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书13:17-19

 

17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18请你们为我们祷告,因我们自觉良心无亏,愿意凡事按正道而行。19我更求你们为我祷告,使我快些回到你们那里去。

 

我听过很多关于教会冲突的故事。虽然这些冲突各有不同,但最终根源都在于领袖未能带领和会众未能跟从,或其中之一。有时领袖努力带领,但会众拒绝跟从。其他时候,因为领袖未能进行合乎圣经的带领,愿意跟从的会众就在属灵的沼泽中挣扎。这两种情形都会带来冲突。

 

教会领袖(长老、执事、牧师、专职同工、教师)和会众都必须努力遵从合乎圣经的教会生活模式,这也包括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毕竟这种关系奠定了基督徒长进和发展的基调,希伯来书清楚地说明了这一教训。

 

希伯来书是一封教义丰富的书信。就深入、完全、清晰和有力地阐释基督与福音来说,希伯来书远超过圣经中其他任何书卷。希伯来书虽然在教义方面极有深度,它却也是圣经中最讲求实际的书卷之一。其清晰的教牧意义贯穿全书。新约解经家休斯(Philip E. Hughes)提到那些满足于“与基督教信仰保持一种轻松并且肤浅的关系”的人,他解释说,希伯来书“正是为了唤醒这些陷入妥协和自满的懒散状态的人,并激励他们在基督徒争战中全心坚忍”。他补充说:“希伯来书是给灵命虚弱之人的一剂补药。”[1]希伯来书的作者“明显是一位有牧者心肠的传道人”[2],他无意在细枝末节的问题上纠结,而是努力带领一群信徒踏实、专注、坚定地与耶稣基督同行。圣经学者小安德鲁·特罗特(Andrew Trotter Jr)说:“希伯来书的作者让人看到,在服侍中刚柔并济是多么重要。即使当他发出像新约其他书卷中那样严肃的警告时,也仍确保要鼓励那些他相信是走在正道上的人。”[3]

 

那么,在一封教义性极强的书信中,这位身为牧者的作者会讲到会众和领袖之间重要的关系,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双方的关系若是脱节,就会让这封书信中以基督为中心的论证变得没有说服力,而这种论证正是教会领袖努力要应用在会众生活当中的。因为“这位作者非常熟悉他的读者”,[4]他就掘地三尺,不放过任何会拦阻把基督的教义应用在他们生活当中的问题。而不跟从他们的属灵领袖,正是拦阻之一。

 

希伯来书中没有任何一处表明这间教会的长老和教师玩忽职守。然而的确从信中可以看出,他们虽然忠心,教会成员却拒绝跟从他们。因此,希伯来书的作者就劝勉会众要记念那些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属灵领袖,效法他们的信心(来13:7),并嘱咐他们要服从他们现在的领袖(来13:17)。这两个劝勉(7,17节)都表明,信中陈明的教义与其在日常行事为人中的应用密切相关。

 

特罗特推测说,这封信实际上是写给“一小群从前在教会中作领袖的人,他们很难顺服现在的领袖”。[5]也许他们遭受了公元49年克劳狄(Claudius,又译作“革老丢”)发动的那场不流血的逼迫,以及几年后尼禄(Nero)发动的血腥逼迫。经历了这些创伤之后,一旦他们再次出现并回归积极的教会生活,就感到非常后怕。他们对教义的热心衰减,他们对当下带领教会之人的忠诚也减弱。因此,希伯来书这位充满教牧心肠的作者坚定地纠正了他们的神学错误,警告他们回到犹太律法主义的危险,并命令他们跟从教会领袖。[6]

 

 

希伯来书13:17-19

 

带领的领袖(17-18节)

 

跟从的会众(17-19节)

 

 

 

  希伯来书最后一章中一连串针对性的应用强调了教义总是要应用在日常生活当中。任何一间教会的属灵领袖都应当专心帮助教会应用神的道。领袖带领教会把真理应用在生活当中,会众就应当跟从。但这如何在持续的教会生活中实践出来呢?希伯来书13:17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分成两个要点加以查考。

 

 

带领的领袖(来13:17-18

 

确实,希伯来书13:7-8没有提到长老监督牧师这样的称谓。不过,用来指“领袖”的词是一个分词,可以译为引导你们的人,而且看上去说的是多位长老。[7]不论这间具体的教会把“领袖”称为长老、监督还是牧师,他们实际上是参与治理、教导和牧养教会的工作,而这些正是多位长老带领所发挥的作用。

 

虽然今天我们在领袖带领方面并不缺乏书籍、原则和讲座的教导,但我们的确缺乏敬虔的领袖。每一间教会都需要有多位弟兄来忠心地示范基督徒的生活样式,并清楚地解释圣经。领袖应当做什么?希伯来书对此没有给出详尽的回答,但确实对领袖如何带领提供了指导。

 

警醒
 

希伯来书13:17提醒属灵领袖,他们肩负着要为教会守望的重大责任,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翻译成时刻警醒的是一个语气强烈的词,[8]描绘的是一位牧羊人谨慎又舍己地为羊群守望。他为了保护他们脱离豺狼,必要时会废寝忘食地查明麻烦的起因。警醒也有一种军事方面的含义,讲的是士兵站岗,保持警戒,免得敌人溜进来造成破坏。

 

希伯来书的作者也说这些领袖应当为你们的灵魂警醒,这是另一种说法来表明领袖关注的是全人,或是“超越属世生命的那真正的生命中心”。[9]

 

属灵领袖必须在看顾教会方面保持警醒和敏锐。他们的职责主要是关注组成教会的人,而不是建筑物或教会预算。他们要在哪些事上代表教会警醒呢(这词最好译为“代表”)?首先,他们要警惕防备危险的教义和虚假的教导。一个清楚的例子就在使徒保罗给以弗所教会长老的教导中:

 

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所以你们应当警醒。(徒20:28-31

 

属灵的领袖需要一直为教会的教义和教导把关。异端邪说、似是而非的道理,以及虚假的教义会扮作真理混入教会,这些情况多得超过我们所想。

 

几年前,我们一家人走访亲戚时去了亚特兰大的一间浸信会聚会。那位牧师读经后说:“愿神祝福圣灵默示的话语,好使它变成今天神要对我们说的话”(强调为作者所加)。这种措辞完全出于20世纪新正统神学的作品,它否认圣经的绝对权柄。然而,圣经并不是变成了神的话语,它本身就是神的话语。会众被讲台上这个极富人格魅力的人欺骗,他们需要能够分辨如此狡猾的教导,并按圣经之道予以回应的属灵领袖。

 

也许更危险的就是神学从福音派教会当中消失了。大卫·韦尔斯(David F. Wells)指出,虽然没有人像绑架孩子那样“绑架了神学”,却有这样的情形:

 

 

这种消失更像家里的孩子被忽视,其实基本上是被抛弃。他们还留在家里,但在家中没有任何地位。神学在教会中也是如此。神学继续处于福音派生活的边缘,但早已被挤出了中心位置。[10]

 

 

为教会警醒就要留意教会对神学的认识。忽略神学会让教会的根基出现裂痕,最终影响教会的生活实践。在我们的时代,伴随着对神学的忽略而来的是实用主义的兴起,致使教会离开以圣经为中心的侍奉,在教会架构和个人主义生活方式上更像这个世界,而不是新约圣经中的模式。。[11]大卫·韦尔斯补充说:“暴露出这种改变的是福音派的做法,而不是福音派的认信。”[12]作为福音派,我们依然宣称相信教会的信条和信经,但是却在生活实践上表明,我们对所认信的内容,常常并不理解它们的神学意义。属灵领袖必须要警醒这种疏忽。

 

除此以外,还有数不尽的通过媒体传播教义的假教师,以及伪装成基督徒的异端群体,因此,属灵领袖显然需要随时保持警醒。“凶暴的豺狼”不只是1世纪才有的现象。凶残的狼群继续残害教会,属灵领袖必须站在破口当中,对抗这种偷偷混入教会的错谬。

 

第二,属灵领袖必须不断警醒,防备教会内部的欺骗行为。在约翰三书这封短短的书信当中提到关于丢特腓的警告,这人夺取了教会的领导权,像独裁者般地统治。新约圣经教授希伯特(D. Edmund Hiebert)把丢特腓描写为“野心勃勃、自私自利、权欲熏心的人,他积极寻求在各样事情上作头,管治他人”。[13]虽然他可能用信仰正统的言辞来掩盖自己的动机,却是以自我为中心,充满骄傲,企图利用教会来满足自己对权力的欲望。使徒约翰揭露了他的欺骗行为,呼吁教会抵制这恶行(约叁9-10节)。约翰做了教会长老们应当做的事:他们必须在欺骗行为破坏教会之前将它揭露出来。

 

之前有一段时间,我服侍一位同为牧师的弟兄,他的教会有几个像丢特腓的人。虽然他努力用宽宏的心,按圣经解决这些问题,却看到教会的其他属灵领袖未能揭露那些争夺教会权力的骗子。教会的其他领袖玩忽职守,容许豺狼随意蹂躏教会,破坏这位牧师的事工。这间教会未能在群体中反映出基督的荣美,这种失败最终必须归咎于这些领袖放弃了保持警醒的责任。

 

第三,属灵领袖必须警惕分裂的行为。如果我们可以许个愿,然后看着教会里面一切的分裂都被吹得一干二净,这岂不是太美妙了吗?但现实并非如此。在耶稣基督的教会里,我们总要面对那种争战。

 

属灵领袖必须坚定地反对分裂。领袖必须通过责备、告诫、和带头执行教会纪律,阻止这些分裂教会的行为。保罗指示提多: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因为知道这等人已经背道,犯了罪,自己明知不是,还是去作(多3:10-11)。这些措施没有一样在教会受人欢迎,但这是长老的工作。

 

梅尔(P. H. Mell)指出,分裂的行为是其中一样“公开的过犯”,是“得罪组织起来的教会”。[14]换言之,分裂不仅仅是得罪一两个肢体,它还影响整个身体。为教会里的灵魂守望的属灵领袖在对犯罪之人施行教会纪律时要毫不犹豫。因为教会的健康和合一正受到威胁。

 

第四,属灵领袖必须为教会的灵命发展警醒。这包括主动了解、教导和鼓励教会成员在灵命上成长。长老必须关注教导的内容,以及成员对教导的回应,这样他们就能更好地了解教会的成熟度和分辨虚假教导的能力。[15]

 

交账
 

身为教会的牧师和长老,我发现最令我警醒的想法,莫过于这节经文所说的: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来13:17,强调为本书作者所加)。在某种意义上,教会领袖要面临两方面的交账。首先,教会领袖要为着他们的事工向教会交账。认识到这一点就令人生畏。教会应当期望他们的领袖是忠心的和殷勤的。作为牧师,我感受到这种交账的责任。我自己所在的教会并不轻看侍奉的工作,也绝不应当轻看。在教会长老个人的属灵生活、话语的侍奉和在教会全体面前作榜样这些事情上,教会应当对他们的长老持有很高的期望。

 

第二,这段经文事实上更具体地指向一个交账的大日子,那时我们所有人都站在主面前受审判。在这方面希伯来书作者的说法与使徒是一致的:

 

雅各解释说,做师傅的要受更重的判断(雅3:1)。

 

彼得讲到审判时用了交账这同一个词,就是所有人在洞察一切、知道一切的主面前交账(彼前4:5)。

 

保罗在劝勉务要传道之前讲到这同一个审判: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提后4:1-2)。在神面前传递出“面对神”的意思。因为教义和实践之间的关系与负责管理神群羊的带领工作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主就警告他手下的牧者,交账的时候必定会来。

 

简单地说,希伯来书作者讲到交账,属于新约圣经中一个更宽泛的主题。他所讲的交账,是教会全体属灵领袖都要面对的。

 

当我们的日子结束时,我们要为着自己如何履行职责交账,因此必须如同要向教会的主交账的人一样地生活和侍奉。解经家休斯写道:“这种严肃的思考不仅要影响他们带领的质量,也影响到基督徒群体顺服回应这种带领的质量。”[16]属灵领袖和他们的会众一刻也不可让永恒这发人深省的现实淡出他们的视线之外。

 

认真
 

属灵领袖需要认真对待带领的工作。牧师长老执事的职分不仅仅是拥有这些头衔那么简单。它要求人带着无愧的良心和理应的勤奋去服侍。

 

显然有人控告希伯来书的作者。也许有人控告他追求个人利益,或者把他说成一位糟糕的领袖,对此我们只能猜测。但我们确实看到他平静的回应:因我们自觉良心无亏(来13:18)。如果他不是回应对他的某种控告,这句话就很突兀了。但他不觉得需要做长篇的解释。他的书信已经证明他对神话语的把握、对福音的热爱,以及对会众灵命成长的热心。因此他只需确认说:因我们自觉良心无亏。休斯解释说,这意味着“他在他们面前的品行能经受得住神和人的察验”。[17]为了避免我们认为他在自夸,他便立即解释,从基督徒伦理来看,自己的想法是正直的:愿意凡事按正道而行。他并不是宣称自己在灵命方面已经完全,他要证实自己是认真履行职责。当然,他现在依然是带领地方教会之人品行的榜样。

 

请思考另一处讲到作领袖必须认真带领的经文。作者在希伯来书13:17后半句写道: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带领基督徒的工作并非不带有情感。快乐和忧愁是两个迥异的词语,用来描述人面对教会带领工作要求的情感反应。使他们交的时候这个短语(这是一个现在时虚拟语气动词,有劝勉的意思)要求教会这一方有所行动。[18]教会不应当带着中立的态度回应带领,而是应当以一种让教会的领袖可以在履行职责时有快乐,不至忧愁的方式回应。当教会领袖意识到基督成形在教会里(加4:19),他们就有喜乐;而当教会领袖看到人悖逆神的话语或对属灵的惩戒无动于衷时,他们就心生忧愁。

 

品行
 

当教会领袖感受到交账的分量,以及他们职分的严肃性时,只能请求人们为他的品行祷告。作者说:请你们为我们祷告。为什么?因为他愿意凡事按正道而行(来13:18)。希伯来书的作者愿意按正道而行,这是一种极深的渴望。作领袖的人知道,他们就像他们的会众一样是罪人,无时无刻不需要神的恩典。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只是教导和恳求别人顺服,却忽视自己的品行。他们知道自己有软弱,仇敌巴不得借着各种试探来攻击这些弱点。[19]他们知道他们会变得疲乏灰心,有时想要挣脱作属灵领袖的轭而减轻一些问责。希伯来书的作者明白这一切,因此切切恳求教会为他祷告,让他“凡事”按正道行的愿望可以实现。

 

属灵领袖或许并不是一位伟大的传道人或教师,或许缺乏行政管理技巧,或许在辅导方面能力不强,或许缺乏履行职责所需的韧劲,但他绝不可因着在品行方面的失败而羞辱教会托付给他的尊贵职分。其他事情很重要,但是作为一个基督徒的基本品行是属灵领袖整个侍奉工作的根基。

 

忽视你的品行,你的事工就会一无所成。但在你的品行上尊荣主,那么即使软弱,你也可以证明自己是一个忠心的人。

 

跟从的会众(来13:17-19

 

忠心的领袖也必须要有忠心的会众,否则他们努力工作时就会充满忧愁,而不是快乐。外人经常把教会看作不过是一种有宗教色彩的社会组织而已。就连地方教会也有一些人仅仅是从商业和组织管理的角度看教会。但圣经对此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希伯来书的作者劝勉读者不要放弃他们固定的聚会。他把基督徒视为联结于信徒大家庭的“弟兄”。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彼此鼓励,激发爱心,勉励行善。因为教会靠着耶稣的血可以来到神面前,把基督视为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他们要合一,并以祷告来到神的面前。他们应当基于对基督的共同认信站在一起,在团契中彼此相顾(来10:19-25)。作为一群重生的人,“唯有教会享有这自由,来到神圣洁的同在中”。[20]教会应当坚定地持守对基督的认信,“这首先是他们受洗时的公开宣告,也是喜乐地持守到底的生命见证”。[21]教会无法与“自私的个人主义”并存,因为它是滋生分裂的温床。[22]相反,每一位教会成员必须想方设法地以真信徒的样式在实际生活中彼此激励。[23]如果很多人缺席教会的聚会,肯定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牧师兼神学家菲利普·莱肯(Philip Ryken)解释说,历世历代的教会所面对的最大威胁,都来自于“教义和生活,或者说信仰和操行”这些方面。“思想上的悖逆就是否认神要我们所想的(今天的表现形式是相对主义)。”[24]因此希伯来书的作者劝勉教会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不至摇动(来10:23)。莱肯继续说道:“内心的悖逆就是不顺服神命令我们要做的(今天的表现形式是自恋)。”[25]因此教会成员必须不断地彼此激发爱心,勉励行善。然而在实际当中要如何做到这一点呢?新约圣经清楚地让我们看到,“神的计划就是把教会置于牧者们的看顾之下”。[26]牧者带领,教会成员跟从。

 

依从和顺服
 

也许这段经文最难理解的部分,就是希伯来书13:17开篇的话: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依从顺服这两个词让人想到一位邪恶的奴隶主挥动鞭子,让他的奴隶屈膝顺服。但这幅画面与这节经文的意思毫无关系。如果细读这节经文,就会看到神赋予教会中每一个人的责任。

 

属灵领袖有责任为你们的灵魂警醒,这就是说,为你们生命的益处。神要保护教会,他不希望任何人因着虚假教导,或罪的引诱,或世界的吸引而跌倒。因此他在他的话语当中警告我们这一切事情;他已经让我们看到我们的主,以及历世历代的使徒和信徒的圣洁榜样(参来11:1-12:3)。但神有极大的怜悯,他也在教会中设立了属灵领袖,就是长老,并赋予他们警惕地处理属灵障碍的责任。

 

举一个例子:当教会出现错误教导时,长老应当为群羊的缘故反对这假教训。他们应当使用神的话语,揭露这样的错谬,警告它的危险,努力让教会远离灵命方面的危险。不幸的是,会众经常轻视属灵领袖的这种工作,或者只把这工作交给单独一位牧师处理。

 

教会是否知道,单单就认出虚假的教导这一点,就要求长老竭力警醒?他们是否明白,处理错谬时常常要面对误解和反对给长老带来的痛苦?莱肯解释说:“长老和牧师蒙召要掌握符合圣经的神学,花时间查考神的道,学习基督教信仰的重要教义。”[27]他们捍卫真理时要冒着得罪人的风险。他们会遭到世人讥笑,有时会遭到教会讥笑,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托付给他们的会众的缘故。

 

教会应当如何回应那些为你们的灵魂警醒的人?会众或者依从和顺服,或者硬着颈项悖逆,没有中间地带。冷漠只是一种默默的悖逆而已。

 

如果你认识到属灵领袖的价值,看到神已经为着你的益处在教会设立了领袖,那么唯一正确的回应就是依从和顺服你的属灵领袖。悖逆就是在属灵上犯无政府主义的罪,就是不顺服耶稣。

 

4世纪那位被人称为“金口传道人”的克里索斯托(John Chrysostom,又译“屈梭多模”)写道:“无政府主义是一种罪恶,是许多灾难的起因,是混乱和无序的源头”;而且,“不顺服掌权者(如长老或牧师)的一群人,就像没有掌权者一样,也许甚至更糟。”[28]让人难过的是,我们许多教会已经具备了个人主义和自恋的特征,这些教会肯定会对依从和顺服的呼召在本能上反感。但不管这呼召是否受人欢迎,教会的主都已经定意,他的身体要有多位领袖以及忠心的教会成员,后者视依从和顺服为快乐的责任。

 

依从顺服都是现在式命令语气动词,表明教会这一方的持续性。依从的意思不是作“跟从人的人”,而是作跟从基督的人。我们依从属灵领袖,只是因为他们效法基督,坚持神话语的教导。我们绝不可在明显与圣经教导冲突的方面依从和顺服他们。

 

一些人使用这些经文宣扬绝对权柄,但这样的权柄只属于主。一种更简单的原则,就是在依从和顺服属灵领袖的事情上运用“圣化的常识”。这些经文命令人在教会和属灵生活的领域依从顺服,并没有要求在与财务、商业决定、甚至婚姻伴侣有关的个人事务方面顺服。教会长老当然能在其他这些领域提出辅导意见,甚至可以用属神的智慧劝勉教会成员,但他们绝不可施行控制。他们为你们的灵魂警醒,而不是为你们的银行账户警醒。[29]

 

属灵领袖有责任向会众传讲神的道并做出榜样,会众应在这种情况下依从和顺服。依从有因为信任某人,就带着顺服的心跟从这人的意思。言外之意就是:教会听到长老教导神的道,看到他们认真遵从圣经教导,因此也依从做同样的事。长老绝不能抱着一种要人“照我说的去做,不要照我做的去做”的态度。相反,他们应当树立榜样,让人可以有信心地说:效法他们的信心(来13:7)。

 

顺服包括承认神为教会的秩序和方向而设立的权柄。会众顺服属灵领袖的带领,或让自己服在他们的带领之下,顺服他们的指引和教导。“如果依从与领袖的教导有关,那么顺服就与领袖发挥的作用有关。”[30]解经家雷蒙德·布朗(Raymond Brown)为我们阐明了顺服的意思。

 

 

当代的某些教导中一个明显不健康的方面,就是在一些家庭教会和其他地方很受欢迎的“牧养”形式和观念,即每一个信徒都要有一位属灵导师,他要为他生活的每一方面向这位属灵导师完全交账。在作出任何重大消费决定、换工作和接受新的责任之前,都需要向这位属灵“长老”征求意见。圣经并没有教导、鼓励或举例说明这种顺服。这种做法对实行他的人来说是无益的,因为它并不鼓励人向主交账。而个人向神交账,是一个基督徒真正成熟的标志。而且这种做法极大地降低了其他深入关系的重要性,特别是婚姻关系。而人通过婚姻关系,可以最自然地认识神的旨意。[31]

 

 

当我们顺服神在我们生命中设立的各样权柄时,我们的生活就能得到最好的规范和管理。在教会中,权柄就在神兴起的属灵领袖手中。“对于建立社会正当秩序而言,顺服权柄是绝对必需的,神的教会也不例外。确实,顺服权柄常常是对我们是否顺服神的考验。”[32]因此依从顺服并不是冒犯性的要求,而是教会生活有序的条件。

 

得益处还是受亏损?
 

希伯来书13:17以恳切的呼吁结尾: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长老要承担重大的责任和要求。他们要按照神的方式来带领教会。他们要在神的话语方面教导和劝勉会众。他们在生活中应当以身作则,向会众作基督徒信心的活榜样。他们要不断为会众的灵魂警醒,保护他们脱离欺骗、错谬、罪恶和世俗化。鉴于这一切,教会的责任就是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

 

长老和牧师应当以履行他们在教会中的重大责任为最大乐事。带领、教导、作榜样、为灵魂警醒,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他们应当不断地期待每一天在属灵带领上的挑战。约翰·麦克阿瑟牧师写道:

 

 

教会的责任就是帮助他们的领袖在治理时有喜乐和满足。方式之一就是甘心乐意地顺服他们的权柄。让带领我们的人在主里有喜乐,这应当成为我们顺服的动力。我们不应当不情愿地顺服,或出于一种强迫的感觉而顺服,而要心甘情愿,以至于我们的长老和牧师能在与我们同工时经历喜乐。[33]

 

 

教会成员谦卑的态度对长老喜乐地履行职责来说是必要的。如果教会中某人嫉妒担任领袖职位的人,属灵领袖的喜乐就会大大削减。对于服从其他人的权柄心怀怨恨的人,会在教会内部制造分裂和纷争。当教会成员违背圣经这一清楚的教导时,大麻烦就来了。

 

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在这节经文中“交”的是什么?是为会众灵魂警醒所涵盖的一切工作。教会成员若对神设立在他们之上的领袖保持正确的态度,就能为提高这项工作的总体果效作出贡献。因为对神的话语冷漠和对属灵领袖态度傲慢,而令带领的人“忧愁”或“叹息”,这对教会就无益了。布朗补充说:“如果属灵领袖要在地方教会中冷酷和充满敌意的环境下工作,这就对教会成员没有直接的好处,最终对他们肯定也无益。”[34]

 

但是希伯来书的作者所讲的快乐并不是单方面的。经文中接下来提到,轻视依从和顺服,这就与你们无益了无益的希腊文按字面来说就是“有害”的意思,[35]你们这复数代名词指的是教会。那么即使只有少数成员对抗教会的属灵领袖,全教会也会因此受损。

 

为什么会这样?作为教会,神以耶稣基督为纽带、以充满奥秘的方式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每一间地方教会都是基督身体的一个独特和有形的彰显。每一间教会都成为信徒的家,大家必须学习彼此同处同工,一起学习,共同面对逆境。当一个人喜乐,所有人都要喜乐;当一个人忧伤,所有人也要分担这忧伤。同理,一个人的态度会影响全教会。当教会中某一个人公开悖逆或秘密反对长老,整个身体无论如何都会受影响。

 

迫切祷告
 

鉴于神让属灵领袖和会众担负的这一切责任,身为牧师的希伯来书作者就请读者为他、为教会其他属灵领袖祷告。他恳求说:请你们为我们祷告,好使其身为基督徒、长老和领袖,可以按正道行事。然后他又迫切地说:我更求你们为我祷告,使我快些回到你们那里去(来13:19)。

 

我们并不知道是什么拦阻了作者回到这间教会。不久之后,他说提摩太已经得释放,可能是从监狱被释放出来了,作者计划与提摩太一起来。不管这拦阻是什么,作者明白克服它需要神的干预。他需要教会为他祷告,好使他能在主面前按正道行,并能履行他对教会的责任。

 

这一切给人的教训就是:不仅教会需要属灵领袖,而且属灵领袖也需要教会和教会的祷告。休斯根据他多年的服侍经历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如果在现代教会中,绝大多数人为教会的牧师和平信徒领袖祷告,教会就会何等不一样。教会中例行公事式的敬拜就会奇迹般地不会再有。教会会经历无法言喻的圣灵降临的时刻。更多的平信徒会认真对待更深层次的生命问题。带领的真空会消失。会有更多人归主。[36]

 

 

作为一位牧师和长老,我的具体需要可能与我们教会的其他长老和领袖有所不同,但我们都需要那称为南伍德浸信会(我自己所在的教会)的这群神的百姓为我们祷告。他们的祷告至关重要。没有他们忠心的祷告,我们的侍奉就不会成功。有了他们的祷告,我们施恩的神乐意通过我们教会去成就的事就无穷无尽了。

 

因此,我与这位1世纪作者一道,敦促你们为自己教会的领袖祷告。为他们的基督徒生活和操练祷告。为他们身为丈夫和父亲的角色祷告。为他们能把握和明白神的话语祷告。为他们传讲和教导神的道祷告。为辅导和见证的时间,以及指引方向和做决定的时间祷告。向神祈求,到最后我们所有人都可以一同喜乐地服侍基督,唯独把荣耀归给他。

 

反思

 

  在属灵领袖要为教会做什么这个问题上,希伯来书的作者有何教导?

 

  属灵领袖要如何交账?

 

  教会应当如何回应其属灵领袖?

 

  属灵领袖在哪些方面要依靠教会?

 


[1] Philip Edgcumbe Hughes, A Commentary on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7), 1.

[2] Andrew H. Trotter Jr., Guides to New Testament Exegesis: Interpreting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Grand Rapids: Baker, 1997), 45.

[3]同上。

[4]同上,47页。

[5]同上,37-38页。

[6]同上,38页。

[7]需要留意路加福音22:26、使徒行传14:12和使徒行传15:22是怎样使用表达“领袖”这个意思的词。也见BDAG, 434。hegeomai这个词按现在式分词使用时要翻译为“管理者”或“领袖”,由上下文决定所指领袖的具体类型。与保罗、巴拿巴一同带着耶路撒冷会议信件出去的那称呼巴撒巴的犹大和西拉,在使徒行传15:22被称为“在弟兄中是作首领的”。使徒行传14:12用同一个词来形容保罗,这分词是作名词使用,按照LKGNT, 296页的解释,是“说话的领袖”。看来hegeomai的现在式分词几乎专门指涉及说话或某种类型的讲论的带领。我认为,这就是希伯来书13:7、17的用法,因为那里说这些领袖“对你们讲论神的话”,为会众的灵魂警醒——表明hegeomai是一个明显的教牧术语,包括教导、教训和讲道。

[8]LKGNT, 720,希腊文agrupnousin的意思是“不睡觉,想要睡觉,警醒”,按BDAG, 16,它的意思是“警惕关注,留意,在意”。

[9] BDAG, psuche, 1098-1100.

[10] David F. Wells, No Placer for Truth: Or Whatever happened to Evangelical Theolog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3), 106.

[11]见我的文章“The Pastor and Church Growth: How to Deal with the Modem Problem of Pragmatism”,收录于Reforming Pastoral Ministry: Challenges for Ministry in Postmodern Times, ed. John Armstrong (Wheaton, IL. Crossway, 2001), 263ff.; and John MacArthur Jr., Ashamed of the Gospel: When the Church Becomes Like the World (Wheaton, IL. Crossway, 1993)。

[12] Wells, No Place for Truth, 108;黑体为原作者所加。

[13] D. Edmund Hiebert, The Epistles of John, An Expositional Commentary (Greenville, SC: Bob Jones University Press, 1991), 336.

[14] P. H. Mell, Corrective Church Discipline with a Development of the Scriptural Principles upon which It is Based (Charleston, SC: Southern Baptist Publication Society, 1860), quoted in Mark Dever ed., Polity: Biblical Arguments on How to Conduct Church Life (Washington, DC: Center for Church Reform, 2001), 423.

[15]我要感谢与我同作长老的汤姆·托莱特,他指出这段经文潜在的含义。

[16] Hughes, Hebrews, 586.

[17]同上,587页。这里的“我们”被称作书信体的代名词,意思就是用“我们”代替“我”。

[18]按照H. E. Dana和Julius Mantey, A Manual Grammar of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Toronto: Macmillan, 1957), 171页的说法:“当人劝勉其他人与他一同采取任何行动或进入某种状态时,用第一人称复数表达虚拟语气,这第一人称复数被称为劝勉性的主格。”

[19]约翰•欧文(John Owen),The Works of John Owen: Temptation and Sin (Carlisle, PA: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1), 696,把试探解释为“任何事情、状态、方式或光景,不管由于什么缘故,它有力量或效力吸引人的心思意念,使其脱离神要求于他的顺服,而进入罪(不管程度如何)”。他进一步指出,具体的试探是“引发他犯罪,或将恶带入他的心,或将那已经在他心里的恶引出,或用任何方法在任何事上让他离开与神相交,在实质和形式上离开神所要求他的持续、同等、普遍的顺服,以此让他不尽本分的事”。

[20] Hughes, Hebrews, 410.

[21]同上,414页。

[22]同上,415页。

[23] 雷尼克(Rienecker)和罗杰斯(Rogers)解释说,激发(paroxusmos)这词的意思是“惹动、引发、刺激”,LKGNT, 703.毫无疑问的是,教会成员应当积极地帮助其他肢体,激发他们来忠心地服侍基督。

[24] Philip Ryken, City on a Hill: Reclaiming the Biblical Pattern for the Church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Chicago: Moody, 2003), 97-98.

[25]同上,98页。

[26]同上。

[27]同上,101页。

[28] J. P. Migne, ed. Patrologia Graeca, “Chrysostom,” voI. 63 (London ET, 1893), quoted in Hughes, Hebrews, 585-586.

[29]由此可以推论,长老不可向人索要银行或投资证明。但教会成员若在奉献方面有疏忽,长老可以找机会劝勉他们;或如有需要,可以在明智的理财方面劝勉人。

[30] Raymond Brown, The Bible Speaks Today: The Message of Hebrews (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81), 264.

[31]同上,264-265。

[32] Alexander Strauch, Biblical Eldership: An Urgent Call to Restore Biblical Church Leadership, rev. and exp. (Littleton, CO: Lewis and Roth,1995), 160.

[33] John MacArthur, MacArthur’s New Testament Commentaries: Hebrews (Chicago: Moody, 1983), 446.

[34] Brown, Hebrews, 265.

[35] LGKNT, 720.

[36] R. Kent Hughes, Preaching the Word: Hebrews, an Anchor for the Soul (Wheaton, IL: Crossway, 1993), 2:239.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