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5:30-32

 

弟兄们,我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又借着圣灵的爱,劝你们与我一同竭力为我祈求神。叫我脱离在犹太不顺从的人;也叫我为耶路撒冷所办的捐项可蒙圣徒悦纳;并叫我顺着神的旨意,欢欢喜喜的到你们那里,与你们同得安息。

 

我们在上一讲看到,保罗相信他可以“带着基督丰盛的祝福”到罗马去。我在结尾处根据约翰福音第15章所记载葡萄树的比喻,列出得这种祝福的条件,作为保罗这种信念的基础。毫无疑问地,保罗也祈求神祝福他的罗马之行,他要别的信徒也为此代祷。保罗相信神会丰丰富富地祝福他的事工,因为这是他对神的祈求。

 

保罗在罗马书第15章最后一段,将话题转到祷告上,他鼓励罗马的基督徒为他祈求。这并不罕见。保罗一向喜欢请求别人为他和他的事工代祷。圣经有多处类似的记载,例如林后1:10-11、弗6:19-20、腓1:19、西4:3-4、帖前5:25、帖后3:1-2。然而此处的呼吁不但强烈,而且充满感情,因为保罗已经预见他将在耶路撒冷面临的艰难。他在这段经文里描述祷告是一种挣扎,他提到了三一真神的每一位:“弟兄们,我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又借着圣灵的爱,劝你们与我一同竭力为我祈求上神”(30节)。约翰·慕理说到这一节:“神应允了保罗的祷告,但不是依照保罗盼望和预期的方式。我们可以从第30节至33节学习到无以计数的功课。”我同意约翰·慕理的话,因为我们都未用应有的悟性和热心祷告。

 

祷告不是徒然的

 

我们缺乏祷告的原因之一,是我们未了解到祷告的严重性和我们在祷告上的责任。根据以弗所书第6章,我们置身在一个激烈的属灵争战中,祷告是我们的武器。保罗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他要求罗马的信徒与他一同竭力为他向神祈求。

 

20世纪初叶的圣经教师鲁宾·托里(Reuben A. Torrey),有一次参加在圣路易市举行的圣经研讨会。当时有一位牧师正在讲“信心的安息”,说到耶稣已经为我们赢得了一切属灵的胜利,我们只需安息在他的工作中。这样说也不无道理。但他接下去的话却解释得过了头,他说:“我愿意向各位提出挑战,有谁可以指出圣经在何处说过,我们当拼命祷告?”托里当时也坐在台上,虽然一般讲员都不愿意拂逆另一个讲员,但他实在不得不挺身而出。他轻声地说:“弟兄!是在罗马书15:30。”幸亏那位讲员肯虚心受教,他坦然承认托里说得对。因为罗马书15:30说,我们要竭力祷告,因为祷告是大有功效的。

 

此处的“竭力”,在希腊文里是synagonizamai,那是一个复合词,由synagonizomai合成,前者的意思是“带着”,后者则是英文的agony(痛苦)和agonize(挣扎)等字的字源。Agon是一种运动比赛,agonizomai一字是描述运动场上的较力,可以引伸作其他种类的冲突。耶稣在约翰福音18:36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他说的争战,用的就是agonize这个字。路加福音22:44也用这个字描述耶稣在客西马尼园迫切祷告的情景。路加说:“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保罗在总结他一生事工时也同时用到了它的动词和名词:“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提后4:7)。其中的“恳切”、“仗”、“打”用的都是这一个字。

 

因此,祷告不是一件徒然无效的事。我们都置身在一场对抗魔鬼及其诡计的属灵争战里,祷告是我们打赢这场战争唯一的方式。

 

祷告是大有功效的

 

保罗有关祷告的这段重要经文提到的第二个功课是,祷告是大有功效的。正如雅各所言:“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保罗若要得帮助,他的祷告必须有功效才行。保罗在第31节要求罗马信徒为两件事祷告:第一,他能脱离那些不信的犹太人之手;第二,他在耶路撒冷的侍奉能被该地圣徒接纳。这两种顾虑是有原因的。保罗知道犹太人对他怀着很深的敌意。他们视他为叛教者和异端,认为他所传的是一套危害、污蔑犹太教的神学。保罗到达耶路撒冷,准备前往圣殿的时候,犹太人对待他的方式,就足以证明他们对保罗的仇恨(也印证了保罗所预期会遭遇的危险)。他的仇敌一看见他出现,就高声喊叫着耸动百姓:“以色列人来帮助,这就是在各处教训众人,糟践我们百姓和律法并这地方的。他又带着希腊人进殿,污秽了这圣地”(徒21:28)。最后这个罪名尤其不实,但已足够激动群众,去逮住保罗,欲置他于死地。后来他在千夫长和士兵的保护下,才从暴民中间脱身。即使这样,群众仍然高喊着:“除掉他!”(徒21:36)。

 

保罗的第二个顾虑又如何呢?他担心他的事工(指把外邦人的捐项带给耶路撒冷信徒)会遭到反对。我们很难想象,怎么会有人拒绝别人所提供的经济援助?但我们必须记住,犹太基督徒一向严格遵守摩西的律法,而保罗一直坚持外邦人不必完全符合这些律法的严格限制,这一点犹太人很难接受。保罗盼望能借着外邦人的捐项来缓和这种分歧,但他没有把握这项行动一定奏效,它也可能带来反效果,被当作一种贿赂行为,徒然加深他们的敌意。

 

结果呢?在第一件事上,保罗确实脱离了不信的犹太人之手,虽然不是照他想要或期待的方式。暴动发生时,他被兵丁救出来。虽然接下去的两年,他在撒迦利亚被软禁,又在罗马被监禁了至少两年,但他毕竟到达了罗马,也可能抵达了西班牙。

 

我们也相信外邦人的捐项多少弥补了犹太人和外邦人基督徒之间的嫌隙,因为犹太人领袖感谢保罗的关心,并且为他的服侍而感谢神。同时他们也提醒保罗,神仍然在他们当中做工,拯救、祝福了许多犹太人(见徒21:17-20)。

 

祷告有效吗?是的,至少祷告可以改变我们。祷告也是神指定的方式,他要借着祷告为我们带来属灵的胜利和适当的结果。查尔斯·贺智论到这几节经文时说:“祷告(包括代祷)有实际而重要的果效,不仅能在祷告的人心里产生影响,而且也能为我们代祷的对象带来祝福。保罗请求罗马信徒为他祷告,求神保护他免于受害,并求圣灵在耶路撒冷弟兄心里做工。如果祷告没有果效,这两件事也就不会成就了。”

 

我稍早曾引用雅各书5:16:“义人所发的祷告是大有功效的。”同一卷书另一处(雅4:2)指出,我们所以未经历到基督丰富的恩典,是因为我们没有求:“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不幸的是,我们经常在这方面有所欠缺。

 

让我告诉你慕迪是如何成为布道家的。他是一个鞋商,也是芝加哥一个儿童圣经班的教师。芝加哥大火爆发的那天他也在城里。他竭尽己力为穷人募集捐款,接着又为他的生意买了一栋建筑物,然后就启程前往英国休息。他无意去英国讲道,他只是想听司布真、乔治·慕勒(George Mueller)等牧师讲道。但有一个主日,他被邀请去北伦敦一个公理教会做早晚两堂的讲道,他接受了这个邀请。

 

主日早上的讲道并不顺利。慕迪说他“没有能力,没有自由,似乎在拖着一辆沉重的火车蹒跚地往上坡爬”。他想取消晚上的讲道,但那里的牧师不肯答应。

 

到了晚上,情形大为改观。慕迪感觉到有非比寻常的能力,他讲完道时当场决定要邀请人决志。他请愿意接受基督的人站起来,结果大约有五百多人响应。慕迪想,大概他们误解了他的意思,所以他要他们坐下。他说:“散会后我们在副堂有一场会后的聚会,如果你认真考虑要接受基督,欢迎你来参加。”讲台旁边各有一个通向副堂的门,聚会一结束,人们就开始涌向那两扇门。

 

这些人是谁?是你们教会的吗?”慕迪问牧师。

 

有些是。”

 

他们是基督徒吗?”

 

据我所知,不是。”

 

慕迪走进副堂,用更强烈的字句发出邀请,人们立刻表达他们要成为基督徒的心愿。慕迪还是担心有人不明白他的意思。他说:“我明天就要去爱尔兰了,但你们的牧师还在这里。如果你真心实意要相信基督,请你明天再回来,和牧师见面。”几天以后,慕迪接到那位牧师发来的电报,上面说:“星期一晚上来的人比星期天还多。我们教会正经历一次大复兴,你一定得从爱尔兰来一趟,好帮助我们。”慕迪确实回去了。那些日子发生的事,导致慕迪后来以布道家的身份重返英国,并促使他到世界各地为主传道。

 

这本身就是一个动人的故事,但故事并未就此结束。那个教会里有一对姊妹,其中一个正卧病在床。健康的那位在听完慕迪第一次主日早上的讲道之后,回家告诉她的姊妹,那天的讲员是慕迪。

 

芝加哥的慕迪吗?”她的姊妹问。“我在报纸上读过这个人的消息,我就开始求神差遣他来伦敦,到我们教会讲道。如果我早知道今天是他讲道,我一定不吃早饭,花整个早上为他祷告。现在请你出去,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我要花今天剩下的所有时间为他禁食祷告。”她真的说到做到。北伦敦的大复兴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祷告有功效吗?当然!而且祷告是我们打赢这场属灵争战唯一有效的武器。祷告是神所指定的复兴工具。

 

祷告的必要

 

这段经文教导的第三点是,祷告是不可或缺的。祷告不仅大有功效,而且是唯一有功效的方法。所以我们若盼望见到个人得救,或经历其他的属灵恩典和结果,祷告是绝对必要的。林肯总统有一次说:“我有好多次不得不跪下来,承认除了祷告我已走投无路。到了这个地步,我的智慧,和我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毫无用武之处了。”

 

保罗在第32节提到神的旨意:“并叫我顺着神的旨意,欢欢喜喜的到你们那里,与你们同得安息。”这是否指祷告可以改变神的旨意,好使我们如愿以偿?或者只是说祷告能改变我们,使我们甘心接受神的一切作为?

 

关于这一点,有两种常见的错误。第一种是肤浅的加尔文主义,认为既然神统管一切,他的旨意就必定会一成不变地成就。这种说法可能导致一个错误的结论:既然如此,祷告就不那么重要了,反正祷告只能改变我们自己。第二种是亚美尼亚派所犯的错误,削弱了神的能力,好像神非得依靠我们不可。威廉·埃文斯(William Evans)在《如何祷告》一书中写道:“祷告不会改变神的旨意和计划,但祷告能使神在我们里面、透过我们、为我们,而实现他那些出于无限爱心和智慧所要成就,但若缺乏祷告就无法完成的事……祷告给神机会去为我们做他想要做的事……(我们不应该)认为神若没有我们的帮助,仍然能为所欲为。不,他不能。”

 

神不能?他做不到?给神一个机会?任何人若认识圣经所介绍的这位大能之神,就知道这种说法多么无稽。

 

解决之道是好好研究真正的加尔文主义。加尔文主义相信神不仅指定他要达到的目标,而且还指定达到目标的方式。因此神若指定一次大复兴,或某一个人的得救,或其他祝福,而他决定我们领受这些祝福的方法是祷告,那么我们就必须为预定要来的祝福祷告。祷告与拣选是密不可分的,正如做见证和传讲神的话语是一体之两面。如果神决定回应他百姓的祷告而成就某事,他的百姓就必须祷告。确实,他会引领他们这样做。

 

加尔文说:“‘顺着神的旨意’,这句话提醒我们必须专心祷告,因为只有神能凭他的旨意,引导我们一切路径。”鲁宾·托里宣告说:“祷告是神指定用来成就事情的方式。”他下结论说,我们在经历、生活和工作上一切的欠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忽略了祷告。

 

祷告的困难

 

我们为什么忽略祷告?或许因为我们不相信刚才我所说的那些话是真的,是重要的,或许因为祷告本身并非易事。它必然有困难之处,因为保罗要人“竭力”祷告。一个经常祷告的人必然懂得保罗的意思。

 

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祷告这么难?其中一个原因是,祷告是一个属灵的战场。我们的仇敌是魔鬼,我们为了人的灵魂与撒但争战时,休想轻松获胜。祷告并非易事还有一个原因:我们对神和神的作为认识不够,所以我们经常不知道当如何祷告。保罗对这个问题知之甚详,所以他在前面写道:“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8:26)。换句话说,圣灵的工作之一就是为我们祷告,陪我们一块祷告,以补足我们属灵上的缺失和疏忽。

 

我还要提出使祷告困难重重的另一个原因,这是根据罗马书的话:我们在祷告上太自我中心了。你是否注意到保罗的祷告多么无私?他祈求旅途安全,和在耶路撒冷的工作顺利,但他并未求自身的安逸舒适。他盼望在耶路撒冷的事工得到接纳,以弥补外邦人和犹太基督徒之间的嫌隙。他盼望脱离不信的犹太人之手,好叫他在外邦人当中的事工能继续得神的祝福。确实,这段经文最后一句说:“并叫我顺着神的旨意,欢欢喜喜的到你们那里,与你们同得安息”(罗15:32)。

 

我想到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她在主日学听到有关祷告的教训,老师告诉她,耶稣说过“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可11:23)。那个女孩从她家的窗子望出去,可以看见一座大山。第二天她的母亲经过她的房间,听到她正在祷告,求神把那座山投到海里去。母亲问她:“你为什么这样祷告呢?你为什么希望那座山被扔到海里呢?”

 

小女孩回答说:“哦,我很想听它被扔下去时,水面所发出的巨大响声。”

 

可惜我们很多人的祷告比起这个小女孩的祷告只稍微无私一点而已。既然自私是罪,而罪会拦阻祷告(赛59:1-3),难怪我们觉得祷告是件难事,难怪我们的祷告常常未蒙应允。

 

祷告是命令

 

保罗的话是一个命令:“你们与我一同竭力,为我祈求神。”

 

耶稣也教导我们祷告。记得那个不义的法官,和那个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寡妇之故事(参路18:1-8)吗?耶稣并非教导说,神就是不义的法官;但他要我们“常常祷告,不可灰心”(1节)。耶稣自己也祷告,使徒也一样。我们怎能忽略祷告呢?鲁宾·托里说得对,不论我们在这个题目上学到了什么功课,有一点是我们不可不学的:“我必须祷告,祷告,祷告。我要把所有的精力和心力花在祷告上。不论我做什么,我都得祷告。”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