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2:3

 

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

 

不久前我听到一个故事,说到有一个自认很属灵的人,央求他一个较成熟的朋友为他祷告,好叫他更加谦卑。他对朋友说:“请为我祷告,叫我看起来好像一无所是。”

 

他的朋友以无限的智慧(可能脑中想到哥林多前书1:28)回答他说:“老兄,你确实是一无所是啊!”

 

这正是保罗在罗马书12:3里要我们做的。先前他在12:1-2提到基督徒生活的最优先原则,现在他开始论及基督徒与他人的正确关系,本章剩下的部分充满了这方面的教导。他特别将我们对自己的正确评估与信心结合在一起,虽然这与我前面提到的那个故事稍有不同。保罗说:“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

 

罗伯特·坎德利什将罗马书第12章分成三部分:(1)基督徒与神的关系(1-2节);(2)基督徒与教会的关系(3-13节);(3)基督徒与这个充满敌意的世界之关系(14-21节)。我们若采取他这个大纲,目前这一节经文就是第二段(基督徒与教会的关系)之开头。接下去的经文大多谈到教会,但我们必须注意,保罗在开始讨论的时候首先将焦点放在基督徒对自己的评估上,因为他知道,如果我们一任自己的骄傲挡在路上,我们就无法正确地评估自己和其他基督徒。

 

这涉及到轻重缓急的次序——第一,与神的正确关系;第二,与自己的正确关系;第三,与其他人的正确关系。

 

两种看法

 

当然,这些关系都涉及到人的心意。保罗前面告诉我们,不可效法这个世界,而应当“心意更新而变化”。现在他开始解释其意义,他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

 

即使我们根据的是翻译本,也不会错失掉一个事实:第3节重复了两次“看”。这里涉及两种看法,一种是我们当避免的(把自己看得太高),一种是我们应该有的(看得合乎中道)。

 

但希腊原文将这两种对与错的看法之对比,表达得更强烈。因为希腊文“看得”一词是phronein,在这节里一共出现四次,其中两次前面有字首。phronein是指对事物做正确的评估。第3节正确的翻译应该是这样的:“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不要评估自己过于所当评估的,要照着合理的评估方式来评估你自己。”

 

两种普遍的错误

 

这种自我评估通常有两种可能的错误,

 

1. 过于高估自己。这种危险较大,因为我们很自然会犯此错误。为什么?原因是这与人的骄傲息息相关,而骄傲是七种致命的罪中第一个,也是最可怕的一个。几乎每一个人都会高估自己,我们也盼望别人同样高估我们。

 

我们如何高估自己呢?有些人或因出身巨富财阀,或因家世显赫而自抬身价。这种人往往拥有响亮的姓氏,例如约翰·洛克菲勒(Rockefeller)或约翰·肯尼迪。有人因认识这些媒体名流或政界人物而自豪。他们总是告诉你,昨天他们又与某名人一块午餐,或下周他们将和某参议员见面等。或许这人本身已获得了相当名望,或许他的名字经常见于媒体,或许他常常出现在电视的脱口秀中。

 

19世纪英国有一个势利小人,名叫奥斯卡·勃朗宁(Oscar Browning)。他很想与英国诗人阿尔弗雷德·丁尼生(Alfred Lord Tennyson)见面,所以他在丁尼生所居住的怀特(Wight)岛四处搜寻,终于碰到了那位作家。他上前去握住丁尼生的手,自我介绍说:“我是勃朗宁。”

 

丁尼生只认识一位勃朗宁,就是诗人罗伯特·勃朗宁(Robert Browning)。他仔细端详那个冒失的奥斯卡·勃朗宁,然后说:“不,你不是勃朗宁。”于是掉头而去。

 

这种骄傲若能在基督徒当中销声匿迹该多好!不幸的是,它在基督徒里面也屡见不鲜。有人仅仅以认识一位基督徒领袖或曾与其同工过而自豪。有人以自己的宗派或教会为傲。他们的行为似乎在告诉人,作为长老会或圣公会,或浸信会的会友,要远比作一个基督徒更重要。

 

也有人以受过高深教育而高估自己。他们认为自己比别人见多识广,或者比别人学识渊博。

 

也有人恃权自重。不久前迈克尔·霍顿(Michael Scott Horton)编了一本书,名叫《权能的宗教:福音派教会大推销?》,他在书中极力谴责福音派教会对世界权能的追逐不遗余力。他讨论到几个非常重要的议题,例如权能政治、权能布道、权能增长、内在权能、权能布道者。他的结论是:

 

即使在基督徒的世界里,也有一种自信和骄傲:我们教会的扩展计划早晚会促进国度的来临;或者我们将用神迹奇事来达到此目标,有些拥护者甚至称其为“魔术”;或者我们可以接管公共机构,对反基督的人施以政治、社会和经济的压力;有些人企图借助于近代流行的心理学来开发个人的内在资源,以获得能力;也有人利用个人崇拜、立法设限和同侪压力,来展示这种自信。最后,还有人诉诸恐惧的威力,来招聚跟随者,他们自称知晓某些神圣的奥秘,例如主耶稣再来的日子。布道性质的聚会经常弥漫着一种洋洋自得的气氛,认为神对我们这个世代有他独特的计划。

 

当然,这不是现今世代独有的现象,各世代的基督教会中都可见到类似的情形。例如罗马书是保罗在第三次宣教之旅中,从哥林多教会发出的书信,当时的哥林多教会正热中于追逐世界的目标,例如家庭名望、教育、政治势力等。保罗曾提醒哥林多人,当记住从前卑微的光景,不可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这和此处他对罗马人的叮咛如出一辙。“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1:26-29)。

 

2. 过于低估自己,也就是一种虚假的自谦。我们评估自己时可能犯的第二个错误是太贬低自己,成了一种虚假的谦卑。有时候这实际上是一种骄傲,因为我们告诉别人自己的缺点,心中其实暗暗盼望他们说:“不是啦!我觉得你才不是这样呢!我认为你其实很聪明(或有智慧,或具吸引力,或很仁慈等)。”

 

我们心里想:“这倒不错,继续说下去啊!我倒希望你能说服我。”

 

我们若有这种举动,就不是谦卑,而是骄傲了。如果别人同意我们先前对自己的负面评论,我们就立刻脸色一变,满肚子不高兴。如果一个朋友说:“对呀!我也觉得你确实够笨的(或丑陋,或无效率,或无药可救)。”我们一定会勃然大怒。

 

另一方面,有些人的自尊心确实过低,必须找适当的方法来帮助自己提升自尊。这种人并不需要别人虚情假意的打气——明明很迟钝,却夸他们聪明;明明长相平庸,却夸他们是俊男美女;明明笨手笨脚,却夸他们身手俐落——他们应该在属灵方面寻找适当的自我评估。他们若是基督徒,就必须认识到,不论他们觉得自己多么笨拙,神已经拣选他们,他们在神眼中是珍贵的,神要他们去作“善工”(弗2:10)。

 

正确地看待自己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通常花太多时间想到自己。保罗提供的解决之道并未叫我们停止去想自己,而是要我们用正确的方式去看自己。这包括两部分:(1)我们要看自己“看得合乎中道”;(2)我们当“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衡量自己。

 

1. 看得合乎中道。不久前我读到雷•斯特德曼(Ray Stedman)的罗马书研究,他是加州帕罗奥多(Palo Alto)半岛圣经教会(Peninsula Bible Church)的前任牧师。他说他每天早晨起床的时候,一定会提醒自己三件事:

 

第一,我是照神形像造的。我不是畜类,我不必像牲畜那样行动。我里面有神所赐的能力,使我得以回应神,与神交通。因此我的言行举止可以像一个人,而不像畜类。

 

第二,我被神的灵所充满。这实在是一件最奇妙的事!虽然我并不配,但神的能力在我里头作工。从某方面说,我已经成了神的代表,神愿意透过我在今生所遭遇的难题和压力,在我内里动工。

 

第三,我是神整个计划的一部分。神使世上万事都互相效力,而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所度过的每一日,都有其目的和意义。即使最微不足道的事件,或看起来无甚新意的一句话或一段关系,都与神伟大的计划有关。它们因此而具有了意义和目的。

 

雷•斯特德曼说得很正确,他认为没有什么比这一点更能激励我们,给我们“不带虚假的自信”。我们若用这种方式来看自己,就是看得合乎中道,并且视自己为神的创造,既不致骄傲,又不缺乏适当的自信。

 

2. 照着神分给我们的信心大小。保罗所用的第二个短句是:“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我们不仅仅看自己是照神形像造的,有神所赐的圣灵,与神的计划有份,而且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独特性——与别人泾渭分明——这导致保罗在本章接下去的部分开始讨论到属灵的恩赐。

 

此处的信心可以用三种方法解释:(1)指我们对神的信心和信靠,因此可以读作“照着我们对神的信靠之大小,看得……”;(2)指我们对神的认识,或对神所启示的“信仰”之认识,可以读作“照着你对自己的认识,和你对所接触之人的认识,看得……”(也就是说,不要以人的景况自夸);(3)指个人靠着信心所领受的属灵恩赐,因此可以读作“照着神所赐给你的特殊恩赐或才能,看得……”。

 

最后这种解释最不寻常,但根据上下文,这是最合理的解释。第3节开头的部分在回顾保罗第1节和第2节所说的话。我们应该看自己合乎“中道”,从某方面说,这就是心意更新而变化。第3节的第二部分是向前展望接下去将提到的有关恩赐之教训。我们必须明白,教会包括了许多肢体,每个肢体各有不同的功用。我们本身无法具备每一种恩赐,我们应当根据自己的恩赐,而不是别人的恩赐,来评估我们对教会的贡献。

 

约翰·慕理说:“这里的信心,意义较局限,是指用来发挥恩赐的信心。这个术语在强调信心最首要的目的,不仅是让我们成为这个团体的一个肢体,而且也要我们发挥肢体的功用。”

 

因此,真正的谦卑有一部分涉及明白神给我们的属灵恩赐,重视这恩赐,并且开始使用这些恩赐。当然,这也是本段剩余部分将要谈到的。因为保罗接下去的两句话教导我们,教会是由许多不同肢体组成,每个肢体各有不同的属灵恩赐,他接下去又说:“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或作执事,就当专一执事;或作教导的,就当专一教导;或作劝化的,就当专一劝化;施舍的,就当诚实;治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罗12:6-8)。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去发觉自己特殊的恩赐,然后使用它们。若一味推辞说:“我没有什么可贡献的,神不能使用我!”这等于是一种虚假作态的谦卑。

 

为了神的荣耀

 

保罗在罗马书第12章特别提到属灵的恩赐——这些恩赐都有属灵的目的,以运用在教会的团契和对外的事工上。它们包括说预言、服侍、教导、劝勉人、施舍、治理、怜悯人等。但我们也要正确地评估我们天然的能力和技巧,同样使用它们来荣耀神。在我们世俗的工作上尤其如此。

 

我想到杰出的圣经教授哈里·艾恩赛德(Harry Ironside)说过的一个短故事。艾恩赛德的父亲在他还年幼的时候就去世了。艾恩赛德小时候每逢星期六或假期,都为一个名叫丹·麦凯(Dan Mackay)的苏格兰鞋匠工作。那个鞋匠是基督徒,手艺精湛,一有机会就向顾客讲论重生的重要。

 

艾恩赛德负责的部分是敲打用来作鞋跟的皮革。切割好的牛皮必须先浸在水里,然后放在一块铁上,不断敲击,直到牛皮变得又坚硬又干燥为止。这个工续可以使牛皮牢固,做出来的鞋跟也耐磨。但整个敲打的过程旷日持久。

 

有一天艾恩赛德路过另一个鞋铺,看见鞋铺的店东根本不敲打鞋跟部位的皮革,他只将鞋跟从水里拿出来,就直接与鞋面钉在一块,钉得水花四溅。艾恩赛德走进去,问那人为何那样作鞋。“鞋跟若不经过敲打的程序,难道一样牢固吗?”

 

那人使了一个顽皮的眼色,回答说:“孩子,这样顾客才会很快又回来啊!”

 

艾恩赛德以为自己学到了一个重要的功课。于是他回到那个基督徒的鞋匠,就是他的老板那里,建议说以后他们也不必浪费时间捶打鞋跟,使其变硬变干了。麦凯先生停下手中的工作,打开圣经,翻到歌罗西书3:23-24,读到,“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侍奉的乃是主基督。”

 

他说:“哈利,我做鞋子不仅仅是为了赚取顾客的金钱。我做这活是为了荣耀神。我预期有一天,我看见自己所修过的每一双鞋都堆在基督的审判台前,届时我可不希望主对我说,‘麦凯,这些鞋子做得糟透了!你没有尽心去做。’但愿他能对我说,‘好,你这又忠心又良善的仆人!’”

 

让我举一个较近代的例子。几年前监狱团契的团长查尔斯·寇尔森,和著名的艾克德(Eckerd)连锁药店的创办者杰克·艾克德(Jack Eckerd),合出了一本书,书名是《为什么美国人不工作?》书中讨论到所谓的工作伦理已经逐渐在美国式微。他们的结论是,这是一个属灵的问题,需要用属灵的方法来解决。他们建议我们好好评估一下,我们作为神的工作,成绩如何?并且好好思想:为什么神在今生给我们这工作。他们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必须工作?”以下是他们的答案:

 

因为工作给我们机会表达我们那富创意的恩赐,并以此满足我们对人生意义和目的之需求。

 

因为我们若用适当的态度和动机去做,工作本身是对我们好的。

 

因为神命令我们管理这世界,特别在管理受造物的工作上荣耀神。

 

因为我们是地上的公民,对其他公民负有某种责任。从历史上看,工作本身所具有的道德特质,是一切工作伦理的中心。

 

所以你可以看出这一切是多么实际。适当的谦卑就是学习看自己合乎中道;这不会使我们妄自菲薄,或闲懒被动。相反的,它能使我们善用神给我们的每一项恩赐,知道这些都是从神来的,没有任何一项荣耀是我们配得的。但由于恩赐确实是从神来的,我们必须为了他的荣耀,而忠心耿耿,专心一意地使用这些恩赐。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