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8:30上

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

 

我的妻子琳达和我在个性上有许多不同的特点,这在夫妻中间是很自然的。其中一个是我们对别人的呼唤所做的反应各异。如果我们正走在街上,忽然后面有人喊叫,我们可以听到声音,却无法分辨内容,我的妻子就会以为别人是在喊她,她会立刻转过身来。但我通常会假定那是喊别人,所以就无动于衷地继续往前走。同样的,如果有一个司机按喇叭,我会置之不理,认为一定是冲着别人按的。但琳达就会认为是有人想要传达什么信息给她。

 

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或许这不过表示琳达比较注重人际关系,而我比较看重事情。但根据我们在本讲对“呼召”一词的讨论,这种观察倒颇为有趣。这里说:“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

 

那个描述神从永恒中下来拯救罪人的金链,下一个环节就是“呼召”。这个词的重点是,神所呼召的人就像琳达一样,不仅听见了,而且转过身,他们相信耶稣基督,并且甘愿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他。

 

呼召:外在与内在

 

但我们需要回头看一下我在两讲之前所提出的一个差异,在那一讲里,我首度提到金链的比喻。这种区别是,有一种呼召仅仅是外在的、一般的,本身对救恩没有影响;另一种救恩是内在的、具体的,而且可以带来更新。

 

第一种呼召是公开邀请所有人从罪中悔改,归向耶稣。我说过耶稣在许多场合亲自发出这呼召。例如,耶稣在马太福音11:28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6:24又解释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他在约翰福音7:37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

 

最后那个邀请,是耶稣在耶路撒冷住棚节最后一天发出的,当时从各地各方来的人都聚集在那里。有从巴勒斯坦来的犹太人,也有从罗马各地区来的。他们中间也有外邦人,有的已经归信了犹太教,还有一些只是好奇的旁观者。这使我们想到彼得在五旬节第一次讲道时在场的那一群听众。当时彼得也是公开邀请所有人来相信耶稣。圣经告诉我们,那时节耶路撒冷充满了“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和住在美索不达米亚、犹太,加帕多家、本都、亚细亚、弗吕家、旁非利亚、埃及的人,并靠近古利奈的利比亚一带地方的人,从罗马来的客旅中,或是犹太人,或是进犹太教的人,克里特和阿拉伯人……”(徒2:9-11)。

 

耶稣(以及后来的彼得)呼召那些人相信时,那呼召是普世性的,是给每一个人的。任何人都可以到耶稣面前得拯救。

 

今天,同样的呼召也从各地基督徒的讲台,和为耶稣基督做见证的人那里发出。

 

这种外在的、普遍性的、本身不具效益的呼召,有一个难处,就是如果任由人类选择,他们是不会对此有所回应的。人们听到福音,甚至多少有所领悟,但是他们不喜欢发出这邀请的神,因此他们掉头而去。耶稣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大开筵席,并邀请了许多宾客(参 路14:15-24)。筵席预备妥当之后,他就差遣仆人去发出这样的邀请:“请来吧!样样都齐备了。”可是每一个受邀的人都开始找各样借口。

 

“我买了一块地,必须去看看,”其中一个说。

 

“我买了五头牛,要去试一试,”另一个说。

 

第三个回答:“我才娶了妻,所以不能去。”

 

那是真正的情景,不是耶稣无中生有,编造出来的。当时人就是如此回应他的呼召。他们不愿接受耶稣的邀请。他们一口回绝,情愿去忙自己的事。

 

美国最大的新闻机构之一就是霍华德(Howard)集团。这个公司的标志是一个灯塔,下面有一行字:“提供人类亮光,他们自会找到道路。”这个观念是,人们往往做出愚昧和错误的决定,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正确的道路是什么。只要向他们指出正途,他们就会跟随。但这并不是圣经所描述我们的属灵光景。耶稣在世上时,他是世界的光。那光照耀着大地,但那世代的人并未回应而走向正确的道路。他们反而恨恶那光,企图熄灭那光。他们把灯塔钉在十字架上。

 

这仍然是现今世人回应神那普世性的邀请之方式。因此耶稣说:“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约3:19)。这也是为什么保罗说:“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罗3:11)。这也是为什么耶稣说:“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6:44)。

 

但这正是神的呼召介入的第二个时机。它实际上在罗马书8:30就表达出来了。它与第一种呼召不同,第一种呼召是外在的、普世的、不具实际的效果。但第二种呼召是内在的、具体的、有实际的效益。换句话说,它能有效地拯救那些听见的人。

 

对于这种有效的呼召(effectual calling),我所知最佳的解释,见于约翰·慕理那本简短的经典之作《救赎之完成与实践》(Redemption Accomplished and Applied)。他首先提到我前面所说的那种区分,指出确实有所谓的一般或普世性的呼召,我们可以从圣经上找到例子。然后约翰·慕理又正确地指出:“新约提到救恩时,所用的呼召几乎都不是指福音的一般呼召,而是邀请人进入救恩的境地,因此是有效的呼召。在耶稣基督的福音中,很少看见这一类词汇被用来指广泛、毫无限制的恩典。”

 

这里有几个例子。

 

罗1:6-7“其中也有你们这蒙召属耶稣基督的人……奉召作圣徒的众人。”

 

罗11:29“因为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

 

林前1:9“神是信实的,你们原是被他所召,好与他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同得分。”

 

弗4:1“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

 

提后1:8-9“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为耻。总要按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

 

彼后1:10“所以弟兄们,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你们若行这几样,就永不失脚。”

 

这里的每一处经文,包括罗马书8:30,以及其他多处的经文中,所提到神的呼召都是有效的,能拯救被召的人。把以上各处经文合并起来看,就知道这个呼召将我们与耶稣基督联结在一块,使我们得以与他相交,并且将圣洁的生活放在我们面前,这是真正被召的人必须过的生活。若把这个呼召放在罗马书第8章的上下文中看,这正是神永恒的预知和预定进入时间洪流的关键处,也由此开启了人因相信耶稣基督得以被拯救脱离罪的过程。因着神的呼召,人类可以因信称义,并且被保守在基督里,直到他们得荣耀的那日。

 

有效的呼召在这包含五个环节的金链中,实在是中心的关键。

 

神的呼召之大能

 

我们已经区分了外在呼召和内在呼召的不同,现在我们需要问,为什么内在的呼召,或具体的呼召这么有效?为什么它能使听见的人得到救恩?答案并不难找。有效的呼召之所以有效,是因为那是神的呼召,是从神口里发出的,而凡从神口中发出的一切都必然实现,绝不落空。

 

这是以赛亚书55:10-11的教导,那里记录了神的话:

 

“雨雪从天而降,

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

使地上发芽结实,

使撒种的有种,使要吃的有粮。

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

决不徒然返回,

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

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

 

神的话语总是有效的,能达成神的旨意。但为了忠于我们正讨论的这节经文,我必须指出,罗马书8:30所提到的呼召,是神对罪人的呼召,那是救恩的呼召,没有其他目的。所以我们必须问,神的有效呼召究竟如何达成这个目的?

 

神在救恩中的有效呼召最主要之功能,就是带来更新或重生。在我稍早提过的那本《救赎之完成与实践》一书中,约翰·慕理说不论我们把重生放在有效的呼召前头,或把有效的呼召放在重生前头,这中间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在两种情形下,最重要的决定行动都是出于神。但我们若仔细研究上下文,就得出这样的次序:神以具体而有效的呼召来召个人,然后这呼召本身能根据个人对福音的反应,而给听见的人带来新的属灵生命。

 

我个人认为,最好的例证是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的例子,记载在约翰福音第11章,稍早我在探讨这些名词时也介绍过这例子。我们可以从这例子得到极大的鼓励,因为耶稣在这个故事中间说了一句有名的话:“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11:25-26节)。

 

在这个故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耶稣来到拉撒路的坟墓口,对那个已死的人喊道:“拉撒路,出来!”拉撒路果然出来了。显然,耶稣的呼召在原先已死的尸体中产生了新生命,结果拉撒路就回应这呼召,从坟墓里出来。

 

这是神发出拯救呼召时的情形。这呼召在被召的人身上产生属灵的生命,而我们对这呼召的反应,就是能证明这属灵生命存在的证据。我们如何回应呢?乃是从罪中返回——神学上称之为悔改——并且相信耶稣基督。换句话说,神的呼召在罪人身上产生生命,正如造物之初神的话语创造了天地。新生命的第一个证据就是认罪悔改,相信耶稣。

 

我刚才说过,根据约翰·慕理的话,不论我们把重生放在呼召前头,或者把呼召放在重生前头,两者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他说得或许没错,但从圣经的角度看,似乎是先有呼召,再有重生。当然,这并不是把重生或呼召放在一边,把信心和悔改放在另一边。此处神的呼召必然是先于呼召所产生的结果。只有在神呼召并重生一个人之后,这人才会悔改认罪,相信福音。

 

信心和生命,究竟谁先谁后?明白圣经的人会回答说:“生命先于信心。”不然的话,救恩就必须靠我们自己和我们的能力,这绝对不是保罗在罗马书第8章所说的。

 

几个重要的观点

 

根据我前面所说的,有几个重要的条件和观点不容忽视。让我简短地列出来。

 

1. 两种回应。我稍早说过,一般呼召所面临的一个难处是,人类通常不会自然地回应这呼召,意思是他们不会单单因着这呼召而成为基督徒。但我必须补充一点:他们虽然不能借着回应神救恩的呼召而得救,但他们可以在表面上回应,采取一些外表的行动,例如参加聚会,公开宣告自己的信心,甚至加入教会。他们不但能,并且很多人已经这样做了。所以彼得说:“弟兄们,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彼后1:10)。他的意思是,我们必须确定我们真是被神所召,真正重生,而不仅仅是被传道人所召。

 

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是我所牧养的费城第十长老教会前一任的牧师(1927至1960年),他曾经这样写道:

 

如果一个人只听到外在的呼召,他就只能做看得见的教会之一分子。如果我们心中听见内在的呼召,就能成为不可见之教会的肢体。第一种呼召仅仅使我们与自称基督徒的人联合;但第二种呼召使我们与基督自己联合,并且也与所有重生的人联合。

 

外在的呼召可能带来某种真理的知识,内在的呼召则带来信、望、爱——内心的相信、指引我们归向基督的盼望、吸引我们到基督面前的爱。外在的呼召产生了形式,内在的呼召则产生真正的生命。前者能抑制老我的冲动,使灵魂受制于外在的道德;后者则能医治我们里面的沉疴,将我们带到基督的得胜中。

 

2. 一般呼召的重要性。我的第二个条件与一般呼召的重要性有关。到目前为止,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在强调神对个人特殊或内在的呼召之重要。我说过,若只有一般的呼召,人天性是不会回应神的。但我必须补充说,虽然如此,一般的呼召仍然有其必要性,因为神特殊的呼召是透过一般或普世的呼召而临到人的。

 

我们不妨这样说:有效的呼召或具体的呼召是透过一般的呼召而来。也就是说,它是透过传福音的人和牧师所传达神的话语,和各地基督徒所传递的好消息而临到人。我们基督徒所呼召的人,神不一定全数对他们发出呼召。我们只是大胆地撒种;有的落在石头地里或浅土中,有的落在好土里。一旦种子落在生命之神所预先准备好的土壤里,撒种的工作经过神的祝福,种子就在好土里生根发芽,最后带来属灵的丰收。得到拯救的人确实都通过神救恩行动的伟大金链,包括预知、预定、呼召、称义和得荣耀。罗马书第8章一一列出了这些大纲。

 

让我用另一种方式说。如果神有效的呼召是透过一般呼召来的,那么一个人得救,必然需要一般的呼召,正如他需要具体或有效的呼召一样。我们的呼召本身不能使我们重生,只有神是新生命的创造者。每一个人都必须“从上头”而生。然而神所用的方法乃是透过传播他话语的种子;而他已经将这撒种的工作交代给我们了。

 

只有神能够发明这种拯救人类的法子。如果让我们去想办法,我们会说,(1)神应该去做;我们无能为力;不然(2)我们必须去做,因为神不能自己做。因此有效地呼召人到基督面前,乃是神的工作,但神决定使用人类来执行。

 

3. 我蒙拣选了吗?这是最后一个问题。有些人被卡在神的预知和预定这题目上。他们说:“既然神决定拣选我得救,他就会这样做。我一点也插不上手。”或者他们对自己是否蒙拣选感到犹豫。他们说:“我怎么知道蒙了拣选?如果我没有被拣选,岂不是一切都完了?”他们难免灰心失望。这个问题也曾长期困扰《天路历程》的作者约翰•班扬,带给他非比寻常的绝望。

 

其实,我们根本不必这样消极或失望。你如何知道自己蒙了拣选?答案蕴涵在另一个问题里:你是否回应了福音?换句话说,你是否回答了神的呼召?

 

我们怎么知道先祖亚伯拉罕是一个蒙拣选的人?因为当神呼召他离开迦南地的吾珥,前往他将来要得产业的地方时,亚伯拉罕“就遵命出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那里去”(来11:8),他终其一生都那样顺服神。

 

我们怎么知道摩西被预定得救呢?因为他虽然在埃及的繁华富贵中长大,却“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来11:24-25)。他站在神百姓的这一边。

 

我们怎么知道保罗被拣选得救呢?因为他虽然原先苦待神的子民,企图杀害他们,但耶稣在往大马士革的路上呼叫他,“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当时这位未来的使徒就被改变了。他看见自己的罪,并且从罪中转回。他看到基督的义,就相信了耶稣。从那时起,他一直顺服神,侍奉神。他后来写到有关救恩的事,例如罗马书,他毫不犹豫地指出,不是他拣选了神,乃是神拣选他,呼召他做基督的门徒。

 

你怎么知道你列在蒙拣选的人当中呢?

 

只有一个答案,那不是要你探头去窥视神永恒的计划,或揭开他预知和预定的书册之封面。你想知道自己是否蒙拣选,唯一的方法是自问:你回应了福音吗?圣经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你若这样做,就知道神已经拣选你,他定意要爱你,他不但爱你,并且要一直保守你直到末了。

 

你相信这些吗?但愿神使用这一讲对有效呼召的讨论,实际上呼召你。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