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9:16

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

 

我们正研讨的这段经文,可以说每一个句子都有非比寻常的意义,所以我们讨论起来速度也特别慢。上一讲我们讨论了罗马书9:15。现在我们要来看9:16节。

一般认为,第16节是从第15节得出的推断,而第15节是引自旧约圣经。若是这样,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如果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那么救恩就是出于施怜悯的神,而非出于人。这样说固然正确,但我们不妨把第16节看作是在陈述问题后头的真理。若是这样,它的意思就是,救恩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所以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这种说法较佳,因为第16节的重点在排除救恩中任何人为的因素。它说:“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有的译本译成“因此这不在乎人的意愿和努力,只在乎神的怜悯”。

 

现今传福音的方式

这一节经文对我们传福音的方式有许多启发。事实上,它对现今最流行的传福音方式是一种谴责。

也许你还记得我们研读罗马书第6章有关成圣的教义时,我曾经说过我们很容易用两个错误的方式去看成圣。一个是介绍某种公式:“你遵照以下三或四个步骤作,就能获致属灵的成长。”第二个是推荐某一种经验:“你需要的是受圣灵的洗(或意义丰富的敬拜,或其他某种经历)。”我并且指出,这些都不是保罗介绍的方式。其实保罗把成圣的方式建立在扎实的教训上。他告诉我们,我们在基督徒生活上有长进,是基于一个简单的理由:神在我们里面做工的结果使我们成了新的族类,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的光景中了。

现今我们传福音时也很容易犯这两个错误。我们不是选择公式,就是选择经验。

公式化的传福音方式就是介绍一些我们必须做的事:“把你的心给耶稣”,“为你的罪祷告”,“举起手来,走到前面”,“把这张表格填好”。至于强调经验的方式则是企图在布道会中用音乐、精彩的故事,或感性的呼吁来打动人心。

我必须说,我毫不怀疑神有时候也会使用这些方法,神有时也透过感情做工,正如神也用各种其他方法一样。上述那两种传福音的方式,其问题并不在于它们很少被神使用,而是出在它们扭曲了真理,认为救恩可以靠人的努力而获得,或者人可以对救恩有所贡献,结果到了一个地步,完全掠夺了神的荣耀。

此外,这些方式与此处的经文相抵触,这里明明说到,救恩“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

这些方式也不像我们期待的那样有效,因为这会使我们的教会充满了许许多多自以为得救的人,由于他们在某次聚会中决志或走到台前,就自认已经得救了,其实可能尚未重生。有不少这样做的人从此就失去踪影,再也没有在教会露面。

 

消极的教训

罗马书9:16包含了消极和积极的教训,两者都包罗甚广。消极方面的教训是,救恩不是出于人的意愿和努力,亦即救恩不是人想要就有,或努力就得的。积极的教训是,救恩是从神来的。

“定意”和“奔跑”二词包括了人类所能做的一切事。排除这两项因素,就等于把人放在一个地位:若没有神的怜悯,他就不可能得救。第一个词“定意”涉及人的意志,第二个词“奔跑”则指积极的努力。具体说来,它们否认我们是靠“寻求神”或“想要得救”而得救;或者套用另一种用辞,这否定了我们得救是靠“选择耶稣”,“向耶稣降服”,“接受耶稣到心里”,或其他我们可以凭自己做到的事。确实,我们需要使用信心,做出决定,降服自己的生命,寻求神。但这些乃是神照着他的怜悯在我们心里动工的结果,而不是我们得救的条件。

哈尔登的说法很有道理:“不错,信徒确实需要有意愿,需要努力,但这是神施恩典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我知道有人不赞成,它们所提出的理由有些还颇合乎圣经的原则。

有人说:“你怎么解释约翰福音1:12呢?那里岂不是说,‘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当然,圣经是这样说。但要回答这个有反驳意图的论述——重生乃是我们接受耶稣的结果——我们可以用下一节来回应,那里描述得救的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13节)。这样就把前后次序弄清楚了,正如保罗在罗马书8章,以弗所书第1章和第2章,以及其他地方所说的,正确的次序是:第一,拣选;第二,重生;第三,信心,伴随着悔改;最后,成为神家中的人,得享一切福分。

若把约翰福音第1章第1213节合在一起,它们实际教导的就是:“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9:16)。

有人引用另一处经文,就是罗马书10:9:“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然后说:“这岂不是教导我们必须把心给耶稣,并承认他为主,就能得救?这岂不是说,我们是最后决定自己能否得救的人吗?我们若得救,岂不是因为我们需要得救吗?我们若沦丧,岂不是因为我们自己选择沦丧吗?”

我们知道人嘴所说的,乃是他心里所想的。耶稣说:“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12:34)。所以问题在,那些承认耶稣是主的人,他们存着怎样的心?是神所赐的新心呢?还是旧心,即亚当的心,与神敌对的心?不可能是后者,因为圣经处处说到,旧心是完全腐败的。耶利米写道:“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17:9)。以西结称其为“石心”(结11:19)。一颗石心怎么会悔改认罪,到神面前来?一个邪恶的心会选择耶稣吗?不可能!我们不可能改变自己的心,就像豹子不可能改变它身上的斑点一样。

因此我们若要悔改,相信福音,必须先得着一颗新心。以西结称其为“肉心”。这心是借着重生而赐给我们的。只有这种心才能相信耶稣。

 

积极的教训

于是我们来到这一节里积极的教训,也就是:救恩完全是出于神。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本讲的题目是“救恩出于耶和华”,相信你也知道这是从旧约来的,引自约拿书第2章。我在此提到约拿的故事是因为这是一个最佳例证,可以用来解释罗马书的这一节经文,就是说到救恩“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约拿的故事从头到尾都显露了神的怜悯:对水手的怜悯,对尼尼微人的怜悯,最重要的是对约拿的怜悯。此外,说到人类的意愿和努力,约拿不仅不接受神的旨意,不努力去实践,他甚至故意逃避神。

约拿是一个先知,神命令他去向亚述首都尼尼微城的人宣告审判的信息:“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为他们的恶达到我面前”(拿1:2)。我们以为约拿会立刻回应神的呼召,但是“约拿却起来,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3节)。学者对于古城他施的地理位置莫衷一是,但大多数相信它远在西班牙海岸的直布罗陀山附近。当然这位置颇符合这个故事,因为这表示约拿下定决心违抗神的命令,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去,而且走得越远越好。神说:“往东!”约拿偏偏往西,并且打算远走高飞。如果他走得再远一点,说不定会从地球边缘掉下去了。从某方面说,这情况后来确实发生在他身上了。

约拿为什么悖逆神?说来奇怪,到故事结尾,他自己解释是因为他猜想神可能会怜悯尼尼微城的人(拿4:2),而他不希望看见这情景出现,因为那些人是犹太人的仇敌。然而没有一个人能真正逃避神。虽然约拿不往东行,反而往西逃跑,神还是紧追不舍,要把他带回来。圣经记载神用一场大风暴来追赶约拿。

到了一个地步,水手出现了,因为神对这个悖逆先知的审判也波及到他们了,他们很快就和约拿一样,陷在狂风暴雨的危险中。他们是一群异教徒,但他们多少有一些灵里的洞见,知道这场风雨来得异常凶暴,必然有超自然的因素;他们估计一定是有人惹恼了一个大有威势的神。他们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这人是谁,结果抽出了约拿的名字。

约拿知道神已经找到了他,并且发现了他的背叛。他坦然承认自己所做的事,但他并无悔意。他有以西结所谓的“石心”。所以水手问他该怎么办才能使风浪平息时,他回答说:“你们将我抬起来,抛在海中,海就平静了。我知道你们遭这大风是因我的缘故”(12节)。

我必须指出,当时约拿并不知道神为他预备了一条大鱼,要把他吞下,最后使他重返陆地。所以他要求他们把他抛入地中海时,他是甘心情愿被淹死的。这表示他心里还没有悔改,因为他等于说:“我情愿丧命,也不要服从神的命令。”

这就是刚硬的心!在神为我们换一个新心之前,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都是这样的。

那时的约拿是不是真信徒?问得好!要是在以前,我会说他是。这是我们对先知起码的期望。如果他是,正足以证明有些基督徒对神是多么悖逆顽梗。但现今我对这个问题却不太确定了。显然,约拿和神的关系并不正常,他的表现与其说是出于一个更新的人,倒不如说是未更新之人。不管如何,约拿似乎在大鱼肚子里经历了我们所谓的悔改相信,这正是“救恩出于耶和华”(拿2:9)这句话的出处。

约拿在大鱼肚子里所发生的事,是这个故事的中心。

 

从地深处发出的祷告

约拿违背神而往他施去的时候,他一点也不以自己离弃神而感到不安。但突然之间他被抛向大海,面对死亡,他发现自己正处在被神抛弃的境地。约拿事实上称当时的情况有如地狱,他说:“我从阴间的深处呼求你”(拿2:2)。正如故事所显示的,神并没有抛弃约拿。但约拿以为神抛弃了他,他的绝望是他迈向悔改的第一步。

约拿在大鱼肚子中唯一做的事就是祷告,是神把他带到了那一点。约拿在祷告中发现,神正使用这个极深的奥秘,向他彰显神的怜悯。

约拿的祷告包含了一切真正的祷告所共有的四个特质,这些特质说明了什么才是合乎圣经、正确的传福音方法,我们一开始也讨论过这一点。

 

1. 约拿是诚心的。我们从约拿的祷告中首先注意到,他有一番诚意。他的不顺服使他陷入困境,这一点他心知肚明。在我们遇到麻烦之前,神也在我们的生命中做工,但我们不愿意承认这里面有神审判的手。我们告诉自己,我们只是暂时遇到逆境,事情会好转的,不像表面那样糟。但神开始对付我们时,最先发生的就是我们承认自己深陷泥沼,景况堪忧。更进一步说,我们承认是神在主导这一切。约拿就是这样。但愿你也和约拿一起发出祈祷:

 

你将我投下深渊,

 就是海的深处;

 大水环绕我,

你的波浪洪涛都漫过我身。

我说:“我从你眼前虽被驱逐,

我仍要仰望你的圣殿。”

2:3-4                               

 

约拿意识到是神在这灾难的后头,这更加深了他的恐惧;他害怕的不是水手,也不是环境。他怕的是神。是神在审判约拿,并且判定这位先知“有罪”,宣判了他的死刑。他的恐惧实在非言语所能形容。但另一方面,约拿知道他的处境后头有神的手,这多少提供了他一点安慰。因为神有怜悯,落入神的手(即使是一位满怀愤怒的神),也强过落入人的手。

神的怜悯往往在审判中显露出来。

 

2. 约拿肯悔改。约拿的祷告第二个特质是,他有一个悔改的灵。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看出来。第一,约拿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虽然是神主导的,但他自己难辞其咎。这是第8节的意思,约拿说:“那信奉虚无之神的人,离弃怜爱他们的主。”虚无之神就是偶像,取代了神应有的地位。因此约拿承认他离弃了神,就像拜偶像的人一样,结果他也远离了一切怜悯的源头。

第二,我们知道约拿是真心悔改,因为他没有向神求任何东西。如果他求了,我们可以据此判断他悔改不过是为了对神另有所求。他或许是把悔改当作一种好行为,多多少少迫使神不得不施恩。救恩并不是这样来的。请记住:配得一件东西,和领受怜悯,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约拿现在知道,他只配得毁灭。因此他愿意单单仰望神的怜悯,而不提出任何要求。

 

3.约拿有感恩的心。我们会问:“感恩?从鱼肚子里感恩?他离死亡只有寸步之遥,他究竟能为何事感恩?”如果我们继续从约拿肉体的苦难着眼,恐怕一直找不到答案。但我们若从属灵上看,结果就大不相同。确实,约拿的身体似乎没有得救的指望,但他找到了神的恩典。他的整个祷告显示了这一点。约拿说他找到了“救恩”(9节)。

这是整本约拿书里最大的神迹。不是大鱼,不是暴风。最大的神迹乃是约拿的救恩。

 

4. 约拿甘心与那些不敬虔的、需要神怜悯的异教徒站在同样的地位上。约拿的祷告最后一个特质也同样意义深远。他这样结束他的祷告:“但我必用感谢的声音献祭与你。我所许的愿,我必偿还。救恩出于耶和华”(9节)。约拿答应要像那些异教徒水手一样许愿。前一章记载,那些水手看见约拿的神如此圣洁和有大能:“便大大敬畏耶和华,向耶和华献祭,并且许愿”(拿1:16)。那样作是正确的,而此处的第二章里,约拿也采取了同样的立场。

约拿稍早说过:“我不要向外邦人传福音。我是犹太人。我情愿神审判这些异教徒。”但如今他发现自己也和他们一样,只配得神的审判,因此他甘愿像那些水手,到神面前,祈求神怜悯。

 

“耶稣拯救”

最后我还要提到两点。第一,我要重述救恩是出于神的怜悯,是没有条件的。

我们可能有什么条件呢?这是哈尔登提出的问题,他这样回答:

 

我们的条件是信心吗?信心乃是神的赏赐。是悔改吗?基督才是那赐下悔改的君王和救主。是爱心吗?神应许要洁净人的心,好叫我们能爱他。是好行为吗?神的子民乃是他所做的工,为要叫他们行善。是坚持到底的忍耐吗?其实是神在保守人的信心,直到得救的日子……耶和华对弥赛亚说:“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甘心牺牲自己。”因此信徒若能直奔当跑的路,做成得救的功夫,其实这整个过程起初就是由神开始的,他又用大能一路支持他们,帮助他们克服一切障碍,最后平安抵达目的地。

 

第二,这与我一开始提到的传福音方法有何关系呢?

现今有不少人注意到目前我们传福音事工上的弱点,并提出批判。其中几位如沃尔特·钱特里(Walter J. Chantry)、欧内斯特·莱锌格(Ernest C. Reisinger)和戈登·克拉克(Gordon H. Clark)的作品,尤其使我获益良多。我发现他们的书有一个共同的基础论点:传福音就是教导神的话语。不仅是教导一些福音性质的道理,或某种教义,或能使不信之人砰然心动的真理。传福音就是教导圣经,并且尽可能谨慎、持续地教导得周全,同时也要仰望神,向神祷告,求他赐下新生命。克拉克表达得很简洁:“传福音就是解释圣经。神自己会使人更新。”

有人说:“单单传讲耶稣。”

我听到的是“单单传讲耶稣”吗?

不错。但我们必须记住“耶稣”是什么意思。耶稣就是“耶和华的救恩”,这正是约拿在鱼腹中所说的。传讲耶稣就是传讲福音。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