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2:21

 

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

 

我们现在来到罗马书第12章最后一节,这一节特别值得重视,因为我们回顾前面的经文,保罗一共三次说到我们不可以恶报恶。第14节说:“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第17节鼓励我们:“不要以恶报恶。”现在到了第12章末了又吩咐我们:“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这是本段最明显的主题,所以保罗才一再重复这观念。但这几节也建立了一个程序,从一个我们认为已经很难达到的标准,进到一个更高的标准——事实上有人甚至说,这个标准根本不可能企及。

 

保罗的程序是这样的:第14节告诉我们,不可咒诅人,反而要祝福。第17节告诉我们,不可报复那亏负我们的人。这牵涉到行动。最后到了第21节,保罗带领我们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境界:不仅不可报复亏待我们的人,而且要实际善待他们;叫人惊讶的是,他要我们用善行来“胜过”恶人。

 

爱比恨坚强

 

保罗在这一章所奠下的标准,依我们看,实在强人所难,几乎不可能作到,所以我打算先讲一个故事,里面的主角实际上达到了这个标准。那人的名字叫约翰·珀金斯(John Perkins),他是一个黑人,小学只读三年就退学了,但他后来成了一个牧师,也是密西西比州“加略山事工之音”(Voice of Calvary Ministries)的创办人。他在促进族裔关系和谐上所展现的卓越领导力,广受国人敬重。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曾颁给他荣誉博士学位,他甚至曾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任内,担任都市问题委员会的主席。

 

珀金斯出生在密西西比州。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南下到加州,在那里信主,成了一个基督徒。后来他又回到密西西比,因为他相信神要他回到家乡,去向贫穷的黑人传福音,帮助他们发展和支持黑人的领导能力。

 

1970年的27日,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一辆满载黑人大学生的厢形车,被高速公路巡警拦下来,所有学生都遭到逮捕。珀金斯和他的两个助理听说了,就前往监狱去保释这些学生。但他们才刚抵达,就遭到五个警察和几个高速公路巡警包围、逮捕,并且被痛打一顿。

 

珀金斯既未超速驾驶,也未使用毒品或反抗逮捕。他甚至从未在警察局留下任何记录。他当时不过是去监狱保释学生。但由于他是黑人领袖,所以受到仇视。

 

整个晚上,他和其他几个伙伴不断惨遭殴打。那些警察踩在他身上,踢他的头、肋骨和鼠蹊部。其中一个还拿来一只叉子,对他说:“你看到了吗?”然后将叉子向上叉入他的鼻孔。然后那人又把叉子硬塞入他的喉咙。那晚大部分时间珀金斯都在昏迷状态,他遍体鳞伤,以至于在狱中观看的那些学生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即使未死恐怕也奄奄一息了。那实在是一次最惨无人道的种族暴行。

 

但珀金斯仍然从中蒙受到一些益处。到那时为止,他一直是在密西西比的黑人当中传道。当然,他也只被允许向黑人传福音。那些全部由白人组成的教会一向对他紧闭大门。但那次冷酷的殴打,改变了他,给他一个新的异象。他写道:

 

我记得他们的脸孔——因仇恨而扭曲着。我好像面对着一群白脸的恶魔。生平第一次,我看见仇恨为他们带来的影响。这些警察其实很可怜,他们自认是失败者。他们唯一能肯定自己价值的方式,就是痛打我们。种族主义使他们觉得自己至少还有一点尊严。

 

我回想那次事件,我就是无法以仇恨相向。我只能怜悯他们。我那天晚上对神说:“啊,如果你让我活着出去”——当时我确实认为自己小命不保了,我多少有点向神讨价还价的味道——“我实在想要向这些人传讲那能使人得医治的福音。

 

珀金斯的复原,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因为他的身、心两方面都需要医治。他肉体的恢复得力于两位满有爱心的大夫,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至于他心灵的创伤则需要靠神来医治。神教导他,那能释放黑人的福音,也同样能释放白人。只有“当人心与神和好,神的爱使他们愿意与别人和好时”,公义才真正得到了伸张。

 

珀金斯说:“如今神已经使我能够原谅那些得罪我的白人,我发现自己可以真正去爱他们。我愿意以德报怨。”珀金斯确实做到了!他的事工证明他这番心愿已经达成。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一个信徒如何拒绝被恶所胜,反而以善胜恶。

 

不要被击败,要得胜有余

 

这节经文包括两部分。“不可为恶所胜。”这是消极的一面。第二部分说:“反要以善胜恶。”这是积极的一面,也是较难做到的部分。

 

1. 不可为恶所胜。即使这消极的一面也够难的,因为被恶所胜的意思是以牙还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这是带着罪性的人类最自然的反应。我最近看到的一幅漫画,将这一点描写得淋漓尽致。那个可怕的黑加尔(Hagar)对他的儿子说:“儿啊!不可含怒到日落……趁着记忆犹新,立刻出手还击,把你的仇敌打个落花流水。”

 

不幸的是,这一类例子多不胜数,并由此产生层出不穷的恶。马加比王朝的玛他提亚(Mattathias)就是一例。他命令手下:“任何人亏负你的同胞,就要立刻报复。对付外邦人,一定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们遵令而行,结果以色列人自己受伤惨重,生命的损失不计其数。这种心态,很明显地反映在以色列人对加萨走廊和西岸的阿拉伯人所采取的报复政策上。我们也可在南非看到其踪影,虽然当地的领袖,包括黑人和白人,一再努力谋和,但种族冲突导致的内战似乎一触即发。我们也在前捷克斯洛伐克看到同样的心态,几世纪以来所累积的种族和宗教仇恨已经促成了近代史上最具毁灭性的战争。确实,这是各地普遍的情景,报复是人类自然的本性,人们坚持让仇恨在心里滋生繁殖。

 

基督徒却不是这样。基督徒不可自己采取报复手段。应该像耶稣所说的:“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太5:39-40)。

 

2.以善胜恶。我们不仅不可报复,让恶控制我们,而且更要积极地以爱心回应,用我们的善行来胜过恶人或环境。

 

每一次我想到这件事积极的一面,总觉得这标准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实在高不可攀,一点也不切合实际。我已经用珀金斯的故事做例子,说明这个原则。旧约里大卫对待扫罗的方式,也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大卫一向忠心耿耿地服侍扫罗,他手刃歌利亚,战胜仇敌,成了举国皆知的英雄。但这却煽起了扫罗的嫉妒之火,到一个地步,扫罗甚至无情地四处追捕大卫,欲置大卫于死地。有一次,扫罗率领三千人追赶大卫,到了隐基底的旷野。大卫藏在一个山洞里,扫罗不知情,也进了同一个山洞。扫罗在洞中的时候,大卫悄悄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作为他爱惜扫罗,不忍杀害扫罗的证据。虽然大卫无心杀扫罗,他仍然为了割下扫罗的衣襟而良心不安。

 

扫罗走出山洞以后,大卫尾随而出,呼叫说:“我主,我王!”(撒上24:8)。扫罗回头观看,大卫说:“你为何听信人的谗言,说大卫想要害你呢?今日你亲眼看见在洞中耶和华将你交在我手里,有人叫我杀你,我却爱惜你,说:‘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为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没有杀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没有恶意叛逆你。你虽然猎取我的命,我却没有得罪你。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是非,在你身上为我伸冤,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古人有句俗语说:‘恶事出于恶人。’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撒上24:9-13)。

 

扫罗听见这番话,不禁愧疚万分,他放声大哭说:“你比我公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愿耶和华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报你。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国必坚立在你手里。现在你要指着耶和华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后裔,在我父家不灭没我的名”(撒上24:16-21)。大卫答应了他的请求,两人和和气气地分手。至少暂时相安无事。

 

没过多久,同样的情形又重现。扫罗和他的随从在营地睡觉,大卫和他的朋友亚比筛悄悄摸进营地,拿走了扫罗的枪和瓶。大卫过到远处一个山顶,拿出枪和水瓶,再一次证明神将扫罗交在大卫手中,而大卫再度以恩慈饶了扫罗一命,因为他若真的想杀扫罗,他早就下手了。大卫喊道:“我作了什么?我手里有什么恶事?我主竟追赶仆人呢?”(撒上26:18)。

 

扫罗回答说:“我有罪了!我儿大卫,你可以回来,因你今日看我的性命为宝贵,我必不再加害于你。我是糊涂人,大大错了”(撒上26:21)。

 

当然我们知道,扫罗本性难改,这种难为情和认错不过是暂时的。他从未停止追杀大卫,一直到最后,神使扫罗和他的儿子约拿单在与非利士人作战时被杀,这场追逐才落幕。但在那两次遭遇中,至少短暂一段时间内,善得到了荣耀的胜利。大卫一生做王期间,也以善行闻名,因为他知道以善对待人。“不要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大卫在这两个领域中都得胜了,他也因此而昌盛亨通。

 

谁能做到?

 

我们如何活出这种典范呢?像我们这些平凡之辈,怎能做得到呢?罗伯特·坎德利什说:“这实在是一个圣洁的呼召,也是一个可畏的呼召。我们或许会问,‘谁能做到?’我们只能说,‘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神要我们用他对待我们的方式,去对待我们四周的罪人。”

 

既然我们的本性与这标准背道而驰,我们如何能以善胜恶呢?坎德利什提出一个方法。我打算加以扩充,并加上另外两个建议。

 

1. 我们必须知道这正是神对待我们的方式,并且心存感恩。我们只配被定罪,但神爱我们,他用善胜过了恶。我们若对此存着正确的感恩态度,神就会赐给我们力量去成就同样的事。事实上,我们若没有这种感恩的心,就足以证明我们不认识神,尚未经历到他拯救的恩典。

 

我想到耶稣说过一个恶仆人的故事。那人欠了王一千万银子,大约等于我们现在的七百万美金。他无力偿还这笔巨债,王就吩咐把他和他的妻子儿女,以及他一切所有的都卖了还债。那仆人就跪在地上,祈求怜悯,并且答应将来一定还清全部欠款。当然,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但王动了慈心,免了他的债,将他释放了。

 

后来这仆人看见另一个欠了他十两银子的仆人。他要求那人还债。那人央求宽限几日,但第一个仆人一口拒绝,并将那人下到监里。王听见这事,就叫了那个恶仆来,责备他,并且将他下到监狱里。“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太18:21-35)。

 

当然这个比喻并不是教导说,我们是靠好行为得救。我们是单单因恩典得救。但它确实教导我们,如果我们是靠恩典得救,我们就应当以恩慈对待别人。我们若不以恩慈相待,就未真正认识到神的恩典;到最后审判之日,我们的罪就必受到审判。这个比喻至少让我们看见,为什么以善胜恶对基督徒而言是必要的,而不是可有可无的。我们必须赦免人,因为神已经赦免了我们。我们必须以善胜恶,因为神在救恩中已经胜过我们里面更大的恶。

 

2. 我们必须学习耶稣基督的榜样。我们要学会如何以善胜恶的第二种方式,就是学习耶稣的榜样。这正是耶稣所做的,他若是我们的救主,我们就当爱他,效法他的榜样。

 

查尔斯·贺智写道:

 

我们的救主所彰显的最美丽之特质之一,就是他在受逼迫时的反应。“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即使为真理而死的殉道者,也很难避免对迫害他们的人心生怨怼;但避免以怨报怨还算是容易的,要实际去爱我们的仇敌、为他们祝福就更难上加难了。但这是基督徒的责任;这也是福音的精神。

 

这也是支持着珀金斯的动力。他被殴打的时候,看出那些白人是受内心的种族仇恨所奴役。后来他躺在医院休养,神将他的眼目导向耶稣,这个方法开始在他心里产生强大的功效。他写道,

 

我躺在病床上时,神的灵在我身上动工。我脑海浮现出一副图画——是一个十字架,而基督挂在十字架上。这位耶稣知道我所受的苦。他了解,他关心。因为他自己也经历过这一切痛苦。

 

他曾被逮捕,被诬告。他也受到不公平的审判。他被人鞭打,后来又像罪犯那样被钉在十字架上。但他看着那些钉他十字架的暴民,他并不恨他们;他爱他们。他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

 

他的仇敌恨恶他,但他赦免了他们。神也不会让我逃过这个功课。他使我看见,不论我受到何等不公平的待遇,在我的怨恨和苦毒中,我也和那些殴打我的人一样有罪。我需要为自己的苦毒求神赦免。

 

我在病床上一再读马太福音6:14-15:“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要接受神的饶恕,我必须先饶恕那伤害我的人。我祷告的时候,那几个警察的脸孔一张一张地出现在我面前,我一个一个地赦免了他们。我过去碰到的一些白人,他们的脸孔也逐一出现,我也饶恕了他们。我可以感觉到,神在我里面开始了深层的治疗,他的医治可以一直追溯到197027日以前的事情,甚至回到我童年最早的记忆中。神医治了那拦阻我去爱白人的一切伤痛。神的赦免和医治是何等甜美啊!

 

历史上没有什么比耶稣基督的榜样,更能医治人类的创伤,使人脱离苦毒和报复的灵。耶稣“也为你们受过苦……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前2:2124-25)。

 

3. 我们必须亲近基督,不断努力靠近他。耶稣基督的榜样固然重要,但单单靠榜样还不够。同样的,单单得救还不够,不然保罗也不必这样苦口婆心地劝罗马人,竭力照着这个崇高的标准去行。这是自然的结果。要学像基督,我们必须先属于基督,然后亲近他,经常靠近他。贺智说:“我们必须记住,若离了基督,我们就不能做什么……因此我们若想逃避这些责任,与他分离,我们就会像葡萄树的枝子,离了树干一样。除非我们‘不住地祷告’,我们无法保持这种与基督的联合。”

 

保罗也很软弱。他称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提前1:15)。但他也说:“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所以你若亲近耶稣,你也能这样。

 

令人瞩目的一章

 

我回顾这令人瞩目的一章,它的开头是将我们的身体当作活祭献给神,结尾则是尽力将自己贡献给别人,好叫我们靠着神的恩典,以善胜恶。福音的这种智慧、范围、能力,实在令我们叹为观止。它能把一个只为自己而活的罪人,转变成一个能实际以善胜过世界罪恶的人。谁能想出这样的福音?当然不是我们。只有神能够设计出这样一个大有能力的福音。

 

哈尔登如此描述福音:

 

罗马书前面的部分以强而有力的方式,建立了“单靠恩典得救”的教义,而从本段精彩的经文里,我们学到一个功课:这个救恩的教义其真正目的,是要所有在耶稣基督里被造的人能行善工。这本身何等美丽!当它表现在实际的责任上时,又是何等高贵……我们可以搜寻最杰出的作家之作品,他们若未从所默示的真理之泉借取灵感,我们就无法从其中找到堪与这一章所含的崇高内容相比拟的东西。特别是我们无法找到与驱策这些责任的动力类似的东西。如果诸天诉说神的荣耀,宇宙传扬他的手段——如果他从创世以来所隐藏的奥秘,包括他永恒的能力和神性,都明明彰显在受造物上,叫人无可推诿——那么圣经所宣告万物是从神来的,以及造物主的威严,更是何等清晰可信啊!神使他的话语远比他一切的名还尊贵。

 

神确实如此!他将他的真理高举,远远超过我们所能想象、明白和盼望的任何事物。现今我们的责任是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他的真理,以高举神的名和他的话语。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