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20:17-31

 

17保罗从米利都打发人往以弗所去,请教会的长老来。18他们来了,保罗就说:“你们知道,自从我到亚细亚的日子以来,在你们中间始终为人如何,19服侍主,凡事谦卑,眼中流泪,又因犹太人的谋害,经历试炼。20你们也知道,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导你们。21又对犹太人和希腊人证明当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22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23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24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25我素常在你们中间来往,传讲神国的道。如今我晓得,你们以后都不得再见我的面了。26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证明,你们中间无论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27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28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29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30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31所以你们应当警醒,记念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地流泪,劝戒你们各人。

 

为什么要在教会设立长老和执事作属灵领袖?我在一间浸信会教会长大,青少年的时候去过两间非常传统的浸信会教会。他们有主任牧师、执事和其他的教会同工,但没有长老。按我所知道的,每一个有浸信会背景的人都毫无疑问地承认有执事这种职分,但讲到长老职分时,他们有时会犹豫不决,虽然17世纪到19世纪的伦敦、费城和新罕布什尔公认信条都指出教会存在着这两种职分。[1]

 

当我现在在孟菲斯市牧养的教会开始查考圣经对教会带领(包括长老)的教导时,一位成员突然停止来教会。我去他家中探访,询问他离开的理由。他很快提到关于长老的教导。他说:“这完全不合浸信会的传统!”我引用历史上浸信会中长老的例子,还有圣经的教导,但他甚至不愿研究这个问题。

 

但神的道总要求我们用心查考,包括查考长老如何保护和带领教会,执事如何与他们并肩服侍的教导。

 

人们通常认为,圣经讲到长老的地方,等同于是指专职牧师的职分或现代的教会专职同工。但这种解释意味着把我们现代的做法强加到古老文本之上。这正是一位反对长老带领的人所做的事,他宣称“所有的长老/监督都是以事工为导向的,这就排除了平信徒”。[2]虽然牧师确实是长老,但长老不一定都是“受薪的专业人士”。当我们忽略了从会众当中选出合乎资格的人担任长老,教会就失去了一些最宝贵的领袖资产。事实上,如果非专职的领袖被排除在长老的人选之外,那么大批的小型教会——许多被禁止公开聚会而只能在家里聚会的教会——就会完全缺乏属灵带领。最终来说,认为只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能担任属灵领袖,这似乎有些傲慢。

 

在众长老带领这件事上越符合圣经,就越可以强化教会的教牧事工。约翰·麦克阿瑟在解释多位长老(包括专职和非专职长老)带领的益处时说:“他们集思广益,有助于确保决策不是出于某个人的意思或为某个人谋利(参箴11:14)。”他声称:“实际上,一人带领是异教组织的特征,而不是教会的特征。”[3]

 

使徒保罗认识到教会亟需敬虔的领袖。在第二次宣教旅行中,保罗来到亚细亚著名的城市以弗所,“这省份主要的城市”,他要从这城开始向小亚细亚传福音(徒19:10)。[4]以弗所是罗马帝国一个重要的文化和经济中心,也是一个重要的异教崇拜的中心城市,其中有称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5]的狄安娜神庙。保罗在那里传道,还引发了一场骚乱,但神让他的工作结出果子,在这城中建立起一间教会。他在那里住了三年,传讲和教导神的道。在这期间,他显然设立了长老来服侍教会。

 

保罗在第三次宣教旅行时来到以弗所附近的地方,但因为他已经定意要前往耶路撒冷,就没有在以弗所上岸,而是乘船经过以弗所,在米利都上岸。他在那里请以弗所的长老来见他。路加在使徒行传20:17-31记载了保罗与这些人的最后一次见面,一次充满了爱和热情的见面,使徒保罗最后一次教导以弗所教会的领袖。他的信息明确地强调了长老需要继续牧养教会,显然所有教会都有这需要。既然长老在以弗所这座大都市的教会发挥如此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今天岂不有同样的需要吗?保罗对以弗所教会长老的劝勉回答了这问题:“为什么教会需要有长老?”

 

 

使徒行传20:17-31

 

教会共同的需要(徒20:1728-31

 

群羊的牧者(徒20:2831

 

不可忘记的根基(徒20:28

 

 

 

教会共同的需要(徒20:1728-31

 

我们在使徒行传第20章保罗的劝勉中首先要留意的,就是他描述这一群以弗所教会领袖时的用词。首先,他称他们是教会的长老17节)。一些人争辩说,以弗所教会分成各个家庭式的聚会,而长老只是各个家庭小组的领袖。但这样解释经文显然是不合理的。在这里“长老”用的是复数形式,“教会”用的是单数形式。

 

第二,保罗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28节)。这里的监督与保罗在提摩太前书3:1使用的是同一个词,这个词英王钦定本圣经翻译作bishop,新美国标准译本翻译作overseers。在希腊文中是episkopos,而我们把prebuteros这个希腊文单词翻译为“长老”。

 

第三,保罗使用了牧养这一个动词(28节),指的是喂养和看顾羊群。[6]这里的希腊文是poimainō,以弗所书4:11使用的牧师这个名词的词根就是由此而来。

 

要点就是,所有这三个称谓都是可以互换使用的。它们不是指教会当中不同的等级或多层职分,而是指地方教会内同样的职分或功能。彼得在彼得前书5:1-2也互换使用了这些词。[7]

 

正如我们在第三章看到的,长老一词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指向人的品格,用来指在犹太群体中非常成熟的男性。监督是指他作为属灵领袖的职能,这些词在希腊文化中用来指城市的长官或行政官员。而牧师强调了这人的事工,即牧养群羊,这个概念在当时的那片地区很容易让人们理解。

 

为什么需要有长老在教会中服侍?直到大约4世纪,初期教会一直生活在外来攻击的压力之下。三百年来,教会遭受着反对、攻击和逼迫,直到罗马帝国君士坦丁统治时期。为了让教会措手不及,这些攻击不时发生。皇帝尼禄、多米田、图拉真以及哈德良都曾下令对教会发起严厉的逼迫。但伴随着这些外在逼迫,教义、品格和领袖层的败坏也让教会受到了重创[8]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徒20:29)。

 

只要保罗还与以弗所的群羊在一起,他就能轻易辨认出敌人的攻击,并加以处理。他有勇气和权柄对抗一切攻击教会的势力。但是保罗留在他们中间的日子即将结束。现在没有这位伟大的使徒为他们抵挡攻击,他们要自己面对新的反对。因此保罗嘱咐以弗所教会的长老们,以及所有效法他们榜样的人,要肩负起保护羊群免受来自教会内外攻击的责任。

 

保罗描写这些攻击的时候用词很强烈。他把这些作恶的人称为凶暴的豺狼,把以弗所教会描述成一群无助的羊(徒20:29)。耶稣曾用过同样的比喻: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太7:15)。在这种情况下,狼会披上羊皮,用诡计颠覆教会。

 

书信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就是警惕假教师。一些人宣称自己是“基督”,其他人则宣称自己有新的启示,还有其他人教导一种虚假的福音。一个可悲的事实,就是假教师甚至欺骗了新约教会的许多人。以弗所教会是主在启示录第2章和第3章所提到的小亚细亚的七间教会之一。这些教会大多数已经在属灵上非常懈怠,一些已经向假教师妥协。在写给提摩太的信中,保罗明显地意识到需要再次警告以弗所教会要提防假教师(提前4:1-36:3-5;提后3章)。

 

当我们思考这个事实,即我们的主和保罗、约翰、彼得和犹大都警告人要提防假教师,就应当警觉,晓得虚假的教导仍是一个严重威胁。教会和个别基督徒会成为这种来自内部或外部攻击的牺牲品。既然以弗所教会需要人保护他们防备虚假教导,在孟菲斯和孟买的教会,以及在芝加哥和开普敦的教会,肯定也会有同样的需要。在这些具体的警告中,个性冲突根本不是使徒保罗所考虑的事情。他担心的是偏离圣经,扭曲信仰的教导。他嘱咐以弗所教会的长老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徒20:28)。牧养的过程要求人有认出豺狼的能力。那么,是什么构成“豺狼神学”?

 

 

在任何方面否认基督的神性或三一真神位格同等的教导。

 

用任何事情取代基督赎罪之死全备性的教导。

 

否认罪人的得救需要神的公义被满足的教导。

 

抢夺神的荣耀,并坚持救恩并不完全是神恩典作为的教导。

 

否认基督身体复活的教导。

 

宣称在旧约和新约圣经正典之外还有权威性启示的教导。

 

坚持要有某种行为、舍己或苦行的做法,而不是单纯依靠基督的功德来提升人在神面前地位的教导。

 

 

今天还有人教导“豺狼神学”吗?还真的有!我从一位牧师朋友那里收到一条信息,他告诉我美国南方一家浸信会大学的院长写了一本书,否认圣经权柄、基督为童女所生、基督的神性、十字架对赎罪的必要性,以及人对救恩的需要。更让人不安的是,一些浸信会竟容许此人在他们的讲台上讲道,仅仅因为他宣称自己是浸信会背景的。在这种情况下,教会的长老有责任防止看上去道貌岸然的豺狼欺骗羊群。

 

辨认出虚假的教导,然后采取行动清除它,这样的重大责任落在长老身上。教会长老肩负的任务是,要不断地审查一切异教之风(弗4:14)。他们应当警惕,认出虚假的教导,警告教会,保护羊群免得受害(来13:17)。

 

保罗不仅关注来自教会以外的进攻,还关注出于教会内部的欺骗: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20:30)。正如十二使徒当中有一位犹大,今天教会里也有“犹大”。这样的人带着以自我为中心的动机加入教会这个身体,利用教会抬高自己,增强他们的权力感,或让自己在物质方面获益,诱使门徒离开真理。

 

保罗把他们的行为描述为说悖谬的话,这么做的目的是让一些信徒与教会其余的人疏远,或吸引他们离开。悖谬这个词很好地抓住了要点。希腊文指的是“转离、扭曲、颠倒、歪曲”。[9]这些教师所说的一些事,就连小孩子也会认出是不道德的。说悖谬的话,这包括颠倒或暗暗地改动真理。这涉及把本来是真的东西拿过来,改变其本义或加上错误的应用,或者捏造出本来没有的意思。虽然这些凶暴的豺狼的教导相当厚颜无耻,很容易被认出,保罗在这里提到的却是有欺诈性的,难以认出。需要有一定的分辨力才能看到它偏离神的道的微妙之处。一旦一个基督徒被这种扭曲圣经真理的观念吸引,就很容易受害,被教唆与教会其余的人疏远。他/她可能认为教会其他人没有得到光照,然后跟从错误的教导,以至于让自己蒙羞。

 

几年前,某人和妻子开始参加我们教会的查经和聚会。我去他们家进行了一次非同寻常的长时间家访,这人非常详细讲到他所关注的一个具体的神学领域。他用常用的圣经语言把他的教义隐藏起来,但他所说的一些事情看起来是不平衡的。另外一位长老正好和我一起正在教这人参加的查经班。有一天,他在课堂上狡猾地否认耶稣基督与父一同永存,企图以此来破坏教会。作为长老,我们闻到这虚假教导散发的毒气,就联合起来反对他错误的神学。他看到这统一阵线,很快就离开我们的教会,因此羊群得到了保护。

 

对教会身体发动的攻击,以及教会内部的欺骗提醒我们,有一种需要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教会需要受到保护来脱离假师傅和骗子,而这是长老的工作。既然1900多年前的教会需要长老,今天肯定也需要。

 

群羊的牧者(徒20:2831

 

使徒行传20:2831节直观地概括了长老的职责。长老应当护卫、守望、牧养教会。敌人想分裂和摧毁教会。罪和虚假的教导不断地威胁教会。因此长老必须一直为教会警醒守望。

 

保罗说: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徒20:28)。谨慎意味着留意或关注教会的教导、文化的趋势,以及教会中的行为表现,好使教会可以不受拦阻地执行使命。保罗具体嘱咐长老要为两件事情谨慎:

 

首先,长老必须为自己的灵命谨慎。长老需要留心自己和自己所在的群体如何与基督同行。他们不应当只是作为专业做事工的人——擅长告诉别人做什么,但自己并不践行所传讲的。约翰·派博说,他们是先知,而不是专业人士,“专业人士的心态,并不是先知的心态……我们越盼望变得专业,我们身后就会留下越多灵命的死亡”。[10]正如约翰·斯托得(John Stott)提醒我们的那样:“他们若疏忽看顾和培养自己的灵魂,就不能充分地看顾他人。”[11]

 

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的经典著作《新牧人》(The Reformed Pastor)中有一章,标题是《为自己谨慎》。这一章指出长老必须为自己谨慎守望的一些事。套用巴克斯特的话,我们必须:

 

 

为自己谨慎,免得我们向其他人传讲神救赎的恩典,自己却失去了这恩典。

 

为自己谨慎,免得我们讲道时抨击其他人身上的罪,自己却活在这些罪中。让我们看清楚自己没有在每天谴责的事情上犯罪。

 

为自己谨慎,免得我们无法胜任所承担的重大使命。因我们要教导人信仰极大的奥秘,就绝不可在对神话语的认识和实践上作婴孩。

 

为自己谨慎,免得我们成了所教导之事的反面教材。要小心,免得我们在瞎子的路上放了绊脚石,以至于败坏了他们。要警惕,免得用自己的生活拆毁我们舌头所说的。要小心,免得我们成为妨碍自己成功牧养的最大拦阻[12]

 

 

第二,长老必须为全群谨慎。保罗使用牧羊术语来传达谨慎的含义。最好的诠释就是想象一群牧羊人带着羊群,聚集在犹大地的山后。羊悠闲地在山上吃草,而牧羊人一直在守望,防备有贼偷羊,有狼吞吃羊,以及威胁羊群的其他危险。牧羊人的工作不会停止。他不断守望,不断检查羊群的健康,不断确保它们得到喂养并且是安全的。他认识他的羊,知道它们的需要。长老的工作也类似。他也向群羊提问,确保他们能正确地把握和应用律法和福音,明白称义和成圣。弗雷德·马龙(Fred Malone)在这方面提出了一些有帮助的问题:

 

 

当你身为丈夫、妻子、父母、儿女和教会成员,基督的生命和救赎工作如何在你的生活中提供帮助?

 

你认为神为你的生命制定的伟大目标是什么?

 

天堂在今天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你犯罪的时候,基督怎样看你,对你有何感受?

 

你认为神喜悦你吗[13]

 

 

努力教导、传道、教训、劝勉和告诫群羊的长老就履行了他的职责。有时他们必须责备犯罪的人。他们必须告诫那些对在信仰上妥协感到无所谓的人。他们必须教导和劝勉教会在纯正教义中行事为人。他们必须能分辨出错误,而且不惧怕面对和处理错误。查尔斯·布里奇斯(Charles Bridges,又译“毕列治”)是一位19世纪的牧师,他提醒我们,并非教会里的每一样需要都可以“在讲台上得到完全处理”。[14]需要关注个人,而只有多位牧者才能有效地做到这一点。毕列治列举了许多需要这种特别关注的情形。

 

 

懒惰的人在沉睡,依靠自我的人在退步,热心的人受属灵骄傲的影响,恳切的人变得自以为义,稳当的人落入形式主义。然后还有慕道的人寻求指引,受试探和困惑的人寻求支持,遭遇患难的人盼望得到福音鼓励人心的安慰,知罪的罪人因着轻轻忽忽的医治而落入虚假的平安,口头认信的人“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这些情形有各种细微的表现,并不能都在讲台上得到完全处理。[15]

 

 

 

牧养是属灵的工作

 

牧养是艰辛的工作

 

牧养是需要交账的工作

 

 

 

  长老即使在执行艰难的决定时也必须顺服主。他们绝不能为了得到人的认可而迎合流行的基督教信仰。相反,他们应当分辨何为合乎圣经的基督教信仰,并毫不妥协地带领群羊行在当中。只追求受人欢迎的长老不会看顾群羊。

 

尽心带领群羊的职责还体现在这一条命令当中: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今天我们对牧羊人有一种相当浪漫的看法,特别是圣诞颂歌讲到他们的时候充满着溢美之词。但是,当保罗选择使用这个比喻时,他指的是一种在社会上没有地位的工作。当时,人们把牧羊人看作社会中的“下层阶级”。这一点对我们来说是很清楚的:牧养的工作并不是为了个人声誉和名望,而是要谦卑,作基督手下的牧者,以爱心服侍。

 

牧养是属灵的工作。孙德生(J. Oswald Sanders)提醒我们:“属灵的目的,只能通过属灵的人使用属灵的方法实现。”[16]今天很多教会领袖都在努力讨好众人,但真正属灵的人只专注于讨好的那位,那就是主。

 

牧养是艰辛的工作。在圣经时代,保护羊群对抗危险,意味着在精神和情感方面备受压力。牧羊人经常遭遇危险。大卫牧羊的时候曾遭遇熊和狮子的攻击。牧羊人在各种气候条件下翻山越岭,走过崎岖的地方。

 

类似的,长老的工作也是在各种条件和处境当中进行。长老不会在离开教会那栋楼之后就不再需要工作。一位长老必须关顾自己的灵命,守卫自己的家庭免受属灵的攻击。他必须为教会其余的人树立一个敬虔的榜样。其他人休息的时候,他还在继续操劳,学习、祷告、侍奉、辅导、探访和守望。

 

牧养是需要交账的工作。在使徒保罗的时代,牧羊人一般来说是为别人工作。他们有责任在羊群的主人面前为每一只羊交账。保罗提醒以弗所的长老,他们需要交账,他对他们说:牧养神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长老必须被提醒的是:教会不是属于我们的。教会因为被基督的宝血重价买赎而属于神。我们这些服侍的人只不过是基督手下的牧者,有一天要为我们的职责交账(来13:17)。

 

约翰·慕理(John Murray)提出四个挑战,让人以此思想何谓“牧养神的教会”:

 

 

牧羊人不让羊群迷路。在实践当中,这意味着教训和警告……

 

牧羊人在羊迷路的时候出去把羊寻回。在实践当中这意味着责备和纠正,在许多情况下就是执行教会纪律……

 

牧者羊人保护羊群不受敌人伤害……也许没有什么比教会成员缺乏分辨力更糟糕的了……长老看顾羊群时,必须培养自己对真理和正确之事的敏感度,并在这方面反复教导教会成员,使他们和会众能觉察出仇敌的声音……

 

牧羊人带领羊群进入羊圈;他把油涂在他们的伤口上,给他们纯净的水解渴。我希望在这里强调安慰事工的必要性和它带来的祝福[17]

 

 

所以你们应当警醒,记念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地流泪,劝戒你们各人(徒20:31)。长老置身于属灵争战当中,而教会就是战场。他们蒙召要不断地警醒。因此,神的话语命令长老要保持清醒,对可能会伤害羊群的事不断地警醒。我们一直面对仇敌的攻击,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伺机寻找我们放松警惕,对罪容忍度提升的时候,那时他便会发动进攻。因此长老必须坚守岗位,不断地为神的群羊警醒。

 

保罗在服侍以弗所人的三年时间里亲身示范了这种警醒,常常为他们流泪守望,劝诫他们(徒20:31)。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这是主交给他的一项事工或使命,他对此的态度非常认真,而这也是对所有长老的呼召。他们必须意识到神已经把照顾的羊群的任务赐给他们。

 

需要指出的是,保罗花时间劝诫各人。劝诫的范围可以从教导圣经的命令和原则,到警告某人他们正走在犯罪的道路上。[18]“劝诫”一词的意思是“放在心上”(nouthetøn),或警告、教训某个已经走偏的人。这就是长老要在原则上和实践中影响教会的地方。当长老们活出基督徒的生命,让其他人看到他们需要每日与基督同行,教会就会被感化。当他们宣告神的真理,让其他人在认识和践行基督教信仰方面有长进的时候,教会就会被感化。当长老们劝诫的时候,他们对灵魂的关心超过对人的取悦,教会就会感受到这种冲击。

 

 

不可忘记的根基(徒20:28

 

这段圣经经文最后值得我们注意的提醒是: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强调为作者所加)。保罗和他的宣教同工可能已经选立了一些长老,会众可能已经认同了这些长老,但是是圣灵他们作监督。圣灵是他们得权柄的根基。长老能以服侍教会是源自于圣灵清楚的呼召,以及将他们分别出来的工作。斯托得就此得出在长老问题上的结论:“所以这监督也是他的工作,他不能将此授权给其他人。”[19]

 

在选立长老这整件事上,这确实是一个充满奥秘的元素。一群会众寻求要设立敬虔的人,这些人符合神话语中列出的资格。长老团[20]审查这些人,并将他们交给会众批准,然后全教会通过庄严的按立仪式把他们分别出来。然而在这一切背后是圣灵无形的工作。他是最终设立他们在教会担任这职分的那一位。再一次,斯托得写道:

 

 

这奇妙的三一真神的确认,即教会的教牧监督属于神(父、子、圣灵),应该给牧师带来深远影响。记住教会不是我们的,而是神的,这应该使我们谦卑下来,也应该鼓励我们忠心。[21]

 

我承认,我并不完全明白圣灵一切的作为,但我因着这个真理而谦卑,就是圣灵与教会同在(弗2:22),并将人分别出来做长老这一崇高的工作。因着圣灵的工作,教会就必须重视其本身的事工,以及对众长老带领的回应。

 

 

圣灵使这些人作“监督”,而不是“霸主”。圣灵并没有让他们担当独裁者的角色,而是在教会当中作谦卑、有爱心的仆人式领袖。他们在履行职责时应当依靠将他们分别出来的同一位圣灵,认识到他们自己无法满足神百姓生命的一切所需。他们必须信靠圣灵在人心思的隐秘处动工,才能完成神摆在他们面前的任务。

 

我们在21世纪的美国教会所面临的危险,与我们1世纪的教会所面临的危险具有相同的性质。指引使徒在初期教会设立属灵领袖的那一位主,也指引我们在现代教会做同样的工作。选择这些领袖的时候,必须将名气放在一旁,而要强调圣经要求的资格。教会所考虑的每一位长老候选人,都必须在神话语的光照下自我反省,然后才接受这项任命。

 

反思

 

以弗所教会在哪些方面与你所在的教会相似?

 

以弗所教会的长老有哪些首要责任?

 

长老的属灵生命在他们工作整体的果效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保罗说保卫和牧养神的教会,这是什么意思?在你自己教会的处境当中,这些需要如何得到满足?

 

[1] CrChr, 3:738-40,747.

[2] Robert Wring, “An Examination of the Practice of Elder Rule in Selected Southern Baptist Churches in the Light of New Testament Teaching” (Ph.D. diss., Mid-America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 2002), 52.

[3] John MacArthur, The Master’s Plan for the Church (Chicago: Moody, 1991), 195.

[4] Curtis Vaughan, Founders Study Guide Commentary: Ephesians (Cape Coral, FL: Founders Press,2002), 15.

[5]同上,15页。

[6] BDAG, 842,解释了这个词象征着牧者带领、引导、治理,在这里是指“对一群会众的治理”。

[7]见第十三章对这段经文的详细查考。

[8]Justo L. Gonzalez, 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The Early Church to Present Day (Peabody, MA: Prince Press, 2001), 31–108

[9] LKGNT, 318.

[10] John Piper, Brothers, We Are Not Professionals! A Plea to Pastors for Radical Ministry (Nashville: Broadman and Holman, 2002), 1.

[11] John Stott, The Spirit,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The Message of Act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90), 327.

[12] Richard Baxter, The Reformed Pastor: A Pattern for Personal Growth and Ministry (Portland, OR: Multnomah, 1982, from 1830 edition), 27-32.

[13] Fred Malone, “Do Personal Work”, in Dear Timothy: Letters on Pastoral Ministry, ed. Thomas K. Ascol (Cape Coral, FL: Founders Press, 2004), 179.

[14] Charles Bridges, The Christian Ministry: with an Inquiry into the Cause of its Inefficiency (1830; repr., Carlisle, PA: Banner of Truth, 1991), 344.

[15]同上。

[16] J. Oswald Sanders, Spiritual Leadership (Chicago: Moody,1980), 40, 转引自John MacArthur, Shepherdology: A Master Plan for Church Leadership (Panorama City, CA: Master’s Fellowship, 1989), 134。

[17] John Murray,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John Murray: The Claims of Truth (Edinburgh: Banner of Truth, 1976),1:265-66.

[18] BDAG, 679.

[19] Stott, The Spirit,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329.

[20]有时也称为长老区会,指的是长老聚集在一起的一个群体。

[21] Stott, The Spirit,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329.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