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8:30下

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

 

任何在商场待过的人都知道长程计划的重要性。一般公司都有所谓的一年计划、五年计划,甚至十年计划。越长程的计划,越需要不时加以审查、修正、更新。公司的执行长应该能拟出一个准确的长程计划,预见未来几年中可能发生的一些足以影响公司的事,然后试着克服。这样做对公司的发展有不可忽略的价值。

 

我们已经讨论过一个长程计划,事实上,这是有史以来最长远的计划。这个计划始于永世,也将在永恒的未来实现。它包罗万象,举凡过去发生的每一件事,或将要在历史中发生的事,都囊括在内。这一切都是绝对确定的。它设计得如此详细,如此有智慧,因此没有任何事物能拦阻它,或迫使它做必要的修改。当然,我是指罗马书8:28-30为我们勾勒出的神那个伟大的计划。

 

那计划是从神的“预知”和“预定”开始,并“呼召”个人相信耶稣基督做救主,另外还包括“称义”,最后以“得荣耀”做结束,届时所有被预知和预定的人都会有耶稣的模样。现在我们要来探讨这个计划的最后两个步骤。

 

因信称义

 

我们需要看的第一个词是“称义”,但我不打算在此处探究细节,因为这套《罗马书解经讲道丛集》的卷一就是以此为讨论的焦点,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探讨过许多次了。

 

“称义”的相反是“定罪”。一个人若违反法律,就会被法官判罪量刑;“定罪”本身并不使这个人因此变成有罪。他只是被宣告有罪。同样的,“称义”是一个人被神宣告为义,但他并不是因为这宣告而变成义人的。在人类的法庭上,法官可以根据被告自己的义或无辜,而宣告这人是义人,或“无罪”。但在神的法庭上,由于我们人类本身没有任何义,不可能是无罪的,神乃是根据基督代付的赎价而宣告信徒为义。

 

这有助我们了解到,单单“称义”并不能构成完整的新约教义,虽然这是保罗在罗马书第8章那个浓缩的清单中唯一提及的词,完整的新约教义乃是:人是蒙神的恩典,因信耶稣基督而称义。

 

这个定义有四部分。

 

1. 我们的称义是出于神的恩典(罗3:24)。既然“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3:10),显然没有人能自称为义(20节)。那么救恩怎么可能成就呢?唯一的方法是,神替我们去完成——这就是“恩典”的意思,因为我们本不配让神替我们工作。保罗经常用“白白的”恩典来强调这一点,虽然文法上有一点冗赘,却是意义鲜明。

 

2. 我们的称义乃是依据基督所完成的工(罗3:25)。这点我们在卷一讨论“挽回”一词时就看过了。由于基督完成了这个工作,神就能一方面称我们为义,一方面又无损他自己的公义。

 

约翰·斯托得说,“‘称义’不是‘大赦’的同义词。‘大赦’是指无条件赦免,忽略(甚至忘记)那些错误的行为,不将其绳之以法。不,‘称义’是一种公义的行动,其出发点是恩慈和良善……当神称罪人为义时,他不是宣告坏人变成好人,或宣告说他们根本不是罪人;神乃是宣告他们在律法上是义人,不必再承担破坏律法的后果,因为神儿子已经担负了他们破坏律法的后果……换句话说,我们是‘因神儿子的血称义’。”

 

3. 我们称义的方式是相信(罗3:25-26)。信心是使神的义成为我们的义之管道。罗马书8:29-30所列神拯救行动的环节中,并未提到信心,但信心是神有效呼召的结果,也就是重生。我们重生时,表现出来的就是悔改认罪,凭信心回到耶稣基督面前,相信他是救主。

 

关于信心,我们必须提出两件事。

 

第一,信心不等于好行为。信心是必要的,不可少的。但信心不是好行为,它甚至不是一种行为。信心是神的恩赐,正如保罗在以弗所书2:8-9清楚指明的:“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第二,信心是我们“得称为义”的方法,而且是唯一的方法。路德用sola fide(唯靠信心)一词来表达,虽然在圣经的用法之外添加了一个字sola(唯),却也充分把握了这个观念的精髓。既然信心不是好行为,而是单单接受神为我们所成就,并且白白赐给我们的救赎,显然我们就是单独靠信心称义。依照这定义,其他一切行动或行为都被摒弃在外了。一个人能够称义,唯一的方法就是相信神,接受神所赐的恩典。

 

4. 我们称义的结果乃是与基督联合。这种观念在罗马书第5章和8章前半已陈述得很充分。这是罗马书5:1-11所揭示的救恩之基础,也是罗马书5:12至8:17所解释的胜过罪之根基。

 

约翰·斯托得这样解释:

 

我们说到“借着基督”称义,这是指基督在历史上的被钉死;说到“在基督里”称义,则是指我们个人与基督的关系,如今我们可以因信而享受这种关系。这个简单明了的事实使我们根本不可能将称义当作一种纯粹外在的转变;它不能脱离我们与基督的联合以及这种联合所带来的好处而单独存在。第一种好处是,我们成为耶稣的家庭中之一分子。我们若在基督里,被称为义,就自然成为神的儿女,是亚伯拉罕真正的(属灵)后裔……第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所产生的新团体是“热心行善”的,其中每一个肢体都应该以做善工为职志……

 

因此我们可以和保罗一起说,律法的目的在定我们的罪,但“那些在基督里的,就不定罪了”。

 

盼望得荣耀

 

罗马书第8:29-30中,最后提到的一个词是“得荣耀”,这也是我们稍早讨论过的。事实上,我们早在罗马书5:2(这一节是在预告罗马书8:28-30)就已经看到这几个字了,那里保罗说到基督徒可以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

 

罗马书5:2是什么意思?

 

它是说我们知道有一天我们将得荣耀,我们可以因这种确信而喜乐。也就是说,知道我们有一天将变成耶稣的模样。他是神,在各方面都有神的样子;我们将要像他。当然我们不能变成神,但我们可以在神的许多属性上有分,例如仁爱、喜乐、平安、怜悯、智慧、信实、恩慈、良善、节制等(见加5:22-23)。届时罪再也不能控制我们,我们将享受完全的丰富,并且永远活在神面前。

 

我们何时才能得荣耀呢?

 

从某一方面看,大部分的荣耀是我们死的那一刻发生的,因为那时我们就完全脱离了原先辖治我们身体的罪,我们必要像基督。“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约壹3:2)。但我确信约翰·慕理的见解是正确的,他在解释这个词的时候坚持说,我们必须等到耶稣基督第二次再来,我们的身体复活时才得荣耀。事实上,我刚才引用的约翰一书那节经文就是这样说的。它不仅说“我们必要像他”,并且说到“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

 

约翰·慕理的解释是这样的:

 

1. 得荣耀与基督在荣耀中再来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的确,主的再来与荣耀的盼望息息相关,因此若没有基督荣耀的彰显,信徒得的荣耀就毫无意义。我们是与基督一同得荣耀。若除去后者,信徒得荣耀的盼望就缺少了最主要的一个因素。

 

2. 信徒得荣耀与受造物的更新牢不可分。这是罗马书8:19-22的教训,先前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在这段经文里,我们身体得荣耀(就是指复活),是与受造物的更新相提并论的。

 

我们想到将来的荣耀时,所面对的视野是广大的。那是一个更新的宇宙,有新天新地,信徒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得荣耀,那个宇宙已经脱离了罪的一切后果。不再有咒诅,只有义人居住在其中。“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启21:27)。“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他的仆人都要侍奉他,也要见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启22:3-4)。

 

过去时态,未来祝福

 

保罗在罗马书8:30提到“得荣耀”,其中最引人瞩目的特点是,他用了过去式时态,我在前面介绍这一连串名词时曾经提到这个事实。由于从我们的观点看,“得荣耀”显然是未来的事,因此我们需要加以解释。

 

有些解经家认为,保罗这里为了强调这个未来事件的确定性,所以不顾文法的严谨和逻辑。他们的意思是,未来的荣耀既然如此确定,所以我们谈到它时就可以视同已经发生的事。钟马田这样说:“使徒的论点是,正如我们确知自己已经蒙拣选、称义了,对于得荣耀我们也可以有同样的把握。没有任何事能拦阻它,因为这是神对我们所存的旨意。”莱昂·莫里斯也说:“它确定到一个地步,我们可以用已经完成的语气来说它。这是神计划的一部分,此处多少有‘等于已实现’的意味。”

 

其他学者认为,这里的过去式是一种预测和预言性的不定过去式,这和前一种说法类似。既然神宣告了,就必定会发生,所以可以视为已经发生的事。查尔斯·贺智企图这样解释:“神从一开始就预见到结果……因此神一方面预定我们,一方面有效地呼召我们,使我们称义,得荣耀,这一切都囊括在神的旨意中。”

 

哥得的看法也有助益,但依我看来,哥得的解释与保罗这里的意思恐怕有一些出入。他提醒我们,从某方面看,我们已经得荣耀了,因为我们的元首耶稣基督已经得了荣耀,所以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荣耀。若是这样,倒也符合以弗所书2:6的话,保罗在那里教导我们:“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这不仅仅指我们将来在天上的地位是稳妥的,并且我们如今已经在基督里坐在天上了。我说这不是保罗的原意,唯一的理由是,整本罗马书的流程似乎是从过去的永世逐渐谈到未来的永恒,界于两者中间的部分则落实到时间里。保罗似乎在描述由过去开始的一件事,它现今对我们的影响,以及将来会把我们带往的方向。

 

如果我们一定得在以上提出的这三个解释中选择其一,我会选择第一个或头两个。

 

或许这条金链到了这里又往回追溯到永恒。我们已经看过它从永恒开始,然后进入时间中。如果这一节又回到神那不计时间的永恒中,在整章的流程上也说得过去。“得荣耀”一词以过去的时态呈现,是因为它在过去(或者永恒中)就已经出现在神的心意中了。

 

至于成圣呢?

 

在结束解释对这些特殊名词的讨论时,我要问一个问题,这是钟马田在他的罗马书注解中提出的。我觉得他问得相当有智慧。它涉及到这条链子明显省略掉的一环——成圣。为什么成圣未列在其中呢?特别是还有不少人认为它是罗马书第5章到8章的中心主题。

 

我已经提过这个问题的后半部,也就是保罗在这几章里是否讨论到“成圣”。本卷一开始我就指出,保罗根本没有打算讨论成圣,虽然他所说的有不少触及到这个题目。保罗主要是在讲坚忍或永恒的把握,所以他早在罗马书5:2就介绍“盼望得荣耀”的句子。那是中心而重要的主题,到了最后,就是我们正讨论的罗马书第8章,它又重新出现了。

 

但这并不是这个问题的完整答案。

 

为什么不是呢?

 

保罗在这几章中也没有讨论预知、预定或有效的呼召,但他在此处提出了这些名词。既然这些都包括在内,为什么他不提成圣呢?使徒揭露救恩的流程时,是从神过去的法则,讲到我们未来将得的荣耀。成圣岂不是这程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吗?它岂不是和其他几项一样重要吗?

 

那么为何“成圣”被省略了呢?

 

钟马田提出了几个原因:

 

1. 此处保罗心中并未想到成圣,他此刻正把焦点放在神拯救我们的行动上,他强调的重点是,我们的救恩所以稳妥是因为采取行动的是神。我们的安全感是建立在神所做的事上,而不是我们所做或所不做的事上。换句话说,我们在基督里的保障不是依靠我们的成圣。永恒的保障不是某些过程所产生的预期结果。成圣是一种过程,其他因素则是神的行动。从保罗在罗马书第8章里的观点看,二者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2. 成圣是称义的必然结果。因此保罗不必特别提到成圣。人一旦被神呼召,称义,在那一刻,成圣的过程就开始了。这是因为得救的人重生了,有新的性情。没有称义就没有重生;同样的,没有重生就没有称义。所以人一旦称义,就有新的性情,开始过新的生活,无可避免地流露出新的性情来。因此我们可以说,一个人若声称他已经称义了,却不在圣洁中长进,他的称义不过是自以为是的说法。

 

3. 从得荣耀的立场看,成圣也是无可避免的。确实,那是一种预备的工作。再回到我在本讲开头所引用的那段经文,我在那里提到,约翰说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之后,立刻加上一句:“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约壹3:2-3)。换句话说,我们得荣耀的保障可以激发我们成圣。

 

钟马田认为,教导“成圣”的正确方法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我”、“我的感觉”或“个人成圣”这些步骤上,而是集中在神为我们所成就的事上。也就是说,追求成圣的正确方式乃是定睛望向神,把我们的心思投注在圣经伟大的教义上。

 

今天大多数人如何教导成圣呢?他们若不是靠方法(“这里是几个步骤,你做到了,就能成为圣洁!”),就是靠经验(“你需要被圣灵充满,例如说方言等”)。

 

这并不是圣经的模式。正如钟马田说的:

 

传讲圣洁的方法并不是讲论“我”和“我的感觉”,或提出各种理论,解释如何得救。正确的方法乃是传讲称义和得荣耀。这样做的时候,就已经把成圣包括在内了。这是使徒所用的方法——“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由于有些人对称义和得荣耀的真理一知半解,所以他们在教导成圣时难免有缺失。一个把眼光集中在未来得荣耀之境的人,自然会花时间去装备自己。

 

假设你受到总统邀请,去参加一个宴会。你若是心智正常的人,一定会花时间做准备,例如挑选礼服,或做一些必要的预备工作。同样的,我们将与耶稣基督同在,有他的模样,这个事实应该会影响我们的行为,和生活上所做的各种选择。

 

我在教导罗马书6:2的时候,曾经解释为什么我们“对罪死了”。我说过这是指我们对过去死了。我还提出一个口号:“你没有后路可退,只能勇往直前。”

 

当然,那样说一点没错。我们不能走回头路。罗马书8:29-31清楚说明了这一点,这段经文用神的五个伟大行动,来揭示神拯救我们的永恒旨意。但还有一点也同样重要,就是我们不但不能往回走,而且必须“勇往直前”。神预知我们,并且预定我们有他儿子的模样,然后呼召我们相信并得救。接着就是我们被称为义,然后是得荣耀。因此,我们有一天将与耶稣同在,完全像他一样,这是千真万确的,就像神的存在和他的长程计划那样,是实际的、有效的、永不改变的。

 

这是神伟大的计划。让我们做到自己的那一部分,并且感谢神,因为他的恩典将我们纳入了他的计划。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