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8:34

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研讨罗马书第8章的末了部分,曾用父神为我们成就的事,来教导有关永恒保障的教义。这一点在第28节至30节尤其明显。那里讲到神的工作,神的拣选,神的预定,神的呼召,神使人称义,和神叫人得荣耀。接下去的三节也一样,保罗开始回答他自己所提出的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1)“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2)“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3)“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

 

即使第二个问题提到耶稣的死,但那也是从神差遣他儿子的角度着眼的。

 

保罗在进入这五个问题中的第四个时,开始改变所用的方法;他突然提到耶稣的工作。保罗问道:“谁能定他们的罪呢?”同样的,这问题也没有答案,因为“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

 

换句话说,保罗说过神使神的子民称义之后,现在他又提出称义所根据的基础,他提到四个理由,说明为什么被称为义的人可以确知他们永远不会被定罪。这些理由是,(1)基督的死,(2)基督的复活,(3)基督在神的右边,(4)基督不住为我们代求。

 

基督为罪死

 

我们思想这一节的教训时,会立刻发现保罗把许多教义都浓缩在这一节中,这实在令人叹为观止。这种用字的精简丰富,在第一个短句中尤其明显。他只说了几个字:“有耶稣基督已经死了。”

 

保罗为何不多加解释呢?

 

答案显然是,他已经在这卷书信较前面的部分说得很详细了。稍早的篇章中,我们读到耶稣为罪人死,付上了赎价。因着耶稣基督的代赎,挽回了神的心意,或者说转移了神对罪的震怒。此外,耶稣自己并没有罪待赎,他纯粹是代替我们受刑罚。几年前有人问瑞士神学家卡尔•巴特,圣经中最重要的一个字是什么。毫无疑问的,发问者以为他一定会说“爱”或其他属灵的字。但巴特回答说:“Hyper!”这是一个希腊文的前置词,意思是“代替”、“为了”。巴特称其为最重要的字,因为它突显了耶稣代替我们死、为我们死的意义。耶稣基督死,所以我们不致在属灵上灭亡。

 

我相信一般人,特别是基督徒,对这一点的反应都是:我们早就知道了。确实,我们对此早已耳熟能详,何必老生常谈呢?为什么要一再提起耶稣的死呢?

 

如果你真的明白这事实,确实在基督里和他的救赎中靠信心而活,你就不需要再重复耶稣代死的事实,虽然越明白这真理的人往往越喜欢听到它。凯瑟琳·汉基(Katherine Hankey)的诗歌说得不错:“我爱传讲主福音,越传越觉甘甜;每逢对人来讲论,越讲越觉新鲜。”

 

但我认为我们应该聆听这信息,而且常常听,因为保罗自己也在罗马书中一再重复。别忘了,他这卷书是在写有关救恩的确据。保罗这样不厌其烦地写到我们得救的把握,是因为我们往往对此把持不定,常常对自己的救恩起疑。特别是当我们又堕入罪中的时候,不论这罪是外表所做的恶事,还是心中、灵里较诡谲的恶念,或疑惑神有关救恩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得救了,是否曾经得救但又失丧了?

 

如果你有这种心态,你需要再度听听那“古老福音”。你需要听听耶稣为你的罪做了什么,耶稣如何代替你担当从神来的刑罚。

 

你或许会问:“可是如果我又犯罪该怎么办呢?”不要说“如果”。你曾经犯罪,以后也会再犯。这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耶稣究竟有没有为你的罪而死?”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耶稣已经代替你承担罪的刑罚,没有人(甚至包括神)能再定你的罪。耶稣承担了你的罪。

 

“可是如果我对此有疑问呢?”

 

这种疑惑究竟是不是罪?若不是罪,若你仅仅是理智上对耶稣基督的事工之整个意义感到困惑,就没有问题。基督徒可以自由向神发问,提出不明白的地方。即使你的疑惑是一种罪,也就是说你不信神的话语,但耶稣既然替你死了,这项罪又怎能使你与神的爱隔绝呢?

 

我不是说如果你拒绝耶稣的代赎,甚至嘲笑他,你的罪仍然能被他的宝血遮盖。那是一种不信,未含任何信心的成分。若是这样,你就尚未重生。此处我是对那些已经重生、爱耶稣,但对自己的救恩尚有疑惑的人说话。我要像保罗一样对这种人说:“有耶稣基督已经死了。”他是为你死的。

 

耶稣挂在十字架上时,他这样说到他的事工:“成了!”(约19:30)。确实成了!而且永远成了。再不能添加什么,也不能减少什么了。

 

基督的复活

 

我们得救的确据是建立在基督的工作上,其第二个理由是基督已经复活了,保罗说,“而且从死里复活。”

 

用这种方式介绍复活的教义似乎有些奇怪,因为它与基督的死连在一起,好像添加上去的。既然救赎已经如耶稣所说的那样“成了”,为什么又加上这一项呢?保罗在罗马书稍早的部分做过解释。回想一下他在第4章结尾所说的,那时他正要结束罗马书第一个大段落,打算进入第二个段落,他说:“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罗4:25)。

 

“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是什么意思?正如圣经所描述的,“复活”和“称义”都是神的工作。因此这一节是说,神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这多少与他称义的工作有关。既然“称义”是根据耶稣的挽回工作,那么复活和称义的关系就不是因与果的关系了。那其实是一种示范。“复活”是为了印证“称义”,因为“称义”所依据的,乃是耶稣的死。这是神所用的方式,以显示耶稣的死真正具有代赎的功用,因此一切相信耶稣的人都已经脱离罪,被称为义了。

 

换言之,耶稣还在世上时说过,他将要为罪人死,成为多人的赎价。到了时候,他真的死了,并且有三天之久,被埋葬在坟墓里。

 

他真的是为罪死吗?他说那正是他的目的,然而空口无凭,单单嘴上这么说还无法证明他的死确实可以作为赎价。如果耶稣受到了蒙蔽怎么办?他若只是自以为是神的儿子和救主,那怎么办?如果他并非是无罪的,他却自称无罪,其实他犯过一点小罪,那又怎么办?在这种情形下,他的死甚至不能救自己,更何况救别人呢?这件事就未免破绽百出了。

 

但是,复活的清晨来了。耶稣的身体得到复活,挡在坟墓口的石头已经辊开,那些妇人和后来赶到的门徒都可以证实耶稣已经复活了。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耶稣若不是神独一的儿子,不是神百姓的救主,神大可不必印证耶稣所宣称的一切。

 

著名的圣经教师鲁宾·托里(Reuben A. Torrey)在他的作品中说:“我观望十字架,就知道耶稣已为我的罪代付赎价;我观望敞开的坟墓和复活升天的主,就知道代赎大工已经被接受。不论我以前的罪如何深重,如何多如牛毛,如今都一无踪影。我的罪可能高如山岭,但在复活的亮光下,遮盖我众罪的救赎恩典就像天空那样高。我的罪或许深如海洋,但在复活的亮光下,遮盖它的救赎之恩就像永恒那样深遂。”

 

“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既然耶稣已经为我们死,并且复活,证明我们被称为义,还有谁能定我们的罪呢?

 

基督坐在神右边

 

我们如今在研究这节论及基督拯救工作的经文时,又往上晋升了一阶。但是我们若不谨慎,很可能踩空一级台阶,因为第三阶涉及到主耶稣基督的升天和做王,这是现今大多数教会鲜少谈论的。某些注重崇拜仪式的教会有所谓的“升天日”,那一天他们会特别传讲耶稣升天的教义。

 

这里包括两个主要的教训。这是神回答耶稣在上十字架前的祈求,那段祷告记载在约翰福音第17章。耶稣说:“我在地上已经荣耀你,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父啊,现在求你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约17:4-5)。耶稣放下他的荣耀,成为人的样式,以完成拯救世人的工作。如今大工即将告成,耶稣要求父恢复他原有的荣耀。

 

根据使徒行传,神确实这样做了。司提反殉道的那一刻,他看见得荣耀的基督“站在神的右边”(徒7:56)。保罗往大马士革去逼迫初代基督徒时,在路上也听到耶稣的声音,拦阻他继续前进,并且重新指示他的道路(徒9:3-5)。根据启示录的记载,约翰后来也同样在异象中看见耶稣。

 

另外与升天日相关的一个教训,似乎也是保罗这里最关心的,就是基督的“坐宝座”,坐在神的右边。由于“右边”通常被视为较尊贵的一边,耶稣坐在那里,显示了他的崇高地位。这也与我们永恒的确据有关联,因为这表示那借着死为我们完成救赎大工的基督,正因这工而被高举。

 

当然这教义还包含其他意义,但最重要的一点是,耶稣坐在那里,表明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一个人若一直站着,就显示还有事待作。一旦这人坐了下来,就表示大功告成,正如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创2:2),可以歇工安息了。

 

这一点在希伯来书有很详细的铺陈,那里将以色列祭司依照神指示的敬拜方式所做的,和那将要来的大祭司耶稣的工作互相比较。这是希伯来书大半部分(从第4章到10章)的主题。这里的重点是,耶稣作为祭司的职分高过地上大祭司的职分,而且取代了后者。

 

然后是第10章的重要论述:“凡祭司天天站着侍奉神,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了他的脚凳。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1-14)。犹太人的会堂虽然有一些家具,但没有椅子。这象征祭司的工作永无完成的一天。确实,赎罪日那一天祭司献上了祭物,但每一年他还需要重新献上祭物。而基督以他自己做赎祭,就完全满足了先前的一切形式,足以替所有罪付清赎价。从此不必再重复献祭。因此耶稣所献的祭被父神全数接受,他坐在父的右边,表明了他的工作已经完成。

 

现今耶稣在哪里?他正坐在神的右边。所以无论何时你若怀疑自己的救恩,开始被这种思想搅扰,不妨仰望那位坐在神右边的耶稣,知道他在那里是因为他献祭的工作已经完成,无法再添加或减少什么了。因此你在他里面是完全稳妥的。

 

如果你被神预知、预定、呼召、称义,并得荣耀之后,又失去了你的救恩,那怎么办?若是那样,神就必须把他的整个救赎计划倒转过来。耶稣必须从他的椅子上站起来,从天上降下,再进入坟墓,被钉在十字架上,然后从十字架下来。为了你的沦丧,整个救赎计划必须一笔勾销。只有这样你才可能失落。但是根据神的计划,这一切已经完成了。耶稣从死里复活,升到天上,坐在神的右边,这事实本身就证明救赎已经完成。如今你的救恩就和主的代赎一样确定;也就是说,你的救恩和耶稣自己一样坚固,永不动摇。

 

基督现今的代求

 

信徒可以根据基督的工作而确知自己的救恩,其最后一个理由是,耶稣如今在替我们祈求。保罗说耶稣“也替我们祈求”。

 

由于这一段提到控告、审判和赦罪,我们很自然会认为耶稣的代求就是指他在撒但或其他人面前,根据他的代死,为我们据理力争。圣经教师也常常用这种方式说到这节经文,我自己有时候也这样解释。但这可能不是保罗真正的意思。为什么?因为保罗是用一个问题“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来介绍这一节。他的答案是,只要耶稣已经死了,复活,现今坐在神的右边替我们祈求,就“没有人”能定我们的罪。耶稣不必再为我们极力申辩,因为基督的工作已经完成,没有人能控告我们。

 

钟马田说:“我们的主……没有必要大力为信徒辩护。他已经这样做了,而且一次做成就永远成了。既然是神自己差遣他儿子来完成这工,神的心中绝对不会须臾怀疑他任何一个儿女的救恩。”

 

从这一点看,此处的代求是什么意思?上下文显示耶稣是为属他的人祷告,这很像约翰福音第17章所记载耶稣的那个伟大祷告。耶稣在那里求神使他们能领受他的死所带来的一切益处,好叫他们能过一个得胜的基督徒生活。

 

这表示耶稣不可能忽略你的任何需要。

 

这表示耶稣不可能对你的问题充耳不闻,或拒绝为你向天父代求。

 

以下我要引用一段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的话,这段话曾使我获益良多:

 

你的问题没有一个是太大,以致于基督没有能力应付。也没有一个是太复杂,以致基督的智慧无法解决。你也没有一个问题是太小,以致基督的大爱无法触及。你没有一项罪是太深,以致基督的宝血无法遮盖。四福音中多处提到一句论及耶稣的话:“耶稣动了慈心。”这实在是最美妙的一句话。神深爱着人类,他也爱你。你有难处吗?不论那是什么,神都能解决。难处临到你的那一剎那,神就知道了……你心里若有任何惧怕,神立刻知晓。你里面有任何忧愁,他的心也跟着忧愁。你内心有任何伤痛,它立即成为神自己的伤痛。神的儿女中若有人丧失了亲人,或经历其他痛苦,基督也必然感同身受。神的话语这样告诉我们:“他们在一切苦难中,他也同受苦难”(赛63:9)。

 

耶稣在这一切事上为我们代求。更重要的,神会听他的祈求,神会用他那无止境的丰富来满足我们的需要。保罗写给腓立比人的信上说:“我的神必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4:19)。

 

著名的歌手博比·麦克费林(Bobby McFerrin)有一首小歌叫《别担心,要快乐》,这也是他的成名曲。我很喜欢这首歌,虽然我知道它可能会误导一些尚未被基督宝血洗净的人。一个在罪中的人“应该”担心。一个被神定罪的人是没有什么快乐可言的。但“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8:1)。这节经文告诉我们罗马书第8章的主要论点。我们不再被定罪了,因为耶稣代替我们死,复活,使我们被称为义,如今他又坐在神的右边,继续为我们代求。

 

一个人若有耶稣这样替他祈求,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他们确实不必担心。他们大可“快乐”,虽然这个词用来描述他们的光景还嫌薄弱。我们应该有那说不出来的大喜乐。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