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前书5:1-5

 

1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2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3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4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5你们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一般来说,拥有强有力的属灵领袖的教会,是一间稳定、合一和健康的教会。然而,教会常常轻率地对待属灵领袖。教会并没有依照圣经评估他们的教会体制,或要求他们的领袖达到圣经标准。相反,他们聘牧,聘请同工,选举执事,并继续做任何看起来在当前是最好的事。与此同时,人们悄悄地在背后进行权力斗争,分裂便渐渐产生。然后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对抗在一次吵闹的教会事务会议中浮出水面。为了平乱,教会就迅速做出人员变动,也许会开展新的事工。问题是,教会建立在不符合资格的领袖和拙劣的架构之上。尽管如此,一群更年轻的领袖被选出来,要给一个患上致命贫血病的有机体注入新鲜血液。有时注入的新鲜血液会给身体带来暂时的活力,但教会从来没有真的变得健康。相反,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循环之后,留给人的只有挫败感和失望。

 

教会发展的核心在于属灵领袖。如果领袖不具备圣工所需的品格,教会也会缺乏品格。这会导致教会不稳定。短期解决方案、新的事工项目和新观念并不能解决长期以来在品格和稳定性上出现的问题。

 

彼得前书5:1-5

 

1.如何确认属灵领袖(1-2节)

2.长老们和会众如何发挥作用?(2-5节)

3.长老要向谁交账

 

 

  有一种更好的方法,一种更有勇气的方法:回归圣经为教会架构和生活制订的模式。只有这样,教会才能在一个对合乎圣经的基督教信仰日益敌视的世界中带着信心继续前进。建立起一种长老带领的架构并不能解决每一个问题。但是按着圣经的模式重新调整教会,则为我们建立强有力的和健康的教会提供了一个框架。

 

长老应当如何融入到会众生活中呢?我们会聚焦三个问题来探讨这一主题。

 

 

如何确认属灵领袖?(彼前5:1-2)

 

彼得前书5:1-5的上下文帮助我们看到长老在教会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彼得在用这些经文解释长老的事工之前,讲到为福音受苦的问题,并称之为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彼前4:2;又见13-19节)。17世纪苏格兰牧师罗伯特·莱顿(Robert Leighton)指出,在初期基督徒面对的火炼的试验当中,包括“神的儿女蒙召要活出圣洁生活时所面临的不断增多的苦难和仇恨”。[1]

 

逼迫似乎是这些小亚细亚的信徒共同的遭遇。早期基督徒,也像那些有时被认为和他们有关系的犹太人一样,拒绝参与罗马帝国的宗教仪式,例如把神的尊荣归给罗马皇帝。这当然让他们落在罗马人的不容忍和逼迫当中,因为罗马官员认为他们的拒绝构成一种政治威胁,并控告他们不效忠政府。彼得因此劝勉信徒要顺服治理者的权柄: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彼前2:15,又见13-14节)。然而,基督徒不仅会受试探而惧怕罗马官员。一位解经家说:“基督徒要面对的甚至是更大的威胁,也许就是普通民众的态度。”[2]这很有可能是因为有人控告基督徒在生活上不道德。还有,基督徒不参与某些和拜偶像相关的社会活动,这很有可能导致社区中其他人指责基督徒不合群。这些控告带来疏离和反对。彼得劝勉读者要存着无亏的良心,叫你们在何事上被毁谤,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诬赖你们在基督里有好品行的人自觉羞愧(彼前3:16),以此回应这些让他们为难的事。虽然如此,信徒仍为福音的缘故受苦。[3]

 

在这段讲到长老的经文之后(彼前5:1-5),受苦这一主题再次在彼得的书信中出现。这时他讲的是因为生活的忧虑和魔鬼的攻击而导致的苦难(彼前5:6-11)。

 

简而言之,彼得劝勉读者在苦难中要坚忍,劝勉中也谈到了长老。受苦和长老有怎样至关重要的联系呢?面对苦难的会众需要教会领袖的喂养和榜样,而这些领袖自身在试炼当中保持着一种尊严和对主的倚靠。希伯来书的作者有同样的看见(来13:7)。长老并不能代替会众活出属灵生命,但他们通过忠心地教导和应用神的道,来鼓励会众活出属灵的生命。当要面对生活的难处时,他们提供了看得见的榜样——作群羊的榜样

 

但我们对彼得前书5:1-11本身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彼得如何确认这些属灵领袖?

 

 

通过他们的地位
 

首先,彼得通过属灵领袖的地位确认他们:他们被称为长老。他对一小群读者说:我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第1节)显然他不仅仅是指会众中较年长的人,因为在接下来的一节经文中,他告诉他们既要牧养也要照管神的羊群(第2节)。然后还说,不要使用他们的地位辖制托付给他们的人(第3节)。[4]

 

正如之前提到的,长老这个词与监督和牧师的是可以互换使用的(例如徒20:17-35),在犹太人生活中很常见,指的是以色列的领袖或那些蒙神祝福长寿之人。因着他们的成熟,神赋予他们带领群体的责任。[5]

 

也请注意,彼得并不是说“各城中的那位长老”,好像单独一位长老兼牧师对一间教会来说就已经足够。除了指具体某一位长老,例如彼得的情形,新约圣经讲到教会领袖时总是用复数的说法。新约圣经并没有规定要有多少位,但一致的模式似乎是推荐众长老制。此外,19世纪美南浸信会的领袖约翰逊提供了一些帮助:

 

 

虽然每一间教会需要有多位监督(长老),但具体人数却不固定——原因很明显,就是具体人数要由具体的情况来决定。在一间还没有多于一位(长老)的教会,可以先设立一位,但只要可以选出另一位,教会就应当马上实行众长老制。[6]

 

 

众长老制为教会提供了更多智慧和带领,增加了服侍教会身体的属灵恩赐。这些人在教会面对的关键问题上一同寻求主的旨意。他们在一起彼此督责,作群羊的榜样。

 

 

凭着他们的经验
 

第二,彼得通过他们的经验,以及他在耶路撒冷众长老中的亲身经历确认这些属灵领袖。[7]他理解这些人在小亚细亚承受的压力,因此称自己为我这同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第1节)。见证一词按字面意思就是“为某事作证”,彼得与这些人一道见证基督的受苦,就是基督为救赎罪人所忍受的一切。耶稣基督已经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救赎了他们(彼前1:19)。彼得也亲眼见证了基督在登山变相和复活时彰显的荣耀(彼前1:3;彼后1:16-18)。彼得把福音继续放在中心的位置,向与他同作长老的人保证说,他们是在福音工作中的同工

 

他也着眼于未来。这些弟兄与彼得一道,要同享(字面意思是在其中团契)耶稣基督显现时的荣耀。[8]这盼望使他们的灵魂在逼迫当中依然安稳。

 

 

长老们和会众如何发挥作用?(彼前5:2-5)

 

彼得确认了长老们与自己同处的地位、为福音同发的热心、在基督里同有的盼望,然后讲到他们在会众生活中的工作。长老应当如何发挥作用?会众应当如何回应?

 

 

长老的职责
 

彼得写道: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彼前5:2)。牧养照管是“牧师”和“长老”这两个词的动词形式。[9]保罗在使徒行传20:28使用了相同的词(一个是名词,另一个是动词),在那里他对以弗所的长老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这两个词都概括了长老在教会中的责任。

 

长老作为牧养的人,要进行教牧监督。牧羊人认识他的“羊”,防备危险,确保他们得到足够的食物和水,用医治的膏油抹在他们的伤口上,有时管教他们,使他们归回羊圈。换言之,牧者们为托付给他们之人的灵魂守望(来13:17)。他们花时间与群羊在一起,了解他们的需要,把神的道准确地应用在他们身上。他们定期用圣经的真理喂养他们,解释圣经的教义,帮助他们在真道上站立得稳。加尔文解释说:“让我们记住这个词(牧者)的定义,因为除非用纯正的教义,否则基督的群羊就不能得到喂养,唯独这教义是我们的灵粮。”[10]

 

就像牧羊人为羊引路,长老也在灵命成长和服侍上领路。他们按照彼得前书2:11-3:16中所说,为基督徒树立生活的榜样。英格兰牧师J. H. 乔伊特(J. H. Jowett)写道:“如果一个人站在他的弟兄和属灵需要中间,或站在他的弟兄和属灵危险中间,他就是在履行一个中间人、一位中保、基督之下的忠心牧者的职分,在‘牧长和我们灵魂的大牧人’的带领之下忠心地工作。”[11]

 

长老也参与“照管”的工作,这个词强调的是牧养的细节。初期教会的长老受到告诫,要保护羊群脱离假教师的危害。过路的属灵盗贼混进来,搅乱会众。长老应当确保教会保持稳固的教义根基,并装备成员抵挡假教师的影响。

 

今天的长老也要做同样的事。当一间教会的成员落入虚假教导的危害当中,长老就应竭力挽回,就像牧羊人寻找迷路的羊一样。长老也应当组织教会的关怀工作和教导事工,以确保教会持续稳定。得到很好的喂养和照顾的羊不容易离开羊圈游荡在外面,落入危险之中。[12]

 

 

长老的性情
 

伴随着属灵领袖责任而来的是极大的权柄。长老除非有某种程度的权柄,否则就不能带领或实施管教。我们今天不愿使用“权柄”一词,也许是因为惧怕独裁的狂人。没有人会否认教会中存在着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暴君,但我们绝不可因为有这些坏榜样而放弃圣经的教导。只要教会坚持长老要符合圣经的标准,寻找那些具有彼得所说的性情的人,就无须惧怕长老。

 

服侍的动力。一些人服侍教会,是因为其他人说服他们这样做,或他们如果不接受这个职位就会一直被罪疚感操纵。但请思考彼得所说的: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彼前5:2)。出于勉强,就是被迫、被束缚去做某事。[13]例如,也许一间教会请一个人担任长老,但他拒绝了,因为他认为自己没有做这工作所需的品格,或者因为他没有服侍的愿望。教会成员不是接受这人的拒绝,而是不停地找他,跟他说教会没有他就活不下去。也许他们威胁说,如果他不接受这个职分,他们就要离开教会。那么,如果这人接受了,他就是按人的意思,而不是神的意思服侍了。所有服侍教会的人都必须抵抗属肉体的强制力。相反,他们应当按着神的指引甘心乐意地服侍,这才是按着神旨意

 

当一个人自愿地做工,而不是出于勉强,他就会更努力工作。他在自己所做的事情上找到喜乐。他就有一种“坚持的力量”,在工作变得艰难时也不会放弃。他能更好地面对令人沮丧的情况。

 

担任长老服侍的极大动力来自于他们寻求主,并确信这是神为他们人生所定的旨意。解经家彼得·杰弗里斯(Peter Jeffreys)讲到1世纪的长老时说:“长老必须要有勇气,愿意接受这项艰巨的任务。他们必须愿意把自己放在与撒但抗争的前线。他们需要预备好接受时不时落在教会领袖身上的一切批评。”而且,“有极严重的苦难等候着当时担任长老职分的人”。[14]知道他们是以神的旨意为中心,这就让长老正确地看待这职分,以及随之而来的要求和压力。

 

虽然这么说,当教会确认神的旨意,选举一个人担任教会长老时,他就会得到鼓励去做这工作。还有,长老委员会或长老团通过全面了解长老候选人来确认神的旨意。当这一切都到位后,长老在面对他的责任和任务时就会有主的平安充满他的心。现在他能带着喜乐和感恩去服侍并面对这职分所提出的要求,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按着神的旨意服侍。

 

对服侍的热情。一位长老必须以服侍基督的热心作为他的动力。他服侍,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第2节)。在彼得写下这段经文的时候,似乎一些长老的服侍是有报酬的。保罗在提摩太前书5:17-18讲到报酬的问题: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因为经上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事实证明,有些长老在一些需要投入更多时间的事工上显得特别有恩赐。例如,讲道和教导就是特别消耗时间的侍奉。因此,讲道和教导的长老得到相应的报酬似乎是合理的,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完全地投入其中。并不是所有长老都得到报酬,但是得到报酬的长老不应当以报酬作为首要的动力。

 

长老必须热爱他们所做的工作,这样他们才是出于乐意或充满热心地服侍。乐意表明对履行这职分的责任有强烈的热情,[15]可以翻译为“委身的热心”。长老服侍不是为了贪财,或为了名声、权力或引人注目,而是应当出于对基督和他教会的爱,热心委身服侍。长老会在服侍的工作当中,在他们的付出上找到最大的满足,而不是在其回报上。

 

服侍的态度。无论是在政府、企业、教会,还是在家庭中,权柄意识所带来的一个严重的危险,就是傲慢和独裁的精神。彼得劝勉说: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第3节)。没有人会否认,玩弄权术者偶尔会潜入教会,渴望使用铁腕掌控一切。在财务、讲道内容或教会活动等方面,他们要做一切决定。我从牧师和教会成员那里听说过他们所面对的令人震惊的“小小独裁者”。这样的人用恐吓的手段,有时成功地让全教会落在他们掌控之下。这并不是基督教领袖。

 

为了阻止这样的专制带领,彼得就提醒长老们要按那位牧长的美意服侍。他们服侍的是神的群羊……托付你们的(彼前5:2-3)。这个术语描绘了一个画面,主人把部分羊群分配给这一位或那一位牧人,使他们明白他们要向他作述职报告。因此,他们绝不可辖制群羊,群羊已经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16]然而,他们要证明自己是群羊的榜样(彼前5:3)。榜样这词的意思是“模型”。如果一个小姑娘要做纸娃娃,她首先要找到一个模型,然后沿着这模型的边在纸上画出洋娃娃。或者当一个制造商生产一辆汽车的时候,他会使用一系列的模型或模具生产所需的精密零件。彼得描写长老是“完整的基督徒”,向人展示出在各样处境中如何活出基督徒人生。这是极重大的责任,但也是教会极需要的。

 

 

会众的回应
 

会众应当如何回应长老?你们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彼前5:5)。圣经学者对这节经文有不同的理解,一些人认为它指的是在年纪较轻的人,其他人论证说,“你们年幼的”不是指“普通教会成员,而是指级别较低的神职人员,例如执事,他们应当像长老一样服侍(所以用‘也’这个词),但又要顺服长老”。[17]

 

但上下文要求我们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理解。一般来说,教会的长老应当是更有经验的男性基督徒。彼得称会众中一群特定的成员是“年幼的”,他们要服从长老的带领。彼得·戴维斯(Peter Davis)评论说:“因此,似乎最好把这里年幼的看作是教会中的年轻人(如果按犹太人的算法,任何30岁以下,也许甚至年纪再大一些的人都包括在内)。”[18]这些“年幼的人”生活在火炼的逼迫之下,然而他们可能有燃烧的热情,要广传福音。他们可能很容易就会采取冒险的行动,这些行动可能会危害到全教会,也不利于福音工作。戴维斯补充说:“他们非常愿意服侍和委身,这会让他们对领袖感到不耐烦,作带领的人因着教牧的智慧或随着年龄增长而有的保守性(这两者并不等同),并不像他们那样采取迅速或极端的行动。”[19]这样的年轻人需要彼得智者般的忠告,从而去服从长老,并继续以顺服的心在神授予长老的权柄之下生活。但这并不意味着长老行事时要扼杀人的积极性。

 

长老和会众都必须以谦卑束腰: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5:5)。束腰这个词的希腊文原意指的是一个奴隶在他无缝的外衣上系上围裙,准备做工。围裙是奴隶地位卑微的记号。[20]因此,彼得就是在提醒所有弟兄,有谦卑作标记的教会是真教会。

 

作长老并不意味着一个人比其他人更好,因为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一个人作长老,并不是他不用努力地过基督徒生活,因为长老必须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3)。长老服侍不是出于勉强,也不是为要得地上的赏赐和认可,而是带着神的呼召热情服侍。

 

 

长老们要向谁交帐?(彼前5:4)

 

毫无疑问,所有这些劝勉都必须要认真对待,因为长老和会众有一天都要站在主面前。长老服侍,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来13:17)。会众必须认识到,不顺服就于他们无益了(17节)。会众和长老都要向那位牧长交账。

 

 

主的群羊
 

教会不属于长老或牧师,甚至不属于教会成员。教会属于基督。如果我们要接受圣经对教会秩序和生活的教导,就必须把这个真理烙印在我们心里。彼得称教会是“神的群羊”,仿佛是一群羊被牧长托付给一群牧者看顾。圣经学者亚德迈耶(Paul Achtemeier)解释说:“作者使用看顾神的群羊这个比喻,是在引用历史悠久的旧约圣经传统,即神是他百姓以色列的牧者。这传统很有可能源自于另一个传统,就是神像牧羊人带领羊一样,带领他的百姓脱离捆绑。”[21]长老们服侍的教会是托付你们的(第3节)。

 

耶稣基督为羊舍命,呼召他们出黑暗,进入与他自己建立关系的光明当中。羊听耶稣基督的声音,不听陌生人的声音;羊跟从耶稣基督,而不跟从普通人。耶稣基督把永生赐给羊,以至于他们当中没有一个灭亡。他们不是仅仅被交在长老手中,而是牢牢地由父与子掌管(约10:1-30)。长老仅仅是在牧长面前为他的羊担当管家的职分。

 

 
作为基督手下的牧者服侍
 

所有担任长老的人都必须记住,他们是基督手下的牧者,而耶稣基督是那位牧长。有一天牧长要显现,属他的人要被招聚在一起,直到永远。他所设立的作他手下牧者的人,要为着他们如何为群羊守望向他交账。服侍的赏赐超越今生。“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是主对人忠心服侍的赏赐。加尔文鼓励道:“唯恐基督忠心的仆人跌倒,对他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转眼盼望基督再来。因此,即便他似乎得不到人的鼓励,也会努力继续做工,因为知道主已经为他预备了极大的奖赏。”[22]

 

圣经教导说,教会每一位成员都应当谦卑地、自愿地、热心地服侍,努力为身体中的其他肢体作榜样。但服侍、谦卑和热心的品质,应当成为神所兴起担任长老之人的特别标志。责任的硬币有两面:会众必须承认作长老的人,长老也必须按神话语的指示有忠心。

 

 

反思

 

  1.新约圣经如何确认教会的属灵领袖?

 

  2.长老和会众如何在侍奉中共同发挥作用?

 

  3.长老应当带着什么动力进行服侍?

 


[1] Robert Leighton, An Obedient and Patient Faith: An Exposition of 1 Peter (1853; repr., Amityville, NY: Calvary Press, 1995), 437.

[2] Paul Achtemeier, I Peter, Hermeneia: A Critical and Historical Commentary on the Bible (Minneapolis: Fotress Press, 1996), 23-34.

[3]同上,28-29页。

[4] “这是一种职分的称谓,而不是描述一个人年长。”Peter H. Davis, The First Epistle of Peter, NIC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0), 175.

[5]对这三个可以互换的词的更多讨论,见第三章。

[6] Johnson, Gospel Developed, quoted in Dever, Polity, 194.

[7]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使徒行传第15章的耶路撒冷会议,但是也请思考:使徒行传11:1-18,彼得在教会领袖面前的见证;以及使徒行传11:19-26,教会领袖对福音传到安提阿一事的回应。

[8] LKGNT, 765页说,koinonos这词的意思“伙伴,同享的人”。

[9]请比较动词poimainø和名词poimen,前者在这里翻译为“牧养”,后者在以弗所书4:11中翻译为“牧师”;也请比较动词episkopountes和名词episkopos,前者翻译为“施行督理”,后者翻译为“监督”。

[10]加尔文,Calvin’s Commentaries: Commentaries on the Catholic Epistles (repr., Grand Rapids: Baker, 1999), 22:144.

[11] J. H. Jowett, The Epistles of Peter (1905: repr., Grand Rapids: Kregel, 1993), 96.

[12]关于长老作为牧者的工作的更多洞见,请见Richard L. Mayhue, “Watching and Warning,”in Rediscovering Pastoral Ministry: Shaping Contemporary Biblical Mandates, ed. John MacArthur Jr. (Dallas: Word, 1995), 336-50; John MacArthur Jr., “Shepherding the Flock of God,”in The Master’s Plan for the Church (Chicago: Moody, 1991), 169-76. Philip Graham Ryken, “Shepherding God’s Flock: Pastoral Care,” in City on a Hill: Reclaiming the Biblical Pattern for the Church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Chicago: Moody, 2003), 93-110.

[13] LKGNT, 765.

[14] Peter Jeffreys, Living for Christ in a Pagan World: 1 and 2 Peter Simply Explained (Durham, UK: Evangelical Press, 1990), 161-62.

[15] “这个词语气极其强烈,表明热情和委身的热心”,LKGNT, 765.

[16] Leighton (Obedient and Patient Faith, 469)提到中世纪教士伯纳德(Bernard)所说的一番话:“要是我得着从十字架上倾倒出来的一些血,我会何等小心拿着它!难道我不应当为了这血所救赎的那些灵魂谨慎吗?”

[17] Davids, The First Epistle of Peter, 183,他指出:一些人认为“年幼的”是“教会中特定的一类人,他们需要顺服在正式的带领之下”,对此他认同法国学者斯皮克(Spicq)的意见。另外一位学者舍尔克勒(K. H. Schelkle)引用波利卡普(Polycarp,又译作“坡旅甲”)的话说:“这不过是指那些常常与领袖冲突的年轻人。”

[18]同上,184页。

[19]同上。

[20] LKGNT, 765.

[21] Achtemeier, 1 Peter, 324-25.他也指出许多关于牧者主题的旧约圣经经文:诗篇23:1-4,28:9,74:1,77:20,78:52,79:13,80:1,95:7,100:3;以赛亚书40:11,63:11;耶利米书13:17,23:1-3,50:6;以西结书34:6、8、31;弥迦书7:14。亚德迈耶说的“传统”,指的是在形成书面文字之前,口传下来的信念。

[22]加尔文,Commentaries, 22:146.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