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油的圣礼是施行于罹患重病的信徒身上,是用橄榄油或其他植物油涂抹于信徒的前额及双手上的一种仪式。[1]

 

这段话是摘自一本名为《膏油及牧者对病人的帮助》Anointing and Pastoral Care of the Sick的小册子,是教宗保禄六世于1972年12月7日在罗马所写的。

 

对罗马天主教而言,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转变。近百年来,罗马教廷一直以《雅各书》5章来解释临终受膏仪式或临终圣礼。这个仪式为信徒的死亡作预备,被视为有赦罪或除罪的功效。

 

现在,这种观念有了重大转变,主要是他们废除了临终受膏仪式。罗马天主教认识到《雅各书》5章的上下文描述的是基督徒生重病的情景,而非临终时的情景。

 

现在让我们来查考《雅各书》5章14-20节。

 

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他恳切祷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个月不下在地上。他又祷告,天就降下雨来,地也生出土产。我的弟兄们,你们中间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转。这人该知道叫一个罪人从迷路上转回,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并且遮盖许多的罪。

 

面临的情况(雅5:14上)

 

雅各在5章13节中说道:“你们中间有受苦的呢,他就该祷告;有喜乐的呢,他就该歌颂。”13节中的“受苦”一词不可与14节中的“病了”一词相混淆(尽管生病也是一种受苦)。“受苦”是一个广义名词,可以指心理或情绪上遭受的痛苦,也可以同时包含这两方面的痛苦。雅各说你在生活中若有受苦的情况,就该仰望神并祷告。若是一切都顺利,就该喜乐并歌颂神。

 

14节“病”字的希腊原文是asthenia(虚弱),其基本的意思是指灵里或身体上的软弱。只有从上下文中,我们才能看出作者的本意是指身体上的软弱,而非灵里的软弱。最重要的是,这个词在此处是“变得软弱”的意思。然而,它并未表明软弱的严重程度。

 

现在我们再来查看15节“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此处“病”字的希腊原文是kamno,和14节的asthenia不是同一个希腊文词,但这两个字都可以表示身体方面软弱的本质和严重程度。

 

kamno一般是指“疲倦”或某些已消耗殆尽或厌倦之事。它常用来形容文件因频繁的使用而致破损。在身体方面这个字则表示“病况严重到已无法挽救的地步”,也就是说,生命危在旦夕。这个字通常用来形容垂死的人。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明白,为什么罗马天主教一直将此经文用于病重之人了。但无论如何,这种解释是错误的。为病人祷告并不是为他们的死亡做准备,而是使他们恢复到先前的身体健康状况。

 

kamno这个字从另一个方面帮助我们了解到,雅各所说的是一种非常严重的身体疾病。

 

应对之道(雅5:14下)

 

有人病了(身体上的严重疾病),“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因为若有人患了严重的疾病致使行动不便,我们就可以明白为什么雅各建议那人去请教会的长老来,而不是亲自去找长老。因此,在教会中为那些行动方便的人施行膏油仪式,并非是《雅各书》5章的意思。

 

雅各写给基督徒这封信时,并不在乎他们先前的宗教承袭和国籍。《雅各书》是新约圣经中写作年代最早的书卷之一,大约写于公元50左右。

 

雅各经常使用新约对基督徒的常用称呼——弟兄(brethren)。他不仅称呼他们弟兄,而且也把他们在耶稣基督里的个人信心当作写作题材,他写道:“我的弟兄们,你们信奉我们荣耀的主耶稣基督,便不可按着外貌待人”(雅2:1)。他清楚地表明,基督徒要将信心放在耶稣基督里。

 

在《雅各书》2章7节中,雅各也暗示了他们都是基督徒,“他们不是亵渎你们所敬奉的尊名吗?”这个尊名就是首次出现在《使徒行传》11章26节的“基督徒”。

 

对主耶稣再来心存盼望的人,必定相信基督会成就他对救赎的应许,会使他们复活,接他们到永恒里(参雅5:7-8)。在基督的教会里,犹太人和外邦人并没有分别(加3:28)。所以,《雅各书》的写作对象是所有的基督徒,即犹太人和外邦人。

 

那么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做长老呢?长老是由神任命、用来监督教会的弟兄。长老的资格列在《提摩太前书》3章1-7节和《提多书》1章6-9节中。新约中用三个不同的词来描述这个职位,这三个词分指该词的三个方面:监督指的是长老的基本功用,长老的概念则表明一个人在生活中的品质,而牧师则暗示了长老每日所扮演的角色。

 

生病的基督徒要请教会的长老来。去看望病人时,长老一般有三个基本任务:他们奉主的名为病人抹油的同时,也会为病人祷告;同时,《雅各书》5章16节直接提到了他们要彼此认罪。

 

现在让我们来思考跟认罪有关的事。我们从《雅各书》5章15-16节中可以推断出:信徒生活中未承认的罪很有可能是他软弱状况的原因。尽管神不总是将疾病当作直接刑罚的工具,来对付我们生活中的罪,但这种情况在旧约中的确存在,神有时就使用病痛作为刑罚的杖来管教他的儿女。

 

如果罪是真正的问题所在,那么疾病就可以由罪疚感产生(例如《诗篇》33篇中的大卫),或是直接源于罪本身。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章中说,在哥林多教会有好些人病了,也有好些人睡了(死了),因为他们干犯了主的身和主的血。雅各要强调的是,属灵之事必须放在比肉体之事优先考虑的地位,所以抹油前必须先认罪。

 

然而,人们常提出这样的问题:抹油真的有医治作用,还是只是一种象征的仪式?在公元一世纪,橄榄油被用作医药用途,人们相信它具有医疗的效果。好撒玛利亚人扶起被强盗打得遍体鳞伤的那个人,将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口处(路10:34)。《马可福音》6章13节也提到,门徒用油抹了许多病人,治好了他们。

 

此处并没有使用象征性抹油的一般用词。经文中的“抹油”,经常出现在圣经以外的希腊文学中,表明它具有医疗作用。但旧约中有三处经文(七十士译本的《创世记》31章13节、《出埃及记》40章13节、《民数记》3章3节)表明膏油只是一种象征性的仪式,其中译自希伯来原文的希腊文动词正是《雅各书》5章14节所用的动词。因此,膏油是真的有医治作用,还是一种象征的仪式,全凭上下文而定。

 

可是橄榄油如何能治疗癌症、肺结核、动脉硬化或是骨折呢?事实上,它对这些病症没有医疗作用。所以,我们可以推断,橄榄油是用作象征意义。

 

“为他祷告”(雅5:14),谁要为病人祷告?长老。一个“出于信心的祷告要救那病人”(15节)。那么此处所指的是谁的祷告和信心呢?是出于长老的祷告和信心,而病人自己的信心其实与此无关。他在请长老来抹油祷告的事上已经表明了自己的信心。所以,我们要摒弃错误的观念,不可认为有足够的信心就必得医治,或是有人得不到医治是因为那人的信心不够。这些说法都是与圣经相背的。

 

解决之道(雅5:15)

 

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请注意,使病人起来的途径不是通过病人自己的祷告,而是长老的祷告。然而,使病人起来的能力并非出自长老的能力或他的信心,而是神的直接介入。因此,神借由人施行医治的观念完全与此处经文无关。

 

“他若犯了罪”,是一个复合从句,含有“持续”的意思。若有人公开地明知故犯、任意启妄为,或是持续在罪中,那些罪也必蒙赦免,但其中暗含的前提是,必须向天父认罪并祈求他的赦免。

 

15节的最后一个分句是they will be forgiven him (“也必蒙赦免”),其实它的希腊原文是it will be forgiven him。也就是说,这里所指的不是单个的罪,而是指罪的状态会得到赦免。这里所说的是一个信徒犯了任意妄为的罪,没有悔改的情况,或许是这个人在不得以的情况下说谎或是在生活中犯了其他相关的罪。

 

15节的最后两个从句给我们提供了语境,帮助我们理解这句经文的应许。这个语境限定了经文所指的范围。对《雅各书》写了最多学术性注释的梅尔(J. B. Mayor)认为,这节经文应该解读为:“他若犯了罪,就导致疾病。”[2]这样,整节经文的要点就是:一位信徒若偏行己路,以致犯了罪,并持续在罪中,那么神就会让疾病进入他的生活以示惩罚,为的是要将他挽回过来。当信徒认识到,是神将不适时的重症加在他身上时,他就要去请教会的长老来。长老来了以后,他就要向神认罪;长老就要用油抹他,并为他祷告。倘若疾病的原因是罪,那么神就会叫他起来。认罪后,神就不再需要施行惩罚了。神会拿走刑罚,病人也就恢复了健康。

 

结论(雅5:16)

 

“彼此认罪”表明我们不是生活在自我放纵、任意妄为的罪恶里。我们要承认自己生活中的罪,在神面前认罪悔改,并为自己所犯的罪请求彼此的饶恕。这样,我们才不至于落到神要用疾病来惩罚我们的地步。这就是本节经文的主旨——彼此认罪,彼此代求,使自己可以得医治。

 

“医治”在希腊文中可以用于心灵和身体两个方面。这节经文的意思表明,雅各所指的是心灵的层面。

 

实例(雅5:17-18)

 

“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他恳切祷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个月不下在地上。他又祷告,天就降下雨来,地也生出土产。”

 

以利亚和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也是神用救恩所赎回的罪人(参王上17-18)。《列王纪上》17章1节中,以利亚在神前祷告。《雅各书》5章18节补充道:“他又祷告,天就降下雨来,地也生出土产”(参王上18:41-46)。

 

这两节经文的共同思想是什么?以色列民犯罪,神就用旱灾惩罚他们,使天整整三年零六个月不下雨,直到以利亚祷告后,天才降下雨来(雅5:18)。为什么神会垂听以利亚的祷告呢?《列王纪上》18章记载了以利亚在迦密山上和巴力先知的激烈对峙。虽然巴力的先知在所筑的坛四围踊跳,俯伏叩拜,并狂呼乱叫,以求巴力降下火来焚烧祭坛,却没有丝毫动静。轮到以利亚时,他先将几桶水倒在祭坛上,完全浸湿祭坛,以防被指制造假火。接着他做了一个简短的祷告,火就从天降下,将一切燔祭、木柴等皆烧为灰烬。众民见此就立刻向神认罪悔改,并杀了巴力的450个先知。神随后叫以利亚祷告求雨,天就降下了雨。

 

由于百姓的罪,神对这块土地施行了的惩罚。百姓认罪悔改后,神就立刻收回了原先的惩罚。

 

以利亚的日常言行表明他是一个义人,而教会的长老也必须具备同样的生活方式。有罪的百姓请以利亚来为他们祷告,在他们认罪后,神就借着以利亚的祷告降下雨来,医治了这块土地。在雅各看来,这种情况跟身体方面的情况是一样的。

 

应用(雅5:19-20)

 

我的弟兄们,你们中间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转。这人该知道叫一个罪人从迷路上转回,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并且遮盖许多的罪。(雅5:19-20)

 

这节经文可以更加详细地解读为:

 

“我的弟兄们,你们中间若有信徒失迷真道,有另一个信徒使他回转,重回正道;这人该知道叫一个罪人(一个犯罪的基督徒)从迷路上转回,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

 

难道一个得救的人,他的灵魂还没有得救吗?希腊原文可以再次帮助我们理解经文的意思。此处经文中的“救一个灵魂不死”在希腊原文中是指“将拯救一个灵魂”。“灵魂”这个词通常是用来形容人,也就是整个人。新国际译本抓住了雅各要表达的确切含义,将此处译作“救他不死”。

 

一个得蒙救赎的罪人会从死亡(即肉体的死亡)中得着拯救,并且能够安然度过神惩罚性的管教。

 

由此,我们从《雅各书》5章19-20节中至少可以得出三个结论:

 

1.信徒有责任挽回迷失真道的弟兄姊妹。

 

2.信徒持续地陷在未承认的罪中,将导致死亡的下场,因为他们使自己失去了代表神的资格,也不能完成神的工。

 

3.不管罪有多么频繁和严重,信徒都有回转的可能。认罪悔改能够遮盖许多的罪。我们的罪不可能严重到神无法赦免的程度,但要让神赦免我们,我们就必须远离罪,转向神。

总结

 

这章所讨论的内容非常重要,所以我们需要这些结论进行重新概括。

 

1.本章所提到的病是指非常严重的疾病。

 

2.病人必须是一名基督徒。

 

3.病人要去请教会的长老来。

 

4.长老是当地教会所指定的领导,他要到病人的家里去。

 

5.在病人认罪后,长老要象征性地为他抹油并为他祷告。

 

6.叫病人起来的是神,不是别人。

 

7.若疾病是源于罪,在长老带领下做了认罪祷告后,我们便可凭信心等候神在圣经中所命定的医治应许。若罪不是疾病的原因所在,那么只要为心中所想的祈求,让神来使他得益处。

 

8.《雅各书》5章14-15节并没有禁止或拦阻人去就医或服药。

 

9.综上所述,《雅各书》5章14-20节在当今仍然适用。

 


返回目录

 

Footnotes

  1. ^ 6 Anointing and Pastoral Care of the Sick (Washington: U. S. Catholic Conference,1973), p. 5
  2. ^ J. B. Mayor, The Epistle of St. James (Reprint ed., Grand Rapids: Baker, 1978), p.168.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