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教会面临的危机,就是我们把21世纪对教会治理的认识强加到圣经中。我们已经加添了大量花俏的内容:大众传媒总监、负责娱乐的牧师、主日学委员会、董事会,更不用说那些教导教会“该怎么做”的研讨会和书籍了。

 

加速增长和扩展事工的雄心壮志会让教会架构变得复杂起来。这造成了两方面的后果。第一,教会已经将事奉的特权和负担转交给“专业的”教会同工,却忽略了神放在他们当中有恩赐的领袖。第二,教会已经迷失在在大型活动和节目编排的忙乱中,忽略了其培养、装备和门训信徒在世上做光做盐的呼召。教会和属灵匮乏的世界都因此而遭殃。这就是认识到设立众长老的圣经依据,对建立有生命力、以基督为中心的教会来说至关重要的原因。[1]

 

新约圣经没有任何一处经文提供有关一间地方教会架构的全部细节。但是把讲到教会带领、架构和决策的各段经文综合起来,我们就能建立起一个教会生活的框架。根据教会内的文化影响、不同的个性、当前的需要和恩赐,这一框架会呈现出不同的样式。然而,有几个元素对每一间地方教会来说都是必不可少,其中包括长老和执事的职分。

 

这两种职分是在使徒时代的新约教会中确立起来的。在使徒时代之后,最早期的教会沿用了多位长老和执事的带领模式,这一点可以从《十二使徒遗训》(Didache,约公元80-150年)中看到。[2]罗马的克莱门(Clement of Rome,又译“革利免”,公元95年)称“监督和执事”为教会设立的职员,并没有对监督和长老进行区分。[3]直到2世纪初伊格纳修(Ignatius)的时候,监督的职分才变得与长老的职分有所区别,开启了朝着君主式主教制发展的历史进程。[4]然而,即使在主教制兴起的年代,早期教会仍然实行众长老带领的模式。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对教会体制的强调开始危及福音本身。宗教改革纠正了这一点。路德和加尔文都把体制放在传讲福音这一首要任务之后。后来的福音派公认信条肯定了多位长老和执事的带领模式。长老主要负责教会的灵命需要,执事负责现实的需要。

 

三种称谓

 

长老
 

长老Prebuteros)这个词及其同根词在新约圣经中出现过66次。[5]在福音书出现过20多次,大部分用来指那些凭年龄和地位,在犹太人群体中担任领袖职任的人。通常来说,福音书并没有把这些长老塑造成正面形象,因为他们加入到犹太人群体属灵领袖的阵营,拒绝了弥赛亚(例如太15:216:1221:23;可8:31;路22:52)。在福音书的其他地方,这个词仅仅是表达年长的意思(约8:9)。[6]

 

但是,在新约圣经基督徒群体当中,长老发挥着教会代表的作用。[7]例如,在耶路撒冷的基督徒长老接受了保罗和巴拿巴带来的安提阿信徒的捐献(徒11:30)。后来,当保罗和巴拿巴巡回布道,重新回到他们在第一次宣教旅程中建立的教会时,他们在各教会中选立了长老(徒14:23)。在小亚细亚刚刚建立起来的每一间教会都选出了多位长老,使得会众可以得到喂养,接受纯正教义的教导,这样就明确地建立起众长老带领的模式。这第一批长老的权柄,不是根据年龄或成为教会成员的时间长短来确立的,而是因为他们是从宣教的使徒那里领受了责任重大的事工。[8]在这些宣教士离开之后,传讲福音、坚固门徒和在患难中鼓励会众的工作就落在了长老们身上(徒14:21-23)。

 

长老和使徒一起接待保罗和巴拿巴,听取他们对宣教工作的汇报(15:24)。长老与使徒一起处理律法主义的犹太派基督徒(Judaizers)企图搅扰新信徒的问题(徒15:22)。然后他们与使徒一起写了一封信,并把这信送到刚成立的教会,这就证明了耶路撒冷教会的这些代表特有的权柄(徒15:23)。随着保罗在第二次宣教旅程中传递这教会的裁决(徒16:4),长老在教义问题上的权柄变得明确。保罗在第三次宣教旅程中到达米利都的时候,他与以弗所教会的长老们会面,为要在自己被囚于罗马遭受漫长煎熬之前最后一次劝勉他们(徒20:17)。在整个过程之中,早期的教会架构可能在慢慢演变,但从一开始,众长老带领的模式就是教会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实际上,如果路加在写使徒行传的过程当中停下笔来,专门宣告长老的形成,这也不足为奇。但正如路加只是很简单地描述初建教会时的情形,并没有提到使徒命令人要这样做;同样地,他在描述长老的设立时,也没有提到使徒在这方面的明确命令。这就是说,历史记载清楚地表明了新约教会的规范性做法,而众长老带领则是这一切的核心。使徒行传余下的部分证明了长老是初期教会领导架构的一部分。

 

初期教会中长老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他们在教会中并非独自一人服侍。新约圣经书卷中关于长老的每一个例子都表明,在各教会中他们作为众长老一起服侍(提到某一位具体长老或监督的地方除外,如彼前5:1;约贰1;约叁1)。

 

监督
 

与“长老”这个称谓一同出现的,还有“监督” (希腊文episkopos)和“牧师”。就像长老一样,监督的概念在初期教会的时候十分普遍。希腊人使用这词来定义一种职分,这种职分无论是在政治领域还是在宗教领域都有监督功能。[9]它表达了一种“察看、考虑、注意某事或某人”的意思。因此它隐含有照顾他人、为他人守望的意思,特别是那些有需要的人。[10]公元前4世纪和5世纪,episkopoi这个词在雅典是对国家官员的称谓,这些人作为监督者,常常通过行使司法权维持公共秩序。[11]

 

使徒书信把“监督”与“长老”互换使用。[12]保罗在克里特岛开展事工之后,指示提多在各城设立长老(多1:5;请再次留意,在克里特岛的各个小城市,每一间教会都有多位长老)。当使徒描述他们的资格时,把他们称为监督(第7节;也见提前3:1-7)。保罗在给腓立比人的信中,特别针对监督和执事说话(腓1:1)。彼得使用了监督一词的动词形式(episkopeō)来解释长老的职责(彼前5:1-3)。路加也使用了长老监督这两个词来描述以弗所教会长老的职分和职能(徒20:1728)。所有这些经文都认定在教会带领当中设有监督。这样看来,长老似乎是初期教会带领以及保持稳定的一个必要部分。

 

监督发挥的带领作用应当反映出基督的带领,在彼得前书2:25,彼得称基督是你们灵魂的牧人和监督episkopon)。彼得使用监督一词来表明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具有充分性,使得相信的人可以在义上活(彼前2:24)。因着福音,相信的人现在得救,脱离迷路的羊般的光景(彼前2:24-25)。基督被称为你们灵魂的……监督,暗示他为那些属于他自己的人守望,为要保守他们脱离罪的影响,指引他们进入公义的生活。因此,就像基督一样,监督要为他所照管之人的属灵生命守望,努力保护他们脱离假教训的危险和罪的欺骗,好让教会可以作光作盐,荣耀基督。

 

牧师
 

虽然希腊文poimen一词在名词形式中只有一次被译为牧师,这个称谓却与长老和监督一起深入刻画了这个教会职分(弗4:11)。这个词的意思是牧人,这样的翻译贯穿福音书,也出现在两封书信中(例如太9:3625:3226:31;约10:211-1216;来13:20;彼前2:25;大部分指基督是他群羊的大牧人)。该词在古代东方的统治者当中也是一种常见的称号。[13]

 

诗篇23篇和约翰福音第10章好牧人的主题,都充分描绘了牧羊人的画面。他带领、挽回、引导、保护、供应群羊,按名字呼叫每一只羊,为他们舍命。保罗描写升天的耶稣赐给教会的职分时,把牧师和教师这两个词连在一起使用(弗4:11),更好的翻译是“教导性的牧者”或“牧师式的教师”。这个词表明了保护、治理、引导、养育和照顾羊群的本质。[14]基督在他复活之后嘱咐彼得你牧养我的羊(约21:16),在这句话当中用了这个词的动词形式(poimainō)。该动词与长老监督一道,解释了长老牧养神的羊群的职责(徒20:28;彼前5:2)。保罗也以比喻的方式用这个词来描述他和巴拿巴在哥林多人当中的工作(林前9:7)。

 

 

长老——强调这职分所要求的灵命成熟度

监督——强调这职分的目的是带领和指引教会

牧师——强调这职分的工作是喂养、培育和保护群羊

 

 

虽然涉及处理地方教会属灵需要的职分时,长老一词似乎用得最多,但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监督牧师被用作长老的同义词。每一种称谓都让这幅画面更加清晰,表明在教会生活中长老的威望和职能:长老强调担任这职分所要求的灵命成熟度;监督暗示对教会的带领和指引;牧师表明对羊群的喂养、培育和保护。[15]在新约中,每间教会不同的文化背景,可能决定了使用哪一种称谓来描述这些敬虔的领袖。虽然我们不可能做出非常明确的区分,但似乎犹太基督徒喜欢使用长老,而外邦基督徒则更经常使用监督;两者都指向同一个职分。[16]只有在以弗所书用到了牧师这个名词,然而我们可以推测,每一间教会都觉得牧师这个称谓很好地描述了他们属灵领袖所发挥的作用。

 

众长老带领

 

人们很难找到圣经依据来反对初期教会当中的多位长老带领的模式。新约圣经学者比尔·默里(Bill Murray)指出:“圣经说腓立比和以弗所的教会都有多位‘长老’。这些人不可能是在腓立比或以弗所地区‘几间教会的牧师’。”他解释了其中的原因:“首先,圣经都是用单数形式提到每一间教会。第二,圣经用的是长老们(复数)。”于是他推论说“在每一间教会都有多位长老”。[17]而且,除非讲到一位具体的长老,其他时候长老这个词,以及监督牧师,总是以复数形式出现(例如徒11:3014:2315:2422-2316:420:1728;弗4:11;提前5:17;多1:5;雅5:14;彼前5:1)。神学家韦恩·格鲁登(Wayne Grudem)在纵览了新约圣经讲到长老的经文之后也得出类似结论:

 

 

首先,没有一处经文指出任何一间教会——无论规模多么小——只有一位长老。新约圣经一贯的模式,就是“在各教会”(徒14:23)和“各城”(多1:5)都有多位长老。第二,我们在新约圣经的教会看不到有多样的教会治理模式,而只有一种统一并且连贯的模式,就是每间教会都有多位长老治理,并为教会守望(徒20:28;来13:17;彼前5:2-3)。[18]

 

 

初期教会中的这些长老是怎样的人呢?我们很容易把一位主任牧师连同他的教会专职同工这些现代概念强加到新约圣经的模式中。但1世纪并没有专业的神学院培养“牧师”。初期教会从他们成员内部选出弟兄作为长老。当保罗和巴拿巴回到路司得、以哥念和安提阿的时候,二人在各教会中选立了长老(徒14:23)。选立的这些人并不是进行侍奉的实习生,甚至不是富有经验的牧师。保罗和巴拿巴在每一间教会当中都选了一些人任长老。在这些经文或是整本新约圣经中,都没有证据表明长老职分演化成为类似于现代的全职侍奉。相反,那些表现出基督徒品格和领袖特质的敬虔弟兄,被分别出来服侍他们所在的教会,同时常常可能继续自己本来的职业。或许不是所有人都有出众的讲道恩赐,但他们肯定都善于教导(提前3:2)。[19]

 

提多在克里特岛担任使徒代表时,遵循同样的模式来设立长老。保罗指示提多在各城设立长老,然后列出在教会中进行属灵服侍所需的资格(多1:5-9)。在其中并没有看到设立那些现代所说的“蒙召讲道”的人。我并不否认蒙召讲道这件事,而是非常强烈相信有这种呼召,[20]但圣经从来没有规定,要把讲道的恩赐作为担任长老的要求。他必须善于教导,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没有要求他应当被神赋予讲道的恩赐。[21]一些长老可能有,但并不是所有长老都需要如此。长老必须明白圣经的教训,在教导其他人或与其他人交谈时能挥动“圣灵的宝剑”;但神并没有把能在讲台上侍奉的要求加在他们身上。

 

正是这一点让我们看到新约圣经中众长老带领模式的智慧之处。没有一个人具有带领一间教会所需的全部恩赐。神赋予一些人很强的讲道恩赐,但缺乏有效的牧养技巧。其他人在探访和辅导这些牧养工作上非常优秀,但在讲道解经方面却不强。一些人有非同寻常的能力来组织和管理教会,但欠缺讲道和辅导技巧。也有一些人确实有多方面的恩赐,能做不同的事情。但要照顾到教会所有事工的需要,这所带来的压力甚至会很快榨干那个最有恩赐的人。

 

所面对的困境就是,每一间教会都需要由兼具讲道、牧养和行政管理能力的人来带领。当然,许多教会并没有财力聘请受过训练的牧者来满足所有的需要,而且绝大多数情况下,教会迟迟不去解决这些需要。但新约圣经的长老模式让教会无需这样耽延。当教会耐心地致力于把敬虔、有恩赐的弟兄们招聚在一起,以平等的职分为教会的属灵健康和使命来服侍时,不但教会的需要能够得到解决,而且教会也会被坚固。其中的一些人会成为全职或兼职的受薪牧师,而其他人则无偿服侍。

 

多位敬虔的弟兄共同带领,他们之间彼此监督,这就减少了一个人过度行使权柄或利用教会满足自我的试探。一个长老身上的弱点可以被其他长老的优点补足。想一想保罗对以弗所教会长老的劝勉(徒20:17-38)。保罗并不是只让一个人留心他们教会所要面对的危险,他是让一群人都要留心。一个人可能在逼迫的压力下屈服。一个人可能被假教师掳去。一个人可能被各种各样的难题压垮。相比之下,多人带领增强了教会的能力,使其无论遇到怎样的信仰拦阻都能站立得稳。华盛顿特区国会山浸信会主任牧师狄马可是这间教会的长老之一,他倡导在地方教会内选立长老。他对众长老制的评论清楚地见证了这种圣经模式的果效:

 

 

对我在教会的教牧服侍最有帮助的一件事,或许就是确立了其他长老(他们大多数并没有从教会受薪)。其他长老与我一道服侍带来极大的益处。多位长老让牧师的恩赐得到充分发挥,弥补他的一些缺陷,补充他的判断,在会众中为他的决策赢得支持,减少领导层遭受的不公正批评,,从而帮助这间教会。这种多位长老带领也使得教会的带领更加稳固和持久,并能带来更加成熟的持续发展。它鼓励教会为自己成员的灵命成长担负起更多责任,减少了教会对受薪同工的依赖。因着神所赐的长老,我们在华盛顿的教会已经越来越多地享受到了这些益处。[22]

 

 

主任牧师和多位长老

 

我并不是在提议,教会要撤掉他们的牧师,把重担分摊给长老。实际上,在每一间教会中,最好是有一些弟兄全职服侍,尤其是那些每周参与讲道服侍的。这似乎是提摩太前书5:17所表明的意思: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强调为作者所加)。加倍的敬奉指的是报酬。[23]例如,我自己每周的日程表排满了教导和讲道的学习和预备、辅导、同工会议、教牧探访和其他教牧责任。考虑到这一切,还要从事一份世俗职业,并且充分照顾到我的家人,这即便有可能,也会非常困难。长老并没有取代牧师在真道上的教导和统领教会的服侍。相反,长老们与牧师同工,填补牧师的弱点所带来的缺口,形象地说,在牧师讲道时托着他的胳膊,以及共同承担满足教会中牧养需要的重担。

 

一些人把长老们看作新约圣经中在牧师和执事以外的第三种职分。确实,加尔文相信教会有四种职分:牧师、教师、长老和执事。[24]但新约圣经的教导是,多位平信徒长老与主任牧师及任何其他教牧同工同属一个职分。本杰明·默克尔(Benjamin Merkle)正确地解释说,“牧师”这个用词在新约圣经中仅出现了几次,强调的是牧养和教导神的群羊的双重角色,而这正是长老/监督所做的。因此“牧师”并不是有别于监督/长老的另一种职分。另外,新约书信中并没有单独为牧师的资格提出要求,因为牧师的资格与长老或监督的资格是一样的。[25]

 

与我同为长老的人保护我,让我可以完成我的呼召和事工。例如,2002年夏天,我的日程安排得格外满。我需要带领一次宣教旅行;出差一周,为一份网络杂志写文章;有一个星期在青年营中与六百个孩子分享;参加一个会议;指导夏天的实习项目;与家人度假;还要完成常规的侍奉要求。与此同时,一位朋友邀请我秋天的时候在他的教会带领一次宣教大会。我把这请求交给长老们。他们是与我共事过的人当中最支持我的一群人,他们鼓励我参与我们教会之外的服侍。但在这个情况下,他们知道我的负荷过重,因此告诉我,接受这次讲道的任务并不是一个好决定。虽然我很想服侍这次大会,而且尤其喜欢这个主题,但我同意他们的决定,认为这是最智慧的选择。其中一位长老对我说:“牧师,我们要保护你,不被你自己伤害。”他完全正确。在神的护理之下,我最后发现,正好就是在宣教大会的那几天,我要去外地服侍我的岳父,之后不久他就去世了。那段日子一直印刻在我的脑海中,那是帮助一位临终老人的宝贵时光。主使用与我同作长老的人,让我继续走在正确的轨道上,可以最好地完成我的侍奉工作。更重要的是,让我把对家人的服侍放在首位。

 

长老的职责
 

我与其他教会领袖讨论长老这话题的时候,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在浸信会的教会里,长老难道不就是在做执事的工作吗?”确实,一些教会已经提高了执事的资格要求,让他们发挥长老的作用,虽然他们的称谓并没有反映出这一点。似乎大多数执事们被看作一个管理委员会。他们处理热水器的问题,决定是否要重新给停车场划线安排停车位,批准教会的青年外出活动,等等。

 

事实上,这些任务既不卑贱,也不是没有必要。它们相当重要。但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当一间教会的带领者们被属世的事情团团包围时,他们可能会无法顾及深层的属灵需要。

 

所以根据圣经,执事们确实要处理教会现世的事务,让长老们可以有时间专注在属灵的事情上。执事把亟需的智慧和精力用来满足教会大量的实际需要,常常也利用这些机会服侍到他人灵命方面的需要。

 

但长老有不一样的关注点。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约翰·派博牧师用两点概括了长老的职能:教导和治理。他观察到:“(长老)在教义方面做群羊的守护者,教会生活上的监督者,在喂养、看顾和服侍会众上向神交账。”[26]格鲁登同意这个说法:“那么,在新约的教会中,长老有责任治理和教导。”[27]虽然这些分类看起来很恰当,但我们可以从四个方面更好地来认识长老的责任:教导教义、施行纪律、引导群羊和成为榜样。

 

教导教义。在圣经中,区分长老与执事的首要资格就是长老必须善于教导,能在教义方面与人对话,甚至是那些持反对意见的人(提前3:2;多1:9)。长老们对教义的关注使群羊确信,属灵领袖会保护他们免受那些要攻击他们、败坏他们信心的凶暴的豺狼的伤害(徒20:28-30)。但长老们并不仅是护卫者,他们也是教导真理的教师。牧养神的群羊需要用神话语中丰富的真理喂养教会(彼前5:2)。

 

我所在教会的长老会定期讨论讲台侍奉和课堂教导的内容。我可以自由地与他们讨论我的讲道日程安排,这样他们就可以提出想法帮助我在讲台上传递神全备的旨意(徒20:27)。我们也会一起制定持续性的培训计划,教会提供的这些培训广泛地涉及基督徒生活操练和服侍,并且还能造就教会和社区的大会及讲座。我们也为教会支持的其他事工制定不同的课程,包括历史和神学学习,涉及家庭生活、传福音、护教学以及个人问题的主题,短宣旅行的预备,关于如何查经的课程,属灵操练的学习。这些都经过我们的长老推荐,通常也是由他们教导的课程。我们的长老希望会众掌握圣经文学的每一种体裁,在属灵操练的多个方面有所装备。因此他们为教会制定了教义学习计划。

 

施行纪律。与教义联系在一起的,是教会纪律的问题。这个词传递的概念是训练、告诫、鼓励、纠正,并且有时要把一个人从教会除名。虽然教会纪律在大多数圈子里已经不再受人欢迎,但对于维护健康的教会来说至关重要。[28]虽然教会纪律是全教会的工作(太18:15-20;加6:1-2),但长老必须肩负重任,带领教会实行教会纪律以确保教会的健康。这也是牧养和守望会众灵魂的工作之一(来13:17)。如果一位牧师独自一人把教会纪律的问题带到会众面前,反对他的人就有可能会猛烈攻击他。但教会里敬虔的领袖们团结起来处理这样的问题,所产生的力量会敦促全教会认识到教会纪律的严肃性。在我与众长老向会众宣布将一个人除名之前, 我们已经为这人的灵命光景祷告和流泪了很久。

 

我记得与一位牧师交谈,他哀叹说,他的教会有一对夫妻,不断地挑起事端,制造分裂。他告诉我,他不确定如何处理这局面,但他知道要尽早采取一些行动,否则他就要面对更大的难题。感恩的是,这位牧师在他的教会有其他长老。我建议他让长老们把这对夫妻叫来做辅导并给出警告,这样长老团就可以作为一个群体承担重担,而不是让牧师独自承担。长老们可以决定采取行动保护教会免遭分裂,也保护他们的牧师免得陷在争论当中。

 

引导群羊。引导涉及决策、计划、管理、授权,甚至处理教会生活中的细节问题。这就说明牧养工作不仅包括喂养,也包括引导群羊(彼前5:2)。也许就是牧养和喂养的缘故,圣经会把监督与长老互换使用,因为古代的监督就是要引导他们所治理的人。保罗劝勉帖撒罗尼迦的信徒要敬重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戒你们的人(帖前5:12-13)的时候,似乎所指的也是引导的任务。治理一词具体指的是带领和引导教会。[29]保罗也讲到长老管理(提前5:17),这表明他们要“行使领导的职能,管理引导作头”。[30]一些人滥用了“管理”的概念,窥探他们教会成员生活的每一方面。但属灵的领袖没有理由操纵控制属于一位更大牧者的羊群。[31]滥用在教会的地位和权柄辖制人,这是圣经明令禁止的(彼前5:3)。不过,希伯来书作者把这些属灵领袖称为引导你们的人,让人清楚看到这是在侍奉中定期的引导工作(来13:17)。引导群羊并不是一件陈腐或刻板的工作,而是要求定期与会众互动,了解他们。这就是雅各指示分散的圣徒请教会的长老们来为生病的教会成员祷告的原因(雅5:14)。长老们必须努力了解群羊的需要,明白群羊的长处和弱点,同时认出群羊的属灵恩赐和侍奉意愿。

 

成为榜样。长老最重大的责任就是在生活中作榜样,或者示范基督徒生活的样式。长老应当作群羊的表率,这就是长老公开犯罪时要当众受责备的原因(提前5:19-21)。彼得要长老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3)。希伯来书作者提醒落在挣扎中的信徒,要思想那些曾经带领他们的人,效法他们的信心。(来13:7

 

正是因为长老要树立榜样,保罗才如此详细地描述他们的品格应当如何(提前3:2-7;多1:6-9)。除了善于教导和不可是初入教的以外,所有基督徒都应当能在原则上效法长老的为人。长老应当作无可指责的榜样,而这是所有认识基督的人应当有的品格(提前3:2;多1:6)。

 

长老能给教会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如果一间教会有一群敬虔的属灵领袖,他们与基督同行,帮助教会在生活的点滴中活出基督徒的样式,在教义上用心教导会众,维持教会纪律,定期地引导教会,那么教会就可以更好地在属灵上成长和开展事工。

 

反思

 

从神的话语来看,现代教会的治理面临怎样的挑战?

 

用来指众长老制的三种称谓是什么?每一种分别从哪个角度说明这个职分的含义?

 

新约圣经对多位长老带领有怎样的教导?

 

在地方教会中实行多位长老带领有什么好处?

 

长老的四项职责是什么?

 

 

[1] John Piper, Brothers, We Are Not Professionals! (Nashville: Broadman and Holman, 2002).

[2] Simon Kistemaker, Acts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Baker, 1990), 525, citing The postolic Fathers, vol. 1, Did. 15. 1 (Loeb Classical Library).

[3] 1 Clem., 42. 5-7, 44. 3; ANF, 1:16-17.

[4] Ign. Magn.. 6.1; ANF, 1:16-17.

[5] Benjamin L. Merkle, The Elder and Overseer: One Office in the Early Church (Studies in Biblical Literature 57 Hemchand Gossai, gen. ed. ; New York Peter Lang, 2003), 43.

[6]在新约圣经时期,长老在日常生活中很普遍。例如,古代斯巴达人用这个词形容他们社区的管理者,以及学术圈的决策者们。希腊人和犹太人不同,在使用这个词时并不一定考虑年龄因素。在古代以色列被认为是长老的人,他们在政治、军事、甚至司法事务上承担责任。但是,当列王时代到来后,长老就被王室的官僚体制取而代之。G. Bornkamm, Presbuteros, in TDNT, 6:652-57.

[7]见Merkle, The Elders and Overseers, 44-56对presbuteros一词在旧约圣经、会堂和古代文化中的用法之讨论。

[8] G. Bornkamm, Presbuteros, in TDNT, 6:664.

[9] BDAG, 379-380.

[10] H. Beyer, Episkopos, in TDNT, 6:486.

[11]同上,610-611页。

[12]见Merkle, The Elders and Overseers, 1-161,他很有说服力地论证说,长老监督这些称谓代表的是同一个新约圣经职分。

[13] J. Jeremias, “Poimane,” in TDNT, 6:486."

[14] BDAG, 842.

[15] Merkle, The Elders and Overseers, 156他解释说,长老一词更多的是描述品格,而监督一词更多的是描述功能。

[16]同上。

[17]田纳西州日耳曼敦的比尔·默里的个人通信,200292日。

[18] Wayne Grudem, Systematic Theology: An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Doctrine (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4), 100-120.

[19]见第十一章,那里讨论了在宣教处境,特别是在未得之民中培养领袖这个主题。

[20]Tony Sargent, The Sacred Anointing: The Preaching of Dr. Martyn Lloyd-Jones (Wheaton, IL; Crossway, 1994), 17-38

[21]见提摩太前书3:2,提多书1:9

[22]狄马可,《神荣耀的彰显:会众制教会治理》(Washington, DC: Center for Church Reform, 2001), 24。

[23] LKGNT, 631.

[24]见加尔文,《基督教要义》ed. John T. McNeil; trans. Ford Lewis Battles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Press. 1960), 4. 3.又见Paul Avis, The Church in the Theology of Reformers (Eugene, OR: Wipf and Stock, 2002 from 1981 Marshall. Morgan, and Scott publication), 109-115。

[25] Benjamin L. Merkle, 40 Questions about Elders and Deacons (Grand Rapids: Kregel Academic & Professional, 2008), 56.

[26] John Piper, “Biblical Eldership: Shepherd the Flock of God Among You,” sec.6; accessed March 25,2003; http://www.desiringgod. org/resource-library/seminars/biblical-eldership-part-la.也见John Piper, Biblical Eldership (Minneapolis: Desiring God Ministries, 1999).

[27] Grudem, Systematic Theology, 153-179.

[28]狄马可所著《健康教会九标志》rev. ed. (Wheaton, IL: Crossway, 2004), 167-194; Jonathan Leeman, The Church and the Surprising Offense of God’s Love: Reintroducing the Doctrines of Church Membership and Discipline (9 Marks; Wheaton, IL: Crossway, 2010)。

[29] LKGNT, 602.

[30] BGAD, 870;黑体为作者所加。

[31]这是使徒行传20:28清楚讲到的: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以及彼得前书5:2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强调为作者所加)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