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5:13

 

但愿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借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

 

从某方面说,罗马书到15:13就结束了,因为接下去的部分皆属个人性质。保罗通常是不会以这种方式结束书信的,所以即使没有这一段,罗马书也可以在此打住。毕竟罗马书15:13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结尾。

 

我称这一讲为“第一个祝祷”,是因为在结束之前还有两处祝祷——罗马书15:3316:20,然后是16:25-27的三一颂。每一个祝祷都很重要,但此处这一个尤其重要,而且包罗丰富。

 

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在他探讨罗马书的广播节目中,一共花了六讲来讨论这一节(出书的时候则缩减为一讲)。他说:“这一节准确地将我们借着与耶稣基督的联合而享有的蒙福生命,做了一个提纲契领的归纳。这种生命的源头就是赐人盼望的神。衡量这种生命的方式,乃是我们是否充满‘诸般的喜乐平安’。这生命的本质是喜乐和平安,这是他定意要赐给我们的。这种生命具有一个条件,就是信心——我们因信而进入这生命里。这生命的目的是叫我们活得更丰富。这生命的动力是从神来的能力。这生命的引导者则是圣灵。”显然这是一节很实际的经文。

 

罗马书15:13是一个祷告,它促使莱昂·莫里斯这样说:“我们不应该认为保罗基本上是一个好争议的人;他其实是一个非常敬虔的人。此处我们可以看见他一贯的特色:他绝对不会骤然结束论证,而留下悬而未决的议题,他也不会用征服对手的胜利呼声做结束,他总是用祷告做结尾。”

 

使人有盼望的神

 

要开始这一讲,最明显的起点莫过于“盼望”一词,因为它是第一个关键词,而且重复了两次,一次在开头,一次在结尾。

 

这里有一个引人瞩目之处,就是保罗把“盼望”与神连结在一起,说到“使人有盼望的神”。这可以指神是盼望的源头(主词所有格),或指神是我们盼望的对象(受词所有格)。两者都可以成立。神是盼望的源头,因为他是一切美善事物的源头。但神也是我们盼望的对象,因为我们是对他存着盼望,而不是对这个有罪世界所推崇的脆弱事物抱着盼望。

 

保罗说到基督徒的盼望时,他不是说我们应该“咬紧牙关”,或“相信终有一天会否极泰来”,或“绝对不放弃”。逆境中仍怀抱盼望,乃是人类共有的特质,可以在无以计数的人身上看见,这是值得敬佩的。但谈到属灵的景况时,我们若仍对自己满怀盼望,就未免自欺欺人了。因为离了神,我们就陷入彻底、必然、无可挽回的绝望中。我们实际上成了“在世上没有神,没有指望”(弗2:12)的人。

 

一旦我们把神带入画面中,整个情况就顿然改观。如今我们透过耶稣基督的工作而有了盼望,因为神自己是我们的盼望,他也赐下盼望给我们。

 

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你把盼望放在别人身上,他们早晚会叫你失望。如果你依靠自己的股票、债券、银行存款,你会发现它们可能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不论如何,它们最终无法带给你满足。健康会消失,房子会损毁,工作会失去。即使一个国富民强的国家也会有经济和道德衰退的时候。但一个人若把盼望放在神身上,信靠耶稣基督所启示的那一位神,他就能在任何景况下屹立不倒。爱德华·莫特(Edward Mots)在一首我们很熟悉的诗歌中,表达了这一点,

 

我心所望别无依靠,

只有基督公义宝血;

我无好处堪足自夸,

惟全然靠救主圣名。

立在基督坚固磐石,

其余根基全是沙土。

基督宝血奠立圣约,

救我不受洪流吞灭;

其他依靠都要失败,

救主是我居所,盼望。

立在基督坚固磐石,

其余根基全是沙土。

 

保罗写信给哥林多的基督徒时也提到这盼望,他这样描述自己:“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6:10)。

 

充满喜乐

 

莱昂·莫里斯指出,“喜乐”是保罗伟大的观念之一:“因为这个词在保罗作品中一共出现二十一次之多,其次是约翰作品中的九次,新约其他书卷无一超过这数目。”莫里斯将它与腓立比书1:25的信心相提并论:“我既然这样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间,且与你们众人同住,使你们在所信的道上又长进、又喜乐。”又将它与加拉太书5:22-23里提出的圣灵果子并提:“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

 

但这个概念并不是保罗发明的,这是他从耶稣那里领受的。耶稣升天之前曾说,他要留下喜乐和平安给他的门徒。“这些事我已经对你们说了,是要叫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并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5:11)。说到他的死,他又加上一句:“你们现在也是忧愁,但我要再见你们,你们的心就喜乐了,这喜乐也没有人能夺去”(约16:22)。约翰福音记载的大祭司祷告中,耶稣对父神说:“现在我往你那里去,我还在世上说这话,是叫他们心里充满我的喜乐”(约17:13)。

 

这种喜乐是从神来的,因为“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

 

显然基督徒的喜乐不是由人类天然本性或顺遂环境造成的。它有一个超自然的源头,能超越环境的影响。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写道:“这不是性格外向或内向的问题。有些人生来多愁善感。在从前迷信的时代,这种人常常被视为是受了土星(Saturn)的控制,所以他们被称为忧郁者(saturnine)。另外那些天性活泼外向的人则是出生时受了木星(Jupiter)影响,所以被称作快乐者(jovial)。但即使活泼乐观的人在事情违反他们自私愿望的时候,也会陷入沮丧。反过来说,天性忧郁的人也可以学会依靠永恒的磐石,被一种深邃而稳定的喜乐所充满,而这种喜乐绝对不是来自他天然的生命。”

 

约翰福音第17章记载了耶稣的祷告,他盼望我们心里也能“充满”这种从神来的喜乐。但我们并非经常有这喜乐,因此他要为我们代求。

 

罗马书这一节经文(15:13)也很类似,保罗祈求神“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罗马信徒的心。这教导我们,基督徒领受的福气有程度上的差别,此处必定是指虽然很多人有喜乐平安,但他们并不一定都“充满”了这种喜乐平安。你的福杯必须是满溢的,不能让一半空着。

 

两种平安

 

圣经说到的平安有两种:与神和好,和神所赐的平安。罗马书主要是指第一种平安,因为保罗企图让我们明白,天性与神为敌的罪人,如何才能透过基督的十字架而与神和好。但此处我们探讨的经文(罗15:13)却是指第二种平安,就是神赐给我们心灵上的平安。

 

威廉·巴克莱在他的罗马书注释里提到,人本性对平安求之若渴,却往往因内在的紧张和环境的骚扰而丧失了平安。

 

古代哲学家极力寻找所谓的ataraxia,即安宁的生命。他们最渴望的是宁静,能够抵抗人类经验中一切打击和琐碎的烦恼。今天我们几乎可以说,这种宁静已经付之阙如。

 

导致宁静沦丧的原因有二。(1)内在的压力。人类过的是一种纷扰的生活。纷扰一词本身的意思就是指被扯得四分五裂。一个人若内心争战不休,他自身就是一个战场,一个分裂的人格,他就毫无安宁可言。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脱离这种困境,就是逊位给基督。一旦基督掌权,压力就消失了。(2)对外在事物的忧虑。许多人因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或生活中可能的变化而担心害怕。威耶士(H. G. Wells)说到有一次他在纽约港的一艘船上,当时漫天大雾,突然从雾中冒出另一只轮船,两船擦身而过,彼此之间只有几码的距离。他突然之间被迫面对死亡的威胁。我们很难不忧虑,因为人的天性就是在前瞻未来时,萌生猜臆和恐惧。要停止忧虑,唯一之计是完全相信:不论发生何事,神的手绝对不会使他的儿女遭到不必要的蹂躏。临到我们的事情有时难以理解,虽然它可能使我们的心伤痛、破碎,但我们若对神的爱有足够的信心,就能以平静的心接受它。

 

从神学上讲,这就是相信神的主权——神控制着一切,任何事若不是为了他儿女的好处,他绝对不会容许它发生。一个真正相信神主权的人必然会有平安,而这种平安是别人无法理解的。

 

信靠神

 

保罗在这一节所提到的第四个关键词是信心,或相信。信心是蒙福所不可少的管道,只有当我们信靠神的时候,从神来的祝福才能临到我们。

 

这并没有什么奥秘之处。它只涉及到信心:神告诉我们他是谁,他将为属他的人成就什么事,我们就深信不疑。我认为这是区分人类最重要的因素;人主要的区别不在他们聪明或愚昧,仁慈或残酷,快乐或悲哀,交游广阔或孑然一身。基本的差别在他们是否相信神。从定义上说,基督徒就是信徒,非基督徒就是非信徒。但我的意思还要更深一层。我认为即使在自称基督徒的人当中,也有信靠神或不信靠神的差别。你或者是相信他所说的话,或者是怀疑他所说的话。

 

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在研究这一节时,曾举一个例子说明。他提到一些批评圣经的人在所谓的“圣经错误”得到合理解释时,他们的反应往往是再去制造另一系列的论述,证明为什么知识分子不能信靠圣经。他们称这些理论为甲、乙、丙、丁论证。这种方式确实流行了一阵子,因为圣经学者的回应经常都是慢人一步的。但过一段时间之后,圣经的知识和有关圣经文件的探讨逐渐淘汰了论证甲和论证乙,于是那些批评圣经的人又发展出戊、己、庚、辛论证。圣经学者挺身应战,过了几年终于解决了他们提出的难题。如今批评圣经的人又想出壬、癸论证。一段时间之后,它们也烟消云散。那些人用完了所有字母代号,只好从头再来!

 

我们或许以为这些人会从过去学功课,但事实并非如此。巴恩豪斯说:“在这些充满疑惑的人呼啸而过时,仍然有一批信心的勇士因信而满有喜乐和平安,因为他们充满了从神而来的盼望,神能建立、坚固、稳定他们。”

 

我常常提到司布真说过的一段话,他情愿暂时被人看作愚昧,因为他知道二、三十年之后,他对神的信心将得到印证;他谴责那些攻击圣经的人,他们或许一时锋芒毕露,咄咄逼人,但十年、二十年之后,他们将显得愚不可及。

 

要学习依靠神。你会发现当你信靠他的时候,你的信心就日益茁壮,你可以扎根在圣经的奇妙真理上。此外你会发现,神能带给你完全的喜乐和平安。诗歌作者托马斯·凯利(Thomas Kelly1769-1855)这样写道,

 

众圣徒啊,永远信靠他,

信实的主,永不改变;

无一势力,无一诡计,

能使我们与他的爱隔绝。

 

圣灵所赐的能力

 

罗马书15:13提到的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关键词是能力:“藉着圣灵的能力。”它的希腊文是dynamis,而不是exousia(后者有时候也翻译成“能力”,但它实际上是指“权柄”)。使事情成就的乃是能力。

 

这句话提醒我们,我们本身无法产生任何属灵的价值,因为耶稣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15:5)。若不是神赐下信心,我们也不能相信他(弗2:8)。除非我们借着祷告和祈求,将我们所要的告诉神,否则我们无法得到平安(腓4:6-7)。喜乐是单单从神而来的,是圣灵在我们里面所结的果子(加5:22)。我们也无法靠自己得盼望(弗2:12)。虽然我们不能靠自己得到这一切,但在神凡事都能,他借着圣灵使这一切成为可能。事实上,神应许我们若信靠他,他就要在这一切事物上祝福我们,这也是保罗在罗马书第15章的要点。

 

这个祷告以“藉着圣灵的能力”做结束,它以神起头,也以神结尾。这一点很重要,我们对此应该很熟悉了,因为罗马书11:36也提到同样的话,保罗在那里结束了整大段教义的部分,最后以一个颂歌做结束:

 

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

 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宇宙中的每一件事物都是从神来的,由神的代理者完成,而且为了神的荣耀而存在。无生命的宇宙——植物、树木、太阳、星球、半星球、黑洞——尚且如此,更何况救恩呢?你若是基督徒,救恩就是给你的。你的存在是因为神创造了你。你相信是因为神在你里面动工,赐你信心,并以圣灵的能力保守你。神这样做是为了使你能荣耀他,从现今一直到永远。

 

我们若只靠自己,必定一事无成。即使我们得救以后,仍然会在试探或魔鬼的致命攻击面前溃不成军。但由于神是帮助我们的,我们可以坚立不动摇,并且得胜有余。所以凯利在我前面引用的那首诗歌中继续说,

 

主啊,保守我们

向你忠心,坚信不疑,

直到我们迎接

你所应许的喜乐那日。

 

最后我们注意到,根据这一节,所有基督徒都应该“大有盼望”。这是保罗所强调的重点和结论。套用现代的话说,神是盼望的源头,任何人若学着信靠他,他就会以喜乐和平安充满他们,透过圣灵的能力使他们满有从父神那里来的盼望。

 

这是本章第四次提到“盼望”(分别见于第412节,和第13节的两次),若从第12节算起,则是第三次。显然这是保罗主要关切的焦点,我们当然也不可忽略,特别是我们活在一个缺乏盼望的时代。我观察四周,可以感觉到人们几乎对每一件事都丧失了盼望。他们对政治家、经济、司法制度,甚至执法机构都一无信心。他们没有神,所以在世界上没有盼望。

 

对属神的人而言,这是何等宝贵的机会!哈尔登说:“属神的人拥有高度盼望。”一点不错。我们有从神而来那足以振奋人心、大有能力的盼望。所以我们当满怀盼望,并让世界知道为什么我们有这样源源不断的盼望!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