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刚看完的那一章,它的章名是:“这事能做得成吗?”回答是:“能!”这整本书就是要从圣经和实际的角度回答那个问题。

 

但我要快快地补充一句,这事绝不是非做不可。要有一间正确传讲神的道、正确施行圣礼的真教会,长老并非必不可少。只有一位牧师,你的灵魂也可以得到很好的看顾。没有长老,你也可以传讲(或聆听)三十年纯正的信息。而且你可以探访病人、主持婚礼和葬礼、做教会当做的所有其他事情,却从来不需要有长老。

 

你也可以不涂防晒霜就在烈日之下坐在沙滩上。你可以没有救生员的保护就去海里游泳。这两件事我都做过,没有被晒伤,也没有被冲到礁石上。但我并不推荐这样做。你这么做,时间久了,总有一天被晒得脱了皮的你就会被扔到码头上。

 

我要说的是:在风调雨顺的时候,一间教会具体的体制并不太发挥作用。但是当麻烦来袭,教会体制似乎是唯一要紧的事。你是否曾经留意过,麻烦出现的时候,章程专家就会突然跳出来?当你看到会众带着圣经和《罗伯特议事规则》(Robert's Rules of Order)这两本书上教会时,你就知道有麻烦了。我曾在一次教会大会上观察到,有一个人被公开质疑他的立场是否符合圣经,他脱口而出:“我们不是一群跟随圣经的人,我们是一群跟随章程的人。”

 

我开车走遍全城,看到不符合圣经的教会体制如何伤害甚至扼杀了一间又一间教会。本地一间圣公会的主教很久以前就离弃了圣经的权柄。因为教会无法忍受她采取的立场和服从她的权柄,该主教就把教会的财产没收了。另一间教会在互联网上引发一场骚动,最终因着在地方教会之外是否还应该有某种教会权柄这个问题而分裂。但我开车经过的大多数教会多半都是空荡荡的,已经废弃了,因为那些获得权柄的人实际上并不符合圣经资格,教会也没有任何机制能够撤掉他们。换言之,这些教会的体制很失败,因此一批又一批会众做了他们唯一能做的事:他们用脚投票,也就是离开了教会。

 

回避改变的试探?

 

不久前,一位电器维修工来到我家修东西,他告诉我千万不要扔掉我用了二十五年的洗衣机和烘干机。我以为已经够久了,我会去再买同一个牌子的产品,因为它很好用。但他告诉我,那家公司过去如何以品质闻名,但很久以前他们转而使用廉价部件。换言之,他们在利用一个已经不配得的名誉。我认为很多教会领袖是在利用一些东西替代合乎圣经的体制,来承受只有后者才能承受的重担。结果,他们回避采取任何必要的纠正措施来转向正确的教会体制。我特别想到了两件事。

 

第一,太多的教会和领袖利用传统。领袖尤其错误地认定,传统会保护他们的教会渡过难关。在一个有着单一和静态的文化,其传统代代相传的社会里,情况可能确实是这样(一朝是路德宗,永远是路德宗?)。但今天新兴的一代,他们对悠久传统的忠诚度,不会超过他们浏览网站上历史介绍的时间。我们现在就可以看到这种策略的结果。一些建筑物中曾经有着熙熙攘攘的会众,现在则空空如也,它们活生生地见证了在艰难的时候传统并不能给教会带来足够的支持。

 

第二,教会和领袖利用个性。教会常常是由富有人格魅力的人创建的。随着教会增长,权柄聚集到一个有魅力的传奇领袖身上。随着时间推移,这位领袖的话越来越变成律法。这人可能是一位独裁者,但如果他是个善良、有爱心、喜乐、敬虔、谦卑的独裁者,看起来就没问题。但如果另一位同样了不起的人挑战他,情况会变得怎样?或者当他老了,需要过渡的时候,接班人魅力不及他,情况会变得怎样?到最后,我认为你会发现,用迷人的个性取代好的教会体制是个错误。

 

伊恩·默里(Iain Murray)曾经对我讲过钟马田医生的锻炼理念:“你能走路,为什么要跑步?你能坐着,为什么要走路?”钟马田只是在开玩笑吗?从这故事的传记版本中很难看得出来。钟马田是一位名医,但是我们都有自己的盲点。假设我们都采纳了他的理念。我们还要记住,从中年开始,一个普通人每十年会失去5%8%的肌块。我们可以坐下来不锻炼吗?可以。这样做有后果吗?有。

 

我并不是对你说改变会很容易。我并不是告诉你,改变不会有一些出乎预料的后果。我是在对你说,不改变并不是中性的,因此也不是安全的立场。不留心就像不作为一样,有可能会有负面后果。

 

因此要考虑你教会的体制。思考需要发生的改变。思考让你犹豫不决的事。祷告。寻求忠告。然后按神的时间前进。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