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4:5-6

 

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

 

我每想到那些导致基督徒分裂的事,就觉得很可悲。中古时代天主教和东正教为了尼西亚信经中的一个字filoque而分裂。这个字的意思是“和圣子”,他们相持不下的焦点在,圣灵究竟是单单从神来的,还是同时从三一神的第一和第二个位格来的?在改教期间,路德派、慈运理派(Zwinglians)和加尔文派对圣餐的意义看法各异。路德一派的人坚持罗马天主教的观点,认为圣餐所用的饼和酒可以实际上转换成基督的身体和血。路德强调耶稣的话:“这是我的身体。”慈运理派的人只将耶稣的晚餐看作一种象征的仪式,他们强调:“你们也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路22:19)。加尔文论到耶稣“实际的同在”,但他主张那是一种属灵而非肉体的同在。

 

发生这些纷争固然遗憾,但至少这些争论是针对神学或圣经上的议题。保罗在罗马书第14章提到的事,甚至不是什么神学问题——哪些食物可吃?基督徒是否应该特别设立一些节期,来守宗教仪式?保罗的重点是,这一类问题不应该造成基督徒中间的分裂,基督徒必须尊重彼此不同的看法。不幸的是,这些事情确实会分隔我们,因为持相反意见的人很容易彼此轻视。

 

有关守日的争论

 

我们已经看过吃肉的问题,保罗说一个基督徒在这事上所做的决定是无关紧要的。他在第5节至6节提出第二个例子,则关系到守特别的日期。

 

我在第209讲提到,保罗在加拉太书4:10-11,和歌罗西书2:16-17也提过这事。他反驳说:“你们谨守日子、月份、节期、年份,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4:10-11)。以及“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西2:16-17)。

 

罗马书这里略有不同。保罗在加拉太书和歌罗西书中所反对的,是那些人企图将吃某种食物或守节期当作得救的方式,那是“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加1:6-7),必须加以制止。相反的,保罗在罗马书第14章提到的人,并未将饮食和守节当作上天堂之道,他们这样做不过是因为他们相信,若要顺服神、讨神喜悦,就必须如此做。

 

保罗此处不再提“软弱”、“坚固”等词,是别有用意的。显示在明白福音的事上,他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比起吃蔬菜的事更无足轻重。因为现在面对的不是软弱或坚固的问题,仅仅是他们对讨神喜悦的方式各持己见。

 

但这问题现今仍然存在,而且莫衷一是。即使今天,它还会导致分裂和嫌隙。我们现在的焦点是,基督徒应该在一周的那一天敬拜神、当如何守主日等问题。对此一般有三个主要的观点。

 

1. 崇拜应在星期六或星期天。有些基督徒坚持在星期六做礼拜,照他们的观点,这是合乎圣经的做法。例如安息日会和一些其他宗派即持这种立场。

 

2. 在星期天敬拜神,并以那天作为安息日。第二种观点是,应该在星期天崇拜,那天就等于旧约时代的安息日,意思是基督徒当像犹太人守星期六那样,守星期天。《威斯敏斯特信条》就采取此立场,称主日为“基督教的安息日”。它说:“当向主守此安息日为圣,人人都要适当准备自己的心,事先整顿日常用务,非但整日停止自己的工作、言谈、思想、属世的职务和消遣,保守圣洁的安息;也要用全部时间举行公私礼拜,并履行必须的与怜悯的义务”(第21章第78段)。

 

这是英国和美国清教徒的观点。今天许多改革宗教会仍秉行不悖。

 

3. 星期天的敬拜是新“主日”。这一派认为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已经废弃了安息日,一个别具特色的新日子——主日——已形成,并且取代了安息日。这是加尔文的看法,他说:“犹太人的圣日已被搁置一旁,”“神已指定了另一天来取而代之。”这也是我个人的立场。

 

有时候情况会略有不同。在我所属宗派——保守的美国长老会——当中,最严重的冲突就是有一些人坚持威斯敏斯特的严格标准,包括其对安息日观点;另外一批人的立场较宽松,至少在这一方面他们同意加尔文,主张以星期天代替安息日。我们的宗派里有一些人极力排挤像我这一类的牧师,因为我们主张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必要求所有人都严守《威斯敏斯特信条》。

 

谨守安息日派的立场

 

我们如何看待这种冲突呢?让我们先来探讨谨守安息日派(Sabbatarian)的立场。在长老会里面,这种立场声势浩大,并不是因为它出现在《威斯敏斯特信条》中(虽然有人用此当作棍棒,来强迫别人采取他们的立场),而是因它见于圣经,事实上,它出现在十诫中。他们说,如果它出现于十诫,就必然和其他诫命一样,对我们有约束力。

 

第四诫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神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仆婢、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出20:8-11)。神若把第七日分别为圣,并且指示人当如何守这一日,那么我们别无选择,只有遵照着去行。

 

当然,也有一些卓越的论证,对此观点力加反驳,我在其他作品中曾仔细讨论过。我说过安息日是犹太人制度所独有的,没有证据支持任何一个古代民族或国家也守安息日,以色列人也是在西奈山领受十诫之后才第一次守安息日。创世记2:2-3说,神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于是他“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但那里并未说神定第七日为安息日。圣经从未暗示亚当、夏娃、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或任何一位先祖曾经守安息日,或知道什么是安息日。

 

事实上,我们在尼希米记读到:“你也降临在西奈山,从天上与他们说话,赐给他们正直的典章、真实的律法、美好的条例与诫命,又使他们知道你的安息圣日,并藉你仆人摩西传给他们诫命、条例、律法”(尼9:13-14)。这显示以色列人在到达西奈山之前,对安息日仍然一无所知;但安息日是神特别为以色列人安排的,好使他们的国家生活井然有序。

 

同样的,出埃及记31:13称安息日为“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使你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稍后又记载:“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远的证据”(17节)。这里刻画出安息日是神单为以色列人设立的。

 

我们必须记住,过度强调安息日,就很容易落到有害的律法主义中。这显然是犹太人的情形。事实上,这是犹太人领袖和耶稣之间的第一个争辩,后来证明也是最后一个致命的争论要点。耶稣和他的门徒都不赞成那些领袖对如何守安息日的严格观点,耶稣因他“非正统”的行为受到挑战时,他回答那些墨守成规的人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可2:27)。耶稣指出虽然他们谨守第七日,但那一天的价值是有限的,他同时声明自己有权改变、取代,甚至废弃安息日。

 

法利赛人对此大不以为然。事实上,他们恨耶稣这样毫不留情地攻击他们所珍视的事物,于是他们开始设计杀害他。马可告诉我们,根据这个问题,以及后来耶稣在安息日治病的事件,法利赛人“出去,同希律一党的人商议怎样可以除灭耶稣”(可3:6)。甚至到了今天,那些坚持严守安息日的人也很容易在其他事情上食古不化。

 

以星期天为新的“主日”

 

另外就是把星期天当作基督徒新的敬拜日子,以别于安息日,这种看法又如何呢?这是我所持的观点,我有几个自认为还不错的理由。例如“安息日”一词虽然在使徒行传出现九次,但没有一次说到基督徒必须谨守这日子。使徒行传1:12使用了“约有安息日可走的路”这短句。“安息日”一词在第13章出现四次,用来描述保罗如何善用安息日传福音,他进到殿里,向聚在那里的犹太人讲道(14274244节)。同样的情形也见于第15章(21节)、第17章(2节)和第18章(4节)。没有一处说到教会在安息日聚会,或基督徒认为他们自己的日子——星期天——与安息日一样,或星期天是安息日的延续。

 

初代基督徒也未像犹太人那样守星期六。犹太人在那一天是绝对不做任何工的。但从早期的记录看,多数基督徒积极利用星期天来从事属灵的活动,他们不是拉长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这样做,而是满怀着感恩和喜乐的心。

 

谨守安息日派的立场固然有流于律法主义的危险,另一方面,若对守安息日掉以轻心,也会落入自由主义的危险中,那就是完全忽视这一天,什么也不做。他们甚至不去教会,不然就是把聚会当作例行公事,草草尽了“责任”,他们就可以用这一天剩下的时间来从事属世的活动。

 

让我声明一点,我不认为你星期天出外用餐,或和孩子打球,或去观赏球赛,甚至看电影,就是“破坏安息日”。但我们若不把星期天用来作为滋养属灵生命的日子,或传福音的机会,或真诚敬拜的时刻,或喜乐的日子,那么我们就错失了大好时光。

 

罗马书提出的三个原则

 

我已经提过了这两个主要观点的优点和缺点——我省略了星期六敬拜的观点,毕竟持此观点的人在少数,而且它并未影响今天大多数基督徒,现在让我另外提出一点:就像基督徒是否可以吃肉,或是否吃素食的问题一样,罗马书第4章的重点是,保罗在这问题上并未表明他个人的立场。他没有在安息日的议题上做定夺。

 

所以我也不打算坚持自己的看法。我有一些朋友的观点与我不同。事实上,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他也是一位牧师,每逢星期天他一定摈除一切世界的活动。主日崇拜之后,他只从事拜访朋友或病人、研读圣经、祷告或阅读书籍的活动。我怎么能说他守“安息日”的方式是错误的呢?他一点也没错。他用自己的方式服侍主。同时他也不轻看那些在“安息日”从事许多活动,要到星期一才真正休息的人(包括我在内)。

 

但保罗确实在这方面给了我们三个有益的指导原则。

 

1. 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请留意第5节并不是说,“各人可随自己感觉对的去作,毕竟个人有不同的意见。”他没有说既然每个人都有意见,就不应该对其提出挑战。他乃是说,各人的意见要坚定。这里的意思是,保罗愿意将每一个信徒视为有责任感、有思想的人,不会被其他较“坚固”的信徒牵着鼻子走。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为自己去好好研究这些事。

 

各人心里”这短句也很重要。我们在前面说过,罗马书最后这一大段一开始就强调人的心意,说到基督徒不可“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

 

我们无法逃避个人的责任。你或许说:“在我所成长的教会里,根本没有人特别注意到安息日。”或“我的牧师是一个严格遵守安息日的人,所以我大概也应当如此。”或“既然这件事不重要,我也就不去多想;反正跟着大家走就行了。”单单这样说是不够的。保罗并未谴责任何人,但他未指出何者对何者错的原因是,他认为基督徒应该有责任感,有思想,我们应该自己去仔细思考这些事。我们若这样做,或许就能对某些观点产生新的认同,或者至少愿意在这些事上采取合作的态度。

 

2. 不论用何种方式,都能服侍主。这必然是保罗主要强调的一点,因为它单单在第6节就重复出现了三次:“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

 

保罗在这一节里把食物和守日两件事相提并论,指出不论采取哪一种立场,都能服侍主。为了宗教理由而吃蔬菜的人是为主做的,因为他相信这样可以为神做见证。他或许是因不愿意吃祭过偶像的肉,或许是因他认为所有的生命(包括动物)都是神圣的。另一方面,那些什么都吃的人则认为万物都是神所赐的,包括丰富的食物,他欣喜地发现宗教本身与吃喝无关。他知道保罗在第14章稍后所说的话之含义:“因为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17节)。

 

至于守日呢?有人在星期天停下一切世俗活动,用来敬拜、阅读、对人施怜悯。那些自由从事其他活动的人也应该在所做的事上服侍神。

 

问题是:你是否真正借着所作所为来服侍神?在你的基督徒生活中,星期天确实有其分量吗?你是否善用它?你是否从中得到益处?至于周间其他日子呢?你是否也照样服侍神?如果你的工作使你无法服侍神,你是否应当离开这工作?或许你可以学习如何在现有的环境中荣耀神。你要好好回答这些重要的问题。你不是蒙召做一个机器人。你应该做一个有意义、有思想的基督徒。

 

3. 一个诊断性质的问题:你能感谢神吗?保罗在第6节三次提到服侍主的事,但他也两次提到“感谢神”。他在有关吃肉或吃素菜的事上提到感谢神,是因为我们用餐时很自然会谢恩。但我们在所做和不做的其他事(包括守日)上,也当感谢神。

 

第三个原则包含两方面。

 

第一,如果别的基督徒为食物,或工作,或为他在神带领下的作为而感谢,他的感谢就证明他是“为主”而做的。这将我们带回到第四节:“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他若在服侍主,你就不可拦阻他,不妨让神照他自己的意思在信徒里面工作。

 

第二,当我们面临疑惑时,这个感谢的原则可以帮助我们做决定。我们所处的环境或许晦暗,圣经的教训似乎不清楚,至少我无法明白时,该怎么办?有一个很好的答案:你是否能在主里享受它并献上感谢?瑞士解经家哥得问道:“我是否能容许自己拥有这些享受?如果我能为主享有它,并为此献上感谢,答案就是肯定的。如果我无法视其为从神手中领受的恩典,并为它谢恩,答案就是否定的。这种测试法一方面尊重神的主权,一方面给予个人选择的自由。”

 

论到这一点,我要提到犹太人的安息日,虽然守安息日很容易流于律法主义,但神设立安息日主要的目的,是提供以色列人一段感恩和喜乐的时刻。以赛亚书第58章这样描述:

 

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

 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

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

 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

而且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

 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

你就以耶和华为乐。

 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

 又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

58:13-14

 

我想不出神的儿女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向神求的事了。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