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7:25

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1章所描述他个人的一段经历,也许你也可以认同,特别是如果你也曾经与罪苦苦挣扎过。保罗那里并不是写到他与罪的挣扎,他想到的是肉体所受的苦难和危险。但他的一番话给我们不少帮助:“弟兄们,我们不要你们不晓得,我们从前在亚细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8节)。

 

我们在与罪挣扎时,也可能会有同样的感觉——几乎绝望。事实上,如果你是一个基督徒,我敢肯定你有过这种感觉。我这样说的原因是,如果我们对罗马书7:14-25的解释正确——保罗在那里描述的是一个成熟的基督徒,而不是一个非信徒或“属肉体的基督徒”——这种与罪挣扎的绝望感觉正是我们每一个人共同的经历,至少是我们不时会经历到的。所有基督徒都愿意行善(因为我们有基督的生命内住),但我们想要做的却做不到(因为里面持续有罪存在)。事实上,情况更糟糕。因为当我们的基督徒生命日益成熟,与耶稣一天天亲近时,我们就更盼望学像他,更多讨他的喜悦。这时我们的挣扎就会越来越强烈。那些与罪挣扎得最辛苦的人往往不是幼稚的基督徒,而是成熟的基督徒。最惨烈的战争往往是临到神的圣徒身上。

 

在我们的挣扎中,套句哥林多后书的话,我们可能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如果你正陷于这种光景,开始心灰意冷,让我对你说几句话:虽然这挣扎又实际又艰苦,但结果并不可怕,反而是荣耀的——因为神在掌权。

 

这是保罗在罗马书第7章结尾所得的结论。他固然落到走投无路的地步,甚至发出疑问:“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然后他发出查尔斯·贺智所谓的“强烈而突然的感激之情”,“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能脱离了”(25节)。意思是,虽然使徒在自己里面找不到一丝得胜的希望,即使他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的结局并不黯淡,因为作为基督徒,他知道神是他的帮助。神已经保证,每一个信徒都可以靠着基督的工作而得胜。

 

有趣的是,这和他在哥林多后书第1章那里所说的几乎如出一辙。我前面提过,那里不是指他与罪的挣扎,而是指身体面临的危险和艰难。他发出绝望的呼喊——“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之后,紧接着就说:“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他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9-10节)。

 

你若正与罪挣扎(任何基督徒就必然有这种经验),让我在结束研读罗马书第7章时给你一些提醒:你的挣扎有一个目的,就是教导你不靠自己,只依靠神,就是那能叫死人复活的神。你可以确知一件事:神已经救你脱离“极大的死亡”,他现在仍要拯救你。

 

脱离罪的刑罚

 

神借着耶稣基督救我们脱离罪,这包含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救我们脱离罪的刑罚,也就是脱离神对我们的罪所做的愤怒审判。这并不是罗马书7:25所说的拯救,但这是基本的救赎,保罗在这卷书信开头几章曾仔细讨论过。其他更进一步的拯救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

 

哈里·艾恩赛德一本有关讲道例证的著作中,曾说到有一个年轻人,他的父亲是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的朋友。他得到一个工作,在俄国军队驻防的边界担任财务官。这个职位责任很重,因为他受命管理沙皇的钱,并负责发放军队的薪饷。可是这个年轻人后来沉迷赌博,他开始挪用公款来支付赌债。有一天他接到通知,政府将派一个稽查员来查账。于是他坐下来,把过去他陆续挪用的款项加起来,发现数目惊人。他再减去自己手边所有可变卖的资产,发现这个亏空对他仍然是天文数字。于是他下头写道:“欠债庞大,谁能支付?”

 

这个年轻人知道自己不可能弥补亏空,也没有别人能助他一臂之力。与其等待被捕、受审、蒙羞,他决定在当天子夜时分用手枪自尽。那晚他一边等候午夜的钟声,一边回想自己如何浪费大好前途,虚度了一生,后来他不知不觉睡着了。

 

碰巧就在那天晚上,沙皇微服出巡。他穿上指挥官的制服,前往军营巡视。根据规定,夜间每一个营地都必须熄灯。但是当沙皇经过那个年轻财务官的办公室时,发现灯还亮着。他走进去,看见那个沉睡的年轻人,前面有一支手枪和一本摊开的账簿,上面显示巨大的亏空,以及他所写那句绝望的话。沙皇立刻意识到他的朋友之子有负所托,数月以来盗取了巨额公款。

 

沙皇在震怒之下的第一个反应是叫醒那年轻人,然后逮捕他。但是他心中又有所不忍,他想到自己的朋友,也就是这个年轻人的父亲,在听到儿子被捕的消息后一定会为之心碎。因此沙皇没有采取激烈的行动,反而弯下腰,在年轻人所写的那句话下头写了几个字,然后走了出去。

 

几个小时之后,这位年轻的军官突然醒过来。他跳了起来,发现已经过了午夜。他抓过手枪,对准自己的头,正要扣扳机的时候,忽然看见面前的那张纸,在他原来的问题“谁能支付?”后头,有一个签名:“沙皇”。这怎么可能?他匆忙找出一些有沙皇签名的文件,仔细地加以核对比较。那签名果然是沙皇的真迹:“沙皇来过了!”他自言自语地说:“他看到我的账簿了!他发现我的劣迹败行了!他知道我所犯的罪,但他愿意代我抵偿。”于是这位年轻人决定不再自杀,他耐心地等候着。果然到了早上,沙皇差人送来了一袋金币。年轻人将它存放在保险柜里,稽查员来查账时,那袋金币刚好补足了一切差额。

 

你若是基督徒,这就是主耶稣基督救你脱离罪的刑罚之方式。你违反了神的律法,亏欠了神的荣耀。你本当被置死。但耶稣为你代付了赎价。他付出的不仅是一袋金币,用其补足你欠的款项,他付出的乃是他自己的生命,以一命换一命。耶稣死了,好叫你能免去罪的刑罚。

 

谁能支付?耶稣能!他已经这样做了!

 

脱离罪的权势

 

神拯救信他的人脱离罪的第二种方式是,救他们脱离罪的权势,就是我们每一天与罪的挣扎。我认为这并不是罗马书7:25主要讨论到的拯救。这节经文是讲到将来的拯救,不是现在的拯救。但在上下文里,保罗确实论到现今的拯救,因为保罗在第7章说到他现今不断与罪挣扎,他也将在第8章里谈到现今的(和将来的)拯救。

 

现今的拯救如何实现呢?要回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回到罗马书第5章至7章有关基督徒生活的部分。

 

1. 我们是罪人,而且在我们的基督徒生活中一直是罪人。这是因为基督徒生活始终有不断的挣扎。当然,我们并不喜欢听这一类的话。我们喜爱舒适。但我们研读圣经,却发现这是圣经从头到尾一贯的教导。

 

我们可以从例子得知。例如我们很容易就想到约伯,连神都证明他是一个义人。有一天撒但来到神面前,神要他留意约伯:“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1:8)。但约伯却不是这样看自己。约伯并未说:“看看我是多么好的人!”虽然他知道他所受的苦难和他的罪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他站在神面前时这样说:“我是卑贱的!我用什么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捂口……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40:4,42:5-6)。

 

大卫是另一个例子。他在诗篇里常常提到自己的罪,不仅是在他与拔示巴犯罪之后,他经常意识到自己的罪孽深重。

 

以赛亚也一样。他是一个伟大的先知。但他在异象中看到神以后,也不禁发出这样的呼喊:“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赛6:5)。

 

这种情形屡见不鲜。圣经中许多杰出的人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过犯。

 

此外,我们也从罗马书和其他经文得知,基督徒生活就是不断地与罪挣扎。保罗告诉我们:“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12:1-2)。“黑夜已深,白昼将近;我们就当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罗13:12)。

 

以弗所书6:13说:“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我们又在哥林多前书9:24-27读到:“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这几处经文教导我们,基督徒生活从始至终都是一场争战,因为我们里面始终存着问题的根源,就是罪。

 

18世纪知名的英国非国教牧师菲利普·多德里奇在临终时说:“即使我一生中所做过最精彩的祷告,现在想来,其实也不值一提。”圣诗《万古磐石》的作者托普雷迪报导多德里奇的这句话时说:“啊!即使像我这样一个罪魁,都会忍不住高抬自己。”这些话并不是发自心理失常的人,而是来自成熟的基督徒,他们都受到那感动保罗的同一个圣灵所激励。

 

2. 虽然我们是罪人,耶稣仍然为我们死。我刚才所说的——我们一生都必须与罪相争——主要得自罗马书第7章。但此处我们再往回看一章,来到罗马书第6章,那里教导说,耶稣死的时候,我们也与他一同死;耶稣复活,我们也与他一同复活。换句话说,由于耶稣为我们所做成的工,我们再也不是从前的样子了。我们已经向过去死。我们得到了一个新的、幸福的未来。因此我们除了勇往直前,没有别的方向可走。你记得我在研讨第6章这些主题时说过的话吗?我说:“没有回头路!那个可能性已经被排除掉了。我们除了勇往直前,别无其他路可走。”

 

保罗说:“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也不要将你们的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具;倒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神,并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神。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罗6:11-14)。

 

由于耶稣救我们脱离了罪的刑罚和罪的权势,所以我们必须与罪争战。也因为耶稣拯救了我们,所以我们有最终得胜的把握。

 

3. 我们有得胜的把握,因为神的恩典必然得胜。我们如今得救脱离罪的权势,这是我们探讨第5章时见到的,到了第8章又再度出现。这领我们来到神透过耶稣基督拯救我们脱离罪的权势三个阶段里的最后一个。

 

脱离罪的踪迹

 

我们思考如何被救脱离罪的刑罚和权势时,我说过罗马书7:25并不是在讲这两种拯救,虽然第一种的拯救是基本的,与第二种多少有一些重迭之处。但我们谈到脱离罪的踪迹时,我们是在讲将来的拯救。

 

我们记得使徒如何描述他现今与罪的挣扎,强调我们在今生绝不可能逃避这种挣扎。他甚至到了最后,不禁发出绝望的呼喊:“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然后他自己提供了答案:“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这个问题是以未来式的时态出现。所以我们必须下结论说,这里的答案也应该用未来式解释,不是“感谢神!他已经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而是“感谢神,他将要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

 

换句话说,保罗此处说到的脱离,是特别指我们最后将脱离罪的踪迹,如今这罪只能透过“取死的身体”控制他。保罗最终的得救是经过死亡而复活。

 

让我在结束之前做一点补充:只有这种解释才能使罗马书第7章结尾的那句话说得通。保罗在那里说到我们在基督里的得胜,然后他回到稍早所说的,下了这样的结论:“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

 

如果第25节第一部分的拯救是以过去式出现(或甚至现在式),那么他在第7章结尾时又重提他的挣扎,就未免太累赘了。他应该已经超越“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境地。但这一节的第一部分若照我所建议的,是指未来的得救,最后这个结论就有其意义。保罗的意思是,虽然他确信他最终必胜过罪,但他也知道,他每天都必须不断与罪做殊死战。

 

他已经得救脱离罪。他正在脱离罪。他将要被拯救脱离罪。但直到他最终得拯救的那日,他都有责任奋战到底。

 

赢的一方

 

最后我要指出,虽然保罗在第7章所写的听起来似乎容易使人灰心,其实并非如此。事实上正好相反。他的话里面含有一些真正的激励。

 

第一,我们可以得到鼓励,因为这场对罪的争战最终结果必然是我们得胜。我们不妨回到第5章,那里说到神的恩典最后必得胜。“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只是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借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罗5:20-21)。

 

“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这正是第7章结尾说的。胜利终必归于我们。不论我们对现今自己的光景多么失望,不论战事多么惨烈,不论我们的处境多么绝望,胜利必属于我们!这种最终必得胜的信念,是支持我们继续奋战下去的主要动力。

 

奥利弗·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的军队打赢了英国内战之后,有人说,他们不可能打输的,因为他们早在战争开始之前,就知道神已经将胜利赐给他们了。我不知道克伦威尔的军队是否真如传言说的那样,因为当时敌对双方的军队里面都有基督徒,而且克伦威尔本人也难免有一些暧眛的动机。不管那场人类的战役真正情形如何,其原则还是可以用在我们这些参与属灵争战的基督精兵身上。

 

离了耶稣,我们没有一人能支撑片刻。但我们若与基督联合,不但能够持续下去,并且一定会得胜。圣经应许我们:“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1:6)。

 

同样的,虽然你的挣扎似乎漫无止境,而且艰难无比,但这些挣扎与在你以前的人(包括保罗和圣经中的人物)所面临的挣扎并无区别。他们得胜了,你也必得胜。请记住这节经文:“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