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国会山一家餐厅里一边吃着汉堡包,一边对一位长老谈起另外一位长老的事:“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合乎资格。”

 

这位朋友与我同作长老,也是我值得信赖的人,他回答说:“你不会这样想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解释说:“我很感恩,你是一个正直人。如果你真的认为他不符合资格,你就不可能继续和他共事。情况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你与他个人之间出了问题。”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知道我的朋友是对的。从属肉体的角度来看,把我与这一位长老之间的问题归咎于他的资格问题似乎更容易,这就意味着是的问题,我就无需让自己谦卑,处理这个受到伤害的关系。

 

坦白地说:我并不能很自然地和所有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建立起友谊。我在基督里爱他们,这没错。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与他们所有人都是推心置腹的好伙伴。好消息就是,即使不能很自然地建立起友谊,我们仍能和别人一起同工,特别是如果我们敬重他们是正直的人。。

 

除了菲尔在长老必须具备的品格那一章提到的理由以外,还有另一个理由解释了所有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共事的长老都要符合保罗在提摩太前书第3章和提多书第1章列出的资格,这一点为何如此重要。长老的工作,有时让人感觉就像是和野战排的战友一同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冲锋陷阵。你需要相信他们——他们值得信赖,而且掩护你的后翼。当长老团要解决一个棘手的教会纪律问题,或思考一个微妙又复杂的虚假教导案例,或者要作出一个可能使会众不太乐意接受的艰难决定,你就需要知道与你一同坐在桌子旁的其他人是“无可指责”的。你要信赖他们是正直的人。

 

换一种说法,当你因为爱基督胜过爱一切,从而为福音作出牺牲的时候,你希望知道,其他每一位带领教会的弟兄,他们的生命同样也在高举福音,不会妥协。

 

这就是在提名新长老这件事上,我们不允许长老团内部存在任何反对票的原因。大多数问题都能通过少数服从多数得到解决,但是在提名新长老的问题上,我们要求一致(最多可以允许有两张弃权票,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认识这人)。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要采取更高的标准?如前所说,因为你需要能信任这些与你共同处理所有其他问题的人。

 

那么,当你与另一位长老关系紧张时,该怎么办?首先,你需要分清这些纠结是教义上的、品格方面的,还是个人性的。毫无疑问,前两类属于资格的问题。通常来说,如果问题归到这两类之一,显然不会只有你一个人看出这个问题。几位或所有长老需要一起来处理这样的局面。

 

但在我看来,我们值得用本章余下的篇幅来反思,当问题属于个人性的,又该如何处理长老之间的分歧或争论。此时你该怎么办?你当然应该一开始就祷告,切切求神击退撒但。撒但喜爱制造分裂,并且常常挑拨两位领袖之间的关系。他会不择手段,甚至抓住个性这种小事来制造分裂。

 

接着要努力与这位弟兄建立关系,恼怒经常出于少见多怪。努力去了解这位弟兄。要记住,你往往并不清楚所有的情况。

 

最后,要谦卑。即使到最后,你仍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会是这样,但神已经大大地容忍了你。而且你要相信,神已经把这人赐给教会这一身体,要利用他身上特有的优缺点,以你所不能的方式建造教会。认真学习哥林多前书第12章和罗马书第12章,以及其他讲到身体的经文,就会知道即使在我们堕落的光景当中,神仍要通过这样的差异达到美好的结果,这些差异可能包括缺乏战友情谊。

 

这正是这些年我在面对前面提到的那位弟兄时,需要操练的事。实际上,他面对我的时候,也是在进行同样的操练。比起我的个人喜好和不敬虔的地盘之争,更受威胁的是教会的健康,这意味着神的荣耀本身也在受到损害(当然,这是从人的责任这个角度来说的)。

 

通常,与另一位长老个人之间产生纠纷是因为他在开会时否决了你的提议。因此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就是,要把我的想法与我的身份区分开来(我已经在基督里称义了)。这样,拒绝我的想法就不是在拒绝我这个人。按照这样的思路,在长老会议之外培养个人关系可以促进长老工作的开展。

 

毫无疑问,在一间不断增长的教会和一座忙碌的城市当中,培养与其他长老的关系绝非易事。我们的长老们解决这问题的一个方法,就是在每一次会议开始时,我们都彼此牧养,然后才牧养教会。我们分享忧虑、认罪、赞美,然后为彼此祷告。基本上我们就是互相了解在各自生命中发生的事。我们开会的时候能花上长达一小时的时间来做这件事。除此以外,我们也试图时不时地单独约上一起吃午饭和晚饭。

 

但即使这些都做到了,在长老之间仍会产生真实的分歧——要知道,他们都是正直的人,按经文所讲的资格来说,他们的生命都是无可指责的。你又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该退让,不去强调你所坚信的,什么时候该坚持你的立场?

 

我认为,简单的答案就是:圣经对这问题讲得越清楚,你就应当越坚守你的立场。一方面,即使其他十二位长老在基督的神性这个问题上让步,我也不会作出妥协。另一方面,虽然我对避孕有明确的立场,但这个问题在圣经中并没有清楚地说明,而且并不是所有与我同作长老的人都持有相同的观点,所以在这些问题上我会更谨慎。不久前,我们确实遇到了一个涉及避孕的情况。我从圣经和实际的角度强有力地论证了我的立场。但那时我需要顺服其他长老——喜乐地顺服——他们可能同情我的立场,但最终投了反对票。

 

我记得,有一次我暂停自己在长老上的服侍,休了一年长假,服侍然后回来工作。弟兄们问我在这休息期间学到了什么功课。我意识到,教会在没有我这个长老积极参与并提意见的时候,依然继续兴旺。这让我有了一种健康的认识,就是我不应当太过于坚持自己的意见。

 

鉴于长老之间的合一和成熟非常重要,一些有可能成为长老的人若存在某些个性,这就是警示信号。这些明显的个性包括反复无常、不稳定、在社区里名声不佳、儿女不服管教,等等。这就回到这人是否满足保罗所确立的品格要求。

 

但请让我指出几个不是那么明显的警示信号。一个就是唱反调。你知道我讲的是哪种人。如果你说“黑”,他会说“白”。不管你说什么,你都会收到反对的回应。这种人不断地说“可是……”或者总是“看会不会有别的情况”,对于建造教会并无帮助。例如,在使徒行传第6章,彼得指示教会要设立执事,不仅是因着他们擅长服侍,也因为这些人要促成讲希腊文和讲希伯来文的寡妇之间的合一。那么长老就更应当成为建立合一、努力解决问题的人,而不是仅仅提出反对意见的人。

 

另一个常常被忽略的警示信号,就是一个弟兄是否让他身边的人在生命中结出属灵的果子。从正面来讲,例如1998年我们留意到一个现象:一位名叫安迪·约翰逊(Andy Johnson)的教会成员,他一直在默默地定期门训其他单身弟兄,给他们的生命带来真实的属灵成长。那么从反面来讲,一个人即使在世人看来是“成功的”,如果他不结属灵的果子,这就是一个警示信号。

 

最后,妻子若不支持,这也是一个警示信号。做好长老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需要花时间祷告,花时间预备教导,花时间进行门训,花时间接待人。所有这些都会给家庭带来影响,也对妻子提出了一定的要求。她怎么看待接待别人?对于每隔一周,丈夫要在周四晚上去开长老会议而不在家,她会有何感受?她是否欢迎带着需要随时上门的不速之客?

 

我们常常用世界的成功标准去衡量一个人。我们必须教导我们的教会,要寻找专注于神话语的人——根据他们对神话语的认识、顺服和他们宣讲神话语的能力来衡量这些人。我喜欢狄马可说的这句话:一位长老“善于教导”,这意味着当豺狼挨近羊群的时候,羊知道他们可以信靠这位牧人,他可以揭露豺狼的真面目并且保护他们。这就是长老的伟大呼召。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