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1:33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

他的判断何其难测!

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由于神“预定了将来要发生的一切,而且这预定是恒久不变的”,显然他也为我们预定了一条道路。但我们对此常常有疑问,因为(1)我们并非总相信这是神预定的;(2)我们不知道它导向何处;(3)它不一定总是照我们认定的方式成就。

 

痛苦的道路

让我述说伊丽莎白•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的故事,她年轻时前往厄瓜多尔做宣教士。她先花一年的时间学西班牙文,然后受邀与另两位宣教士同工,尝试将科罗拉多印地安人的话转成文字,最终打算把圣经翻译成他们的语言。她祷告祈求神为她预备一位通晓这种语言的人来帮助她,神供应了一位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他的名字叫马卡里奥(Macario),这人精通两种语言——西班牙文和科罗拉多印地安语,他欣然接受这个工作。他们开始合作不久,马卡里奥忽然遭人谋杀了。这对宣教士们好不容易建立的事工实在是一大打击。一切辛劳似乎都白费了!一点解释都没有!似乎这不过是一件神允许发生就发生了的事。宣教士们陷入一片困惑中。

伊丽莎白继续她的工作,一年之内她累积了几千个字汇卡,也开始对科罗拉多印地安语做了一些最初步的分析。她整理出一套语音字母,并教另两位宣教士使用。有一天她出门的时候,所有资料都被小偷偷走了。即使她们几个宣教士一再祷告,但失窃的资料始终未找回来。一年的心血顿时化为乌有!一切努力尽付之东流。

接下去的发展较为我们熟悉。伊丽莎白嫁给了吉姆·艾略特(Jim Elliot),他当时也面临类似的遭遇——他花一年的时间企图建立一个叫山迪亚(Shandia)的宣教站,结果一天晚上山洪爆发,把整个宣教站冲走了。这对夫妇是在盖丘亚(Quichua)印地安人当中工作。他们结婚二十七个月之后,吉姆·艾略特被奥卡(Ayca)的印地安人用矛刺死。那时他正和其他四位宣教士前往当地传福音,同行的宣教士也都为主殉道了。又是一次痛苦而难以理解的打击!实在是“何其难测……何其难寻!”

还不止如此。几年后伊丽莎白再婚,嫁给匹兹堡神学院前任校长爱迪生·利奇(Addison Leitch)。但没有多久,他就因癌症而开始长期缠绵病塌,终于不治。

伊丽莎白如何做见证?她说:“我一生的经历似乎很难证明神的良善、恩慈和怜悯。一个丈夫遭人杀害,另一个丈夫身、心、灵饱受癌症折磨,你很难说这些是神大爱的明证。事实上,很多时候这一切反而显示着相反的结果。但我不是用推测或直觉去相信神的爱,乃是出于对神的信心。我们必须承认,那胜过世界之最终、最高的信心,乃是明白神是在他的大爱里统辖着一切。”

隐秘的事和明显的事

这正是我们研究罗马书11:33时所要讨论的。我们已经花了三讲来研讨这一节经文。它告诉我们神的智慧和知识是完备的,神从这智慧和知识而出来的判断和踪迹则是难测的。

我一开始就说,我们很难明白这真理。上一讲讨论过神的判断和命定。我们解释了“永恒的命定”之意义,最后得出两个结果:(1)我们必须谦卑地承认,我们无能为力去明白神的命定;(2)我们只能心存敬畏,并且赞美神的伟大。这反应将我们引向现在要探讨的主题上,那就是神的“踪迹”。

判断”是指神从他无限的知识和丰富的智慧中所发出的命令。“踪迹”是指这些判断实际在人类历史上产生的结果。

但这两者是紧密平行的,保罗也以平行的方式提到它们。希腊原文的意思是,神的判断“无法追根究柢”,他的踪迹“无法弄得一清二楚”。

保罗不是说,我们永远不能明白神的道路,特别是他已经解释了其中的一部分。他的意思是,若没有神的启示,我们无法靠自己想通。

神已经启示了一些事物,因此我们知道神有一个计划,所有发生的事情都非偶然。保罗说:“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林前2:9-10)。但神并未启示所有事情,特别是环境的细节或生活中的事件;在这些领域里我们必须凭信心而活,就像伊丽莎白一样,相信神的主权和他慈爱的动机。圣经说:“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唯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申29:29)。

神的足迹

翻译成“难寻”的那个希腊文,包含了一个有趣的喻象——足迹。它显示虽然我们无法知道神来自何处,往何处去,但我们能看见他的足迹。这确实会造成一些困扰。

让我将你带到人类历史的沙滩上,看看神一些难寻的足迹。

 

1. 亚伯拉罕。我先从亚伯拉罕的故事开始,因为神预备特殊选民,好叫弥赛亚由其中出来的计划,就是由此开始的。神呼召亚伯拉罕离开迦勒底的吾珥,前往迦南地,并应许他做大国之父:“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创12:2)。但亚伯拉罕在他有生之年并未成为大国之父。事实上,他有很长一段时期没有子嗣,这对他是一件非常难堪的事,特别是神已经应许他要做多国之父。

亚伯拉罕起先的名字叫亚伯兰,意思是“众子之父”。但亚伯拉罕年纪老迈却膝下犹虚。一直到了他一百岁,他的妻子撒拉九十岁,已经断了生育的指望时,神才介入,将所应许的儿子以撒赐给他们。

神究竟存着什么打算?为什么延迟这么久?他为什么不早一点,用比较自然的方式使他们得子?答案很难找。我们只能说,神的道路非我们所能追踪。

 

2. 摩西。下一个例子是以色列伟大的解救者和立法者摩西。摩西必然知道神的手在他身上,多年前神就应许要拯救百姓出埃及(参 15:12-16),如今时机已成熟了。但他一开始就用自以为正确的抗暴方法,杀死了一个埃及人,结果他不得不逃出埃及,亡命旷野。他离开埃及的时候是四十岁,接下来的四十年,这位才华横溢、学识渊博的人却是在旷野边缘,以牧羊为生度过的。他当时必然以为自己的一生全盘失败了。

等他年近八十,神才差他回到埃及,对法老王提出要求:“容我的百姓去!”百姓终于离开埃及。之后,摩西领他们又在旷野飘流了四十年!加上先前的四十年,这八十年岂不白费了?但神的命定是永不改变的,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3. 以色列人。神对待以色列人的方式,特别是旷野的那四十年,又如何解释呢?巴刻写道:“‘日间,耶和华在云柱中领他们的路’(出13:21);然而神引领他们的方式还包括惊心动魄的横越红海,在‘大而可怕的旷野’(申1:1931-33)长期无水无粮,以及与亚玛力人、亚摩利人的王西宏,以及巴珊王噩之间的血腥战役(出17:8-13;民21:21)。当然还得加上以色列人持续不断的抱怨(参 14:1016:3;民11:414:320:321:4)。”

难道没有容易一点的方法吗?这一切战役、耽搁、缺乏,究竟目的何在?如果说这段历史有其目的,显然它远远超越了我们理解的范围。

 

4. 大卫。我也想到了以色列的王大卫。神拒绝扫罗,有意让大卫取而代之,于是差遣先知撒母耳去膏大卫。但是大卫第一次与扫罗见面之后,接着就是长期四处逃亡,因为扫罗视大卫为叛逆者,急欲置大卫于死地。扫罗死了以后,大卫才正式登基。那年他三十三岁。即使那时候,他也不是整个以色列的王,他只统治着希伯仑,就是南边的疆域,他在那里做王七年。一直到他四十岁时,才做全以色列的王。

神为什么在膏了大卫之后,还让扫罗继续做王这么久?特别是大卫不论在品格或领导才能上都远胜扫罗;神心中究竟想什么?当然,神的道路非同我们的道路,神的意念非同我们的意念。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5. 保罗。下一个例子是保罗。我们都熟悉他悔改信主的经过。显然那是神在历史中一个直接而有效的干预行动。我们一向指望神这样做。但想想保罗后来的事业。首先他花了三年在旷野,就我们所知,那三年间他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成就(加1:17-18)。然后他又在家乡大数待了几年。等他被召实际从事宣教工作时,他已经是一个中年人了。即使到了那时,他多半时间都花在小亚细亚的内陆地区。保罗一直想前往罗马,他最后终于如愿以偿,不过却是以囚犯的身份前去的,他在罗马大半时间都戴着锁链,最后并被尼禄处死。

保罗这样描述他的宣教岁月:

 

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

林后11:24-28

 

患难、穷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勤劳、儆醒、不食”(林后6:4-5)。为什么?做神的工为什么如此辛苦?神为何不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好叫保罗能免去鞭打、饥饿、沉船及其他各种危险?神难道无法减轻保罗为教会的忧心挂虑?或者神根本不在乎?

不,我们不能这样说。我们知道神在乎。但神为什么不在历史的轨迹中预防这些艰难?确实,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6. 耶稣。我举的最后一个例子是耶稣。历史上从未有一个人像耶稣这样,身上有神明显的手在做工。神如此说到耶稣:“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3:17)。但耶稣过的是什么生活?巴刻说:

 

没有一个人的生活这样受到神完全的指引,没有一个人的生活如此符合常经忧患的描述。在神的引导下,耶稣远离他的家人和亲友,神引领他与国中的宗教和政治领袖冲突,最终让他被出卖,逮捕,并钉十字架……

从人的标准看,十字架是一种浪费——浪费了一个年轻的生命、一个先知的影响力、一个领袖的潜能。我们只能从神自己的话语里去明白这一切的奥秘。

 

我们确实能从神的话语中知道十字架的意义和它所成就的事。我们知道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实际上正是神成就最大事工的时刻。这是神用来救赎失丧人类的方式。这些“浪费”、损失、苦难实际上是历史的焦点,是一切成就的最高峰。我们若有这样的认识,就知道其他每一个故事,包括我们自己的每一次经历,都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虽然整个计划远非我们所能测度——但那是一个确定、完美的计划,而且必定有一个伟大、蒙福的结局。

 

十字架后面的冠冕

我相信你已经从我对圣经历史的这一番复习,看出我的用意。至少在我提到耶稣生平时你就应该有所领悟。每一个故事都蕴涵了一些无法解释的成分。从我们自己的智慧这角度看,每一个例子都难以解释,但它们都是神完美计划的一部分。虽然我们难寻其踪迹,但每一个例证都是神透过历史所做的启示之一部分。

为什么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延迟了许久才降生?亚伯拉罕也不知道答案,除非神给他一点暗示或启示。但我们现在回顾,就看出以撒其实是预表耶稣基督。我们看出,亚伯拉罕对这位能行奇事的神那坚定不移的信心,可以成为我们在经历艰难困苦时的榜样和激励。

为什么摩西必须在旷野度过那么漫长的岁月?为什么以色列人在往应许之地的途中要备尝艰辛?为什么大卫的登基掌权一再延宕?我们读这些故事,就能看出每一个例子都显示了神在塑造他子民的性格,以及他在满足人类的需要上是绰绰有余的。

至于保罗,他说:“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1:9)。“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4:7)。他又补充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4:16-18)。

“所以我们不丧胆。”

或许你已经丧了胆。你几年前开始过基督徒生活时可能满怀信心,但生活并不像你期待的那样顺利,显然你还没有成为圣徒,你并未成为祷告的勇士,你在传福音的事上也缺乏果效。甚至你的人际关系也未如你盼望的那样平顺、成功。你的大部分工作,包括基督徒事工似乎都浪费了。但不要灰心丧胆!神知道他正在你的生命中做什么。你无法明白他永恒的意旨,无法推测他所引领你的道路之尽头何在,但这并不表示神自己是困惑的,或结局是可疑的,或最后这一切必然功亏一篑。定睛看那不可见的——望向神。信靠他,坚定地勇往直前。

“外体虽然毁坏。”

某些人确实是如此。也许癌症或其他病痛正侵害着你的身体,你认为自己已经来日无多。你说:“多么浪费啊!为什么我不能过一个强壮、健康、长寿的生活?”我也不知道答案。这是只有神知晓的奥秘之一。但这并不表示他呼召你迈上痛苦的道路是茫无目的的。你是否能得胜有余,端看你如何因应这段“浪费”的时刻。

让我们把视线转离物质和暂时的事物,单单望向那不可见的一位,他万事都有周详的计划。让我们看清世上的难处不过是至暂至轻的。我们需要有这样的认识。让我们明白:这一切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的荣耀。

英国作家W. H·伯利(W. H. Burleigh)写了一首诗歌,我们现今已经很少唱了,因为大多数诗本都未将其收录进去。这是我最喜爱的诗歌之一,我是从一本校园福音团契出版的诗本中学会的。歌词是这样的:

 

虽然大地似乎黑暗阴郁,

在管教的杖下内心软弱昏沉,

我们仍然信靠不疑。

虽然道路险阻,充满荆棘,

 我们仍然信靠不疑。

 

若非信心膏抹,目光必微弱,

若盲目选择,必带来无穷悲苦;

只有透过那指引道路的神,

 我们才能重获平安。

 

神啊,为我们选择道路,

别让我们的软弱做主;

你的美意胜过一切。

神啊,为我们做决定,

你的智慧永不会出错,

 我们有的只是愚昧和盲瞎。

 

让我们努力前进,忍耐,牺牲,

接受苦难,无畏损失;

审判之后,将有奖赏,

 十字架的后头,必有冠冕。

 

确实是如此!我们的冠冕储存在天上,就像保罗有一个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参 提后4:8)。但它不是在充满苦难的今世。它远超过这一切。它超越病痛,超越失望,超越痛苦。它远在十字架的后头。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