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聘牧委员会的成员告诉我:“我们只要一个传讲神的话语和爱我们的人。”

 

我回答说:“不,你们不是这样想的。”

 

另一个人问我:“你刚才说什么?”他以为自己肯定听错了。

 

“我说:‘不,你们不是这样想的。’我知道你以为这就是你们要的,但实际上你们要的更多。你们希望让自己喜欢的东西保持原样,而你们不喜欢的就让新的牧师去改变。至于所说的‘传讲神的话语和爱我们的人’这句话,你们要的是以某种方式传讲神的话语,还有以某种方式被爱。”

 

这是喝咖啡时的谈话。六位聘牧委员会的成员询问我关于一位朋友的事情,他是他们教会下一位牧师的候选人。我不是刻意作人眼中的梁木(这是很自然的事),我是想帮助他们察看,过渡到下一位牧师会是什么感受。

 

聘牧委员会和订婚的人并没有两样,令人费解的是,他们都不想看对方的缺点,只看到对方头上假想出来的光环。我要这群敬虔、心怀憧憬的男男女女睁开眼睛进入新阶段。所有过渡都是艰难的,特别是如果这个新人要接替一位长期任职、广受欢迎的牧师(“他能与他相比吗?”),或者要接续一长串失败的牧师(“会众真的会信任他吗?”)。

 

无论你是一位新牧师,还是一位有经验的老手,接下来的建议要帮助你们这些准备重新塑造教会领导架构的人。具体来说,我要鼓励你们在开始过渡时考虑不同的群体。

 

会众

 

首先,要考虑会众。如果你要让教会的领导层或体制朝着一个新的方向发展,比如确立多位长老带领,现在就要准备面对可能会有人因此离开的局面。人离开教会的原因总是各种各样的,但一些人肯定是因为领导架构发生重大改变而离开。如果你的前提是不做会让任何人离开的改变,那么你就绝不可能做任何必要的改变。

 

当你看到有人要离开,留意他们离开的原因会对你有帮助。我们很少看到每一个人为着同样的原因离开。当我所在教会的体制改变之后,我们马上看到有五六个人离开,但他们离开的理由都不相同。换言之,那些离开的人也无法一起去建立另一间教会。

 

也要做好准备,你会听到离开的人对你说不客气的话。但不要认定他们代表大多数人。我还年轻的时候就认识到,在教会里不满意的人发声,而满意的人则不作声。我开过太多的委员会会议和教会会议才总结出这一点——大多数人听到愤怒咆哮时会礼貌地迁就,但之后他们会投票反对那些一直霸占麦克风的人。

 

也要记住,你所建立的合乎圣经的教会体制,将有助于建立你所设想的健康教会。你是在为尚未谋面的人建造教会,将来的教会成员不会知道你帮他们做了什么,但他们肯定会因你的智慧、顺服和坚忍而受益。

 

专职同工

 

第二,请考虑专职同工。教会专职同工能决定向合乎圣经的体制过渡的成败。为什么?很多专职同工把自己看作教会实际的领袖。他们做所有工作,掌握所有信息,认识所有人,能动用所有资金。但大多数教会专职同工都不符合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所讲的教会领袖的资格。我见识过散布谣言甚至快于脸书的秘书,还有牢牢掌控教会财务的职业经理人。

 

因此,要成功过渡到一种“长老/执事”结构,可能需要更换教会的一些专职同工。至少,要明白教会真正的领袖是哪些人。我还记得,在我们选举长老之后,狄马可偶尔会打断专职同工会议,说:“这议题是长老们要谈论的,我们在这里不做讨论。”至关重要的是,每一位专职同工都要明白,他们的职责是执行长老的指示,而不是制定教会的方向。

 

执事

 

第三,要考虑执事。如果你的教会正在从“牧师/执事团”模式过渡到“众长老/众执事”模式,这种过渡对从前的执事团来说可能是难以接受的。这些人从前至少有一定权柄,而现在这些权柄授予了长老。另外,执事很有可能要从之前每月开会一次的审议群体,转变成整周都要照管教会实际需要的个体。书面的工作描述可能有助于确保每个人知道自己应该做的事,减少争抢地盘的冲突。

 

根据我们的经验,较为年长的执事会失去一些权柄,这些权柄给了年轻的执事和更扎根于圣经的长老。在这样的情况下,非常重要的是要尊敬那些较年长的执事,为着他们多年的服侍敬重他们,即使他们并不是每件事情都做得正确。

 

长老

 

第四,请考虑长老本人。当国会山浸信会设立我们这第一批长老时,全职长老和带职长老之间意外地出现了摩擦。问题的核心在于信息的获取。全职长老每周有大量时间在一起,很自然就在商讨解决问题,而带职长老要忙于工作。在早期的长老会议上,当这两群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带职长老发现自己连议事日程都不清楚,更没有时间祷告和思考,就被催促着做决定。

 

我们纠正了这个状况,要求议事日程上的每一个项目都要事先写成备忘录。长老会主席要确保整理好这些备忘录,并在每次长老会议前大约一周发给全体长老。这额外的行政步骤对带职长老很有帮助,也促进了长老们的合一。它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迫使那些说话唠叨的弟兄能以备忘录形式简练地写下自己的想法。

 

在会众眼中,一个新成立的长老团若专注于成员关怀,很可能立马就有成效。长老们很容易去照管新成员班、成员面谈、成员会议并且教导教会。如果一个新近成立的长老团在这些领域忠心服侍,他们很自然就能树立威信。

 

主任牧师

 

最后,可能对主任牧师来说,向长老制过渡是最艰难的。他从在金字塔顶端转变为多人中的一位。他要从“一锤定音”的地位转变为“平等中的首位”。因此,你这位主任牧师进行过渡时请考虑以下问题:

 

分享权柄
 

身为主任牧师,你是蒙神呼召将自己交托给其他长老,耶稣把他们作为恩赐赋予教会,为的是造就和强化基督的身体(弗4:11-12)。但你可能会说:“这些人不像我一样接受过神学装备,不像我一样有经验。”没错,但如果他们满足了资格要求,由教会设立担任这职分,那么他们的装备和经验就是足够的。你可以说,如果他们对耶稣来说足够好,那么他们对你来说也该足够好。因此要信任他们,顺服他们。相信圣灵会通过他们动工,让教会得益处。与他们分享你的权柄,成为服在权柄之下的榜样。

 

分享讲台
 

另外,把你的讲台和其他教导机会与其他长老分享,求主进一步培养他们的教导恩赐。你要愿意给人机会尝试、失败、接受批评、再尝试。人要作长老,就必须善于教导(提前3:2),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成长空间。请思考,如果有多位弟兄能忠心地传讲神的道,,而不是仅仅一个人如此,你所在的教会就会变得更加丰富。

 

第一年
 

如果你是主任牧师,就应当考虑主持初期的长老会议,这样你就可以确保会议的大部分时间聚焦在长老的工作上,而不是在执事的工作上。行政事务总有办法进入每次长老会议的日程当中。

 

操练自己从一开始就计划好时间,用于祷告、读经、成员关怀和神学讨论。优先安排这些方面的工作,要优先于教会预算和教会设施。如果在开会方面建立起了好习惯,一段时间之后你就能把主席的位置让给其他人,使你有自由做其他事,也腾出空间让其他长老带领。

 

首先发言
 

如果你是主任牧师,请考虑先让每一位长老先发表他们的看法,然后你再发言。如果主任牧师首先发言,这就会压制对话。主任牧师最好是聆听其他长老如何解决问题,从中学习,只有当他们得出的结论在神学上有误,或在教牧方面不周全的时候才进行干预。

 

渐变,而非革命

 

迪克·卢卡斯(Dick Lucas)是一位福音派圣公会信徒,他因为在伦敦圣海伦主教门教会(St. Helen’s Bishopsgate Church)担任了37年教区牧师而著名。1998年,他在结束侍奉时对继任者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说:“威廉,你要考虑的是渐变,而不是革命。”请留意卢卡斯牧师认为改变会如何发生。尽管卢卡斯拥有近四十年尽心服侍的经历,按任何标准评估都非常成功,他却不想让事工原地踏步。他认为改变一定会发生,而只是在谈论改变的速度

 

因此,考虑一下你向合乎圣经的教会体制的过渡。先考虑你的会众的承受力,然后再考虑渐变。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