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1:35

谁是先给了

使后来偿还呢?

 

大多数人都认为,牧师很喜欢收奉献。我想这没错,特别是若奉献有崇高的目的,而会众又肯慷慨解囊。我曾经参与过这一类的奉献,最常见的一个例子是我们第十长老教会每年一度的复活节奉献,我们将所收到的款项用来救济世界上一些有特别需要的地区。大家通常都给得非常慷慨。

但我现在要讨论的这种奉献却是独一无二的。以色列英明的君王大卫到了晚年,就将王位传给他的儿子所罗门,让他治理以色列,并让他在耶路撒冷建造圣殿。本来建造圣殿一直是大卫梦寐以求的事,他想用建造圣殿作为他一生治绩的最高峰。但神告诉大卫,这不是他分内的事,因为他是一个战士,神情愿使用所罗门来为他建造圣殿。于是大卫退而求其次,开始为建殿做预备,动手收集所需的一切金、银、铜、铁,以及各种宝石。

这计划必须靠百姓的奉献。大卫自己奉献了三千他连得金子、七千他连得银子,那等于一百一十公吨的金子和两百六十公吨的银子。于是各族长和领袖也纷纷慷慨解囊,他们献上了五千他连得金子、一万他连得银子、一万八千他连得铜、十万他连得铁,加上无以计数的宝石。我们很难将其总价换算成现代的币值,学者们对此也莫衷一是,但总计至少有数百万美元。那确实是一笔可观的数目,或许是历世历代以来所收过最大金额的奉献。

可能许多人会因这一类的成功而沾沾自喜,但大卫却非如此。他既未洋洋自得,也未称赞别人,他赞美的是神,知道百姓有能力做出如此大手笔的捐献,实在是出于神的祝福。他的奉献祷告是这样的:

 

耶和华我们的父,

 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

 直到永永远远的。

耶和华啊,尊大、能力、

 荣耀、强胜、威严都是你的;

 凡天上地下的都是你的;

国度也是你的;

 并且你为至高,为万有之首。

丰富尊荣都从你而来,

 你也治理万物。

在你手里有大能大力,

 使人尊大强盛都出于你。

我们的神啊,现在我们称谢你,

 赞美你荣耀之名。

代上29:10-13

 

大卫继续他满有智慧的话:“我算什么,我的民算什么,竟能如此乐意奉献?因为万物都从你而来,我们把从你而得的献给你”(14节)。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论述,用另一种稍微不同的说法就是:“百姓能这样慷慨解囊,实在是因为你的恩典,我们不过是把你所赐的再归还给你。”

 

三个修辞学上的问题

我在探讨罗马书11:35的一开头,首先提出这事,是因为使用大卫对于百姓慷慨捐献建圣殿这事件的反应,来说明这一节经文,实在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保罗在罗马书第11章这段经文中,称颂神在每一个领域里,都远远超越受造之物。保罗用三个修辞上的问题来突显这种对比,每一个都暗示着一个否定的答案。

问题一:“谁知道主的心?”(34节)。

答案:没有人!我们中间甚至没有人能对神所知道的事物略有所知。他的知识无限地超越我们的知识。

问题二:“谁作过他的谋士呢?”(34节)。

答案:没有人!没有人能指点神管理世界的方法,教他如何增进效率。

于是我们来到第三个问题,也是本讲的主题经文:“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35节)。

答案仍然是:没有人!我们可以奉献给神,就像大卫呼吁以色列百姓捐钱建圣殿时百姓所作的。但我们所奉献的,不过是神先赐给我们的。有一首诗歌描述得很正确:

 

我们所献,无论什么,

原都是你所赏赐。

我们所有,一切属你,

哦!主,都是你托付。

 

这些问题加在一起,就提醒我们神的自足、主权和他的独立——保罗教导我们要为神的这些属性感谢——同时也让我们看见,我们毫无贡献的余地。我们无法在神的所是和所为之上,再增添任何东西了。

第三个问题还包括一点:我们不能因奉献给神而认为神欠了我们什么。这一点极其重要,所以我再重复一次:我们不能因奉献给神而认为神欠了我们什么。

 

我们的奉献原本一文不值

保罗在这卷书信前面的部分已经一再教导:我们没有什么可给神的。因此对这一点我们应该已经了解得很透彻了。让我简短地复习一下他的教训。

 

1. 我们是因信,而不是靠行为称义。这是罗马书前四章的主要论点。保罗在那里解释人类的败坏和堕落之深,并指出神如何不顾我们的本相,在耶稣基督里完全拯救了我们。我们活在罪中的时候,以为可以靠好行为赢得神欢心,以为神是依照我们表现的成绩,看我们是否通过道德底线,来决定他的救赎。事实上,有一些人即使做了基督徒,知道人称义不是靠行为,但仍然以为自己是例外,神是因为在他们里面找到一些东西——例如对神的渴慕或信心——而拯救他们。

罗马书告诉我们,我们得救不是靠这些,甚至不是靠信心。确实,我们是因着信而得救。没有信,就无法得救。但即使信心也是神的赏赐,所以到了那一日,被赎之人站在主面前的时候,就没有人能夸口。不管从哪一方面看,我们都无法对自己的称义做出任何贡献。

 

2. 我们成圣是靠圣灵,而不是靠行为。这是罗马书第二大段(第5章至8章)的重点。意思是正如我们对称义毫无贡献,我们也无法对自己的成圣做出任何贡献。当然,我们得救之后确实会去做一些事,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在这方面能给神什么。我们所做的只是在回应神已经做的事。由于神已经救我们脱离老亚当,将我们放在基督里,赐给我们新的性情和渴望,因此我们能在神白白供应的恩典中跟随耶稣,日渐长进。

事实上,保罗在这一大段的末了(罗马书第8章),提到我们的信心必蒙保守,他当时并非想到我们里面有什么本领,而是想到神和神为我们所做的事。因此我们读到:“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因为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8:28-30)。

下一节告诉我们,神是帮助我们的(31节),他将自己的儿子赐给我们(32节),他也把万物都赐给我们(32节),他称我们为义(33节),耶稣正在为我们祈求(34节),没有任何事物能使我们与神在耶稣基督里的爱隔绝(35-39节)。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出于神。

 

3. 我们得蒙拣选与我们的行为毫不相干。罗马书第三大段(第9章至11章)教导我们,神在历史中的作为根本不必靠我们,甚至神也没有义务取悦我们。相反的,保罗教导说,历史是在启示神的属性——当然包括他的爱、恩典,也包括他的权能、公义、愤怒——并且彰显神的荣耀。

如果今天大多数基督徒能看见这一点,他们将有何等大的转变啊!我有一个好朋友迈克尔·霍顿写了一本与此相关的书,书名是《美国制造:近代美国福音派的形成》。他在书中说,

 

古代神学企图锻炼人的个性,但到了20世纪末,我们变得刁钻任性。我们去教会,是为了寻找乐趣。我们的情感必须得到安抚……节目必须活泼吸引人——既然做基督徒已经放弃了那么多东西,那么我们所领受的这一点教训就更应当符合我们那实际而自我中心的利益。讲台上的信息除了偶而提到教义之外,必须充满逸事趣闻和鲜明动听的例子:“我只想知道这与我和我的经验有何关系?

我们忘记了神是统治者。他是君王,万物都是他造的,也是为他而造的,并且万物必须依靠他的权能才得以为续。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取悦他,而不是取悦我们自己;我们在世上是为了使他快乐,为了称颂他,带给他满足、兴奋和喜乐。任何福音若只是想回答这对我有何好处?就是反其道而行。我们应该问的是:“这对神有何好处?

 

当然,这将我们带回到本讲的主题经文上,保罗在那里问道:“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没有人!因此神不欠任何人的账。

我们不可能使神欠债

即使我们成了基督徒,即使我们接受了罗马书的教训,但我们仍然会认为神欠我们的债。我们究竟在何种情形下,会认为神欠我们的债呢?

 

1. 当我们以为抓到了神把柄的时候。大多数人不会这样,但每一次我们批评神或埋怨神的时候,就等于间接告诉他(有时候甚至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们相信他犯了一个错误,应该加以改正。

我觉得神把我造得太矮了,我该高一点才是。”

如果我长得漂亮一点,我的人生就会改善得多。”

神把我卡在这个毫无前途的工作中,其实他若给我机会,或让我升迁,我一定能成就更重要的事。”

神没有给我一个丈夫,这实在是他的错。”

或者,“神给我这种丈夫,实在是他的错!”

我们若这样想,其实就是在企图为神提供他所欠缺的知识,认为他应该看到自己的错误,并且为我们的适时提醒而心生感激。更进一步说,我们相信神欠了我们一分人情。由于我们提供他一点智慧的建言,我们理当受到报偿。你是否经常这样想?这岂不愚昧吗?

下一次你发现自己堕入这种愚蠢的思想中时,不妨回想这一节经文:“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约伯虽然经历可怕的悲剧,但他说:“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伯42:3)。

 

2. 当我们以为抓到神的不公平时。这个错误跟前面那一项有密切的关系,只是在人类骄傲和悖逆的道路上又深陷了一步。这种谬误的念头是起源于我们抱怨神的作为有误。

真不公平,我的朋友个个身强体壮,只有我生病!”

真不公平,得奖的竟然是她!我比她努力却未得奖。”

我为这事一再向神祈求,他不应该这样对我的祷告充耳不闻。”

我相信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们若发现自己这样想,就必须记住亚伯拉罕如何为所多玛和蛾摩拉城祷告。他知道他的侄儿罗得住在所多玛,如果神毁灭那城,他的侄儿和家人也必死无疑。所以亚伯拉罕求神:“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吗?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吗?将义人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18:23-25)。

基本上这段争辩颇合情合理,因为审判全世界是一件大事,必须谨慎处理。问题是,那两个城里确实一个义人也没有。因此罗得和他的妻子虽然得以幸免,但神还是毁灭了那两个城。有火从天而降,焚毁了二城,所有居民都葬身火窟。你不能说神亏欠你,你不能高喊:“伸张公义吧!”公义只能定罪,公义会把人送进地狱!我们不需要从神得公义,我们只需要恩典。恩典是与欠债对立的。

你若以为神欠你公义,请记住这节经文:“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我们唯一能配从神那里得到的就是定罪。

 

3. 当我们把义务加给神的时候。这是基督徒认为神欠他们债的第三种方式。他们以为自己的牺牲和服侍该赢得不少汗马功劳。我最喜欢鲁宾·托里说过的一个相关故事。有一天下午他在澳洲的墨尔本与一些商人会面,有人递给他一张条子,上面写着:

 

亲爱的托里先生:

我正陷入极大的困惑中。我为一件事已经祷告很长一段时间了,我相信这事合乎神的旨意,但我的祷告一直未蒙应允。我是长老教会三十年的会友,始终未间断去教会。我做了二十五年的主日学校长,担任教会长老二十年之久,神竟然不应允我的祷告。我简直百思不得其解。你能为我提供解释吗?

 

托里在讲台上读出这段话,然后回答:“这很容易解释。写条子的这人认为,由于他连续参加教会三十年,忠心担任主日学校长二十五年,又在教会作了二十年的长老,神就有义务回答他的祷告。他其实是在奉自己的名祷告,我们用这种方式祷告时,神是不会垂听的。”

托里讲完道下来之后,有一个人前来见他,坦然承认那张条子是他写的。他对托里说:“你的话真是一针见血。我晓得自己的错误了。”

犯同样错误的人当不在少数。即使从事基督徒事工,我们也必须看清楚:你我所做的,并不能使神欠我们什么。“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答案是,没有人,即使最投入、最无私、最忠心、最虔诚、最有榜样的基督徒也不例外。神赐给我们的这一切,没有一项是他欠我们的。我们所得的实在丰富,但这些全是出于恩典,而恩典又属于另一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了。

靠恩典而活

让我们再来讨论恩典。一旦我们放弃这些错误的观念——把神拉到我们的层次上,好叫他符合我们对公义或是非的观点,或者想要用自己的侍奉来赢取什么——那么我们就能照神的计划过基督徒生活,并能发现靠恩典而活是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看过许多次,这必须从谦卑开始:在神面前谦卑下来,他是无限伟大的神,相对之下我们的服侍实在微不足道。耶稣说过:“你们谁有仆人耕地或是放羊,从田里回来,就对他说,‘你快来坐下吃饭’呢?岂不对他说,‘你给我预备晚饭,束上带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吗?仆人照所吩咐的去作,主人还谢谢他吗?这样,你们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分作的’”(路17:7-10)。

除非我们记住造物主与受造物,或主人与仆人之间主要的关系,否则我们会一直在原地踏步。

当然,还不止如此。记得耶稣告诉他的门徒说:“以后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因仆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我乃称你们为朋友……”(约15:15)。“你们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14节)。神不欠我们任何东西。全是恩典。但神为了他自己的缘故,拯救我们脱离罪,将我们从仆人的地位提升到神儿女的地位,使我们与耶稣基督同工,成为神的后嗣,得以继承神所有的产业。

这使我们油然而生感恩之心,并且不得不爱这位恩慈的神。

还有一点:这能激励我们服侍神。我们不能对神的知识和智慧做出任何贡献,或对神处理事情的方式有任何建议,神也不会因为我们的贡献而欠我们的债。只要我们明白这一点,知道我们无法靠自己讨神的喜悦,知道我们只能领受神的恩典,我们就会甘心情愿服侍他。一旦我们明白了,我们第一个反应就是为荣耀神而活。这也是罗马书下一章的重点。我们将在下一卷中予以讨论。“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1-2)。

请容我再重复一次:神没有义务赐给你任何东西。但你若在基督里,他就将万有都给你。最奇妙的是,人若明白这一点,知道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神,就会甘心乐意把这一切献给神。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