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牧师完全按字面意思理解新约圣经关于作“模范”的劝诫。一位出名的超级教会的牧师开始在他的网站上批评牧师的着装。紧身牛仔裤?“我会穿修身裤,但并不是超级紧身的那种。”领带?必须打出领带窝。“这是标准系法!”这位牧师也在教会的书店销售由他和妻子录制的健身视频,名称为《靠神健身》。我认为,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3:9使用“榜样”一词,或彼得在彼得前书5:3呼吁长老作群羊榜样时,并不是这个意思。

 

相比之下,在我信主后不久,神就满有恩慈地在我的生活中安排了可以效法的榜样。例如,我还记得丹尼斯,他在一个炎热夏日,用了大约30分钟为我作了管教、恩典和挽回的榜样。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丹尼斯是一位忙碌的长老,有妻子和六个孩子。当时我是在大学最后一年,主动提出他的院子里帮助干活。在一起挖洞的时候,丹尼斯从后院消失了。过了一段时间,我变得不安起来。最后,丹尼斯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六个孩子。他靠近我,小声地说:“马特,不好意思,我刚才要管教我的一个孩子。”在我成长的家庭中,管教常常是发怒、撅嘴生气和关系疏远,我站在那里观察每一个孩子的表情,心里疑惑不已。我试图猜测到底是谁惹了麻烦,但我猜不出。我很快回想是否看到丹尼斯发怒。他并没有。我无法相信,这些孩子当中有一个刚受过管教就觉得“被挽回”了,以至于能马上高兴地与其他家人在一起,而不是走到一旁自己生闷气。不带怒气实施管教,给人恩典,做成挽回的工作,这是教养子女的敬虔典范。

 

我也记得在我信主之后一年所见过的其他长老。汤姆是勇敢地把福音传给不信之人的榜样。特里是爱慕神话语的榜样。罗伯特是赞美神的榜样,嘴里随时说出赞美的话,心中也唱着赞美的歌。

 

你可以把这称为被动照管,它与主动照管相对应。这是以身作则式的带领。长老并不总是需要开口,或打开他的圣经正式地教导一群人。他活出真正合乎圣经的样式,所作的榜样就是教导。他用生命作榜样,表明跟从基督意味着什么。

 

但神呼召一位长老,并不仅仅要他作榜样。神也呼召他主动照管,睁开眼睛警惕那些豺狼,他们要伤害他蒙召来保护的羊群。他开口传讲神话语的真理,以此塑造这群羊的心思意念。他向群羊敞开心扉,表达他的情感,背负他们的重担(林多6:11)。他开放家庭接待他人(提前3:2),让所有进来的人都闻到漫布在他家中基督的香气。

 

这并不是那种受项目驱动的牧师—管理者,那些神学院和教会中成长方面的书籍经常大力推崇的人。他明白自己更多是要有为父的心,而不是今天商业杂志通常描述的“高效的领导者”。他认识他的会众,他爱他们并为他们祷告。他也知道将来要为他们每一个人交账(来13:17),因此他殷勤地做关怀和监督的工作。

 

这种对长老的描述听起来并不像是我们经常想的有权柄、大有能力的职位,对不对?我常说,长老本质上是一个背负重担的职分。一位长老有责任向会众忠心地教导神的话语,亲身反映出神的品格,也因为了解会众当中许多人的罪而承受重负。感谢神,按照他的计划,这个担子并不需要一个人来独自背负。神已经把众长老(复数)作为恩赐赐给他的教会来完成这项任务。他们一起守望,一起教导,一起背负这些重担。

 

在国会山浸信会,长老一年开八次(跳过暑期和12月)我们称之为“以问题为中心”的长老会议。会议上,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讨论影响全体会众的问题,例如离婚和再婚、小组、成人和儿童教育,以及平信徒辅导。另外,我们一年开十二次(每月一次)我们称之为“以成员为中心”的长老会议。这些会议一般持续三到四个小时,流程如下:

 

 

为每一位长老祷告。

 

唱一首赞美诗。

 

读经,更多的祷告。

 

回顾上一次会议。

 

教会成员:

 

按姓氏首字母的顺序(每次一两个字母),讨论成员的状况,为他们祷告(我们会在一段时间内把成员名单过一遍)。

 

成员入会和退会。

 

关怀名单:这是会议内部名单,通常有十二到二十人,他们在例如健康、婚姻、成瘾或性犯罪的事情上有很大争战。更多的祷告。

 

会议备忘录:我们一般有两到四份备忘录,记录的问题从支持宣教士到空缺的执事职位。

 

管理部分:我们请实习生、同工和出席长老会议的客人退席,以便长老们进行内部讨论。这一部分大多数时间用来评估和考虑潜在的长老(即有可能成为长老的人)。

 

 

到目前为止,虽然我们教会在人员上有增长和流动+,我们仍拒绝把教会分成“教区”,给每一位长老分派五十位成员去照管。相反,我们是遵循一种更有机的模式,长老主动培养关系,一起努力确保每一位成员都受到关顾。

 

这种积极照管个人和全体会众的愿望和能力,连同以身作则的生活,造就出一位理想的长老候选人。我们相信,神把长老作为恩赐交给他的教会,长老们就有责任认出这些恩赐,把合乎资格的人带到会众面前加以确认。正如上面提到的,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在会议的行政部分花大量时间考虑潜在的长老。他们是如何考虑的呢?

 

我们长老团的一位退役海军军官教了我们一些军事术语:我们开始把内部的待考虑名单称为“堆架”。对于堆架,我们列出在接下来几年间有潜质担任长老的所有人(堆),然后按预备的程度从前往后排序(架)。排在名单前列、分数最高的人,会成为那天晚上谈话的主题。

 

我们承认,这是一种很粗略的方法,但它帮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预备和考验我们认为最接近长老资格的人上。有时这意味着给一个人更多教导的机会来检验他的恩赐。有时这意味着一群长老需要更深入地认识一位潜在的长老,使他们可以有信心支持对他的提名。有时这意味着更仔细地去了解一个人的神学立场或家庭状况。

 

如果我们对一位候选人的状况相当有信心,就会邀请他全程参与长老会议,但是投票环节除外。在后来的行政部分,参加长老会议的全体长老会进一步提出更多的问题以筛选他。在某些情况下,从被列入名单到成为一位长老,要花几年时间。作为长老,我们在这件事上必须认真并深思熟虑,因为这涉及众长老、教会和基督的声誉。

 

有什么情况会让一个人失去服侍资格?

 

 

他对属灵的事情不感兴趣,沉迷于世俗的事情。

 

他的家庭缺乏和睦与秩序。

 

他在教会没有广泛的事工,似乎只和朋友们来往。

 

除了周日早上,他未能优先安排时间参加教会聚会(他无法服侍他不认识的人)。

 

他缺乏合一和顺服的精神,错误地把唱反调看成是服侍教会。

 

他在进行辅导时非黑即白,这表明他是一个倔强的年轻人。

 

在重大的人生决定方面他错误地安排优先次序,例如把职业看得比儿女还重要。

 

 

推荐担任这职分的一些例子:

 

 

巴布积极跟进那些正在走向犯罪的人,而不是等着他们下一次爆发。

 

安迪经常为了他人的益处而放弃自己的便利,心中惦记着所有尚未听过福音的人们。

 

安德烈能察觉会众具体的需要,通过寻找机会教导会众来系统地解决这些需要。

 

迪派克甘愿承受最受伤的人的攻击,让破裂的关系得到医治与和解。

 

大卫在每次讨论中都着眼圣经,放弃属世的智慧。

 

塞巴斯蒂安留意我们的交流模式和争论的圣经原则,让有可能混乱起来的谈话变得有秩序。

 

史蒂夫在对会众说话之前会通过认真的查考来明白神的心意。

 

马克天天为会众祷告。

 

迈克尔使用整本圣经塑造长老的思维。

 

杰明结合他所接受过的商业训练和他对群羊的认识,以此预见将来的需要。

 

亚伦是诚实无伪的人,他为罪感到忧伤,甚至震惊。

 

约拿单努力相信人最好的一面(正如爱是凡事相信),给他人机会证明他们是对的。

 

 

作榜样是作时装模特吗?让我们把这留给广告专家吧。忠心的长老要和其他长老一道,在关怀和照管教会时示范基督的品格。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