过去几年,我已读过一些写得极好、但很简短的网上文章,作者是一些当代福音派释经家,例如安泰博(Thabiti Anyabwile)和腓力·莱肯博士(Dr. Philip G. Ryken),他们在文章中努力装备人从一篇讲道获得最大益处。他们以简单直接的方式讲到释经式听道这问题,我很感谢这些文章对我的帮助。

 

我最近得到另一篇由吉恩·柯蒂斯(Gene Curtis)在1999年撰写的神学博士论文,他是戈登威尔神学院的学生,论文的题目是《如何教导会众更有效听讲道或教导神的话语》。他设计这研究项目,是为了给牧师提供一个具体指引,鼓励和装备他们教会的成员成为更有效的听众。他加上了几种对人有帮助的工具,可以在教会的处境当中使用,训练教会成员培养实际的聆听技巧(讲道大纲,为期六周的小组学习指南,以及一个三小时的讲座)。他与我有同样负担,要帮助人更好明白圣经赋予他们的责任,在讲道这件大事上热心积极参与,这点燃了我的心愿,希望把这主题再推进一步,写一本直接呼吁教会成员,而不仅仅是写给牧师的书。但与此同时,我盼望这本书也要服侍与我同作牧师的人,提供实际的资源,让他们可以发给他们的会众,辅助他们解释圣经的事工,帮助会众更好明白牧师为什么要这样讲道,如何从他们的释经式讲道当中得到最大造就。

 

在我研究即将结束时,我不经意遇到了一座金矿,就是周毕克(Joel Beeke)写的那本小册子,《教会中的家庭:如何听讲道和参加祷告会》的参考书目部分。他在当中收录了一些清教徒论述听讲道这主题的原著。这是清教徒侍奉的一个主要强调点。他们为会众提供了大量实际指引,论述如何正确听传讲神的话语,如何让神话语改变的大能在他们的生命中发挥最大效力。虽然他们已经去世超过三百年,我却有赖于他们在这问题上的许多深入看见。

 

我若不对瑞克·荷兰(Rick Holland)表达感激就会处事不周了。瑞克是马斯特神学院神学博士研究项目主任,他鼓励我写书论述这题目;我要感谢克里斯圣经资源出版社的瑞克·克里斯(Rick Kress)热心促成本书发表,以及我的编辑布莱恩·汤姆森(Brian Thomasson),他在重新组织和进一步提炼我的原稿方面工作卓越,充满热情。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要感谢那些在本书诞生当中做出最大牺牲的人,我委身的妻子凯丽,以及这星球上最酷的三个小孩子,撒迦利亚、哈拿和雅各。我是一个蒙福的人!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