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8:35-36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

 

除了救恩的事实之外,基督徒所能学到最重要的一个功课,就是神的爱。世界的价值、娱乐、罪都与信徒的伟大呼召和使命相对立。但所有基督徒都知道,这些事无一能胜过他们。就像登山者跟在向导后头滑下一个危险的陡坡时,只有系在两人中间的一条绳索能给他安全感。基督徒也是借着神的慈绳爱索,安然走过人生旅途。由于道路艰险,每一个信徒都可能滑脚或跌倒。但耶稣基督的门徒是安全的,因为每一个基督徒都被神那恩慈、不变、永恒、不朽的爱之绳索系紧了。

 

最后一个重大的问题

 

这正是我们来到保罗在罗马书第8章提出五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之最后一个时,所面对的事实。我们已经看到前面三个问题因着神为我们作成就的事,所以没有答案。

 

1.“谁能敌挡我们呢?”无人能敌挡我们,因为神是帮助我们的,神具有最强大的威力。

 

2.“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神一定会赐给我们较小的东西,因为他连最大的都已经赐给我们了。

 

3.“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没有人,因为神已经称他所拣选的人为义了。

 

第四个问题我们前一讲已经做过详细的讨论,它所以没有答案,是因为耶稣所成就的事。“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无人能定罪,因为耶稣死了,从死里复活,升到天上,并坐在父神的右边,如今在为我们祈求

 

保罗已经审视这四个可能威胁到我们安全的因素——敌挡、限制神的恩典、控告、定罪——并且分别回答说,我们在神那里有一个得胜者、赐福者、审判官和代求者,现在保罗来到这一连串问题之高峰。他问的这个问题,将他带到了群山的顶点。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

 

这个问题也是无法回答的,因为没有任何人或事物能够做到这一点,即使保罗列出了一连串想象的答案。唯一的结论就是我们开始讨论罗马书第8章时所说的。我在那里说过,罗马书第8章是以“不定罪”开始,以“不能隔绝”结束。没有任何人或事物能隔绝基督的爱,因为没有什么“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39节)。

 

当仇敌侵袭我们时

 

有时候基督徒被人批评为不切实际。可能在某些情形下确是如此。但保罗却不是。保罗说没有任何事物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他并非对围绕在基督徒四周的敌对势力视而不见或充耳不闻。相反的,他实际上张开双臂,邀请他们出面;他同时宣告说,他们永远不能将我们与耶稣基督分隔。

 

那敌对我们的势力究竟是什么呢?保罗在这一节中列出了七项,或许他选择七这个数目来代表完整。尽管这些仇敌来势凶凶,他们早晚必失败。

 

1. 患难。第一种可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之情况,就是生活中的“麻烦”,或者如较古老的英王钦定译本所译的“患难”。我情愿采取“患难”的译法,因为这个词比新国际译本所用的“麻烦”,较能突显出那种压迫我们的艰难环境。这个词的希腊文是thlipsis,与压力有密切的关系。

 

英文的“患难”(tribulation)一字是直接从拉丁文tribulum来的,意思是“打谷锤”。古代的人到了收割庄稼时节,就把谷物拖到打谷场,用一个底部有铁条的木制锥子击打谷物,以将穗子和糠秠分开。这种器具就称为tribulum,因为它将谷子压挤出来。患难(tribulation)一字就将这个生动的画面呈现出来了,因为环境常常用力压挤人,使他们觉得好像谷物那样被击打压迫。

 

或许你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生活好像沉重的锤子,压得你透不过气来。或许你在童年时受到虐待,或许你失去工作,或丧失了配偶或亲人,或许你身罹重病。你的力量可能快要耗尽,但保罗说,不论患难多么严酷,都不能使你与基督的爱隔绝。

 

2. 困苦。保罗想到的第二种可能使我们与基督隔离的情况是困苦。这与患难略有不同。它的希腊文是stenochoria,是由两个字合成的,意思分别是狭隘(stenos),和空间或领域(chora)。因此它不是像患难一词所指的那样被环境压迫,而是指被局限在一个狭小和压抑的空间里。

 

我相信在现今这个时代,许多人所经历内在的压力要远超过外面环境的压力。例如一个人在工作上陷入了死胡同。他刚进公司时满怀大志,希望能一路晋升上去。如今他快五十岁了,已经错过好几次晋升的机会,而这年龄换工作又非易事,但他心知肚明待在这个公司毫无前途可言。他已经成家,有妻子和孩子待养,有房屋贷款待缴。有时候他恨不得能插翅离开这个不得志的环境,但是他清楚知道他不可能拂袖而去,而置全家生计于不顾。

 

或者想象有一个接近四十岁的妇女,身边有两三个孩子,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她还得量入为出,仔细盘算家用。她知道目前的生活圈子除了孩子的学校、超级市场、保姆,或日常琐事,就所剩无几了。

 

在这种环境下,你怎能得胜呢?最好的方式就是明白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已经定意要爱你,没有任何事物能使你与这爱隔绝。也许现今你正在狭窄的环境里,但你是属天的后嗣,有一天你放眼所见,将如宇宙那样宽广,如众星那样高远。没有什么能剥夺你这权利,因为没有任何事物,包括困苦,能够使你与基督的爱隔绝。

 

3. 逼迫。希腊文的逼迫一词是dioko,含有被那些存心加害我们的人追赶的意思。那是一种冷酷的伤害。这种逼迫是什么呢?我们中间或许很少人遭受到这一类的逼迫,但今天世界上其他地方还有许多基督徒面临逼迫。此外有一些逼迫是很诡谲的,如果现今西方世俗化的潮流继续下去,毫无疑问的,这一类逼迫会变本加厉。

 

我们可以肯定两件事:(1)“逼迫”是世界对基督徒的见证和立场所做的自然反应。(2)我们若用基督的要求来面对世界,就必然会遭遇逼迫。这种逼迫或许以狡猾的方式出现,例如有些自以为老练世故的人,会嘲笑基督徒不合潮流、呆板乏味。“逼迫”也包括剥夺一个人当得的荣誉或晋升机会。即使从事基督徒事工的人都可能经历到上司的逼迫,甚至有些人被贬到无足轻重的职位上,只不过因为他们较注重传讲神的话语,包括一些严厉的教训,而对为宗派活动做宣传缺乏兴趣。有时候,特别是基督徒挺身而出反对政府的某项不当措施时,他们甚至会遭到起诉,被法庭勒令闭嘴或停止活动。

 

耶稣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逼迫可能剥夺我们属世的灿烂前程或荣誉,但逼迫无法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

 

4. 饥饿。古代的人多少都经历过饥饿。它的肇因包括干旱和农作歉收,或诸如地震、火灾、洪水、蝗虫等天然灾害,或战争等人为灾害。这些因素现今仍然存在,尽管农业方面的科技日新月异,已开发国家投注了大量人力做研究,但今天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饥饿还是无法销声匿迹。饥饿是很可怕的,但保罗说,它无法使我们与基督隔离。

 

5. 赤身露体。虽然现今世界很容易把赤身露体和性活动、色情等做连想,但在保罗的时代,赤身露体通常意味着极端的贫穷,人们穷到一个地步,连购衣蔽体的钱都没有。衣不蔽体和饥饿一样,都是指因天然灾害或战争而导致的经济困境。

 

6. 危险。危险也有很多种类,虽然此处主要是指基督徒因着信仰而面对的危险。今天在有些国家,基督徒还是像新约时代一样,随时有被逮捕、审问和下监的危险。有的还被攻击、鞭打,甚至遭到杀害。

 

我很喜欢哈尔登关于这一点所说的一段话:

 

在某些时代,某些国家中,这种危险是极端可怕的;其实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或多或少有危险存在。如果神不是他们的守护者,即使在自由地区,跟随羔羊基督的人也可能受到伤害或被剪除。是主的保守和护庇,他们才能逃避伤害,胜过仇敌。即使信徒本身也很少意识到这一点,而世界通常认为这是最无稽的谎言,或最荒谬的幻想。但愿基督徒能养成习惯,常常将自己的安全归功于主的保守,而不是时代的厚赐。如果环境解除了对恶人的限制,那么对基督徒而言,就没有一个时代是真正安全的。那些以毫无限制的自由而夸口的人,一旦他们天然对真理的仇恨得到发展的环境,他们就可能变成恶毒的迫害者。

 

7. 刀剑。这七个词的最后一个,将前面提到的各种暴力推上了顶点,讲到基督徒可能因信仰而遭处决和杀害。这发生在初代教会中。司提反就是早期的殉道者。还有雅各,以及许多其他前仆后继为主殉道的人。很快的,基督徒的鲜血在历史上划出了一道福音进展的痕迹。

 

这种情形屡见不鲜,早在保罗写罗马书的时代,他就感觉有必要将殉道列为圣经所预言的论据之一。他引用了诗篇44:22:“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这在历史上确是实情。这也是保罗的论点。各差会和人权组织说,即使到了今日,每一年还是有高达六十万的基督徒因他们的信仰而遭杀害。虽然我们的国家不再以宗教理由判人死刑,但是我们仍然像诗篇所描述的那样处在卑微的地位——就像将宰的羊。

 

基督对我们的爱

 

面对基督徒生活中这许多危险、灾难、忧虑,保罗为何还说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答案是,这爱的本质不同于其他性质的爱。它是长阔高深的。它是永恒的。“基督的爱”一词可以指我们对基督的爱,也可以指基督对我们的爱。但它的上下文显示,这里主要是指基督对我们的爱,而不是我们对他的爱。这是我们的保障,也是保罗的信心之基础。

 

没有一个信息比耶稣爱我们的信息更宝贵了。历世历代以来,这信息不知吸引了多少人,赢得了多少人的心。

 

基督的爱可以满足那些灰心丧胆的人。这里有一个证据:人一旦尝过基督大爱的滋味,别的东西就再也无法满足他了。

 

世上一切享乐,一切偶像,都不能满足一个认识了基督大爱的人。有一首诗歌说得很正确:

 

吸引我,赢回我,完全充满我,

直到我的福杯满溢;

我们何需别的偶像?

谁还要与偶像做伴?

 

基督的爱不仅吸引、满足我们,而且也使我们永远稳妥不动摇。这是保罗这段经文的主旨。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对此有一段精彩的论述:

 

基督的爱是永恒的,因为它促使耶稣离开天上宝座,来到世上拯救我们。这爱如此长阔高深,因为它促使耶稣最后谦卑自己,甘愿走上十字架。这爱如此浩大无边,因为它促使神展开双臂,接纳世上的罪人,甚至让钉死他爱子的人都能得赦免,回到父面前。这爱永不改变,因为它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临到,带领我们离开黑暗,进入光明;脱离疑惑,进入确据;又领我们出死入生。

 

这段经文让我们看到,这爱是永恒的。神屈身告诉我们,基督不是反复无常的。这一节实在浓缩了极丰富的教义。主耶稣离开天上,来到世间;他甘愿被带到审判台前,被人鞭打、吐唾沫。他走向各各他,让人将他钉在十字架上。他在十字架上发出呼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我们看见这些事发生了,他也告诉我们这些事是为我们成就的……我们带着惊讶注视着他,不知道他是否说真的。然后他微笑地告诉我们,他确实是这个意思,他确实爱我们,没有任何事物能使我们与他的爱隔绝。

 

保罗的受苦与基督的爱

 

我不知道你对此有何反应,但我可以多少猜出一些。有人会说:“保罗当然可以这样说,因为他是使徒,他享有一些我们没有的特权。我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基督徒。这怎能运用在我身上呢?”

 

你若这样说,让我提醒你保罗的经历。不错,他是一个使徒。但这表示他注定要比我们受更大的苦,不论是在量和程度上都如此。他在哥林多后书11:23-29这样写道:“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

 

保罗在罗马书第8章所提到每一件可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之事,都包括在保罗的经历和他面对过的各种危险里了。我们也知道,保罗最后甚至以身殉道。所以保罗不是在舒适的象牙塔中写这段话,他也不是“隔岸观火”。他全都经历过了。然而这些事并未使他与基督的爱隔绝。今天他正在天上,永远享受与基督同在的福乐。

 

你若真正尝过基督的爱,这也是你的写照。这爱是宇宙中最伟大的。你何必去追求那些次好的事物呢?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