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1:36

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今天我们最不虞匮乏的东西,就是一些流行的“口头禅”。“口头禅”(Buzzword)这词本身就是一个流行语。但我们还有心理学上的流行语(如Freudian slip性失言,guilt complex罪咎情结),政治的流行语(Reagonomics里根主义),教育的流行语(political correctness政治上正确),电脑科技的流行语(input输入,downtime当机时间),商业流行语(bottomline底线,bullish or bearish牛市或熊市,market driven市场走向)。我喜欢的流行语之一是“典型转移”(paradigm shift)。“典型”是指一个完整的模型或样本,它最初的意思是一个动词或名词所有的字尾变化。“典型转移”是指完整地记录了一个人对某件事的看法或评估。

如果你本来爱一个人,但出于某种原因,你不再爱那人,甚至开始恨起他来,这就是典型转移。如果你本来是共产主义者,后来成了资本主义者,就跟东欧盟国的领袖一样,这就是典型转移。

最大的典型转移是什么?当一个人成为基督徒的时候,就起了最大的变化——至少开启了一个最大变化的过程。我们得救之前,尚未被更新的时候,每一件事都是围绕着我们自己打转。我们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是为了我们和我们的荣耀而存在。一旦我们成了基督徒,就看出世界和世上万物都是从神来的,都在神的管理之下,也是为了神的荣耀而存在的。“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让我在此处做一件不寻常的事。我打算再用另一种方式介绍本讲,就是采用一个无足轻重的问题:披头士乐队(Beatles)在分道扬镳之前,最后录制的一首歌是什么?答案是:“我,我的。”那首歌其实也是所有未更新之人的第一和最后一首歌。它与记载在罗马书11:36的救赎之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世俗人文主义并非新事

我们若以为宇宙是围绕着我们旋转的,或我们是宇宙唯一的衡量标准,那么我们就成了“世俗的人文主义”。当然,这也是流行语之一。它在基要派和电视布道家当中尤其盛行,他们把世俗人文主义说得好像是我们这个世代最危险的仇敌。但它并非现今才出现。事实上,那是未得救的灵魂最古老、最天然的倾向。

我总以为对世俗人文主义最好的描述是在圣经里,特别是但以理书。当时巴比伦的王是尼布甲尼撒。有一天他在王宫的屋顶上散步,放眼所见,京城一片繁华景象,就不禁沾沾自喜,认为这都是他的功劳。他的一番话勘称经典代表:“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但4:30)。尼布甲尼撒是说,他所爱慕和渴望的巴比伦大城和整个帝国,都是从他来的(他“建”的),借着他而有的(“我用大能大力”),并为他而存在的(“要显我威严的荣耀”)。

当然,神可不那样想。因此下一段告诉我们,尼布甲尼撒受到神审判,变成了疯子,被赶到旷野,与兽类同居,不论外表或行为都与野兽无异。他一共疯了七年,才在心理和灵里得到恢复。神等于借此宣告,世俗人文主义看待世界的方式是疯狂的。

任何人若以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他的灵就是疯狂的。一个这样想的人必然是丧心病狂了。

 

更新的心

保罗将在下一章开头清楚指出,一个被更新的心灵就是心意更新而变化:“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更新的人对事物有了不同的想法。如何不同呢?一个更新的人如何思想呢?或者换一种方式说,真正基督徒的世界观是什么?

陶恕在《渴慕神》一书中“恢复造物主与受造物之间的关系”那一章里,对这问题有所论述。他说:

 

什么时候我们决心将神高举在一切之上,我们就从世俗的行列中走出来了。我们会发觉自己与世俗的生活方式格格不入;我们越在圣洁中长进,这种不调和就越明显。我们会发现一种新的、不同的心态逐渐在我们里面成形;同时我们里面产生了一种新的能力,它所带来的巨大变化与复兴,会使我们大感惊讶。

我们与世界的决裂,乃是我们与神的新关系所造成的结果。世界上堕落的人并不荣耀神。成千上万的人都会呼叫他的名,对他表达某种程度的敬意,但只要用一个小试验,就能测出他们是否真的尊他为大。让我们用谁居首位这问题试验一下,神在人心中的真正地位就立刻昭然若揭了。如果我被迫在神和金钱,神和人,神和个人的野心,神和自我,神和人的爱……之间做选择,神总是会落居第二。我们总是让其他事物凌驾在神之上。不管有多少人否认,我们每一天生活中所做的抉择就是最好的证据。

愿你被高举!乃是在属灵上得胜的秘诀。这是一个小钥匙,可以打开丰富的恩典之门。

 

论及基督徒世界观的经文

我称罗马书11:36为一个“基督徒的世界观”之经文。也就是说,它以经典的字句表达了我们对神是谁、我们是谁、我们欠神什么等问题的了解。

当然保罗这方面的论述还有很多。我想到哥林多前书8:6:“然而我们只有一位神,就是父,万物都本于他,我们也归于他;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藉着他有的,我们也是藉着他有的。”还有以弗所书4:4-6:“一神,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或歌罗西书1:16:“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但罗马书11:36在这些经文中格外显眼,因为它简明地指出了基督徒的观点:“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我们特别需要从两个领域来思想这一节的意义。

 

1. 神与创造。我们首先想到创造,是因为“万有”一词——“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万有”的意思是“一切所有”,指整个宇宙。罗马书11:36教导我们,宇宙中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从神来的;它们依靠神创造的能力而存在,而继续下去,其目的是为了荣耀神。约翰·慕理如此解释这节经文:神“是一切的源头,万物都由神而生,他是创造者。万物也是靠他得以继往开来,并透过他而迈向适当的目的。万物最终必归返到他的荣耀中”。

有一段时间,宇宙中只有神。那时连太空都尚未存在。那位“自有永有的”神在永世中也和现今一样,是完美、荣耀、可称颂的。在尚未有日头之前,圣三一神——圣父、圣子、圣灵——就住在难以形容的的光中。世界的根基尚未奠定之前,神的宝座就已经稳固了。如果那位住在完全孤寂中的神选择创造一个宇宙,不管是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宇宙,或其他可能的宇宙,显然它的成形和计划都必然是从神来的,因为没有别的源头。

这计划不仅来自神,而且也依靠他。也就是说,神不但是宇宙的创造者,他也是持守者。神决心创造天地时,他没有借助外力,因为没有人能提供援助。他甚至没有使用已经存在的物质,因为当时根本没有任何物质存在。神乃是从无中生出万有。“起初神创造天地”(创1:1)。这表示创造是“由无生有”。这个论述尤其饶富意味,因为它是建立在一个无可动摇的假定上:如果任何东西开始存在,在那一刻,那位没有起源、先于一切的神必然已经存在了,并且他必然是一切的创造者。

天地是为了什么而造?创造的目的何在?我们以为宇宙是为我们造的。但神既然是一个有目的的神,他在我们存在之前,心中就已经以他智慧而高贵的旨意定了创造的计划,显然他不可能以一个不存在的东西为创造的目的。因此他的动机必然是完全为了他自己。创造是为了神的荣耀。

这节经文说得很对:“万有都是本于他。”阿尔伯特•巴恩斯(Albert Barnes在他的《新约笔记》一书中也有中肯的论述:“万有形成的原因和目的是……促进神的荣耀和荣誉……不是为了增加他的快乐,因为神是永远快乐的;也不是为了给神增添什么,因为他是无限的;创造是叫他能以神的身份行动,让那只属乎神的荣耀归于他。”

我们若明白这观点,就应该谦卑下来;我们了解到,甚至与神争辩或否认神存在的这种能力,都是从神来的。这一点曾使英国杰出的教授C. S. 路易斯(C. S. Lewis)恍然大悟,也是促成他悔改相信的因素之一。C. S. 路易斯写道:“在企图证明神不存在——换句话说,就是证明一切实际都无意义——的行动里,我发现自己不得不承认,即使这实际的一部分(例如我对公义的观点),都充满了意义。结果无神论就显得太过于简陋浅薄了。如果整个宇宙毫无意义可言,我们就无法发现它是无意义的;这就像宇宙中若没有亮光,万物就没有眼睛,那么我们就无法得知宇宙是黑暗的。”

对此我们还可以继续探究下去,但我前面所说的已足够显示罗马书11:36的重要性。它教导我们,整个宇宙是本于神,依靠神,并归荣耀与神。如果你以前另有其他看法,现在终于肯回到圣经的观点上,那么你也会有巨大的转变。

 

2. 神与福音。这是我们探讨罗马书11:36时,必须思想的第二个领域。就像前者一样,这是很明显的,因为保罗在这卷书信中一直强调救恩是出于恩典。我们读到这一节,不可能看不出救恩也是本于神,依靠神,归荣耀与神的。

福音是本于神,因为是他所计划的。除他以外,还有谁能计划呢?祭司不能,拉比不能,巫师不能,印度宗教师也不能。只有神能设计一个既可满足他对义的要求,又可使罪人称义的救恩。只有神能计划一个不必依靠人的功德和好行为的救恩,这救恩纯粹是出于恩典,却能改变得救的人,使他们达到义的层次,并产生好行为,远远超过那些企图靠行为得救的人所做的一切。

即使救恩的时机也在神的计划中。他在历史上预定了救主诞生于伯利恒的时刻(加4:4)。他预定了耶稣出现在百姓面前、被施洗约翰认出的时刻,他也预定了耶稣在世上教导、医治的年数,以及耶稣被出卖、审判、钉十字架的时间。神也预定耶稣的复活和升天。

救恩的完成也必须依靠神,那就是说,依靠耶稣基督的工作。救恩不是靠你我所做的事而达成的。我们什么也不能做。耶稣替我们做成了。我们只能像诗歌所说的:

 

没有一个善人

能代付罪的赎价;

只有他能打开

天上大门,并容我入。

 

此外,救恩的计划是为了将荣耀归于神。当然,它也为所有得赎的人成就永远的福气。我们从中获利甚多,我们要永远为此称颂神,感谢他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但你若明白保罗在罗马书第9章至11章所写的,就知道神设定救恩,主要的目的不是使我们得到永远的福气。你只需问道:“为什么有人蒙拣选得救,有人被略过?为什么有人相信,有人拒绝?”答案是,救恩是为了神的荣耀,在每一种情况下,神都能得荣耀。在人蒙拣选的例子中,神的爱、怜悯、恩典得以丰丰富富地展现出来。在人失落的例子中,神的忍耐、权能、愤怒也同样展露无遗。

 

归荣耀与神

我要提到的最后一件事,可能关系到你个人。很明显的,如果整个创造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的,如果救恩之道是“本于”他的,那么作为这创造的一部分(特别是作为蒙赎的受造物之一部分),你也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的。你的存在也是为了他的荣耀,你应当将荣耀归与他。

让我先从你天然的能力和秉赋开始。它们是从哪里来的?你那些锐利的心思,性格中智慧的一面,恩慈的性情,吸引人的外表,脸上时现的笑容——这一切都是从神来的。它们是由神超然的意旨所定,透过神的工作临到你的。但这些是为了他的荣耀,而不是你的荣耀。哥林多人是特别自负的一群,他们自认高人一等,并因此而洋洋得意。保罗说他们为自高自大。他问道:“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林前4:7)。

你也没有两样。所以让我们归荣耀与神。

再来到救恩的事上。我们已经看过,救恩的计划是神设计的,并且透过耶稣基督的生和死来完成,其最终目的在荣耀神。所以你当摈弃那种傲慢的假定——得救是你自己的意思,是由你自己完成的,至少你有一部分功劳;或者救恩是为了荣耀你。不,救恩不是为荣耀你,而是为荣耀神。

你以为神救你是因为你里面的义,或因为有一天你能靠自己称义吗?圣经说:“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多3:5)。

你以为神救你,是因为他在你里面看到了一点别人所没有的信心?圣经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9)。

你有渴慕神的心吗?你愿意祷告吗?你爱慕神的话语,渴望知道得更多吗?你寻找机会敬拜神吗?你喜爱与其他基督徒交通吗?若是这样,我要问你:你想这些渴望若非来自神,又来自何处呢?它们不是从你来的。你是一个充满罪的人,你里面毫无渴慕神的动力。圣洁的渴望是来自圣洁的神,并且透过圣灵的工作而临到你。这一切都是为了荣耀神。

因此,让我们为这些归荣耀与神,称颂他。

至于试探呢?我们如今是活在一个罪恶贯盈的世界中,甚至直接受到魔鬼势力的攻击。是什么保守你不致失脚?是谁使你能抵挡撒但的凌厉攻势而仍然屹立不摇?是神,只有神能。圣经说:“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是神在保守你,所以要荣耀神。

最后,我要你思想一下你的工作,特别是基督徒为神而做的工。你或许会说:“至少这一部分可以记在我的账上,算我的功劳吧!”真的吗?你在得救之前,没有自己的义,对属灵的事也一无所知,更不会去寻求神(正如罗马书3:10-11所说的),若不是神将寻求他的心放在你里面,你怎么会想为他做工呢?我们对神的侍奉是出于我们对神的爱。但“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壹4:19)。若不依靠神,人能成就何事?即使是推展一项世俗运动的能力,或在地上挖一个坑的力气,都是从神来的。世俗的工作都如此,更何况基督徒的事工呢?属灵的工作必须在神的灵里完成。因此不是你我在激发一次大复兴,建立一个教会,或带领一个灵魂到神面前。我们所做的工,是在神的引领下;是神的灵使人悔改,使那些被拣选相信的人成圣。

不要掠夺神的荣耀。你若在任何事上归荣耀给自己,都会造成致命的后果,特别是基督徒事工。当将荣耀归给神。

最后我用司布真的话做结束:

 

愿荣耀归给神。这应该是基督徒唯一的心愿……他或许盼望看见自己的儿女得到良好教养,但在这事上:“愿荣耀归给神。他或许盼望生意兴隆,但目前对他最有益处的是愿荣耀归给神。他或许盼望获得更多的恩赐和恩典,但那应该在愿荣耀归给神的条件之下。

做任何一次幕后协议,或任何一场交易时,让我留心是否荣耀神。走在田野中,让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树叶都拍掌歌颂他……机会来临时,千万别静默无语,也不要因缺乏称颂他的机会而保持沉默。夜晚睡觉时要赞美神;你闭上双眼入睡的那一刻,让最后一个思想成为:安息在救主怀中,是何等甜蜜!患难中当赞美;在火窑的试炼中让你的歌声直上云霄;病痛中高举他;临终时让他听见你温柔的低喃。与仇敌作最后那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战时,不妨发出嘹亮的欢呼;当你终于脱去能朽坏的肉体之捆绑,进入灵里的自由时,让你那甜美的歌声充满了对他的赞扬。这样你的思想必然总是:归荣耀与神。

 

人活着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答案见于《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人最主要的目的是荣耀神,以神为乐,直到永远。”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