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1:25

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秘(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

 

在这套《罗马书解经讲道丛集》的卷一里,我们已经花了四十多讲的篇幅,探讨保罗如何揭示神在人类历史中的旨意,特别是神对以色列这个国家所存的旨意。我们现在来到罗马书11:25-32,也是保罗提出的七个主要论点的第七点。他这里的主题是,在末后的日子将有许多以色列人得救。

大多数解经家认为这是新的一段,所以用小标题将其与前面的经文分开。莱昂·莫里斯描述第25节至32节是“以色列的悔改相信”。约翰·慕理描述这一段是“外邦人数目满足和以色列的得救”。C. K.巴雷特(C. K. Barrett)给此段下的标题是“神计划的完成”。雷•斯特德曼的标题是“我们伟大而荣耀的神”。穆勒主教(H. C. G. Moule)称这一段为“以色列的恢复直接预告了一个真理:万有都是出于神,为神所有”。威廉·巴克莱(William Barclay)给此段定的标题是“完全出于怜悯”。

圣经译本也一样。新国际译本给罗马书11:25-32定的标题是“以色列全家得救”。

显然这一段是罗马第9章至11章所有论点的高潮。保罗在罗马书9:6介绍他的思路,提出一个疑问:既然犹太人是神的选民,而他们大多数都拒绝承认耶稣基督是弥赛亚,这是否表示神对人类历史的旨意落了空?我们前面的研究显示保罗否定这种说法,他提出的理由为我们提供一个崭新的观点:神仍然掌管着历史。不论是以色列人的拒绝耶稣,还是外邦人的归信,都是照着神智慧而完美的旨意发生的。你或许还记得保罗的七个论证,证明神的旨意没有因以色列人的不信而落空。

 

1. 神的旨意没有落空,是因为神所拣选要拯救的人最终都必得救(罗9:6-24)。

2. 神的旨意没有落空,是因为神已经预先启示,并不是所有犹太人都会得救,而且有些外邦人也能得救(罗9:25-29)。

3. 神的旨意没有落空,是因为犹太人不信,这是他们自己的错,不是神的错(罗9:30-21)。

4. 神的旨意没有落空,是因为确实有些犹太人相信基督,并且得救了(罗11:1)。保罗就是最好的例子。

5. 神的旨意没有落空,是因为一开头神的旨意就是,只有一些余民能得救,而不是所有犹太人都得救(罗11:2-10)。

6. 神的旨意没有落空,是因为如今外邦人的纷纷得救,可以警惕以色列,激起他们的渴慕,进而促成他们中间某些人得救(罗11:11-24)。

7. 神的旨意没有落空,是因为最终以色列必得救(罗11:25-32),如此证明神信守了他对以色列全国的应许。

现在我们要讨论最后一点,也就是第七点。

 

神的“奥秘”

保罗在罗马书第11章较前面的部分指出,大多数犹太人都可能得救。现在他从论述转到预言,提到有一天这祝福必定会临到,意思是他现在要论及特殊启示的性质。

这是第25节中“奥秘”一词的意义。我们使用这个词的时候,心中会产生一种模糊或不可知的感觉。有一本字典称奥秘为“人类无法解释,也无法了解的东西;是一种深邃的秘密,是一个谜”。但这不是新约(特别是保罗的作品),或古代一般使用这个词的意思。

古时候奥秘是指大多数人不知道,只启示给少数人的事情。古代神秘宗教使用的这个词,即是此意。例如密特拉教(Mithras)、伊斯兰国(Isis)、狄奥尼索斯(Dionysus)、阿提斯(Attis)、奥西里斯(Osirus)、库柏勒(Cybele)、厄琉西斯(Eleusis)等,这些宗教的存在,几乎无人不知。但他们宗教仪式的具体细节,则只限于教主知道。这很像现代的共济会(Mason),他们也有一些秘密仪式、记号、握手方式、标志等,是外人无从得知的。

使徒保罗也是这样使用“奥秘”一词,但他别具圣经意义。他用“奥秘”来指一件从前人类无法知晓,凭人类智力难以明白,而如今神透过诸如保罗和其他受默示的使徒,将其启示出来的事。

查尔斯·贺智说:“任何一件未来的事,若非透过神的启示,人就无法知晓,这件事就可以纳入奥秘之行列。”

这对保罗是一个攸关重大的词,这表示保罗意识到他是神的管道,神为了我们的好处,而透过他将奥秘启示出来。其中一个证据是,他一再使用“奥秘”一词,并且以变化多端的方式提到它。几年前芝加哥慕迪教会的前任牧师哈里·艾恩赛德写了一本书,书名是《神的奥秘》。他在书中详细探讨这些原先隐藏但如今已被人知晓的教义。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他作品中最精彩的一部,因为它里面时代论的色彩太浓厚。但它有一个优点:内容包罗万象。艾恩赛德在书中解释了:

 

1. 天国的奥秘”(太13:11)。

2. 橄榄树的奥秘”(罗11:25)。

3. 基督与教会的奥秘”(弗5:32)。

4. 敬虔的奥秘”(提前3:16)。

5. 圣徒被提的奥秘”(林前15:51)。

6. 不法的奥秘”(帖后2:7)。

7. 最终神的奥秘”(启10:7)。

 

艾恩赛德主要的论点是,新约的奥秘是我们应当知道的,但今天却被大多数基督徒忽略了。我们不应该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固然“奥秘的事属乎我们的神耶和华的”,但有些奥秘已经启示出来了,因此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申29:29)。传道人就是这些真理的管家(林前4:1)。

 

以色列的未来:一个奥秘

于是我们来到保罗此处特别提到的奥秘,那就是以色列全家将要得救。为什么是奥秘呢?显然,这是一件我们无法凭理性或观察而明白的事。根据我们的了解,以色列一直在拒绝耶稣。我们实在看不出这个国家有任何回转的迹象。但保罗受到启示,道出了我们所看不见的未来事实:“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然后他又说:“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25-26节)。

我们已经仔细看过这段陈述,也讨论过这是否指犹太人未来的蒙福。此处我们不必再赘述,我们只需要再详细探究这个陈述中的关键句子。

外邦人的“数目添满”,希腊文圣经此处只有“添满”一词,新国际译本加上“数目”是正确的。添满可以指“满有祝福”,意思是外邦人将接受原本属于犹太人的完整祝福。但保罗尚未讨论到这一方面。他一直在问,为什么犹太人得救的数目寥寥无几,而外邦人却有许多得救的?他预言将来必有为数可观的犹太人得救。此处“外邦人添满”必然指的是数目,也就是说,所有外邦人中被拣选的都得救了。

那么“等到”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已经说过,那不是一个终极点(terminus a quo),指从此之后就再也不指望有任何事发生了。它乃是一个段落终点(terminus ad quem),指一件事结束,而另一件正开始。

我不打算根据罗马书第11章来发展出一套预言,因为这不是保罗的原意。我只打算解释保罗在第9章至11章的教导。但我必须提出一点:保罗说“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这和耶稣说“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路21:24)的意思一样。其上下文显示,耶稣想到的是耶路撒冷将被罗马人毁灭。这事确实在公元70年发生在罗马将军提多手里。耶稣说耶路撒冷将陷落在外邦人手中,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即使不指外邦人普遍属灵上蒙福的日子,至少是指外邦人占优势之日。

我们思想这些事,很难不注意到以色列确实在我们这个世代复国了,耶路撒冷确实重新由犹太人所控制。这表示正如耶稣所预言的,外邦人的时代已接近终点。

 

预言的目的

预言之目的并不仅仅是让神的百姓能洞见那些未来将发生,而不信之人无从知晓的事。预言总是与实际生活密切相关,它启示我们现今应当如何生活。我们记住这一点,就不得不问,神启示奥秘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保罗告诉我们:“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保罗在这一节告诉我们了。那是因为“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

这是什么意思?

让我建议几个答案。

 

1. 我们不可认为外邦信徒已经永远取代了犹太人信徒。

这种错误有两个方式。一个较轻微,另一个特别严重。前者有时候见于改革宗神学家,他们否认有任何属灵的事物可以存在于教会之外,或添加在教会之上。我注意到这里面有令人关切之处。这些作者主张,既然旧约的一切形式和类型已经在耶稣基督里应验了,很难想象神还会叫历史重演。如果神仍旧打算对犹太人这个国家做什么,这显然是在开倒车。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民族物质上的重建,而不是属灵上的重建。这是用地上的国度来取代天上的国度。

还有一些人也可能犯类似的错误。我们这些外邦人特别容易产生一种愚昧的想法:即使神完成了拯救外邦人的工作,他也不会重新开始拯救犹太人。其实我们怎能限定神在历史中的作为呢?甚至改革宗神学也无权如此做。如果神说将来有一天犹太人要蒙福,这事就必然会成。我们必须在这个启示面前谦卑下来。

另一种较偏激而恶劣的错误是反犹太人主义,特别是那种从外邦人基督徒当中萌生出来的优越感。我注意到这种偏见并不限于基督徒,全世界各地都有种族偏见。我记得大学时代曾流行一首这样的歌:

 

整个世界充满不快乐的人;

法国人恨德国人;德国人恨波兰人;

意大利人恨南斯拉夫人,南非人恨荷兰人,

天下人我谁都不喜欢。

 

这种歌词真可怕。但外邦人基督徒不可用种族歧视的普遍性为借口,去歧视犹太人。不幸的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经常存在的现象。毕竟,称呼犹太人为“基督杀手”的是基督徒,而不是佛教徒、回教徒或灵魂学说的信徒,他们却忘了真正置耶稣于死地的是一个罗马官员彼拉多。

外邦信徒若以为自己已经取代犹太人在神心目中的地位,不妨提醒自己一个事实:犹太人“为列祖的缘故是蒙爱的”(罗11:28),并且神也说过他仍然为犹太人预备了一个属灵的前途。

 

2. 我们不可认为外邦人教会是神在历史中行事的最终极目标。

神在人类历史中的计划远超过我们和我们的世代,这事实本身足以使我们谦卑。它教导说,我们不是神计划里的“一切”和“最终目标”。这事实也警告我们,基督教会不是在我们手中得胜的。19世纪和20世纪初叶,许多西方基督徒确实这样想,他们的思想造成了后千禧年说,主张在耶稣基督再来之前,基督教终将征服世界。

洛兰·伯特纳(Loraine Boettner即是持这种看法的人之一,他写了不少颇具分量的书,例如《基督教预定论》、《神学研究》、《不朽》与《千禧年论》等。大约三、四十年前他在《今日基督教》杂志上这样写道:

 

世界的蒙赎是一个漫长而缓慢的过程,在历经无数世纪之后,仍然继续向既定的目标前进。我们活在一个迈向得胜之途的世代中,胜利已经遥遥在望。从人的观点看,这世界似乎在明显地退步,魔鬼的势力似乎占了上风。但岁月交替,时代推移,这世界还是有所进展。回顾从耶稣降生迄今的两千年岁月,我们可以看出这中间惊人的进步。世界各地的异教虽然曾风光一时,但如今都已逐渐式微,无一堪与基督教分庭抗礼。它们只是在等候基督教活泼旺盛的气势消退,然后一举歼灭基督教会……教会必须征服世界,不然世界就将毁灭教会。基督教信仰是一套真理的系统,历世历代以来只有它带有神的祝福。我们并不预期这一切会在我们这一代或本世纪中完成,但这个目标是确定的,结果是必然的。我们的未来就像神的应许一样光明。最重要的是信心,相信基督的大使命必将透过圣灵的浇灌和福音的广传而顺利完成。

 

这是一段强有力的论述。当然它大部分是正确的。神的工作必将得胜。我们被召去把福音传遍天下。福音终必广为人知。但这并不等于说基督教会作为历史的力量,将来必定会得胜。也不表示外邦人的基督教会有一天将控制全世界。

此外,虽然我们能够明白,这种哲学在今日西方列国政治、经济势力高涨,甚至主控着整个世界的情形下,很容易被人接受,但我们不能如此看待现今历史的走向。其实基督教在西方的发展已如强弩之末,虽然它在第三世界中成长得较快,但那些地区的其他宗教也正蓬勃发展。特别是回教,近年来得力于石油资源之助,传播得极其迅速。

我们不可忘记耶稣曾经一针见血地问道:“我告诉你们:要快快的给他们伸冤了。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路18:8)。

彼得论及末后的日子,他没有说基督教会将欣欣向荣,他反而这样说:“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彼后2:1-2)。

犹大也警告我们:“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不敬虔的私欲而行。”他又说:“这就是那些引人结党,属乎血气,没有圣灵的人”(犹18-19)。

保罗写道:“……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提前4:1)。

这些经文无一鼓励我们去相信外邦人教会必将扩展、得胜。相反的,这些经文警告我们要提防在耶稣回来之前陷入不信、背叛、假教训的境地。我不是说基督教会将从世上毁灭、消失,因为神在外邦人当中有他的余民,正如在犹太人里有他的余民一样。我要说的是,外邦信徒不可自高自大,反而应当“惧怕”,因为“神既不爱惜原来的枝子,也必不爱惜你”(罗11:20-21)。

如果我们知道在外邦人时代接近尾声时,神对犹太人的未来仍然有一个计划,我们的自以为聪明显然就站不住脚了。

 

3. 我们不可自以为身份特殊。

当然,对神来说,所有相信基督的人都是特别的。但我要强调的是,我们很容易以为自己得救,而别人未得救,是因为我们比较聪明、圣洁、有见识,或比他们有价值。但我们绝非因这些理由而得救。我们并不比他们聪明、圣洁、有见地,或有价值。相反的,“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1:27-29)。

如果神今天正拣选愚拙的人,而且有一天,当外邦人的时候满足了,他也将复兴他古代的选民,那么我们就无法自认特殊。我们只能承认,我们得救完全是依靠神的恩典和怜悯。

 

4. 我们不可认为其他未得救的人已经无药可救。

我们很容易放弃对别人的希望。一旦看见有人浪费了属灵的机会,或激烈反对基督教,或犯了可怕的罪,我们就下结论说,这个人是无可救药了。我们很容易骤下结论,或以偏概全地说:“犹太人拒绝耶稣,所以他们失落了。”或者“我的朋友不肯接受耶稣,他们注定要沉沦。”这是我们的想法。但我们绝对不可这样想,因为这种观念是错误的。神是一切绝望之人(包括我们自己)的神。有一次约翰·牛顿(John Newton)的朋友向他提到一个熟人,说那人真是叫人绝望,但约翰·牛顿的回答实在摸着了神的心:“自从神拯救我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对任何人感到绝望过了。”

你呢?你也许因自己的所是或所作所为而感到绝望,或者你家人的光景似乎一无盼望。我愿意依据神的话语向你保证,这种情形并非无药可救,你也不是毫无盼望的。只有不信能使人远离救恩。今天你仍然能呼叫主名,他能奇妙地拯救你。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