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8:37

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

 

我们经常因为太熟悉圣经中的某些经文,而忽略了它里面包含的令人瞩目之真理。罗马书8:37就是一例。前一节才刚用旧约的话提醒我们,神的百姓“终日被杀”,被人视为“将宰的羊”(诗44:22)。但到了第37节,又说我们已经“得胜有余了”。

 

将宰的羊还能得胜?提到得胜,我们总是想到狮子、或狼、或熊、或野水牛。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甚至说到“得胜之虫”,意思是最终死亡将胜过一切。但是这里居然提到羊,把羊当作得胜者,未免太离谱了吧!

 

当然,这只是一种比喻的说法。但这里的喻象并非毫无意义,不像它表面呈现的那样离谱。基督徒与世界以及世界上的势力比较起来,确实是软弱的,并且饱受歧视。他们就像一群羊那样茫然无助。但事实上他们又是得胜者,因为他们有耶稣基督的爱,他们已经“靠着”耶稣得胜了。

 

但这还不算是这一节最惊人的部分,因为这里还把基督徒的得胜形容成一种非比寻常的胜利。在希腊原文里,这个字是一个合成的动词hypernikomen,紧接在“得胜有余”后面。它的中心部分是一个简单的动词nikao,意思是“胜过”或“得胜”。(巴黎罗浮宫里著名的雕像“得胜之翼”就被称为Nike,意思是“得胜者”,这也是古希腊时代得胜女神的名字)。最前面的部分hyper,意思是“代替”,或“超过、多过”。英文的“超级”(super)一字即从它而来,意思也相仿。把这字的两个部分并列,我们发现保罗的意思是,信徒在耶稣基督里就成了“超级得胜者”,或“得胜有余”的人。

 

但这怎么可能呢?这些被轻视和拒绝的人——饱受患难、困苦、逼迫、饥饿、赤身露体、危险和刀剑——怎么可能成为得胜者和超级赢家呢?

 

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深思,并且值得探究其答案。让我提出几个理由来说明为什么基督徒可以得胜有余。

 

与超自然的势力争战

 

基督徒可以靠着耶稣基督得胜有余的第一个理由是,我们所争战的对象并非等闲之辈。

 

保罗就是以这一点来结束以弗所书。他告诉以弗所信徒:“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在这段经文里,保罗想到的是魔鬼及其势力。他说尽管我们面对的似乎是一场属人类的争战,其实我们是与超自然相争。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如果我们的仇敌只是人类和自然的力量,那么我们所赢得的就是一般的胜利。但我们的仇敌是超自然的,因此我们的得胜也是超然的。我们是得胜有余。

 

魔鬼是这一切属灵气的仇敌之化身,他是一个狡猾的敌人。我常常说,我们不要太高估撒但的力量,以为他与神旗鼓相当。撒但也是受造之物,所以他不是全能、全知、全在的。只有神具有这些特质。

 

然而,撒但仍然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仇敌。

 

他尤其狡猾无比!魔鬼在一分钟之内所想出的诡计,可能我们穷毕生之力都想不出来。而这一切诡计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摧毁我们。我们如何抵挡得住这样一个邪恶、狡猾的仇敌呢?更何况还要得胜有余?当然,这不能靠我们自己的能力。正如圣经所说,我们必须“靠着爱我们的主”。马丁·路德曾与这些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他靠着基督而大获全胜。在《大能堡垒》这首诗歌里,他这样道出自己的经历:

 

我们若信自己力量,

斗争必然全盘失败;

我们这边有帮助者,

是合神心意的一位。

若问此人名字,

就是基督耶稣。

历世历代以来,

他是万军统率,

唯有他能得胜。

 

我们没有一人能片刻抵挡得住撒但的凌厉攻势,但靠着耶稣基督,我们可以站立得稳,并且得胜有余。

 

一生之久的战斗

 

基督徒能“得胜有余”的第二个理由是,因为我们所从事的这场战争极为耗时旷日,需要花一生之久来打。

 

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对这一节有很精辟的研究,他曾把基督徒的战争和一般士兵的战争做过鲜明的对比:“古时候的士兵有时需要日以继夜地作战。但到了一个地步,当士兵筋疲力尽,人仰马乏,再也无以为继时,战役就不得不停下来。但属灵的战争可没有暂时的休战、停火,或歇兵。希腊文这里用的是现在式,‘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我们成为基督徒,与神的性情有分的那一刻,我们就成了世界、肉体和魔鬼的箭靶,他们的凌厉攻势一秒也不稍歇。但结局一定是我们得胜有余,因此我们不是一个寻常的得胜者。”

 

永恒的结果

 

第三个理由是,属神的人所获得的胜利是永恒的。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需要用此不断提醒自己。

 

我们都是受时间限制的受造物,住在一个将要毁坏的世界上。除了属灵的战争和胜利之外,我们所完成的每一件事都将成为过去,不管这些成就曾经在世人或我们自己眼中是多么伟大。特别是“天地要废去”(太24:35)。堂皇雄伟的纪念碑会崩塌。艺术品会腐蚀。英雄豪杰会雕零。即使人类最伟大的智慧结晶也会被遗忘。但属灵的得胜却不会,因为我们的得胜使整个宇宙的历史有了意义。

 

我相信这就是我们在世上争战的情形,我们应该用这种角度去观察战争。当撒但在永世里悖逆神时,神面对了一个抉择。神可以一举歼灭撒但和那些与他一齐叛变的堕落天使(就是现今的魔鬼)。但那样做并不能证明神管理宇宙的方式是正确的。充其量只是证明神的能力大过撒但。所以神并未立即惩罚撒但,他让撒但继续任意叛逆。在此同时,神创造了一个新的宇宙和一个新的族类,就是人类,于是撒但的悖逆在宇宙、人类中受到考验。他可以暂时为所欲为。撒但企图照自己的意思而不是神的意思来管理事物。神甚至准许撒但去引诱第一个男人亚当和第一个女人夏娃,去跟随他背叛神。

 

但神保留了为他自己呼召一个新族类的权利,保罗在第8章所写的就是这一类人。他们被神预知、预定、呼召、称义,并且得了荣耀——这一切都是按着神旨意成就的。他们被呼召的那一刻,就被掷入属灵的战场,与撒但及其势力短兵相接。神准许撒但攻击、逼迫,甚至杀害属神的人。但对于那些明白神在基督耶稣里的大爱之人,这些痛苦并非无可忍受的,反而是一种特权,他们以能够为耶稣受苦为荣。

 

我相信神以他超越的智慧管理着历史,每当撒但的儿女受苦时,神的儿女也在同样的环境下受苦。每一次撒但的儿女尽情享受世界之乐时,就有属神的儿女弃绝那些享乐。

 

不信的人一旦受苦或被剥夺权利就怨天尤人;信徒则信靠神,赞美神,仰望神最终的解救。不信的人在一帆风顺或事业飞黄腾达时就妄自尊大;信徒知道神是一切美善和财富的源头,他们若被剥夺了这方面的供应,就会像约伯那样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

 

天使仍旧在观察,就如他们观察约伯一样。他们问:“魔鬼的道路是最好的吗?它能带给人快乐吗?它能使约伯和其他被造的都快乐吗?或者神的道路最美善?那些相信神的人即使在苦难中也能有真喜乐吗?”

 

我们也可能发出这样的问题,甚至开始思索耶稣登山宝训中的真理。

 

灵里贫穷(中文和合本译作虚心)的人有福了……

哀恸的人有福了……

温柔的人有福了……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

怜恤人的人有福了……

清心的人有福了……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5:2-10

 

这些话说得一点不错!都是意义深远的真理。属神的人在每一天的生活中,即使受苦,甚至被杀害,“如将宰的羊”,他们仍然能为这些真理做见证。

 

或许有人会问:“灵里贫穷的人岂不受人歧视吗?”

 

没错,但“天国是他们的”。

 

“那么哀恸的人呢?他们显然只有独自悲伤了。”

 

从人看,他们确实常常独自哀恸。但有一位看不见的站在他们身旁,就是耶稣自己,他们“必得安慰”。他们知道:“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他)们的心怀意念”(腓4:7)。

 

“但是温柔的人岂不受人欺负、压迫吗?”

 

在世上时确实如此。为了神的缘故,我们“终日被杀”。但我们的国度不在这里,我们是在基督的国度里,有一天我们要“承受地土”。

 

“还有那些饥渴慕义的人,他们似乎与世界格格不入,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跟他们交朋友。”

 

没错,但神会亲自满足他们的愿望,而那些追求世界享乐的人不但在今世缺乏喜乐,最终他们也将被扔到火湖中,他们的饥渴永远得不到满足。

 

“但世界并不欢迎清心的人,他们没有任何保障。”

 

不错,但他们必得见神。他们的家在天上。

 

另一个人问:“我们何必需要使人和睦的人呢?我们需要的是强大的军备,以对抗世界的攻击。”和事佬饱受人轻视。只有强壮有力的人才广受欢迎。

 

但那些使人和睦的人“必称为神的儿子”。

 

“谁愿意受逼迫呢?特别是为了义的缘故。”

 

当然没有人愿意。但基督徒视受逼迫为特权,因为这显示他们是与耶稣站在一起的,他们属于他的国度,在“天国”有奖赏为他们存留。

 

我们在受苦中所获得的胜利,就与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获得的胜利一样,将垂诸永恒。我们的受苦会持续一阵子,但这些痛苦将为我们成就永远的胜利。它们指向神永恒的真理和恩典。我相信在天上,甚至亿万年之后,天使俯看每一个被耶稣基督救赎,并被他掷入属灵战场的人,就不禁说:“看哪!又有一个神的圣徒,靠着主的能力胜过了魔鬼!”启示录12:11-12这样描述天使如何宣告对魔鬼的大得胜:

 

弟兄胜过他,

 是因羔羊的血

 和自己所见证的道。

他们虽至于死,

 也不爱惜性命。

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

 你们都快乐吧!

 

在赢得这永恒的胜利之际,我们这些爱主耶稣基督的人就真称得上是“得胜有余”了。

 

永恒的奖赏

 

我们能在今生的挣扎中得胜有余的第四个理由是,我们所得的奖赏将远远超过世上任何得胜者所得过的奖赏。

 

世界的王通常为三件事争战:领土、财富、名誉,而且往往是三者兼具。他们将所获得的战利品封赏给士兵。罗马帝王往往把从敌人那儿掳获的土地分给士兵,虽然大部分还是划进了他自己的疆界。军人通常被容许分享战利品。拿破仑说,人是受“小惠”驱策的,这是指头衔、勋章,或其他类似的荣誉象征。世界的士兵得到他们的奖赏,但那是属世的东西。属神的人却望向天上的奖赏。使徒保罗写信给哥林多教会时说:“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林前9:25)。

 

我们可能像耶稣一样,在今世除了荆棘冠冕,别无其他冠冕可戴。但到了天家,我们将戴上不能坏的冠冕,并且继承那永远不会耗尽的产业。

 

最大的原因

 

我们能得胜有余的最后一个理由是,我们作战的目标乃是为了神的荣誉,这是一件具有绝对价值的事,远超过其他一切事物。

 

前面我说过,我们的奖赏是不能坏的冠冕,这是圣经使用的喻象。把这一点存在心里,然后我要你们留意启示录4:1-11。那里的背景是天堂一个列着许多宝座的房间,在全能神的宝座前,有二十四位长老,分别代表历代以来神从各国中拯救的人。他们戴着冠冕,坐在宝座上,因为圣徒也与耶稣一同做王了。在最中间的地方,就是宝座的周围,有四个活物,他们昼夜不住地喊着:“圣哉,圣哉,圣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8节)。

 

每一次四活物用这些话敬拜神的时候,二十四位长老就从宝座站起来,俯伏在神面前拜他。然后——这是我要特别强调的——他们就把冠冕放在宝座前,说,

 

我们的主,我们的神,

 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

因为你创造了万物,

 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

 被创造而有的。

 

这个画面极其美丽,因为它显示神儿女的冠冕是靠神的恩典赢得的,因此这冠冕属于神。那是我们的冠冕,但它被放在主的脚前,显示这是为了他的荣耀,靠着他的能力而得来的。因着这一点,再加上我前面提到的那些理由,所以我们可以得胜有余。

 

但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通往得胜之路不是“上升”到自己获得的荣耀中,而是“下降”到受苦的境界。

 

记得以赛亚书第14章那里所描述撒但的情况吗?撒但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赛14:13-14节)。但神告诉撒但:“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赛14:15节)。

 

撒但想要坐在历代圣徒当中,因为他们坐在“高云之上”;我们已经看过,除了神的宝座,他们所坐的地方高过一切。但请留意众圣徒是如何达到那里的?不是靠把全能神从他的宝座上拉下来。他们被升高乃是因为跟随了主耶稣的脚踪行,他……

 

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

 反倒虚己,

 取了奴仆的形像,

成为人的样式。

 既有人的样子,

 就自己卑微,

 存心顺服,以至于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

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

 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

 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

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

 使荣耀归与父神。

2:6-11

 

耶稣是典范——是真正“将宰的羊”。他是“从创世以来……被杀之羔羊”(启13:8)。但他也是超级得胜者,我们靠着他就能得胜有余。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