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第一版《会众生活中的长老》(Elders in Congregational Life)的成书得益于许多同事和朋友的支持和帮助。其中包括1987年以来我就一直服侍的孟菲斯市南伍德浸信会的教会成员,与我同作长老的吉姆·卡恩斯(Jim Carnes)、汤米·坎贝尔(Tommy Campbell)和汤姆·托莱特(Tom Tollett),为我提供安静的创作环境的朋友理查德·哈姆雷特(Richard Hamlet)和金吉尔·哈姆雷特(Ginger Hamlet),阅读手稿并提出宝贵修改建议的苏珊娜·布坎南(Susanne Buchanan)、狄马可、雷·普里查德(Ray Pritchard)、丹尼·艾金(Danny Akin)、汤姆·阿斯科(Tom Ascol)、马特·麦克库洛(Matt McCullough)、兰迪·麦克伦登(Randy McLendon)和托德·威尔逊(Todd Wilson),以及给我机会教导长老这个专题的朋友们——已故的斯蒂芬·奥福德(Stephen Olford)和大卫·奥福德(David Olford)。这些好友的恩情,我难以相报。

 

除了刚刚提名致谢的人,还有另外几位对这本书有着重要的贡献。我的合作者、老朋友马特·舒马克(Matt Schmucker),基于多年担任长老的经验贡献了他的真知灼见,让本书在应用上和风格上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谢谢马特!九标志事工的约拿单·李曼(Jonathan Leeman)和鲍比·杰米森(Bobby Jamieson)贡献了编辑方面的专长和教会论方面的洞见,增强了这本书的实用性。谢谢弟兄们!

 

在本书第一版印刷之际,除了与我一道服侍的三位长老之外,丹·梅多斯(Dan Meadows)和克里斯·威尔班克斯(Chris Wilbanks)也加入到长老团契当中,与前面提到的人一道,让我对长老的事工有了更多层次的认识。在事工当中我最大的喜乐之一,就是与那些为我祷告、鼓励我、激发我更爱基督的人一道服侍。他们帮助我分担牧养群羊的重任。弟兄们,我非常爱你们!

 

在过去几年,主曾给我们教会一群出色的教牧实习生,现在也还有。他们问过很多重要的问题,这些问题也已经融汇到本书中。我要感谢德鲁·哈里斯(Drew Harris)、理查德·沙登(Richard Shadden)、迈克·博利厄(Mike Beaulieu)、克里斯·斯帕诺(Chris Spano)、迈克·柯林斯(Mike Collins)、史蒂文·霍克曼(Steven Hockman)、马特·金特里(Matt Gentry)和詹姆斯·塔兰斯(James Tarrance)!马特·斯利格(Matt Sliger)以前是实习生,现在是我们的一位牧师,他在很多方面帮助了我,还有我们的行政助理黛比·琼斯(Debbie Jones)。我喜欢与你们一道服侍!

 

我在东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几位教授帮助我深化对本书主题的认识,特别是约翰·哈米特(John Hammett)、安德烈亚斯·科斯滕伯格(Andreas Köstenberger)、布鲁斯·阿什福德(Bruce Ashford)和阿尔文·里德(Alvin Reid)。我感谢他们在我身上的付出。我的博士班同学克里斯·艾利(Cris Alley)、戴尔·索思(Dale South)、乔希·拉克斯顿(Josh Laxton)、路易斯·贝克维思(Louis Beckwith)和杰森·米切尔(Jason Mitchell)花了很多时间与我谈论教会论、教会体制和教会带领——这一切都强化了我对这些重要议题的理解。谢谢你们与我一道“铁磨铁,磨出刃来”!

 

在整个写作和编辑过程当中,家人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的妻子凯伦是莫大的帮助和喜乐!她带着耐心和鼓励倾听我在调研和写作过程中诸多的唠叨。凯伦,你是我亲爱的!我的孩子和他们的配偶乐意听我聊这本书的事,从来没有表现出不耐烦!我要感谢凯莉(Kelly)和亚当(Adam),安德鲁斯(Andrews)和杰西卡(Jessica),约翰(John),莉齐(Lizzy)和斯蒂芬(Stephen)。我要感谢我的母亲简·牛顿,她一直不厌其烦地问我写作进展如何。我写这本书也是为了让我孙子孙女这一代,在对福音和基督教会的理解愈发成熟的过程中,拥有更强的领导根基。艾迪(Addie)、奥利维亚(Olivia)、克拉拉(Clara)、思朋斯(Spence)、斯特拉顿(Stratton)、莱拉(Lyla2011年去世)和特里普(Tripp)都提醒我,我所留下的遗产需要很好地扎根于合乎圣经的教会体制。

 

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书,并思考众长老制和教会体制个议题。愿主赐给我们每一个人更多的热情去遵从他对教会的设计!

 

菲尔·牛顿

20121128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