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3:6-7

 

你们纳粮也为这个缘故;因他们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

 

没有人喜欢缴税,所以大家对税吏(或国税局官员)都不存好感。但这正是保罗论及政府的权利和基督徒的责任时,特别强调的一点。我们应该缴税,并且尽量尊重那些辖管我们的人,包括税务官员。

 

我们分析保罗的意思时,发现他这段有关基督徒与政府的关系之经文,一共有两部分。第一部分说到我们需要缴税。第二部分说到我们应当敬重那些配受我们敬重的人。这两节经文说:“你们纳粮也为这个缘故;因他们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罗13:6-7)。

 

没有人喜欢缴税

 

纳税不是一件愉悦的事。著名的法国哲学家和作家弗朗索瓦·伏尔泰(Francois Voltaire)有一次和他两个颇诙谐的朋友共赴晚宴。饭后他建议每人讲一个有关贼的故事,作为余兴节目。他的两个朋友各说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分别受到赞美。轮到伏尔泰了,他说:“各位先生,从前有一个税吏……糟糕,我忘记这个故事剩余的部分了。”

 

撒沃尔的公爵,后来成了西西里王及萨丁尼亚王的维克托·阿梅迪奥(Victor Amadeus),一向对其臣民横征暴敛。有一次他拦住一个正在工作的人,问日子过得如何。那人回答说:“住在这样一块圣地,生活就是这么回事嘛!”

 

圣地?”撒沃尔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们这地方一定是个圣地,因为主耶稣的受难经历在这里又重现了,只是方式颠倒而已。”

 

颠倒?”

 

对啊!”那个贫农回答:“从前是一个人为众人死,但我们这里是众人为一个人死。”

 

透过缴税来支持政府

 

这一类故事可能不胜枚举,因为没有一个人喜欢纳税。但保罗在罗马书13:6-7,和耶稣一样说到纳税是基督徒的重要责任之一。

 

当然这中间的理由是,维持一个政府的运作所费不赀,即使政府不贤明,我们仍然能从中获得各种利益。半岛教会的前主任牧师雷•斯特德曼说,他刚开始出来做牧师的时候,由于薪水极微薄,有好几年的时间都不需要缴税。所以当他第一次必须缴税时,不禁大感震撼。由于他缴得心不甘情不愿,所以忍不住在寄出税款的信封上,将收信人写成“残忍的国税局”。这似乎并未触怒税务官员。第二年他又在信封上称收信人为“紧追不舍的国税局”,但国税局依然纹风不动。最后他只好放弃了,只是心中还是忿忿然,这恐怕也是我们大多数人每年缴税时刻的心态。

 

然而忿忿不平的态度并非正当。其实我们每年缴付联邦税的时候,应该感谢由税捐所支持的国防武力,和他们所提供的和平和安全。税捐也支付法庭和政府机构的开销,我们都从两者受惠不浅。另外还有公园、缉毒局、食品检查局、传染病控制中心、联邦调查局、民航管理局,以及其他各种缺之不可的服务机构。我们缴付州政府税的时候,应该对州立大学、市政府的服务、高速公路的维修和法庭心存感谢。市政府的税收则用在支付学校、垃圾回收、消防队和警察局的经费上。

 

我们或许抱怨税率太高,但若没有税收,政府就无法发挥功用,文明就无法继续,我们的生活和财产随时会遭到威胁。

 

对税收负责

 

虽然政府有从神来的权柄,应当受人尊重,但政府也必须为神赋予他们权力去做的事负责。在征税的事上也一样。

 

1. 合理地使用税款。政府在这方面受到一个限制:税款不可用在增加政府官员的奢侈享受上。保罗在这几节说得非常清楚。他说:“他们是神的差役”,意思是政府官员必须善用税捐来服务百姓,而非为己谋利。

 

加尔文在他的注释中对此表达得很透彻:

 

保罗利用这个机会提到税捐的事,他将付税的理由建立在政府的职分上。如果政府的责任是为正直人维护和平,抵抗恶人侵犯,那么除非政府得到适当的资助和保护,是无法克尽厥职的。法律所规定的税收就是用来应付这方面的需要……但政府官员也当记住,他们从百姓得来的一切都是公有财产,不可用在满足私人欲望和享受上。

 

我们或许在最高阶层的民选官员当中,较少看见滥用公款,这是因为总统和国会议员总是在公众密切的注目之下,如果他们滥用公款,不但很容易被查出,而且也会伤害到他们的政治前途,使他们在下一次选举中失利。

 

但我们可以在较低阶层中看到许多浮滥开销的现象。我们经常看见政府机构人事过于浮滥,太多闲人干拿薪水。还有许多人把自己的家人亲戚纳入政府的支薪名单中,却根本不做事。这种情形在市政府层次上屡见不鲜,难怪我们不时听到某些富裕城市因此而破产的新闻。

 

2. 横征暴敛。政府必须避免的第二种错误是横征暴敛,意思是把税率订得过高,实际上是在压榨百姓,最终必两败俱伤。

 

这是一个极大的危险,美国立国领袖早有先见之明。事实上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与英国争执,最后导致独立战争时,一直坚持“无选举权者没有纳税义务”的原因。他们认识到有人民做代表的政府,才能保证统治者不致恣意妄为,而他们决心以性命和荣誉去保障这一点。一位早期的知名法官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说:“征税的权力可以成为毁灭的权力。”另一位法官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也从禁止制定苛税的观点表达了相同的关切,他说:“只要法庭存在一天,(就不可)让征税的权力成为毁灭的权力。”

 

当然,这是一个很难界定的领域。这就像问说:“究竟什么才算太长?”“什么才算太短?”一样。这些都是相对的词句,每一个都取决于所涉及的对象和环境。

 

什么样的税率算过高?这必须视经济和世界的情况而定。经济景气的时候,政府可以征收较高的税,以使用税收来发展建设,改善人民生活。但百业萧条、民生雕敝的时候,政府必须减轻税赋。战争期间的税收需要大过承平时代。平时应该有所谓的“战备存款”,以避免政府过度开销。

 

分等式的所得税是否公平?当然不公平。我们说富人应该缴“分内”的税。但对赚得多的人就课以较重的税,这公平吗?或许它可以当作权宜之计,特别是在市面不景气,或经济萧条时。但这并不公平,长期下来会伤害国家经济,因为个人累积的资金是刺激新经济的唯一来源。政府若过度对富人征以重税,等于是用未来做代价,换取短暂的经济效益。

 

今天我们的政府支出已经失控。大多数民选官员都缺乏制止浪费公帑或削减联邦开销的勇气,更别提消除赤字的努力了。

 

让我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在我们现存的制度下,是用课税来惩罚赚钱多的人,他们必须比别人多缴税。难道我们不应该设立一个制度,以奖励高收入的人,或盈利丰富的商家?我们若奖励赚钱多的人,惩罚收入减少的人,岂不更合理?耶稣说过一个比喻,有一个仆人用主人的一锭银子做资本,又赚了十锭银子,结果主人就让他管理十座城,以为奖赏。另一个仆人赚了五锭银子,主人就让他管理五座城。但那个拿了一锭银子却未善加使用的仆人,连他原有的一锭银子都被夺去,交给那有十锭的仆人(参 19:11-27)。

 

恭敬和尊重

 

当然,保罗关心的并不是政府如何课税。他关心的是基督徒如何发挥功用。因此他在上下文里将范围扩展,谈到适当的恭敬和敬重。他说,“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然后又加上,“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这一节好像一座桥梁,连接着罗马书接下去的一大段,保罗在那里写到彼此相爱,因为恭敬应该是对许多人显露的,而不仅限于对政府。

 

略查阅经文汇编,会发现我们必须在几个领域中显出我们的恭敬。

 

1. 君王。我们已经讨论了基督徒对执政掌权者的责任,所以我们不妨先从圣经有关“尊敬君王”及一切在上掌权者的命令开始。

 

彼得的一番话与保罗的意见很相近。

 

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你们虽是自由的,却不可借着自由遮盖恶毒,总要作神的仆人。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

 

彼前2:13-17

 

保罗在被捕并带到公会面前时,他说他在神前面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那时大祭司就吩咐旁边站着的人打保罗的嘴,因为他们觉得他太狂傲自大了。保罗知道他们这样做违反了犹太人的律法,因他尚未被定罪。他说:“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徒23:3)。

 

站在旁边的人就责备保罗,因为他对大祭司说的话缺乏礼貌。于是保罗回答说:“弟兄们,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经上记着说,‘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5节)。保罗这话是引用出埃及记22:28

 

我们尊敬君王和在上掌权者的方法是,不用无礼的态度对他们说话,基督徒对他们有一个责任,就是为他们代祷。这包括政府的官员、警察、消防队员和学校的老师。

 

2. 教会领袖。圣经有多处告诉我们要敬重教会中有权柄的人。保罗告诉提摩太:“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希伯来书的作者如此写到教会领袖:“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来13:17)。

 

此外,圣经中还有不少可以帮助我们的例子。亚伦曾带领百姓造金牛犊,拜偶像。摩西下山回到营地之后,就开始惩罚犯罪的人。但摩西并未公开羞辱亚伦,他只要求亚伦对自己的行为提出解释。亚伦给了一个很牵强的借口,他责怪摩西在山上待得太久,责怪百姓顽梗着颈项,他甚至编出一个神奇的说法,说他只是把百姓的金子扔进火炉中,就有一个铸好的牛犊出来了。摩西知道这不过是一派胡言,但他并未指责亚伦,因为亚伦是神所设立的,只有神而不是摩西有权责备亚伦。摩西当时似乎搁下了审问亚伦的事(出32:21-24)。

 

另一方面,我们看见摩西的姐姐米利暗的故事,她因摩西娶了古实女子(可能是一个黑人)而毁谤摩西。摩西并未给自己辩护,但神听见了,就惩罚米利暗,使她长了大麻风。我们若以言词或行动敌对神在教会中设立的领袖,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

 

3. 父母。十诫包含了另一个我们当尊敬的对象,就是我们的父母。“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出20:12)。保罗在以弗所书6:2引用了这一节,并指出“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

 

这是一个重要的诫命,所以它被列在第二类,就是有关我们对别人的责任那一类诫命之首。家庭是社会最小的单元,尊敬家人,特别是父母,乃是家庭秩序和规范的基础。儿童应该受到教导去尊敬父母,否则就当受惩罚。我们若教导孩子从小顺服父母,他们长大之后才会顺服别人——老师、警察、执法者和神。我们必须对父母言词柔和,听他们的意见,记住他们的生日,在他们老年时好好照顾他们。我们若不尊敬看得到的父母,又怎能尊敬和顺服看不见的神呢?

 

4. 老年人。利未记是较难读的一卷书,但它充满许多重要的经节,其中一节是:“在白发的人面前,你要站起来,也要尊敬老人,又要敬畏你的神”(利19:32)。今天已经少有人这样做了。我们不但不尊敬老年人,反而常常轻视他们,以为只有年轻人才有价值。20世纪60年代有一个口号:“千万别相信任何超过三十岁的人。”但我们知道60年代绝对不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时代。

 

5. 神。我们若受指示去尊敬在上掌权的,或因他们领受了管辖我们的的职分,或因他们是我们的父母,或因他们的年龄,显然我们更需要尊敬神。提摩太前书6:16说,神就是父:“愿尊贵和荣耀的权能都归给他,阿们。”同样的,约翰福音5:22-23说:“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

 

我们如何尊敬神?乃是借着读他的话语来认识他。我们若在他的话语中发现他要我们做的事,就遵照着他的命令去行。我们为他所赐的一切而感谢,并因他的所是所有而赞美他。我们在生活的各种试炼和失望中信靠他,因他是我们生命中一切美和善的源头而歌颂他。这些都是尊敬神的方式。

 

启示录那个奇妙的画面显示,代表众圣徒的二十四个长老俯伏在神面前。

 

又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说:

我们的主,我们的神,

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

因为你创造了万物,

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

 

4:10-11

 

长老用这种方式,表明他们靠着神的恩典已经完成所托。于是他们把冠冕交给神,并且赞美神。

 

公民的品格

 

只有当基督徒为了神的荣耀而尽忠职守时,神才能使用他们把社会提升到一个地步,使当得尊敬的人得到尊敬,当得敬重的人得到敬重。这时一个国家才能在道德上强壮,使公义落实,而不再是一个空洞的词汇。换句话说,一个国家国势昌盛的原因,不在法律,而在公民的品格。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是一个杰出的政治家,她深谙政府的能力有限,所以她呼吁那些真正能活出信仰的人出来引导社会更新。她对苏格兰教会联会说:“犹太教和基督徒传统的真理实在无比珍贵,依我看,这不单因为它们是真实的,而且因为它们提供了道德推动力,只有这种力量可以带来我们所渴望的和平……如果民主社会里的人内心不能被一个要他们朝着比自身更大的目标前进的呼召所感动,民主制度就毫无盼望可言。政治结构,国家制度,集体理念,这些都不够。我们这些立法者可以制定法律,但你们教会可以教导人信心的生活。”

 

如果我们开始对当受尊敬的人显露我们的尊敬,最重要的,对神表达出我们的尊敬,那么其他人也会从我们身上认识神,早晚他们也会尊重、推崇、恭敬神,这就是救恩,是智慧的开端。“凡人所当得的”不仅指纳税,它也指正义,那是一个自由、公平的社会之基础。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