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5:33

 

愿赐平安的神常和你们众人同在。阿们!

 

你是否有过这种经验:你一直试着对一个人说再见,或企图结束一段谈话,但新的话题又冒了出来,结果你不得不三番两次地说再见?这情景在热恋的爱人中尤其常见。罗密欧与朱丽叶就是一例。莎士比亚以他生花的妙笔,给我们留下了一场历来文学作品中最缠绵、最浪漫的告别。第二幕有一段是这样的:

 

晚安,晚安!与你告别

是如此甜蜜而又忧伤的事!

为了明日再相聚,

我只好说,晚安。

 

我们接近罗马书的尾声时,也可以看见类似的情景。保罗一向喜欢用祝祷来结束他的书信,但他在罗马书重复了多次。第11章末了是一段三一颂,这可以算作祝祷。即使他进入了罗马书的实用部分(第12章至16章),他似乎也一直在试着做结束:第一次是第15章中间部分,第二次是同一章末了;到了整卷书信接近结尾的地方又重复了两次。

 

他在第15章中间部分说:“但愿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藉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13节)。罗马书16:20说:“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和你们同在。”第16章结束时说:“惟有神能照我所传的福音和所讲的耶稣基督,并照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坚固你们的心。这奥秘如今显明出来,而且按着永生神的命,藉众先知的书指示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愿荣耀因耶稣基督归与独一全智的神,直到永远。阿们”(25-27节)。

 

本段经文是他最后三个祝祷中的第二个:“愿赐平安的神常和你们众人同在。阿们”(罗15:33)。这或许是最短的祝祷,但至少有一位解经家(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认为,它也是一个最伟大的祝祷。

 

纷扰不息的世界

 

这一节所以被称为“最伟大”的祝祷,是因为它说到了平安,这是罪人最大的需要。

 

1. 烽火不绝的世界。巴比伦的苏美尔人(Sumerian,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浮雕,是人类最早的历史记录之一,它显示当时士兵多是近身战斗,他们戴着头盔,手拿盾牌,作肉搏战。战争是每一个古文明的主要遗产。一场伯罗奔尼撒战争,将正处于鼎盛期的希腊文明摧毁了,那场战争一共持续二十七年之久。战争是罗马人的生活方式之一。中古时期欧洲延绵不绝的战祸,在三十年战争(于1648年结束)时达到最高点。《大英百科全书》称三十年战争是“20世纪之前西方历史上最可怕的军事行动”。在那场战争里,大约有三分之一说德语的人(七百万)丧生。然而单单以生命和财产的损失计,我们这个时代的战争就远远凌驾在往昔一切战争之上。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了两千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则有六千万人丧生,财物损失估计在三千四百亿到一点五兆美元之间。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在19671225日刊出一篇文章,统计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全世界至少爆发十二次有限战争,三十九次政治行刺,四十八次个人叛变,七十四次为独立而起的战争,一百六十二次社会革命,这些都是因政治、经济、种族或宗教而起的战争。”近年来的报导指出:“单单在1992年,全世界就有九十三次战争,消耗了六千亿在战备上。”和平的努力和签订和平条款的行动一直络绎不绝,但往往和平条约上的墨水未干,下一场战争的枪声就已经在耳际响起了。

 

2. 恶人永无平安。国与国之间缺乏和平的直接原因是,人类自己里面没有平安。他们找不到满足。由于对现况不满,人们不断寻找增加权利、财富、名誉的方式,即使以牺牲别人做代价也在所不惜。以赛亚就深有同感,他说:“惟独恶人,好像翻腾的海不得平静;其中的水常涌出污秽和淤泥来。我的神说:‘恶人必不得平安’”(赛57:20-21)。耶稣的兄弟雅各也触及同样的主题,他说:“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又斗殴争战,也不能得。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雅4:1-2)。

 

我很喜欢引用法国杰出的护教家布莱兹·帕斯卡(Blaise Pascal)的一段话:“我经常觉得,人类一切祸患的主要肇因,在于人类不安于室。”他或许认为这也是世界所面临的问题。

 

3. 与神为敌。世界所以陷入混乱和邪恶,除了个人的不安于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类与神为敌。更严重的是,神也与人为敌。这将我们带回到罗马书第1章,保罗在那里说,人类堕落之后就想尽办法去压抑神在自然界中有关他自己的启示,因为他们仇视神,不愿承认神掌管着他们的生命。那里的关键经文是:“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18-20)。

 

简单说,人类与神宣战,所以神也与人宣战。他们对神的憎恨蔓延到他们个人的生活中,所以他们永不满足。这种仇恨也渗进他们与别人的关系中,所以他们不但不能使人和睦,反而不断引起纷争。

 

但正如保罗说的,神也是“赐平安的神”,因为他是平安的创造者。意思是他将平安带给有罪的人类,带给他们所居住的世界。我们经历的平安有三种:(1)与神和好,这是最重要的;(2)与其他人和好;(3)个人在一切环境中享有平安。

 

与神和好

 

约翰·慕理在他的《罗马书注释》里提到,保罗经常在祝祷时“称神是平安的神,或者求神将他的平安赐给读者。”他这样做,是因为我们主要的问题都出在缺乏平安上。福音的主要信息是,神借着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已经与我们和好了。

 

这正是保罗在歌罗西书1:19-20所说的:“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既然藉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我们的罪使我们与神为敌,但神已经借着他儿子耶稣基督的死,对付了我们的罪。圣经告诉我们:“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6:23)。但圣经也说,耶稣代替我们受了罪的刑罚。正如保罗在罗马书8:1所说,他受死的结果,使“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

 

此外,保罗也指出,神不仅透过基督的工作,废除了导致我们与他为敌的因素,他又使我们由他的仇敌,转变成他所心爱的儿女。保罗写道:“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8:15-17)。

 

此处我们谈到的是“与神和好”(罗5:1),神已经借着耶稣基督的死,成就了这和平。这是一个客观的工作,我们只需接受和相信神所完成的就行了。

 

与别人和好

 

我们经历的第二种平安是与别人和好。一般说来,这是基督徒的写照,因为基督徒不必再用牺牲别人来换取自己的满足。他们在世界的舞台上不再争权夺利,相咬相吞;他们成了真正的和平使者。

 

基督徒确实有具体的方法来经历彼此之间的和平,那就是教会肢体的交通,因为原先隔断在他们中间的墙——种族、经济地位、国籍、教育水平等藩篱——如今已经拆毁了。

 

这也是以弗所书的一个重要主题,特别是第2章,保罗在那里写道,神已经在耶稣基督里创造了一个新的团体。

 

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因为我们两下藉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弗2:14-18

 

此时保罗心里浮现了环绕着耶路撒冷圣殿的城墙,这墙象征着存在于犹太人和其他种族之间的敌意。保罗那个时代的圣殿是希律造的,希律用它取代了从前尼希米时代所建的圣殿,因为旧殿已破损不堪。希律所建的那个圣殿大部分铺着金子,座落在一块高地上,也就是今天我们所称的“圣殿山”。它四周是院落,最里面是祭司院,因为只有具备祭司身份的利未支派可以进去。接下去是以色列人院,只有犹太男子可以进去。然后是女人院,只有犹太女子或其他犹太人被获准进入。

 

这些院子都建在同一个平面上。虽然它们彼此之间有很大的差异,但比起下面提到的差异,就算不得什么了。从女人院往下走五个台阶,有一个五尺宽的石头路障,环绕整个圣殿一圈;然后是另一处空地,再往下走十四个台阶,就到了外邦人院。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Josephus)告诉我们,分隔犹太人和外邦人的石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刻有警告的字句,警告任何擅自闯入犹太人区的外邦人,他们可能遭到死刑的惩罚。

 

这些警语就好像我们常见的“不准入内,违者送警”牌子一样,只是第二句改成了“违者处决”。我们可以从一件事实得知其严重性:保罗回到耶路撒冷之后,因有人诬蔑他带一个名叫特罗非摩的外邦人跨越路障进入圣殿内院,结果犹太暴民就起意要杀害保罗(徒21:27-29)。

 

这是表现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的敌意一个很重要的记号,保罗写到基督的工作可以除去这种分隔时,一定想到了这记号。古代世界里,没有一堵墙像隔在犹太人和外邦人中间的墙这样牢不可破。但保罗说,神已经在耶稣基督里拆毁了这墙,使两下借着他成为一个新的族类了。

 

神向各族各方的人敞开通向他的大门,他们只要相信耶稣,就可以来到神面前。圣殿里还有一个障碍,远比我刚才所提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意义更深,那就是分隔圣所和至圣所的幔子。圣所只有被指定的祭司方可进入,至圣所则只有大祭司每年一次在赎罪日那天进去。幔子象征了神的无可接近,因为神象征性地住在至圣所中,住在约柜上的基路伯所延展的翅膀之间。这是最大的障碍。整个墙和幔子的系统,不仅显明各种人之间的隔阂,而且标示了一切障碍中最大的一个:界于有罪的人和圣洁的神之间的隔阂。所有的分隔都是因人的罪而引起的。造成隔断的原因是罪,而最大的隔阂正挡在我们和神之间。

 

但看看神做了什么!主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马太告诉我们:“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太27:51)。这显示由于他的死,通到父那里去的路已经为所有相信的人打开了。由于耶稣为我们的罪,付上了完美、充分的赎价,如今我们再也不需要祭司代献祭物了。我们也不需要赎罪日,不需要圣殿了,因为我们可以靠着基督代替我们在十字架上的死,进入真正属天的圣殿中(参 9:24-2810:19-25)。

 

所有相信耶稣基督的人都可以到神面前来。我们再没有借口分隔彼此了。如果我们已经与神和好,最大的鸿沟就弥补上了,我们和其他人之间的嫌隙也自然消失了。

 

你若在基督里,就与别的信徒同属一个身子——不论他们是犹太人、外邦人、男人、女人、富人、穷人。你必须将此表现出来。也许你无法同意每一个人对每一个教义或作法的观点,但你必须知道,你属于其他基督徒,他们也属于你,你必须努力向世界显示这种基本的合一。

 

如果你还不是基督徒,你应该知道,追根究柢说来,解决你各样问题的关键,在于你与神的关系。世界没有和平,原因是世界拒绝神。这也是你心里没有平安的原因。你需要认罪,包括你对别人所抱着的怀疑、嫌隙、敌意,你必须借着相信耶稣基督而到神面前来。

 

出人意外的平安

 

我们经历神所赐的平安,最后一种是保罗在腓立比书4:6-7提到的平安:“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

 

神的平安”和“与神和好”不一样,罗马书对此着墨甚多。“与神和好”是神透过耶稣基督的工作为我们成就的,那是耶稣为我们的罪付上赎价的结果。“神的平安”又更进一步,只有向基督委身的人可以享有。保罗在这一节提到的“挂虑”,是指我们一生中可能面临的逆境。或许我们失去工作,担心没有足够的钱养家活口。也许我们或朋友被疾病缠身。我们为将来而忧虑。或许我们面临亲人的死亡。伊丽莎白•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的第一任丈夫被厄瓜多尔的奥卡(Auca)印第安人所杀,她第二任丈夫在被癌症折磨多年之后去世。她说丧夫之恸就像突然把一个搅拌机扔进她的感情大碗中,乱搅一番。有一阵子她感觉似乎大地震撼,众水翻腾,山摇动到海心(参 46:2-3)。在这种个人的苦难中,我们的生命实在需要平安,这就是腓立比书第四章第六节至七节所说的。

 

但我们必须开口祈求!因为腓立比书4:6-7就是论及祷告的:“祷告、祈求和感谢。”我们可以将“所需要的告诉神”。这里应许说,我们若把一切的麻烦、忧虑、担心都放在神面前,我们就能享受到出人意外的平安。一位诗歌作者说,

 

耶稣是我亲爱朋友,

担当我罪与忧愁!

何等权利能将万事,

带到主恩座前求。

多少平安屡屡失去,

多少痛苦白白受,

皆因未将各样事情,

带到主恩座前求。

 

我发现保罗的第二个祝祷,就是求神赐平安给罗马信徒的祷告,是紧接在他要求罗马信徒为他祷告之后说出的,这一点意义深远。他们应该祷告,但保罗自己也祷告。我们也当祷告!我们要为自己的平安祈求,也要为别人的平安代求。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