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反映了神儿子的形象,这就是教会带领至关重要的原因。透过教会,人们看到那伟大的盼望,就是在基督里与神永远同在。在基督升天和再来这段时间里,基督徒在盟约中——彼此相爱和关心,鼓励和分享,纠正和分担——以最清晰的写照向世界呈现出神的爱。

 

主的教会,他的新妇,不仅仅是一群得救并在成圣中的个体。这个圣徒的群体似乎比外界的社会更具有人性的闪光点。并且,我们的群体生活应当发出这样闪耀的光芒。

 

这就是神起初的计划。亘古以来,神享受在圣父、圣子和圣灵之间完美的团契。在他丰满的爱里,神造了这世界,然后亲自来救赎它。那些从这个堕落的世界中被救赎出来的人最终要与神永远在一起。[1]在那场盛大的聚会中,我们与基督的联合要经历新的深度、丰富和长久。它将闪烁发光、照耀温暖,充满热情和知识,我们现在对此难以想象。

 

讲到教会,更确切地说是地方教会带领的时候,该由谁带领以及如何带领无疑是至关重要的。菲尔·牛顿(Phil Newton)是论述这个话题的恰当人选。他是一位谦卑、充满喜乐的基督徒,并且明白与基督联合的意义。不仅如此,身为一位丈夫和父亲,以及孟菲斯市地方教会的牧师,他还有几十年的带领经验。他对神话语的认识,甚至要比他的声音更深沉——如果你曾与他交谈,或听他讲过道,就会知道这是个很高的评价!他有过只身一人作长老兼牧师带领一间教会的经历,也曾带领教会过渡到多位长老带领。我也是带领教会经历过这种过渡的一位牧师。为此,我要向费尔致敬,并且向你推荐这本书。或许你对教会带领心存疑问。或许你是一位执事,对你的牧师一直在分享的想法感到担忧。也许你已经成为教会成员很多年,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你所在教会的架构。也许你是一位牧师,通过查考圣经,根据你自己的经验,或者通过观察其他教会,你在质疑教会的带领方式。你会从这本集合了圣经智慧和教牧热情的书中得到帮助。它提供的答案和建议基于大量圣经中和个人的实例。

 

对教会中设立长老的反对意见有很多,这本书出色地回应了其中三个质疑。

 

这符合浸信会的传统吗?你可能会想,设立长老这件事整个就“不像浸信会的风格!”。当我们的教会考虑做出这一改变的时候,一位年长的成员就当着主日学全班的面对我说了那样的话。如果你有同样的担忧,费尔写的第一章会让你感兴趣。它考察了历史上英格兰和美国的浸信会,尤其关注了在一间地方教会设立多位长老这一问题。费尔引用第一手资料来表明,从一开始浸信会就承认牧师是长老(在这种意义上,浸信会一直都有长老),而且,浸信会的讲道、教导和写作中也常常支持在地方教会设立多位长老的做法。因此,长老会、荷兰改革宗、圣经教会、基督教会等其他宗派都倡导设立长老,浸信会也同样相信和教导这一点。虽然这在浸信会当中确实已成为少数派立场(费尔甚至调查了这一有趣的事实),但这一立场总归还是一直存在的,并且今天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复兴。读完这本书之后,你会明白设立众长老确实“符合浸信会的传统”。

 

这符合圣经吗?其他读者可能根本不在乎长老带领否合乎浸信会传统。也许你在一间福音派的自由教会(“自由教会”指非国教教会,而非“自由派教会”之意。——编注),一间独立教会或是别的类型的教会,并且你正在重新思考教会的架构问题。长久以来你所关注的问题并不是宗派身份,而是是否忠实于圣经。这其实是最好的浸信会关注的问题——也是最好的长老会、循道会、公理会、圣公会和路德宗所关注的问题!基督徒明白圣经是神关于他自己以及他对我们的旨意的启示,因此圣经就是我们信心和实践的试金石。圣经讲的是我们如何作为个人,以及在教会当中来到神面前。圣经告诉我们如何过我们的人生,圣经告诉我们神的教会应当如何安排次序。所以如果你关心长老带领是否合乎圣经,你会发现这本书是极大的帮助。

 

《教会生活中的长老》这本书充满了对圣经认真、平衡和深入的思考。第三章考查了新约圣经中的证据:研究了用在教会领袖身上的各种称谓,并讨论了在一间地方教会设立多位长老的问题。第五章查考了使徒行传中的实例。整个第二部分聚焦了四段中心经文:使徒行传第20章,保罗与以弗所教会长老见面的记载;提摩太前书第3章,保罗列举了担任长老职分的资格;希伯来书第13章对教会领袖说的话;还有彼得前书第5章,彼得关于在基督手下牧养神的群羊的论述。这三部分常引用圣经,也遵循圣经。费尔不仅熟知圣经,而且想要顺服圣经。他自己身为一位牧师,经历了带领一间教会改变的艰难过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他相信圣经是全备的,并且他坚持以这个原则为导向,无论在自己如何来到神面前,还是在如何带领教会这么做的问题上,都是如此。读了本书之后,你会认同费尔的观点,也会明白在教会设立多位长老实际上是符合圣经的。

 

这是最好的吗?最后,你的顾虑可能更实际。你可能不太在乎你的宗派身份,或者对圣经具体经文的深入讨论。也许你认为,设立多位长老的确看起来是最合乎圣经的教会带领方式,但是你想:这真的是最好的吗?这是当下对你的教会最有利的吗?你如何去开展它?也许你的牧师现在就在推广这一想法。也许他给了你这本书让你去读(难道你不喜欢牧师的这种做法吗?他给你一本书去读,就好像你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也许你是教会领导团的成员之一,而你们正在一起查考这一主题。也许你是一位牧师,深信在你的教会应该设立长老,但不知道具体应该如何做。我的朋友们,打起精神来,这本书正是为你们量身定制的!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别的书,对过渡到多位长老带领进行了如此具体和实际的思考。整个第三部分“从理论到实践”,对于在教会中评估、推举和起用长老提供了非常实用的指导。从这些章节中丰富的信息来看,很明显费尔已经经历了这个过程,并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教训,为要帮助我们在教会中做得更好。如果你读这本书,就会明白设立多位长老无疑是带领教会的最佳方式。

 

再说一个见证:我极力推荐本书,是因为一想到设立长老对我这位主任牧师意味着什么,我就十分兴奋。自1994年以来,我有幸服侍于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浸信会。这间教会成立于1878年,在20世纪早期成长为一间大型教会,但是在20世纪后半叶人数有所减少。在我牧养这间非常传统(而且年龄层偏高)的浸信会教会的初期,我就公开教导教会应设立长老——我指的并不仅仅是要有更多专职同工,而是要认识到:基督赐给他的教会教师,其中一些人在教会受薪,另一些人则不是。我坚信这与浸信会历史一致,是合乎圣经的,而且我们向多位长老的方向发展也是好的

 

我教导会众,这些长老会帮助我引导羊群。我根据提摩太前书、提多书、彼得前书、使徒行传第20章、希伯来书第13章,以及以弗所书第4章进行教导。我一有机会就教导他们,我也会使用约翰·麦克阿瑟论述长老的小册子,[2]向会众大量分发。我们有幸邀请到D. A.卡森(D. A. Carson)来到我们教会,教导这个专题。我引用了其他著名浸信会牧师的例子,从司布真到约翰·派博,这些人的教会中都设有众长老。最后,经过两年的认真考虑和召开委员会商讨之后,会众投票通过了一份新章程,该章程规定教会要有多位长老,当时只有一位会员投票反对。六年之后,在我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他仍是一个快乐的成员,稳定参与教会。这带来什么结果?六年来,牧养关怀得到改善,决策过程更有智慧,患难时得到帮助,而且当我看到成熟、敬虔的弟兄们愿意牺牲他们的时间和精力,来带领神托付给他们的会众,我心中就充满喜乐。这是一段美好的日子。

 

当你读这本书的时候,我祈求神使用这本书帮助你,并且你可以像我一样经历神的良善和关爱,这是借着他在教会中设立的次序而有的。如果神已经特地教导了我们,就让我们专心聆听并留意他在每一点上的教导——甚至是在教会中确立长老的这件事上。

 

权柄是神给我们的美好恩赐。我们通过行使和服从权柄都能更好地认识神。尤其鉴于我们对这权柄的恩赐知之甚少,而且常常在教会中滥用,我就祈求神通过本书帮助你和你所在的教会。

 

狄马可(Mark Dever

华盛顿特区国会山浸信会主任牧师

 

 
 

[1]见帖撒罗尼迦前书第5章和帖撒罗尼迦后书第2章,保罗在早期对这伟大现实的描述。

[2] John MacArthur, Jr., Answering the Key Questions about Elders (Panorama City, CA: Grace to You,1984).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