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他的神圣能力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敬虔的事赐给我们——通过我们对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的知识;借此,他已将他的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赐给我们;叫你们借着这些既逃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可以成为分享神的性情之人。

——彼得后书1:3-4 

 

在这两节中,彼得描绘了在基督里所得到的关乎生命和敬虔之事的全然充足。彼得被神所赐给信徒们的神圣资源之宏大所抓住,他把耶稣基督当作对那些假教师的有效回应,思绪层层叠叠。他描绘了神圣恩赐的性质(3节上),强调了神圣恩赐的方式(3节下-4节上),并指明了神圣恩赐的结果(4节下)。

 

神圣恩赐的方式在这里具有重要的地位。通过我们对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的知识(3节下),神赐给我们生命和敬虔。“通过”(dia后接属格的行为主体)是将对于发出呼召的主的个人性知识,作为神赐下恩赐的方式。他们并不是无意识地接受了神圣的恩赐;其中牵涉接受者的理性和属灵的反应。“知识”(tēs epignōseōs)似乎是在回顾第2节的内容,并指向个体对“召我们的主”(tou kalesantos hēmas)之特定的、增长的知识。

 

学者们对“召我们的主”(him that called)究竟与天父有关,还是与耶稣基督有关,也有争议。支持前一种看法的人指出,在新约中几乎总是由神来呼召众人,并且彼得在彼得前书1:15和2:9中对呼召的理解也是如此。接下来,“我们”指的是一般的信徒,而且指向他们接受福音时所得到的内在的、有效的呼召。支持另一种观点(这里指的是耶稣基督)的斯特罗恩指出,在这封信里epignōsis(知识)一词“一直都与基督有关”(2:8,2:20)。这种观点与基督在马太福音9:13里所陈述的自己的使命融合得很好。于是,这里指的就不是一般性的对信徒的呼召,而是在呼召十二门徒,因此彼得自然地将自己也包括在内。不管是何种观点,呼召者都是神,而且在任何程度上这两种观点都没有太大的差别。正如本内特(W. H. Bennett)所说:

 

在很多段落中我们都能看到类似的模凌两可,这可能是因为作者们认为圣子和圣父非常接近,他们不觉得有必要清楚地区分自己所指的是谁。

 

我们认为后一种观点更接近上下文,也更完整地契合彼得自己的经历。

 

如果我们接受耶稣基督为呼召者,那么在附加的说明中说他借助“自己荣耀和美德”(idia doxē kai arete)让呼召发生效用,就与道成肉身的基督所独有的“荣耀和美德”有关。对idia的使用是这封信的特征(1:3、20,2:16、22,3:3、16、17),让我们注意到“耶稣的生命和位格所体现的神性和至高的道德水准,正如彼得所见证,以及使徒用证词和声明向后来世代的基督徒所宣告的那样”。基督通过自己的“荣耀”(doxe)的吸引力将人带到他面前;这荣耀是道成肉身的神子的神性之自我显示。彼得也许想起了路加福音5:4-11所记载的这种荣耀带给他自己的影响,或者想起了登山变相时基督荣耀的自我显示(可9:5-6;彼后1:17-18)。但是这句话更可能指耶稣本人对信徒所造成的总体影响(约1:14)。他“荣耀”的显示,让他的门徒怀着敬畏、爱戴和崇拜的心来到他面前,而他彰显的“美德”(arete)或者内在的崇高道德,让他们相信他就是弥赛亚——神的儿子(太16:16)。他的“荣耀和美德”的影响,表现了他的“神圣能力”。

 

借此,他已将他的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赐给我们(4节上)。这句话进一步说明了方式,但是也牵涉到这是何种方式的问题。“借此”(di hōn,“借着这样的事情”),并没有精确地指明作者心中的先行词。有人提出这个复数的关系代词指代使徒们,但是不太可能如此;中间间隔的名词太多了。更可能的观点是,这个词指代“一切关乎生命和敬虔的事”(3节);但是有人可能提出反对,因为这些应许本身就属于关乎生命的事。最简单也最自然的理解,是将这个复数代词与前面紧邻的“自己荣耀和美德”联系起来。那么,彼得是将这些应许当成额外的恩赐,借着道成肉身的基督之生命和品格而赐给我们的。完成时的动词“赐给”(dedōrētai)再一次表明,这是永久的恩赐(参3

 

得到的“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一直有效。在他里面,神所应许的事情得以成就。他是旧约关于弥赛亚拯救的应许之成就。“神的应许之想法,”凯利观察到,“深深地根植在旧约宗教中,并且原初基督教布道的一个特征就是宣告(例如徒13:32及以下经文),即神对祖宗的应许如今在基督中成就了。”在“应许”(ta epanggelmata)之前的冠词也许含有属格的味道,可以翻译为“他的”;或者可以被视为指那些人们所熟知的与福音信息有关的应许。彼得说这些应许“又宝贵又极大”(公认经文所依据的手稿颠倒了这些形容词的顺序)。它们实在“宝贵”(timia),具有很高的价值,因为其中有属灵的财富;同时又“极大”(megista,字面意思为“最大的”),因为其中有杰出的内容。新约中只有这一处用到了这个形容词的最高级,它可能具有程度提升(elative)的味道,表示“非常大”,但是也可能如伦斯基所认为的那样就是真正的最高级,指我们可以想象的“最大的”。这两个形容词被放在定语位置上,表达了应许的内在特征。“给我们”(hēmin)通常作为动词的间接宾语;但是因为这个词也处于定语位置,彼得也许想要表示这些应许对我们来说是大而宝贵的,强调了我们个人对这些应许的评价。神的大能在将这些应许放在我们心里时,也让我们可以认识到它们的真正价值。在这里的应许肯定与通过基督而来的救恩有关。但是在彼得后书3:13,我们能看到新约中仅有的另一例应许作名词的用法;在那里还涉及末世的应许,保证我们在基督里的救恩最终会完美的实现。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解经注释系列——彼得后书》

D. 埃德蒙·希伯特(D. Edmond hiebert)著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