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0:18-20

但我说,人没有听见吗?诚然听见了。

 “他们的声音传遍天下,

  他们的言语传到地极。”

我再说,以色列人不知道吗?先有摩西说:

 “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动你们的愤恨;

  我要用那无知的民,触动你们的怒气。”

又有以赛亚放胆说:

 “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

  没有访问我的,我向他们显现。”

 

我们现在来到罗马书第10章结尾的部分。我们还有一讲就结束了对这一章的讨论。下一讲的题目是“神伸出的手”,主要研讨第21节。我们不妨在此回顾一下第9章和10章,看看保罗的论述把我们带到了哪里,以及将要带领我们前往何处。

我在开始研讨保罗这卷书信的第三个主要段落(第9章至11章)时曾经指出,保罗这几章讨论的是历史的意义。他用广泛的方式问道:历史正往何处去?神在历史的洪流中究竟做了什么?他也发出这样的问题:“神在以色列人中做了什么?”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圣经频繁地提到以色列人。保罗特别问道:“神对以色列的旨意是否落空了?”看来似乎是如此,因为很少犹太人回应福音。

如果你记得那一讲,就会记得我用保罗对这个问题提出的答案,作为罗马书第9章至11章的大纲。他告诉我们神的计划并未落空,原因有七个:

 

1. 神所拣选的每一个人最终都必得救(9:6-24)。

2. 神早就启示,并非所有犹太人都会得救,并且有一些外邦人也将得救(9:25-29)。

3. 犹太人不肯相信,这是他们自己的错,不是神的错(9:30-10:21)。

4. 有些犹太人(包括保罗)确实相信了,并因此得救(11:1)。

5. 犹太人当中只有少数的余民可以得救,这是一贯的情形(11:2-10)。

6. 现今处处可见到外邦人得救,这事实可以激起以色列人的羡慕,或许这也是促使他们中间一些人得救的方式(11:11-24)。

7. 最后以色列人都将得救,于是神对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应许就应验了(11:25-32)。

 

10章整章是在解释第三个理由,给我们的结论是,犹太人的不信是他们自己的错,而不是神的错。

 

“保罗,拜托简单一点!”

但说不定这也不是犹太人的错。我们是否想到过这一点?这似乎是保罗在结尾几节提出的问题。我猜想保罗多少有这用意。

我们可以想象保罗在某些场合教导这些事,解释拣选、定罪、自由意志、人类责任、恩典、恩典临到需要之人的方式等细节。待他稍为停顿的时候,有人举手问了一个问题:“你说得很有趣,但难道你一定得讲到这么艰深的地步吗?你提出的那些名词,我们大多数人可能连怎么发音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说明神行事的方式呢?为何不干脆说犹太人不信是因为他们没有听见福音?或者说他们听是听见了,但他们不能明白。你们这些神学家总是把事情搞得太复杂了。”

如果这种情形真的发生在保罗教导众人的时候——说不定确实发生了,而且还不止一次呢!——我们可以想象保罗会用与这几节类似的话来回答。

保罗可能这样说:“我们若真能以此为借口就好了。不幸的是,我们不能这样做。犹太人已经听见这信息,正如现今外邦人也听到了。圣经说,‘他们(指福音使者)的声音传遍天下,他们的言语传到地极。’此外,犹太人也明白这福音。摩西可以证明这一点,摩西曾引用神的话说,‘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动你们的愤恨;我要用那无知的民,触动你们的怒气。’以赛亚简单扼要地告诉我们,神这样说,‘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没有访问我的,我向他们显现。’”

保罗的回答主要是说,我们不能因自己的失败或不明白而怪罪神。

 

第一个“借口”:他们没有听见

让我们来仔细看这些借口,特别是它们不仅出现在以赛亚的时代,也同样出现在现今的世代。第一个借口是,犹太人不信,是因为他们没有听见信息。保罗的回答是,他们确实听见了。他引用诗篇19:4来建立这真理。

此处有两个问题存在。如果保罗只是说:“犹太人听见了福音,因为我和其他使徒已经传给他们了。”就毫无问题了。这是他个人的见证。但保罗没有提到自己所做的,他反而引用诗篇第19篇的话。我们一翻到诗篇第19篇,就会注意到那里不是讨论传福音的事,而是论及神学家所谓的一般启示。它讲到神在自然界里的启示。

诗篇第19篇包括两部分。第二部分与圣经有关,告诉我们神的律法全备,确定,公义,明亮,纯洁等等。第一部分说到神的创造,它这样开头: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保罗引用的这段经文如此讲到自然界的一般启示:“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3节)。指神的创造已经说明了他的存在。这也是保罗自己在罗马书第1章里所铺陈的论点。自然的启示是如此细致、丰富,任何人若不因此而意识到神的存在,并进而寻求他、敬拜他,都是有罪的。

问题是一般的启示并非福音,而保罗在罗马书第10章所讨论的却是福音。

我们如何解释呢?

其中一个解释是,保罗此处是讲论一般的启示。这是颇负盛名的解经家加尔文的见解,他又认为保罗此处是写到有关对外邦人传福音的事。“这里的论述是,一开始从神创造世界的时候,即使不借助于人的传讲,神也早就借着他的创造将他的神性展示给外邦人了。”尽管加尔文声名卓著,解经技巧纯熟,但大多数解经家都不赞成这种观点,认为这段经文其实是在论犹太人,而不是外邦人,是说到因信耶稣基督得救的福音,而不是指一般的启示。我个人也持这种看法。

第二种回答是,保罗仅仅借用诗篇来强调其论点,但他无意指明这就是诗篇所教导的。查尔斯·贺智即持这种论调。他说:“保罗不过是用圣经的话语来支持他个人的看法,就像每一个传道人在讲道时所做的一样。”确实有这个可能,因为保罗介绍这些引文时并未用“摩西说”、“神说”、“圣经说”等字。另一方面,正如莱昂·莫里斯所说的,保罗一字不改地引用原文,显示他只是用旧约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很可能保罗看出诗篇第19篇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之间的关系,就和一般启示与特殊启示之间的关系一样,这是正确的发现,大多数作者都采取这种解释。换句话说,保罗明白启示的两种方式是相辅相成的,对其中一个的描述通常也可以运用于另一个。因此,诗篇第19篇第一部分说到,神在自然界中的启示是持续的(“这日到那日”和“这夜到那夜”,见第2节),也是丰富的(“发出言语”,第2节),是遍及全宇宙的(“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第3节);这些也可以用来描述特殊启示。圣经所提供的启示也是持续的、丰富的、遍及全宇宙的,所以对圣经的描述也可以用来描述基督徒传道人所传讲的圣经信息。

约翰·慕理即持这种立场,他说:“既然如今福音是一视同仁地传给每一个人的,我们就应该看出一般启示的广泛性和特殊启示的一般性,这两者之间的平行关系。前者可以从现今福音已传至世界大多数角落的事实得到证实。”

这节经文带来的第二个问题与前面那些讨论有密切的关系。如果保罗的意思是,福音已经传给每一个人了,正如一般启示是让世上所有人明白的;我们真能相信他的这番话吗?全世界的人真的都听到福音了吗?保罗时代的人呢?我们这时代的人呢?每一个犹太人都听到了吗?答案是,保罗的话是代表性的,就像他在别的地方说的一样。例如,歌罗西书1:23:“……这福音就是你们所听过的,也是传与普天下万人听的。我保罗也作了这福音的执事。”他不是指世上每一个人都实际听到了福音;他的意思是,福音已经广泛传了出去,以至于各式各样的人——不论是外邦人或犹太人,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听见了。

我可以说,如果保罗的时代如此,而当时福音才刚刚开始向外传,那么今天我们这时代就更是如此了。有时候我们会强调世上大约还有十五亿人口未听闻福音。这样强调是对的。但另外那三十五亿人口呢?你呢?

我曾游历过世界许多角落,我可以和很多人一样证实几乎世界每个地区都有基督徒,几乎每一个国家都不断有基督教会成立。当然也有例外。但不论你走到那里,都可以看见基督徒的见证,所以我们可以和保罗一起说:“他们的声音传遍天下,他们的言语传到地极。”今天前往各地的不仅是福音使者本人,而且他们的声音也可以透过广播或文字传递出去。在有些国家,例如美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福音广播。

所以我们无法像有些人那样反驳保罗:“岂不是还有一些人从未听过福音吗?”大多数人都不能以此为借口来推卸责任。福音的信息已经叫人知晓,他们已经听见了——所以他们没有借口。同样的,你也没有借口拒绝来到耶稣基督面前求他做你的救主。

 

第二个“借口”:他们不明白

然而人心非常狡猾。可以想象有人会说:“没错,犹太人确实听见并且熟悉福音,但问题可能出在另一个地方。他们不是没听见,而是不明白。这岂不解释了他们的不信?”

保罗用另一处引文来回答这问题。事实上他用了不只一处经文。他引用申命记32:21,以赛亚书65:1(我们将在下一讲里讨论65:2)。

 

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动你们的愤恨;

 我要用那无知的民,触动你们的怒气。

 

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

 没有访问我的,我向他们显现。

 

通常对这段引文的解释是,难道犹太人不明白福音也是传给外邦人的?因为旧约(摩西、以赛亚和其他旧约作者)已经预言了。但我不同意这种解释。我认为保罗的意思是,难道犹太人不明白福音吗?其实他们是明白的,因为他们向来歧视的外邦人都相信福音时,他们就心生嫉妒,由此可知他们明白什么是福音。

你看出这里面的关系吗?如果保罗的同胞不明白那透过基督的工作而得救的福音——如果这在他们看来是完全愚不可及的——那么当福音在外邦人中传开时,犹太人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那不过是另一个外邦人在宗教事物上愚昧无知的例子罢了!他们会说:“谁在乎外邦人相信什么?他们爱相信什么就相信什么,反正我们有犹太教可信,而且我们的宗教在各方面都比较优越。”

但这并不是保罗看见的反应。犹太人并非漠不关心或自鸣得意,他们反而大感嫉妒和愤怒。这显示他们清楚知道所发生的事。他们知道外邦人所接受的是因信称义的福音,那不是靠守律法而得来的,他们知道这福音不但未违反犹太主义的教训,并且还能成全它。所以他们才深受威胁。

外邦人接受了福音,那些“不成子民”的人、无知的人、没有责任感的人竟然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此处保罗引用的申命记和以赛亚书之经文所描述的就是这种情形。如果你和犹太人一样享有各种特权,想想看这些事实会对你造成多么大的冲击!

 

1.“那不成子民的。”这并非指外邦人没有国家的组织。显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国家。这里是说,他们不像犹太人那样是神特殊的子民。几千年来,从亚伯拉罕到耶稣基督的时代,神始终只在犹太人这个国家里做工。现在突然之间犹太人的特权被剥夺了,由那些“不成子民”的外邦人取而代之。

 

2.“那无知的。”这样说很正确。外邦人徒有虚浮的哲学和世俗的学问,但在属灵上却是完全无知的。他们对真神一无概念。他们没有律法,不明白神的作为。因此他们日趋败坏堕落。保罗在罗马书第2章对犹太人那种优越的自我意识有很适当的描述:“你称为犹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着神夸口……晓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别是非”(17-18节)。如今无知的外邦人也能接受福音,这真叫犹太人颜面尽失!

 

3. 那些“没有寻求”神的人。犹太人确实寻求过神。他们也这样描述他们的宗教生活。他们寻求神的方式是恪守敬虔的律法,遵守神的法规。外邦人并未如此,他们是一群寻欢作乐的异教徒。但他们找到了神。你不必绞尽脑汁就可以体会这事实在保罗的犹太人同胞中间所引起的愤怒、嫉妒和敌意,对保罗的敌人和当时盛行的教训也必然是一大冒犯。他们固然也痛恨彼拉多,但他们可以与彼拉多和平共存。他们能够忍耐罗马人的占领,正如他们能忍耐自己的腐败,能够忍耐那些疑心重重的政客一样。但他们无法容忍基督教。

保罗的观点很正确,他说犹太人对外邦人的愤怒正足以显示他们对福音的性质了如指掌。

 

被神的恩典冒犯

现今世代的人也明白福音,他们为了同样的理由而反对福音。人们为什么憎恨基督教信仰?他们为什么不能对基督教视若无睹?是因为神的恩典。恩典的意思是神拯救不配的人。恩典拯救“无名小卒”,这些人在自以为了不起的人眼中或许一文不值。恩典拯救无知的人。恩典甚至拯救那些没有寻找神的人,他们还在失丧的光景中,恩典找到他们,使他们离弃那通往灭亡之路,靠耶稣基督而得以享受救恩的荣耀。

天然人多么憎恨这一点啊!

如果神记录我们的嘉言懿行,如果他注意到我们的优秀和聪明,如果他嘉奖我们的努力,我们何必需要福音呢?何必那么热情地拥抱福音呢?然而他坚持我们靠自己根本不能讨他的喜悦。他坚持我们只配受审判。他这样说到我们:

 

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

 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

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

 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3:10-12

 

我们的问题是什么?是因为我们没有听到福音吗?不,我们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传遍天下,他们的言语传到地极。”是因为我们不明白福音吗?不,我们已经明白得很透彻了,所以我们才会对那些接受福音的人动怒,对神感到愤怒,因为他没有照我们的方式行事,他竟然对我们的成就视若无睹。

我们的问题不在于我们误解了恩典,而在于我们拒绝恩典。因为我们不肯在神的福音面前弯下我们那僵硬、悖逆、顽固的颈项。

但有人愿意顺服。有些是犹太人,像保罗自己。他本来是一个硬着颈项、自以为义、充满愤怒的法利赛人,他企图摧毁基督教会;但他在罪中的时候神来寻找他,指出他是多么顽固,罪孽多么深重,多么需要一位救主。保罗终于放弃自己的义,来到神面前的那一刻,他发现了神的恩典,他也成为世界上享有最大恩典的人。他写给罗马人的书信为他的转变做了永恒的见证。

还有一些人愿意顺服,他们或许不像保罗那样知名,他们不过是一些“不成子民”的人,没有任何特殊的属灵洞见,甚至未曾积极寻找神,正如你我一样。但我们寻见了神,原因相同:神的恩典。因为神乐意拯救我们。此外没有别的原因。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1:27-29)。

你若为自己找借口,你就仍然在夸口。撇下你的自大,忘记你的借口吧!来到这位爱你、为你舍命的救主面前吧!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