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9:19-21

这样,你必对我说:“他为什么还指责人呢?有谁抗拒他的旨意呢?”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呢?”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吗?

 

人心是一个非常狡猾而又诡计多端的东西,这种特质可以用两种方式表达出来:一方面忽视神,另一方面又埋怨神。

几年前我们有一个邻居,她似乎对神毫无兴趣。这人道德观念薄弱,对丈夫不忠,而且还经常以自己的绯闻夸口。有一次她甚至向我解释她如何在午餐时刻挤出时间去与情人幽会。后来她发现丈夫也有外遇时,她简直怒不可遏。他们的婚姻终于以离婚收场。这位妇人在发现丈夫偷情时曾来见我,只不过因为我是牧师,或许也是她唯一认识的牧师。以前她从未想到神,现在她突然把神拉进画面来了。

“为什么神对我这么不公平?”她这样问道。她认为神亏欠她太多了。

该怪谁?

这是保罗在罗马书9:19-21所讨论的观念,他在这一章继续教导有关神在救恩中的主权。前半章说到神用“拣选”和“定罪”两种原则来施行他的救恩计划。保罗也回答了一个问题:神这样做是公平的吗?他指出神是公平的,因为神不欠人类什么,救恩纯粹是出于恩典,神这样做是正确地显明了他各方面的荣耀,包括他的愤怒、权能、怜悯和恩典。但我前面所提到人类诡计多端之心就在这里介入了。一个人即使无法否认神有主权掌管人类的事和人类的命运,以及神有权拯救某些人,弃绝另一些人,但他至少会试着否认自己在这件事上也有责任。

于是新的问题出现了:“他为什么还指责人呢?反正没有人能抗拒他的旨意”(参罗9:19)。

当然,这是一个主要的神学问题: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意志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是有答案的,很多人包括爱德华兹在内都提出了答案,特别是爱德华兹那篇“意志的自由”,对此问题有很详细的探讨。但保罗并未在此回答这个问题,至少没有直接地回答。他未回答的原因是,他已经回答过了。

提出这问题的人必然认为,神决定惩罚某些人,却毫不考虑他们所做的或他们的身份。这等于认定神创造某些人,只是为了咒诅他们,把他们下到地狱,这些人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但这不是保罗所说的,也不是我们研讨他的教训时所看见的。定罪的意思是“略过”或“选择不拯救”。神决定略过或不拯救的人并不是无辜之人,他们乃是罪人,是悖逆神的人。神并未谴责无辜的人。他只谴责罪人。但神确实有权柄按自己的意思拯救或不拯救罪人。

因此,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在反驳神有权照自己的意思行事,这正是我们一直在探讨的,所以我说保罗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并不是每一个解经家都有同样的看见。J. C.欧尼尔(J. C. O'Neill)写道:“这个反驳合情合理,而保罗的回答却风马牛不相及。”多德称此为“整本书信中最弱的一点”。但保罗已经提供了答案,他知道这种反驳实际上是内心的悖逆,反对神的主权。事实上,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种反抗,因为“反正没有人能抗拒他的旨意”本身就有抗拒的意味。人类是罪人,都有罪,他们甚至用提出问题反驳的方式来证明这事实。所以保罗重申神有权照自己的意思对付犯罪的受造之物。

这三节的大纲很清楚。第19节提出问题,第20节提供答案,第21节用一个旧约的画面来解释第20节提出的答案。

 

三个令人谦卑的对比

我们已经看过这个问题。至于它的答案(20节)和例证(21节)所提供的对比,其目的在于让我们对此问题有正确的认识,并把我们放在适当的地位上。这里一共有三个对比。

 

1. 人与神。第一个对比在希腊文里比在英文明显,因为这一节是用“人哪”开头,以“神”这字作结尾。即使从英文看也够明显的。你我只是人,却想与这位创造你我和万物的神对抗。我们这些渺小、无知、软弱、充满罪污的受造物,竟然敢对神的行动提出质疑,实在太不自量力了!在许多事上,我们可能不明白神的作为。事实上,大多时候我们都不明白,因为“我的意念非同你的意念”(赛55:8)。我们可以求神解释他的行动(如果他愿意的话)。但我们若指称他的做法有误,就未免太愚不可及了。

 

2. 受造物与造物主。前面所述人与神的对比,强调的是人的渺小和神的伟大。第二个对比强调的是,我们只是受造物,神是造物主,因此我们和我们的一切都是从神来的,甚至包括我们提出这一类问题的能力。

哈尔登在处理这一点上有独到之处,他说:“受造物拥有的任何智慧都是从造物主那里领受的,如果造物主有能力制造有理性的人,他自己岂不是必须有无限的智慧吗?如果他的创造过程有不完美之处,这对他岂不是一大羞辱?……人分辨是非的能力就是从神来的,如果人使用这种恩赐来反驳给他这恩赐的神,岂不是滥用了神所赐的能力吗?”

我们必须再度像查尔斯·贺智那样强调:“保罗此处不是论及神有权以造物主的身份管辖受造物,他乃是强调神有权管辖有罪的受造物,正如他下一节所说的那样。”

 

3. 泥土和窑匠。这三个对比都说到同一件事,但各自又加上一项新的因素。此处添上的新因素乃是旧约的权柄,因为窑匠和泥土的比喻是取自旧约,显示这里涉及的原则乃是启示的重点。旧约一共有四段经文记载窑匠和泥土的比喻,三处在以赛亚书,一处在耶利米书。我们最好一一列出。

 

你们把事颠倒了,

 岂可看窑匠如泥吗?

被制作的物岂可论制作物的说:

 “他没有制作我?”

或是被创造的物论造物的说:

 “他没有聪明?”

29:16                  

 

祸哉,那与造他的主争论的,

 他不过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块瓦片。

泥土岂可对抟弄它的说,

 “你作什么呢?”

45:9                   

 

耶和华啊,现在你仍是我们的父。

 我们是泥,你是窑匠。

 我们都是你手的工作。

64:8                  

 

最著名的一段记载在耶利米书:

 

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你起来,下到窑匠的家里去,我在那里要使你听我的话。”我就下到窑匠的家里去,正遇他转轮做器皿。窑匠用泥作的器皿,在他手中作坏了,他又用这泥另作别的器皿;窑匠看怎样好,就怎样作。

耶和华的话就临到我说:“耶和华说:以色列家啊,我待你们,岂不能照这窑匠弄泥吗?以色列家啊,泥在窑匠的手中怎样,你们在我的手中也怎样。我何时论到一邦或一国说:要拔出、拆毁、毁坏;我所说的那一邦,若是转意离开他们的恶,我就必后悔,不将我想要施行的灾祸降与他们;我何时论到一邦或一国说:要建立、栽植;他们若行我眼中看为恶的事,不听从我的话,我就必后悔,不将我所说的福气赐给他们。现在你要对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说:‘耶和华如此说:我造出灾祸攻击你们,定意刑罚你们。你们各人当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

18:1-11

 

很明显的,保罗并未引用这几处经文。但他在罗马书的论点与旧约这几段所说的不谋而合:(1)人不可批评神。(2)神对自己所造的万物有绝对的主权,他要拯救谁就拯救谁,要责罚谁就责罚谁。(3)神的拣选不是武断的,因为他是根据自己的公义审判罪人。(4)因此:“你们各人当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

还有什么比这更合理的呢?我们不但不可批评神的行动,而且应该存敬畏的心,让我们对审判的畏惧驱使我们悔改。

 

正确的思考

我在前一讲中提到爱德华兹以罗马书9:18为题的那篇讲章,他甚至从如此难解释的经文中讲出一篇福音的信息。此处我要再参考他另一篇讲章中的“运用”部分,那篇讨论的是罗马书3:19:“好塞住各人的口。”我此处特别提出来,是因为保罗这里的经文就是要止息罪人的反驳,他们认为神因他们犯罪而审判他们是不公平的。爱德华兹那篇讲章的题目是“神责罚罪人的公平性。”

他在运用的部分提出呼吁,要人做正确的思考。他问道:想想看你如何对待神和别人,如果神拒绝你,毁灭你,岂不妥当吗?

 

1. “如果神永远剪除你,这是你罪有应得的。”

你不可用神赐你的思维能力去批评神,这是最荒谬无稽的事;你应该把这种能力用在正确的思考上。第一步就是省察你过去怎样对待神。在这种正确的反省之下,你会发现自己无地可容。

首先,你从未对神显露任何感情或爱。一个人若堕入了情网,他会分分秒秒思念所爱的人,渴望与那人在一起,绞尽脑汁想要取悦所爱的对象。但你并未这样对待神。你很少想到神。事实上你只有在事情不顺遂时才想起他,而且开始埋怨他。你并不渴望与神在一起。你花极少的时间用来聚会,读经和祷告。你也从不试着为神做一些事。既然你从未向神显示任何具体的情感或爱,神又有什么义务要爱你呢?他为什么一定得对你施恩惠呢?

此外,你一生中曾用无以计数的方式忽视神。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从神来的,但你未存丝毫感激。你从未花心思去思量,为什么神赐给你这一切能力、优势、机会。你把这些好处用在自己身上,企图尽量为自己累积金钱、名望、享受,却未曾须臾想到神。你既然忽视神给你的丰富恩赐和恩惠,他为什么要特别注意你,并拯救你呢?

你也拒绝神的呼召,虽然这呼召一再以不同的方式出现。你听过人传讲福音。你读到救恩的大好信息。你也拥有圣经。你甚至听过一些动人的福音故事。神岂不是曾用这些方式对你说话,呼召你离开罪,到基督面前?难道你的心从未受到感动?这些真理从未对你的意志提出挑战?世界上某些角落的人从未听到这些呼召,而你一再听到,却充耳不闻。你不肯听神的指示,他又何必听你呢?到了末日你必要在哀痛和绝望中向他发出哭喊。

 

2. “如果你永远被神弃绝,这正好符合你对待耶稣基督的方式。”

你拒绝的不仅是神,你也藐视神儿子耶稣基督的事工。神大可以拒绝赐下耶稣基督给你,但他并未这样做。神把耶稣基督赐给你做救主,他是世界上曾有过的最奇妙、最圣洁、最有怜悯、最有恩慈的一位。父神差遣他到世上,代替你我这样的罪人死。然而你并不在意,你只关心自己的享乐。你完全忽略了耶稣。如果今天他站在这里,指出你的罪行,要你悔改,坦白说你很可能和当日的犹太人一样,向彼拉多高喊:“钉他十字架!”要流他的血。

根据你对待耶稣基督的方式,如果神永远将你铲除,他的行动岂不是世上最公平,最合理的吗?

 

3. “神若永远弃绝你,毁灭你,这也符合你对待别人的方式。”

有一个原则,即使有罪的人类也很容易认同,就是公平交易,以牙还牙。我们看到欺骗人的最后被别人所骗,或横行霸道的无赖遭到痛打,或小偷被关到监狱里,我们就额手称庆,认为公义得到了伸张。你甚至傲慢地认为,全能神也应当这样对待你。但你如何对待别人呢?你知道罪会带来伤害和毁灭,而你不仅独自犯罪,还企图拖别人下水,使他们与你的罪行有分。如果他们拒绝同流合污,或不同意你的谎言,你就立刻毁谤他们,批评他们道德上有瑕疵。

你这样做是伤害别人。也许你未想到,你的榜样带着杀伤力。做父亲的!你的榜样可能会伤害你的儿女。做母亲的!你的罪可能在你儿女的生命中留下污点。年轻人!你的放荡言行和拒绝寻求神也会伤害到你的朋友和同学。

既然你在对待别人的事上如此卑鄙,不负责任,充满杀伤力,你怎能说神欠你救恩呢?

 

4. “如果神永远弃绝你,这也符合你对待自己的方式。”

我不是说你能拯救自己。你做不到。但即使那些你能做到的,你都失败了。有无数的罪是你可以避免犯的,但你偏偏去做。有许多步骤可以让你通向神,你却掉头而去。就像约拿一样,你故意反其道而行。你无法叫自己悔改,但神若愿意,你可以把自己放在容易促成悔改的地方。你可以读神的话语,你可以殷勤研读圣经。你可以与那些认识神,经常谈论神的人为伍。

你自己都不好好照顾自己,难道神有义务好好照顾你吗?连你对神当负的责任,和你对永恒事物的正当兴趣,都不足以使你把神和属灵的事放在你的享乐之上,神为什么就必须用不同的方式对待你呢?你对自己的福分都不感兴趣,甚至自甘堕落,神又何必汲汲萦萦为你寻求福分呢?

爱德华兹花了很长的篇幅将经文做实际的运用之后,下了这样的结论:“我已经把一些事情放在你们面前,要你们好好思想,除非你们瞎了眼,或麻木不仁,或刚愎自负,否则你们就会哑口无言,承认自己在神面前被定罪原是理所当然的。”

恩典之日

神的旨意不仅是要定人的罪。神审判罪人时所显示的大能和公义,正是神在人类历史上的作为之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神也在拯救世人的事上显明了他的荣耀之丰富,下一节我们将特别讨论这一点。你既然已经听到了这些真理,为何不跻身于得救者之列呢?

如果神不过是想把人送往地狱,他就不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他也没有必要赐下圣经,或差遣传道人去宣讲福音,并解释、教导圣经,他也不必用一位救主作为圣经一切信息的中心。神若只想把我们丢入地狱,他根本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我们自己正在向地狱狂奔,好像老鼠滚下山坡一样,丝毫不必借助外来的力量。但神没有让我们自取灭亡。他为我们预备一位救主,赐给我们圣经,差遣使者到我们中间,像他所有的真先知那样宣告:“悔改吧!相信主耶稣基督。现在就从罪中转离。今天是神拯救你的日子。”

你不能用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来强迫神拯救你,实际上你也从未做过任何有意义的事。他拯救人的方式之一是靠讲道和教导他的话语,这正是你所领受的,他又用圣灵的大能在人心中做工。

如果前面描述的正是你的光景,如果你知道神不欠你什么,是你自己一直在忽视他对你的恩典,你唯一配得的就是审判,那么神已经在用他的话语感动你的心,带出你所需要的改变。你不仅当停止批评他不公平,而且要凭着在主耶稣基督里的信心,用智慧和理性寻求他的怜悯,你只能在耶稣基督里找到神的怜悯。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