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1:23-24

而且他们若不是长久不信,仍要被接上,因为神能够把他们从新接上。你是从那天生的野橄榄上砍下来的,尚且逆着性得接在好橄榄上;何况这本树的枝子,要接在本树上呢!

 

如果说今天很少基督徒真正精通以西结的预言,也不为过。很少有人能举出那本书的大纲,或指出其中记载的任何一个事件。但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以西结书第37章的故事,描述以西结在旷野对一堆枯骨讲道。它也反映在黑人的灵歌里:“枯骨啊,枯骨,现在聆听主话语!”

神把以西结带到一个充满骸骨的谷中,要他向枯骨传讲信息。以西结遵照神的话做了,骸骨就互相连结,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类骨架,并且长出筋、肉和皮肤来。以西结继续对它们讲话,气息就进入骸骨,骸骨“便活了,并且站起来,成为极大的军队”(结37:10)。

神解释这个功课:“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他们说:‘我们的骨头枯干了,我们的指望失去了,我们灭绝净尽了。’所以你要发预言对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的民哪,我必开你们的坟墓,使你们从坟墓中出来,领你们进入以色列地。我的民哪,我开你们的坟墓,使你们从坟墓中出来,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你们就要活了。我将你们安置在本地……’”(11-14节)。

这个故事与保罗在罗马书第11章里的教训有关。保罗论及以色列。他说到末了犹太人将悔改相信耶稣基督。根据我们的观察,没有什么比犹太人的悔改,更不合理的了。

保罗说到一棵好橄榄树的枝子被折下来,用另一个野橄榄的枝子接上。那个画面说明了外邦人将享有本来属于以色列人的属灵福气。然后保罗又提到园艺学上一个不可能的情况,就是把折下来的枝子接回原来的树上。树枝一旦从树上被折下来就会死亡,无法再接回去。这样说没错。但我们此处不是讨论一件事是否可能在自然界中发生。我们是论到神,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哈尔登说得很有智慧:“自然界中一切的不可能,人类的能力所未能及之事,神都能做到。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他既然能使枯骨复生,当然也能恢复犹太人受损的枝子。”

在前几节(20-22节)里,保罗警告外邦人,除非他们在信心中站立得住,他们也会被折下来。第23节至24节正好相反,保罗告诉犹太人,他们“若不是长久不信”,他们若肯相信耶稣,就能得到恢复。

 

两种解释

到目前为止,我对罗马书第11章的解释是顺应着一般对这整章的看法。但大多数人都注意到,历代以来对这一章真正的意义,一直辩论不休。我们不妨在此提出讨论。虽然各方意见纷纭,但可归纳为两种基本的解释。

 

1. 论及现代的解释。第一种解释认为保罗有关犹太人的教训并不是论到他们的未来,他们主张这些经文只是描述犹太人一般的不信,他们只有少数能得救。根据这种解释,保罗的教训是,犹太人的刚硬并不严重,所以仍然有一些犹太人悔改相信耶稣,加入教会,就像外邦人一样。这种现象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现今这个恩典时代结束的一日。

 

2. 论及未来的解释。第二种解释认为保罗是在前瞻神将来如何对待以色列:犹太人当中将有一次极大的复兴,以应验先知的预言。当命定得救的外邦人都得救时,这事就要应验。

查尔斯·贺智对这两种可能性有过精辟的讨论,他指出第一种解释主要是在改教时期形成的,由两个原因促成:第一,千禧年派的观念过度夸张预言,这是改教者极力反对的。第二,贺智坦白承认,这是出于宗教改革者对犹太人的偏见。不幸的是我们必须承认贺智所言属实。犹太人受到中古世代的人歧视,可惜宗教改革者,特别是路德,并未废除这种不公平的仇恨。为了说明这一点,贺智特别引用了路德一段颇富冒犯性的文字,但他故意只使用德文,说那段话“不值得翻译”。

 

论及现代的解释

我们可以在许多地方找到对第一种解释的辩论,特别是现今改革宗的人,他们的神学来自第16世纪的改教者。我打算集中在一个精彩的例子上。那是一个名为“罗马书第11章是以色列人确定的未来吗?”之研究。作者是O.帕尔默·罗伯逊(O. Palmer Robertson),那是他担任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旧约副教授时所写的,后来他成了北华盛顿特区一个教会的牧师。罗伯逊提出下列几点。

 

1. 罗马书第11章绝大部分是在讨论现今神对犹太人的旨意。罗伯逊特别讨论了第1513节至14节。他说得很正确:这段经文是讲到现今有些犹太人(余民)得救。保罗就是一个例子,还有那些回应保罗或其他福音使者的教训之人。罗伯逊的结论是:“这段话并不排除神对以色列人的未来所存的旨意。但保罗这段话却提醒解经者,不可太仓促地认定罗马书第11章整章都是在论及以色列人确切的未来。”这种分析可谓无懈可击。

 

2. 我们认为有些经文是说到神未来如何对待以色列的,其实不一定真是如此。罗伯逊此处讨论了第15121517节至24节,最关键的讨论是在第25节,说到以色列的心刚硬:“直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罗伯逊认为“直等到”不是指结束一件事,然后再开始另一件;它是指一切事物都到此结束了。他称其为末世的结束。也就是说,它涉及基督的再来,和末日的审判。罗伯逊写道,因此这段经文只是指“从现今整个世代,直到基督最后再来的时候,有些以色列人会一直硬着心”。

在这一点上我无法苟同,我不认为这是罗马书11:25的意义。这节没有一处指基督的再来、最后的审判,或诸如此类的事,它不过是说到犹太人的未来,指出他们有一天将悔改相信耶稣。我们讨论第二种解释时还会再回过头来看这一点。

 

3.“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26节)可以读作“以色列全家将以此种方式得救”,意思是,以色列人当中被拣选的人将因回应福音而得救,就像他们现在所做的。当然,这种论辩有其智慧。罗伯逊是一个相当杰出的学者,他的观点在改革宗圣经学者和神学家当中颇受支持。但依我个人的判断,他的观点忽略了整章的思想脉络。我做学生的时候听说,未来派的解释不过是时代论的观点,没有任何改革宗的神学家赞成它。但我经过仔细研究之后,发现其实大部分重要的罗马书解经家,包括改革宗的学者,都了解到这段经文是论及犹太人有一日必将得救。此外,他们看见以色列将从各方被聚拢,这就是罗马书第11章所指向的重点。它的模式是这样的:

将来犹太人悔改信主的可能性:“神能够把他们从新接上”(23节)。

将来犹太人悔改信主的机会:“何况这本树的枝子,要接在本树上呢!”(24节)。

将来犹太人悔改信主的确定性:“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26节)。

 

论及未来的解释

主张第二种观点——未来的解释——之解经家里面,对此研究得最精通的非查尔斯·贺智莫属。他提出八个理由,解释为什么这段经文是指以色列未来的蒙福。我一一列出,以和罗伯逊的论理做对比。

 

1.“整个上下文和使徒的论证之趋势,都倾向于”第二种解释。贺智提到保罗本章稍早部分的论述,显示犹太人最终的得救是一件可能的事,并且将为世界带来充分的利益和荣耀(12节)。对此事件唯一自然的解释就是他们实际的得救。

 

2.“显然保罗的意思是,犹太人得到恢复的方式将与他们遭弃绝的方式一样。”本章较前面的部分,保罗说到犹太人不是以个人身份遭弃绝,而是整个国家或族群遭弃绝。“犹太人”是一个种族,与“外邦人”团体相对。因此保罗说到犹太人将来有一天会悔改相信的时候,他想到的是整个民族的悔改。贺智问道:“我们怎能把第15节解释作犹太人将在不同的时间,一小群一小群地悔改,加入教会呢?”他说:“对整个世界而言,这当然不是‘死而复生’的意思。”

 

3.“从这里和其他地方看来,很显然保罗是指一个重大的事件,足以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历代以来少数犹太人零零星星的得救、加入教会,与此处的期待并不相符。

 

4. 25节开头的部分(“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通常是保罗“想要特别引起他的读者注意一件重要事情”时所用的词句。少数犹太人零星得救的事实也不合乎这个定义。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的说法,因为他前面已经好几次提过这些得救的余民了。

 

5.“少数犹太人的逐渐相信,并不是一件‘奥秘’。”根据圣经对奥秘的用法,奥秘是指从前不为人知,如今却已启示出来的事。少数犹太人的得救,这事实并不需要特殊的启示。相反的,这是单凭观察即可得到的结论。

 

6.“此处‘以色列全家’……不是指属灵意义上的以色列,因为这与它前面的用法不一致。”那个“硬心的”以色列乃是指以色列这个种族。它不可能指属灵上的以色列,因为两者的差异在,属灵的以色列不是硬心的,而是从罪中转回,接受耶稣基督做救主的以色列。既然第25节提到的是以色列这个种族,同样一个词不可能到第26节又有了另一个意思。如果硬心的是以色列这个民族,那么得救的也必然是以色列这个民族。

 

7.“‘直等到’一词是不定过去式的假定语气,不能翻译成‘只要’或‘因此’。”这个技术问题有待希腊文文法专家来解答,但已足够让我们看见,它与罗伯逊对“直等到”的解释相矛盾(参考前面我们所提到的第二点)。

 

8.“接下去的经文似乎要求我们这样解释。”这段经文讨论的结果是,古代的预言既然已经完全应验,这就预言了犹太人将普遍得救。更重要的,那里提到一个理由:神的旨意和约是永不改变的,保罗在第26节中合并了以赛亚书59:20-21,和27:9。他的引文是这样的:

 

必有一位救主从锡安出来,

 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

我除去他们罪的时候,

 这就是我与他们所立的约。

 

在保罗的时代,犹太人的遭弃绝并不包括所有犹太人;同样的,未来犹太人的得救也不包括所有个别的犹太人。既然大多数以色列如今被拒绝,将来大多数犹太人也必得救,因为曾经一度与犹太人建立了特殊关系的神,他的“恩赐和拣选是没有后悔的”(29节)。他不会抛弃他们。

我想对于这段经文,再也没有比这更清楚的解释了。

 

几个实用的教训

然而我们不是活在未来。虽然神将来要祝福犹太人的这个应许,对于我们如何看待神的应许、恩典和所立的约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不想用瞻望未来作为本讲的结束,我打算运用保罗的教训,来看我们现今当如何思想,如何行动。

我们不妨再回到一开始的例证,说到以西结在枯骨谷的经历。这个例证教导我们,任何人的得救,不论他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这本身都是从神来的奇迹,只能依靠神来成就,正如只有神能叫枯骨复生,从其中生出一支大军一样。当然,这正是罗马书第11章的教训。保罗说到个别的犹太人从根植于先祖的枝子上被折下来,同时又说到他们将被接回去。从人的眼光看,这是不可能的。虽然不可能,但它仍将成就,因为“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太19:26)。

莱昂·莫里斯写道:“如果园丁要在他的树上保留某种枝子,他从一开始就不会把枝子折下来。但保罗不是在讲园丁,他是论到神,他不过是拿树枝做例证。他真正要传达的是恩典的神迹,他要向读者保证,神能行这种神迹。”

当然,这也是我们所需要的神迹。我们需要神在我们心灵里做超自然的工,赐我们明白福音的悟性,在我们心里产生对耶稣基督的爱,在我们的意志里动工,好叫我们转离罪,相信救主耶稣。

但我们迟迟不肯承认我们需要神恩慈的工作。

这种盲目的情形是如何产生的?乃是因为我们未明白四个说明恩典意义的真理。

 

1. 人的罪。我们对自己的属灵光景颇自得,于是我们以为神也如此看我们。我们很少想到自己是堕落的族类,一直在反抗神公义的治理。

 

2. 神的审判。我们大多数人都对因果关系掉以轻心,特别在道德方面。因此我们把神在人类历史终了时要审判世界、惩罚罪的事实当作神话看待,根本不屑一顾。

 

3. 我们属灵上的不足。这个社会教导我们“双手万能”、“人定胜天”。我们以为可以操纵自己的命运,掌管自己的船舵。于是那种理论——我们若要与神建立正常的关系,就必须靠神的恩典,因为我们无法救自己——在我们看来简直荒谬。我们以为自己总是可以找出方法来修补我们与神的关系。

 

4. 神统管一切的自由。在现今所谓人权至上的时代,我们总是以为神欠了我们什么——救恩,或者得救的机会。其实神没有必要对我们施惠,但他还是这样做了——这就是福音的意义。神有施恩和收回恩典的自由,这是救恩的本质。圣经教导说:“救恩出于耶和华”(拿2:9)。我们越早认识这个重要的真理越好。

 

救恩是从神来的

是的,但我们必须凭着恩典领受救恩。救恩是依靠神,因为只有神“能够”成就救恩。但请留意保罗的话:“他们若不是长久不信,仍要被接上。”我们已经看到,由于犹太人是神特殊的选民,到末后的日子,这个国家将(1)可能;(2)有机会;(3)确定能得救。但这些特殊的选民也必须借着相信耶稣基督而得救。既然他们必须靠信心得救,显然我们也一样。没有一个人能不靠信心而得救。我不能,你也不能。离了信心,没有一个人能得救。

彼得在五旬节的讲道中强调神在救赎上拣选的恩典,他说:“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9)。但彼得并未因承认神在救恩中的主权,而排除了人靠信心得救的必要性。彼得的信息是:“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38节)。那一段的结论是:“彼得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40节)。

我的信息也一样。救恩是出于耶和华。但救恩必须靠传讲福音而临到人。你只有在离开罪,相信耶稣基督做你的救主之后,才能进入救恩中。神拯救你,但他拯救的方式是引领你相信耶稣基督。你若尚未相信福音,你愿意此刻就相信福音,相信耶稣基督吗?今天神恩典的门正为你洞开,圣经的应许是:“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徒2:21)。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