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1:34

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

 

威廉·毕比(William Beebe1877-1962)是一个生物学家、探险家、作家,他也是美国第二十六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的好朋友。他经常拜访罗斯福位于长岛的家,提到他们一起玩过的一个游戏。在夜晚的长谈之后,他们走出室外,站在环绕着豪宅的草坪上,仰首搜寻星空,直到找着位于飞马星座左下方的那一小块微弱的光线。他们中间一定会有一人开始背诵:“那是仙女座的螺旋星系,它和银河一样大。它是一亿个银河系中的一个。它包括一千亿个太阳,每一个都比我们的太阳大。”

然后罗斯福会对毕比笑道:“现在我承认我们确实是够渺小的。咱们可以睡了。”

 

我们在神面前的渺小

来到罗马书第11章最末了的部分,我就不禁想到这个故事。保罗在第33节中感叹,神丰富的智慧、判断、踪迹、道路是多么深邃难测。他仍然想到神,和神的奇妙。但保罗的焦点开始转移,转到人类的想法、做法,和惊讶上。他在神难测的判断和人类贫乏的知识之间,做了一个对比。第34节说:“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他又在第35节加上:“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

这几节都是引自旧约,再次让我们看到保罗结束一个论证时惯用的方法。我们已经在本卷中看到好几个这样的例子,例如罗马书3:10-18。这段引自旧约的经文给保罗在第1章至3章所铺陈有关人类败坏景况的论述,做了一个归纳。我们在第4910章,以及第11章较前头的部分,也看到同样的情形。使徒彼得的做法正好相反,他是在开头引用经文,然后再加以解释(参 2)。

此处我们讨论的引文来自以赛亚书40:13,但它也可能包含其他几处经文(参 15:8;耶23:18)。

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虽然它主要引自以赛亚书,但这却是神在约伯记这个伟大的旧约故事结尾时,对约伯提出的问题。其主要论点是,人类不论多么聪明,都无法在神的知识和智慧上做出任何贡献。这与保罗的上下文配合得天衣无缝,因为它与第33节的“智慧”和“知识”连接在一起,只是次序颠倒。正如哥得所说的:“第一个问题是将人有限的知识与神无限的知识做对比……第二个问题又更进一步,涉及到人类的智慧与神的智慧彼此之间的关系。不仅质疑人是否能靠研究神的工作去发觉神的奥秘,而且怀疑人是否能对神的计划提供有益的建议。”

我前面说过,保罗在这一节里还是想到神。但此处他也将我们的注意力从神的属性——他完全的智慧、知识、判断和道路——转移到我们在这些方面的有限。他立刻告诉我们,我们和神不一样。

有趣的是,保罗不得不这样做,特别在我们正研讨罗马书第11章的这个关键处。你或许还记得我稍早提到过神的属性之类别,神有不可传递的属性,这些是我们无法与神分享的,因为他不能将其赐给我们。另外神还有可传达的属性,这是他可以和我们分享的,包括我们此处探讨的属性:知识、智慧、计划、决定、行动的能力。我们说到神有这些属性或能力时,我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我们也有这些能力。我们有某种程度的智慧,可以做决定,也能依照决定而采取行动。

但即使在这些领域中,我们也无法与神并驾齐驱。事实上,我们的知识、智慧、计划、行动与神的知识、智慧、计划、行动相比,其差距甚至还比我们自身与飞马座银河系的几十亿个太阳之差距还大。换句话说,我们所以能对某些事物略有所知,不过是因为神先知道了,并且启示给我们。由于我们如此渺小,我们的知识更是微乎其微。在任何一方面,我们都无法助神一臂之力。

 

我们所知何其有限

要解释这一点,我们必须研究圣经中的“智慧书”,特别是约伯记、传道书、箴言。我先从约伯记开始,因为这卷书直接讨论到人类知识的极限。

我们都熟悉约伯的故事。那是历代以来最伟大的故事之一。从各方面看,约伯都是一个幸福的人。他富可敌国,家庭美满,身强体健。更重要的,他是一个虔诚人。连神都注意到了约伯的品格:“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1:8)。但在眨眼之间,约伯拥有的一切都被剥夺一空,只剩下他的品格。他的产业不是被抢走就是被毁坏,十个儿女全数丧身意外;他自己浑身上下长满了毒疮。他陷入极悲惨可怜的境地。坐在炉灰中的约伯,真是内(心灵)外(身体)都饱受煎熬。

这时约伯的三个亲密好友前来安慰、劝导他。他们是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约伯记用不少篇幅记录他们对发生在约伯身上的事所提出的解释,以及约伯的回答。

套用我们现今的话说,他们企图解释“为什么坏事会发生在好人身上?”根据我们的标准,这几个朋友的表现相当出色。他们正确地指出,这是一个有道德的宇宙,有因果关系存在。创造宇宙并指派宇宙命运的神是一个道德的神。他们辩说,每一件事都有其目的,这目的既然是出于神,就必然是好的。恶必受惩,善必得赏。当然,这样说没错。事实上你若细心,就会发现这正是我在前几讲论及神的智慧、命定和道路时所强调的重点。

那么约伯朋友的劝言究竟有何失误?为什么神对他们大感不悦?正如稍后神说的:“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伯38:2)。

问题不在他们的出发点或原则,因为圣经也同样提到这些现实的本质。问题出在这些人虽然聪明,却缺乏足够的知识去辨别神的作为。正如这个故事一开始指出的,神对撒但的毁谤和谎言提出挑战。撒但声称约伯侍奉神纯粹是因为他能从中获利。这是一种功利主义。神认为约伯爱的是神本身,而不是他从神那里获得的利益。撒但说:“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你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他手所作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伯1:9-11)。

神容许撒但攻击约伯的产业和家人。约伯被这一连串的悲剧打击得毫无招架之力,但他仍然敬拜神,他说,

 

我赤身出于母胎,

 也必赤身归回;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1:21

 

撒但接下去要打击约伯的健康,他对神说:“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伯2:5)。神允许撒但叫约伯肉体受苦,然而约伯还是对他的妻子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圣经告诉我们:“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10节)。

当然,约伯的朋友对此一无所知。他们对宇宙中发生的事毫无所觉。他们的出发点和原则虽然无误,但他们实际上对约伯所说的那番话却是一派胡言。难怪神要责备他们。

请留意神对他们的申斥。他们的问题是未体会这场挣扎中那不可见的本质。神斥责他们(以及约伯)的无知,不是因为他们不明白这场挣扎的不可见之范围——是神与撒但之间的较力——而是因为他们连眼睛见到的部分也不明白。神责怪他们竟然连世界的起源都无法解释:“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伯38:4)。其实今天的科学家也好不到哪里去。神斥责他们竟然无法解释或控制海洋:“海水冲出,如出胎胞。那时谁将它关闭呢?”(8节)。今日最先进的科学也无法正确无误地预测海上风暴的移动,更别提控制它了。一章接着一章,神责备约伯和他的朋友对自然界势力的无知——包括光明与黑暗;雨水、雪、风;天上错综复杂的现象;动物的本能和行为;鸟类和鱼类的迁徙;以及其他难以计数、可眼见的现象。

这里的重点是,如果这些人无法解释看得见的东西,他们又如何能明白或解释看不见的东西呢?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不论从哪一个角度看,他们都无法对神完美的知识做出任何贡献。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约伯在故事结束时所作的——哑口无言,承认自己的全然无知。

约伯回答耶和华说:

 

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

 你的旨意不能拦阻。

谁用无知的言语

 使你的旨意隐藏呢?

 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

 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

 

求你听我,我要说话;

 我问你,

 求你指示我。

我从前风闻有你,

 现在亲眼看见你。

因此我厌恶自己,

 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42:1-6

 

我前面描述过,我们一想到神和他“永恒的定旨”时,就会有以下两种反应:(1)因自己的无知而谦卑;(2)在神面前敬畏、赞美他。约伯的最后一段话,和罗马书第11章的末了,都显示了同样的反应。

 

愚昧和盲目

34节第二部分比我到目前为止所描述的,又往前推进了一步。前面说到我们在知识上的极端贫乏,这也是“谁知道主的心”之含义。接下去的部分也别具意义:“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这句话论到了智慧,以及我们拥有的智慧何其有限。

让我们翻到传道书。这卷书篇幅很短,只有十二章。但传道书是一本具有高度智慧的书,因为它指出了人类的智慧之限度,就像约伯记指出了人类知识的限度。传道书基本上是在强调一句话:“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1:2)。任何人若读到新国际译本的副标题,都能一眼看出写这卷书的传道者意在强调几个重点:(1)智慧是虚空的;(2)享乐是虚空的;(3)智慧和愚昧都是虚空的;(4)劳苦是虚空的;(5)亨通是虚空的;(6)财富是虚空的。

但我们并不真的相信这些,对不对?

我们岂不是一直在说,神管辖着一切与受造物有关的事,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他超然的旨意,他的旨意必定是良善的,因为他是一个良善的神?当然,我们这样说过。既然如此,我们又如何解释传道书呢?难道这只是一个满怀怨恨,愤世嫉俗的人之遗言,根本不值得一顾吗?某些基督徒领袖确实这样教导。其中一位告诉我:“你可千万别根据传道书来讲道。”

我们知道这并不正确,因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都是有益的”(提后3:16)。我们当如何看待传道书呢?

答案是,这卷书让我们看见自己的有限,以及若没有神的启示,人的智慧是何等愚昧。对传道书钻研甚精的巴刻这样说:

 

看看我们正生存的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摘去你那玫瑰色的眼镜,擦亮你的眼睛,好好把这个世界看个仔细。你看到什么?你看到人生的背景不过是自然界一连串漫无目标的循环周期(传1:4)。你看到它被我们所无法控制的时间和环境所雕塑(3:1起,9:11起)。你看到死亡早晚会临到每一个人,而且经常是骤然来临,叫人措手不及,丝毫不顾及这人是命数当尽或配享长寿(7:158:8)。人的死与畜类无异(3:19),智慧人和愚昧人的遭遇没有两样(2:141792)。你看见恶人目空一切,肆无忌惮(3:164:15:88:119:3);你看见恶人顺利亨通,义人却多有苦难(8:14)。你目睹这一切,就明白神的掌管是无可测度的;你想弄个清楚,却无能为力(3:117:138:1711:5)。你越想从平常事件中找出神的旨意,就越容易对每件事的茫无目标感到泄气,也越容易下结论说,人生是虚空的。

于是你做出结论,认为万事皆杂乱无章,如何能凭建设性的努力(1:32:11223:95:16)得到任何益处——包括价值、收获、意义、目的——呢?人生如果没有意义,就毫无价值可言,那么我们何必去创造事物,建立事业,努力赚钱,甚至去寻求智慧呢?因为这些对你一无用处(2:15225:11),只会招惹别人的嫉妒(4:4);你死后也带不走;你身后留下的一切,可能遭人毁坏一空(2:19)。因此我们何必流汗劳苦呢?人的一切工作岂不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吗(1:14)?

 

确实如此。若没有神在耶稣基督里做的工,和在我们里面做的工,最后一部分充其量不过片面地向我们启示:万事万物都是“毫无意义”的。当然,还不只这些。神确实在做工,在启示人。我们在明白这些事之前,必须知道任何事若没有神的工作,就失去了意义。证明我们缺乏智慧的证据之一,就是我们甚至无法看清这种最基本的属世智慧。

连基督徒也不明白,不然他们为什么会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那些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生命意义的东西?

他们为什么花那么多时间,去赚取房子、车子、电视、名贵的家具等这些早晚都将腐坏的东西?

他们为什么拼命加班,以增加收入,扩充银行存款?而一旦他们死了,这些无一能带进天堂。

他们为什么渴求世上的声名,而这可能在转眼之间化为乌有?

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我们连传道书中提到最基本的属世智慧都尚未学会,更何况学会神旨意所启示的那无限、深邃之智慧呢?然而我们还以为自己有权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作为评头论足。我们以为只要有机会,就可以告诉神当如何精益求精。我们多么愚昧啊!实在是愚不可及!我们这些好为人师的,实在应该好好学习神的命令之主要原则。

保罗问哥林多人:“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林前1:20)。我们需要多多学习这一点。我们应该再听一次保罗对罗马人提出的问题:“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

答案是:“没有人!”不是你,也不是我。我们无一人能够对神的智慧做出任何贡献。

 

谦卑和智慧

这能教导我们什么呢?显然不是要我们做愚昧人。神从未呼召我们做无知或愚昧的人。相反的,我们必须依靠神来发展我们的心智,使我们在真的属灵智慧和悟性上长进。如何做呢?我建议以下几点。

 

1. 知道除了在神里面的智慧,没有真智慧。箴言说得很对:“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9:10)。我们能知道,是因为神是一个有知识的神;我们能得到智慧,是因为神是一个有智慧的神。我们若不以认识神为开端,就一无所成。

 

2. 知道即使你以神为开端,你还是无法完全认识神,因此你永远无法完全明白他的道路。神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赛55:8)。更进一步说,既然神的意念主导着他的行动,显然将来成就的必定是他的道路,而不是你的道路,因为“人心多有计谋,唯有耶和华的筹算,才能立定”(箴19:21)。

 

3. 最后,学习信靠神,紧紧跟随他。这将我们领到最有智慧的一句话上:“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3:5-6)。你若不这样做,你那可怜、稀少、虚假的知识最终必把你带到无知或绝望的境界。但你若知道自己的无知和愚昧,学会依靠神,你就会发现神必供应你所需的一切知识——你可以在圣经中找到这知识——并且你若向他求智慧,他必定会丰丰富富地赐给你(雅1:5)。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