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3:5

 

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详细研读圣经,这样做的乐趣之一是,我们常常会碰到一些料想不到的奇妙之事。

 

例如创世记第1章如此记载神创造天地的过程:“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创1:14-16)。

 

又造众星!”

 

这句话多么神奇、惊人,却常遭人忽视!“噢,是的,还有成千上万闪烁的星星、新星、黑洞、银河和半星球。”我记得马尔科姆·马格里奇(Malcolm Muggeridge)称“又造众星”这四个字是文学史上“遭到埋没”的最伟大字句之一。

 

莫忘良心

 

我们读到这一节圣经,也可能有同样惊艳的感觉,特别是最后一个词“良心”。

 

保罗此处在讲政府的功用,以及为什么基督徒应该顺服在上掌权的。这有两个强烈的原因。第一,我们应该顺服掌权者,因为“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13:1-2)。也就是说,我们抗拒政府,就是抗拒神,神必为此审判我们。第二个原因我们在上一讲已经讨论过了,就是政府也能审判我们。“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的佩剑”(4节)。国家要求我们顺服,否则它可以惩罚我们。

 

这是两个很好的理由,要我们顺服掌权者。但正在我们以为保罗已提出了完整的论点,打算做结论时,他忽然又追加上一句:“噢,对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良心。”这整节说:“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

 

我称这是最容易被忽视,或被埋没的一段话,足以与“又造众星”那一句并驾齐驱,因为良心并不是一个微乎其微、不值一提的东西,它包罗甚广,而且举足轻重。良心包括我们分辨是非的能力,更重要的,它也包括我们意识到自己应当行善。换句话说,保罗一说到良心,正如这里的例子,他突然把有关顺服政府的讨论,从所谓纯粹实用的层次,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境地。因为他并未说:“你们必须顺服,不然就会自找麻烦。”他乃是说:“你们必须顺服,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你们知道应该做合理的事。”

 

让我换个方式说。保罗对待我们并不像我们对待动物那样,只是机械式地反应:好的就奖赏,坏的就刑罚。他看待我们是有道德,有责任感的人,是照神形像造的,所以他直接诉诸我们的良心。

 

良心是什么?

 

良心对保罗而言,似乎比对其他圣经作者重要得多。新国际译本中,“良心”一词一共出现二十九次,而它只在旧约里出现四次。新约出现的二十五次,有二十次是在保罗的谈话或书信里。哥林多前后书就有好几次。除了保罗使用这个词之外,它只在希伯来书出现三次,彼得前书出现两次。

 

英文的“良心”(conscience)一词包含了两个拉丁字:con是指“用”,scientia是指“知识”。因此良心的意思是“用知识”。具体说,它与一个人内心的知识或内在的动机有关,而与一个人的行动成对比。

 

这是“良心”在英文中通常的用法。但由于我们是罪人,也意识到自己有罪,“良心”通常带有消极意味,是用来谴责人的。例如《理查三世》(Richard III)一剧里,那个昏庸的暴君理查说到,

 

我的良心有几千个舌头,

 

每一个舌头都可述说一个故事,

 

我在每一个故事里都是恶棍。

 

《理查三世》第五幕,第三景

 

这个词在《哈姆雷特》(Hamlet中用法亦同。哈姆雷特提到他用来揭露国王之弒父阴谋的那出戏时说:

 

我打算用那一出戏,

抓住国王的良心。

 

《哈姆雷特》第二幕,第二景                

 

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在《失乐园》中这样说到撒但:

 

如今良心唤醒了绝望,

苦涩的回忆从酣睡中苏醒,

过去、现在,和将来

一幕一幕浮现眼前。

 

《失乐园》第四册                        

 

这些词大多数是消极的,当然有其原因。我们经常犯错,所以我们的良心总是在谴责我们。

 

现在我们来看保罗如何使用这个词。保罗意识到人的良心有软弱的时候(林前8:71012),他知道我们的良心会谴责我们,因为他勉励人当尽力“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徒24:16)。但保罗常常说到“无亏的良心”(提前1:519),和“清洁的良心”(提前3:9;提后1:3)。他告诉公会:“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徒23:1)。他写给哥林多人的信上说:“我们所夸的是自己的良心,见证我们凭着神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神的恩惠,向你们更是这样”(林后1:12)。他又说:“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林后4:2)。

 

世俗的作者对“良心”一词的用法,和圣经的用法大相径庭。原因是神使基督徒的道德意识苏醒过来,好叫他不仅能够分辨是非,而且能真正渴望遵照良心的要求行事。

 

这对政府的意义

 

论到良心的角色,我们现在是将它运用在基督徒与政府的关系上,而不是用在与一般道德的关系上。所以我们必须问,保罗此处说“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究竟牵涉哪些事?

 

1. 对于顺服,我们有比别人更高的动机。保罗这一段主要的重点是,基督徒必须顺服世俗掌权的,他给我们的第一个理由是,人类的政府是神所设立的。基督徒对此应该能完全领会。但我们若只看到消极面——若不顺服神所建立的政府,就会受到惩罚——那么我们的动机还是很薄弱。保罗却在这里适时地带进了良心的因素,他指出我们必须顺服,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作为一个有责任有道德的人,我们应该作正确的事。

 

除了这个标准之外,保罗又提升了我们的价值,因为我们肩负着责任,他也强调我们的所作所为有其价值。保罗说我们对世俗政权的顺服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当谨慎,顺服政府的权柄。当然,神也看重这一点。神在乎你是否顺服他。这对社会更是影响深远,因为你若对遵守国家法律的事掉以轻心,你若说:“反正大家都这么做嘛!”或“这些法律本来就不合理啊!”或“这又不是我订的法律;我既未签字,也未投票赞成!”——你就是在鼓励漫无法纪的精神,鼓吹无政府状态,早晚这会导致民权的丧失,和独裁政府的产生。另一方面,你遵守国家的法律,对社会就是一种贡献,因为你在帮助国家维持一个稳定而崇尚自由的政权。

 

今天我们面临的一个悲剧是,许多人对权柄的尊重已日渐减少,甚至荡然无存。任何法律若给他们带来不便,他们就随意破坏。于是社会秩序每下愈况。警察对这种混乱现象也束手无策。法庭里的案件堆积如山,监狱更是人满为患。

 

2. 当我们不得不反抗时,我们更有理由不服从。我稍早指出,政府的权柄也有其限制。这是因为权柄本身是“赐与”的,是神所给的,因此领受权柄的政府必须对神负责。政府无权禁止人自由地去信仰或宣讲宗教。没有一个世俗的政府有权违反十诫,或强制其他人这样作。政府也无权强迫基督徒采取不公义的行动,或做任何违反基督徒良心的事。

 

这是此处的重点所在。良心!基督徒应该有一个蒙光照的道德良心,因为他知晓神的话语,而且有圣灵帮助他明白。同时由于基督徒有了新的性情,自然会渴望正确地使用那良心。世俗掌权者可能明知什么是合乎义的行动,却不去做,或许是因怕这样会带来个人的不便,或违反私己的利益,或遭朋友反对,或出于其他各种原因。

 

但基督徒不可这样想。不论一个行动是否方便,是否对自己有利,是否受人欢迎,既然是当做的,基督徒都要义无反顾地去做。

 

这表示政府有错时,基督徒应该挺身而出,加以反对,而不计其后果。世界可能说:“你这样做,休想得到晋升机会。”但基督徒不问这立场是否对己有利,是否获得众人赞同,他只问这个立场本身是否正确,然后勇往直前。政府经常会犯错。我们的政府就经常犯错。基督徒必须对抗这些错误的行动,这样做“也是因为良心”。

 

运用良心

 

我写到“我们的政府就经常犯错”时,一定有人不以为然,很多人会要求我拿出例子来。

 

1. 堕胎。大多数福音派的人提到政府所犯的错误,就会立刻想到堕胎的问题。让人惊讶的是,克林顿总统就公开支持堕胎的权利。我们相信堕胎是错误的,因为胎儿并非像那些支持堕胎权利运动之人所说的,只是“一团细胞”而已,胎儿是一个具体而微的人类。我们相信堕胎是谋杀行为;对于我们每年杀害一百多万婴孩的行为,神绝对不会算我们无罪。

 

我们应该怎么做?当然,我们必须提出抗议,解释我们的立场,声辩我们的理由。我已经指出,如果我们只采用世界一般的方法——静坐,施加压力,制定更多法律——结果会落得一事无成。世界会用这些反过来对付我们。我们需要向他们解释:只有一个观点可以保护我们免于受独裁者压迫,那就是人类是照神形像造的,因此在神眼中我们有无比的价值,即使在胎儿阶段也一样。我们必须让他们明白,剥夺一个未出生孩子的生存权,就和拥护蓄奴制度的人说黑人比较低贱,或杀害犹太人只因担心他们对社会形成威胁等作法毫无差异。我们必须表明,所有人类都是照着神形像造的,不可因任何人(包括母亲)的方便,而予以毁灭。

 

2. 色情商品。美国有一个悠久而珍贵的传统,就是维护言论和表达的自由,这也是我们当极力保持的。我们不愿意剥夺任何人在印刷品或媒体上表达意见的自由。但是自由并非漫无限制的。有人说:“你的自由必须在我的鼻尖前止步。”我们对付色情问题时必须声明:印刷色情刊物的自由必须在伤害他人之前止步。

 

色情确实害人不浅。当然,替色情业辩护的人极力否认这一点,就像香烟制造商否认抽烟会引起肺癌、肺气肿,及其他肺部疾病一样。在这件事上,我们的职责是指出色情实际上危害社会甚巨。我们必须提出实例。我们要提醒人别忘了泰德·邦迪(Ted Bundy)的例子,他于1989年因在佛罗里达州等地谋杀好几个年轻女子而被处死。他被判刑之后透露,他所以犯下这一连串残酷暴行,主要是受色情商品的影响。我们需要强调联邦调查局的报告,他们深信色情商品和涉及性的谋杀案件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另外还有密西根州警察局的统计,当地所有伤害案件中,有百分之四十与色情商品有关。

 

对此,个人或团体能做什么呢?让我告诉你一个动人的故事。他的名字叫艾克德(见第190讲),1983年他成了基督徒之后,就深感在他拥有的连锁店销售《花花公子》或《阁楼》一类的色情刊物,是一件不讨神喜悦的事。他打电话给公司的董事长,说他打算让所有色情杂志从全国七百多家“艾克德”连锁商店的货架上销声匿迹。董事长立即表示反对,因为这类商品的销售每年可以给公司带来数百万美元的盈利。但艾可德坚持不让步,最后他终于赢了,毕竟他是老板。

 

接着,这项举动引起了连锁效应。许多知名的连锁店纷纷效尤。711便利商店是最后弃守的一个,他们终于在1986年从全国四千五百个连锁店的货架上取下了色情杂志,并且建议其他三千六百个拥有其经销权的商店也采取同样的措施。

 

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中,并未牵涉到任何法律的催促。为什么?因为良心。

 

3. 枪枝管制。这些年来美国对枪枝管制所采取的严肃行动竟然寥寥无几,这简直不可思议。特别是美国每一小时就有好几个人丧生枪口。报纸和电视新闻充斥着这一类的报导。我们缺乏严厉的管制行动,原因在枪枝业者庞大而有力的游说策略。他们辩称,宪法保障人拥有武器的权利。但宪法的保障并不表示我们不能坚持枪枝必须有牌照,就像汽车有牌照一样;这也不表示我们不能给某一类枪枝设限,就像我们禁止人在高速公路上驾驶坦克车或武装车辆一样。我们不应该允许罪犯拥有枪枝。

 

人们会说,反正罪犯总是会想办法把枪枝弄到手,防不胜防。但这是相对的。当然他们会想办法,但是他们若被抓到拥有未登记的枪枝,就应该被起诉。但这不是我主要关心的议题。我对通过某些具体的法律并没有兴趣,我也不是靠法律这一行吃饭的。我所以对枪枝的泛滥,和枪枝引起的无数伤害大声疾呼,是出于我的良心。基督徒有责任出言反抗恶行;除非情形有所改善,绝不轻易罢休。

 

4. 公立学校。至于公立学校又如何呢?此处我不是坚持政府应该重新开放在公立学校中祷告和读圣经。很多基督徒怀疑这样做的价值。我关切的是教育本身。在许多学校,根本没有教育可言。即使有,但在公民道德和品格塑造方面的训练也往往付之阙如。有价值感的人不应该屈服在这样的系统之下。他们应该有自由选择其他的教育方式,而不必为此受罚,或被强迫出钱资助社区里的学校。

 

我们的职责是揭露缺点,鼓励社会提供更多的选择,甚至包括优良的非基督教学校。我们需要护卫每一个人,而不是只顾及个人的利益。我们应该建立一套系统,让送孩子上私立学校的人得到津贴。

 

良心和神的话语

 

当然,这些与基督徒社区的整个社会远景还相去甚远,只是以实例说明基督徒的良心在世界上的功用。

 

但让我提醒你,基督徒最大的危险之一就是骄傲。我的意思是,我们很容易以为只有自己的良心得蒙光照,只有自己的答案是正确的。其实不然。我们需要听听别人的意见,特别是拥有丰富资源的非基督徒。我们必须记住,我们的良心只有在神话语的光照下才有其价值。

 

有一位作者曾将人类的良心比喻作日晷仪。当然,它并不是最完美的计时工具,但只要有阳光,它还是有相当的准确性。如果你把它放在月光底下,它就会频出状况,明明早上三点钟,它可能标示成中午十二点。只有在阳光的照射下,日晷仪才有价值。同样的,人的良心只有在神话语的光照下才有价值。我们需要一些能“因为良心”挺身而出,并勇于遵照良心行事的人。如果你打算展开一个运动,务必保证你所采取的立场合乎圣经,而且你这样做不是为了单单满足自己的利益,或追求私己的声名而已。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