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6:25-26

 

惟有神能照我所传的福音和所讲的耶稣基督,并照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坚固你们的心。这奥秘如今显明出来,而且按着永生神的命,藉众先知的书指示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

 

如果一个人在说话时总是使用第一人称所有格“我的”,一定会惹人厌烦。一个人若总是不断谈到我的车子、我的房子、我的工作、我的假期或我的朋友,他绝对不会广孚人望;他若自认高人一等,就更难获知心朋友了。我记得喜剧明星切维·切斯(Chevy Chase)有一次在他的电视节目开头说:“哈啰!我是切斯,而你不是。”我们都不喜欢这种自我中心、不可一世的人。

 

保罗在罗马书末了说到“我的福音”(译注:中文和合本译作“我所传的福音”),是否有点大言不惭?我们很快就感觉到他并没有此意。保罗说到“我的福音”时,他并不是说福音是他的,而不是我们的,或某人的。福音是给每一个人的。“我的福音”实际上是指“真实的福音”,这一点可从上下文得知。这个真实的福音只有在一种情形下是保罗的,那就是他凭着信心接受福音,将自己的生命向耶稣基督委身。他也将这福音教导别人。

 

我的福音!”我们每一个人若同样以这种方式拥有福音,该多么好!但要拥有福音,我们必须明白福音是什么。

 

神能够

 

保罗通常不用三一颂,而是用祝祷来结束他的书信,但此处他却是使用三一颂做结尾。最后几节将颂赞归于“神,(他)能照我所传的福音和所讲的耶稣基督……坚固你们的心”。这促使一些解经家说,此处的三一颂被放错了地方,某些早期的抄本把它放在较前面的地方,例如在第14章末了。如此这卷书信就以16:20-24的问候做结束。然后他们加上了一个祝祷。但三一颂在这里出现并非全无道理。正如布雷瓦德·蔡尔兹(Brevard S. Childs)所说的,“三一颂并不是收信者对保罗话语所回应的敬拜,而是保罗对整卷书信的主题所回应之敬拜。”

 

这卷书信的主题是福音。所以我们从一开头就知道,福音是与神有关的,涉及到神透过耶稣基督的工作为我们所完成的事。

 

这表示福音的来源不是人,它的能力和结果也不是出于人。福音的意思是“好消息”。这个好消息值得我们谈论。但我们谈论的时候,不是像谈论某一位大哲学家的思想,或某一个大科学家的发现那样。福音不是对人类本质具有的崭新洞见,也不是我们使用正确方法或单凭努力就能获得的新发现。它根本不是人类思想或劳苦的结晶。它是从神来的,是神亲自完成的,并以神自己的目标为目标。

 

惟有神能”这几个字尤其重要,因为它说明了神超越一切的主权。几年前我为第十长老教会的主日晚堂崇拜,预备了一系列的信息,题目是“能够的神”。那是以圣经中有关“神能够”的经文为根据的。这些题目包括“能拯救”(来7:25),“能保守”(提后1:12),“丰富恩典”(林后9:8),“能在试探中帮助”(来2:18),“如何在属灵上长进”(弗3:20),“神绝不中途罢休”(犹24),“能使身体复活”(腓3:21)。由于可供参考的经文不胜枚举,所以我并未使用罗马书这一节。我的论点是:“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3:20)。

 

这就是一切的起头和结尾。我们研读第11章结尾的三一颂时也看到这一点:“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11:36)。

 

福音的中心

 

我们说福音是从神开始,也由神结束,这不单单指父神而言。我们也可以说,福音的起源和结束都在神儿子耶稣基督里,因为神创造世界以前,福音就已经出于耶稣,并以他为中心了。

 

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奉召为使徒,特派传神的福音。福音是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论到他儿子我主耶稣基督,按肉体说,是从大卫后裔生的;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我们从他受了恩惠并使徒的职分,在万国之中叫人为他的名信服真道。

 

1:1-5

 

罗马书16:25-26至少回应了四个主题:(1)福音是“神的”;(2)福音是关乎神儿子“耶稣基督”的;(3)福音在旧约中已经应许给人了,只是到如今才被人知晓;(4)福音的目标是,使外邦人和犹太人一样,都“为他的名信服真道”。这四个主题在书信结尾的三一颂里又重复了一遍,显然其中心就是耶稣基督。

 

耶稣是福音的内容。他是圣经一开始就预言的那一位,如今他终于来临了。我们应该呼吁万国信服他的名。

 

教会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就是基督徒用次要的事物取代了最重要的事,以至于剥夺了基督应有的地位。有时候这可能在一种教义的细节中出现,结果可能让旁观者得到一个印象,以为一个人对“仪文,或教会行政,或某种行为禁忌,或末世论”是否持有正确的观点,要远比他是否认识基督,是否知道他人生的目的,是否以真实、活泼、活跃的门徒训练来向基督委身,要重要得多。

 

有时候情况更严重,教会允许假教师来混淆基督的本质(或否认他完全的神性,或否认他完全的人性),以及他为我们所成就的救恩。任何神学若容许人的努力或好行为渗入基督为我们救恩所成就的大工,就是在摧毁福音,否认主耶稣超越一切的地位。

 

奥秘的启示

 

这几节经文告诉我们的第三件事是,福音是“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但“如今显明出来,而且按着永生神的命,藉众先知的书指示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25-26节)。

 

我们今天使用“奥秘”一词,很容易就想到一些难以知晓的事,或者像侦探小说一类的事;侦探小说通常先以一件谋杀案开头,经由神探抽丝剥茧,终于在最后一章水落石出,凶手原形毕露。圣经所说的“奥秘”则是指“本来隐藏,但如今已揭晓的事”。这一类的奥秘在圣经中频频提到,大多数出现在保罗的作品中。

 

我稍早研讨罗马书11:25时,曾经列出以下几种奥秘:

 

1. 天国的奥秘(太13:11)。

2. 橄榄树的奥秘(罗11:25)。

3. 基督与教会的极大奥秘(弗5:32)。

4. 怜悯的奥秘(提前3:16)。

5. 众圣徒被提的奥秘(林前15:51)。

6. 无法之人的奥秘(帖后2:7)。

7. 神最终的奥秘(启10:7)。

 

此处有一个问题:保罗究竟是指哪一种奥秘?他在罗马书唯一提到“奥秘”一词是在第11章,那里他是指犹太人暂时硬着心:“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25节)。这个奥秘就是说,神的救恩不单单赐给犹太人,而且也延伸到外邦人。这种观念在耶稣来临之前一直无法被人明白,直到耶稣基督来了,他向外邦人打开大门,他在大使命中要求信徒将福音带到世界各地(见太28:19;徒1:8)。

 

与此相关的一个论证是,保罗在整卷罗马书里始终强调福音也适用于外邦人。事实上,他结束时说,这奥秘如今显明出来,好叫“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26节)。问题在,这只是福音的一部分,如果保罗想到的是整个福音,那么他心中所想的必然是一个更大的奥秘。

 

大多数研究罗马书的学者都认为,保罗其实是论到透过基督的工作,拯救人脱离罪的福音,这也是罗马书的主题。但这种观点有一个难处:这个“福音”怎能成为“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但“如今显明出来……藉众先知的书指示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这里有几个问题。如果这奥秘是永古之前就隐藏的,怎么又说先知将它启示出来了呢?既然启示出来了,就不是隐藏的。还有,我们甚至无法说它在先知之前是隐藏的,因为我们说到所谓的“原始福音”,或最初宣告的福音,其最早记录见于创世记3:15,更别说旧约其他地方或明或暗的提示了。所有在旧约时代被拯救的人,岂不也是因仰望那将要来的救主而得救吗?

 

大多数学者认为旧约先知所预言的就是福音,但瑞士解经家哥得却主张,保罗说福音借着“先知的书”启示出来,他是指使徒的作品、新约的先知,以及他自己和他的书信。

 

我个人判断,这种说法未免太牵强了。保罗的意思是,福音远非人类凭揣测而得。过去的世代,它完全隐藏在神心中。事实上,神开始在旧约时代启示福音时,连作为启示媒介的先知都对其细节感到困惑,他们无法完全明白神的灵感动他们写下的那些预言。我们如今能够明白,是因为耶稣已经来临了。

 

彼得如此描述这种情况:“论到这救恩,那预先说你们要得恩典的众先知早已详细的寻求考察,就是考察在他们心里基督的灵,预先证明基督受苦难,后来得荣耀,是指着什么时候,并怎样的时候”(彼前1:10-11)。

 

我们如今能够明白福音,是因为圣灵赐给使徒悟性,让他知道自己是谁,知道他照着从前的启示所要完成的事。确实,这就是保罗在罗马书中处理旧约材料的方式。他首先解释福音,然后在论证的每一个主要步骤,都直接引用旧约经文来支持他的解释。或许前人觉得这些旧约经文不太清楚,但如今却一目了然,因为它已经在耶稣里得到应验了,并且圣灵赐给众使徒悟性,使他们能了解这些经文的意义。

 

神的智慧

 

我要再次强调,今天福音的“奥秘”不仅启示出来了,而且我们只有透过启示才能明白福音。这是你、我,或其他人很难凭想象就能明白的。我在本系列《罗马书解经讲道丛集》第三卷末了论到神的智慧时曾指出,保罗感叹:“深哉神丰富的智慧!”他不是指神在创造上显明的智慧,虽然那也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保罗惊叹的是神在拯救像你我这些罪人的事上所显露的智慧。这也是他在罗马书前十一章所讨论的重点。

 

1. 神在称义上所显露的智慧(第1章至4章)。这卷书信的第一大段是解释救恩的方式。许多世纪以来,神一直在拯救那些在他公义审判下只配被定死罪的罪人。神如何一方面拯救罪人,一方面仍然保持他的公义和圣洁?套用保罗的话,他怎能同时“显明他的义”和“称……人为义”(罗3:26)呢?既然神称不义的人为义,历代以来似乎一直有一个阴影笼罩着神良善的名。

 

这种困惑远非一般人的智慧所能解释,但却未超越神的智慧范围。时候满足的那一刻,“神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加4:4-5)。或者回到保罗在罗马书所说的话:“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罗3:25-26)。意思是神为我们的罪而刑罚了无罪的耶稣,这样就满足了他对义的要求。耶稣代替我们承担神的愤怒,于是神对义的要求完全得到满足,神的爱可以自由地流露出来,环绕着罪人,使他们得拯救。

 

2. 神在成圣上所显露的智慧(第5章至8章)。罗马书接下去的一大段是讨论罪人需要成圣。第1章至4章讨论称义是靠着基督的工作而完成的;也就是说,人称义是靠着恩典。既然基督的工作能保障称义之人的救恩,那么是什么拦阻人继续留在罪中呢?为什么我们不能继续犯罪?为什么我们不能“仍在罪中,叫恩典显多”(罗6:1)呢?

 

神用一个方法来回答这问题:他让我们看见,除非我们更新,在基督里活过来,否则我们就尚未称义。基督徒拥有从耶稣基督来的新性情,这种新性情无可避免地会产生合乎神性格的善工来。事实上,这也是唯一能证明我们被他拯救的证据。

 

除了神,还有谁能想得出这样周全的福音来?我们永远想不到,因为通常我们不会把恩典和行为相提并论。我们若像某些人那样强调道德,就会以为可以靠好行为得救,于是我们勉力行之,而把恩典搁置一旁。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强调恩典,知道我们无法靠自己有限和有污点的行为得救,我们也很容易完全排斥好行为,以致堕入废弃道德的陷阱中。这实在叫人进退两难。但神已经设计好一个福音,是单单凭着恩典赐下的,但它同时也能在得救的人当中产生好行为来。

 

3. 神在人类历史中所显露的智慧(第9章至11章)。罗马书第三大段论及神在人类历史中的作为。问题是神特别应许给犹太人救恩,但大多数犹太人却对这救恩置之不理。难道这表示神的旨意落空了吗?至于外邦人呢?他们拥有的应许寥寥无几。但在保罗的时代,外邦人却对使徒传讲的信息有极热烈的回应。难道这显示神拒绝犹太人,悦纳外邦人吗?若是这样,难道神做错了吗?这岂不与信徒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教义相冲突?这是否暗示神失败了?

 

保罗的回答是一套精彩的神义论,他认为神对待人的方法是对的,显示神拒绝以色列人一段时日,目的是叫他的怜悯也能延伸到外邦人身上。但他又补充说,外邦人的得救将引起犹太人嫉妒,最终会把犹太人带回来,使他们相信那位弥赛亚。

 

谁能为世界历史勾勒出一个计划?我们无能为力。我们甚至无法充分明白圣经所启示的计划。这是一个复杂而精密的计划,但对神来说却轻而易举。这是奥秘的一部分,它原先是隐藏的,如今却启示出来了。

 

不仅得救,而且被建立

 

我要提出两个重要的论点做结束,它们都是最后这个三一颂的一部分。

 

1. 福音的目标不仅是叫我们脱离罪的刑罚,死后得进天堂,而且要使我们现今就能在神的恩典中得“坚固”(罗16:25)。

 

这正是保罗在罗马书第1章里所做的。他在那里说到,他渴望去罗马:“要把些属灵的恩赐分给你们,使你们可以坚固”(11节)。保罗知道人生有太多事物会摇动我们,魔鬼极力要削弱我们的信心,使我们无法被神或其他人所用。保罗盼望所有相信基督的人都能做坚强的基督徒,他告诉我们这也是神对我们所存的心意。

 

但请注意:那使我们“得坚固”的是神,我们必须仰望他,而不是其他基督徒,甚至不是保罗。保罗是神的器皿,神借着罗马书,将这些真理启示给我们。那能坚固我们的,乃是神的大能。一个基督徒若只依靠别的基督徒——牧师、教师或某人——有一天可能神会使用某种危机来震撼他,好叫他明白只有神是坚固的磐石,是神子民信心的根基。我们必须学习在神里面得建立。

 

2.这是从保罗最后几句话来的,他说到神定意要将福音启示给其他人:“使万民信服真道。”他的意思是,福音必须传遍万邦

 

此外,保罗也把这个目标与“按着永生神的命”(26节)连接起来。我们可以从四福音和使徒行传所记载主的命令,看到这一点。神告诉我们要将这个原本隐藏、如今已启示出来的福音传给万族万民听。保罗用最严肃的态度来面对这个命令。这也是他成了外邦人的使徒,并写下罗马书的原因。你我也必须看重这命令,并尽己之力将它教导给每一个人。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