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7:21-24

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我在上一讲开头的部分说过,圣经中少有一处经文,像罗马书第7章从第14节开始的这一段,引起圣经学者如此分歧的解释。读了上一讲,你应该知道原因了吧!我曾详细地讨论有关这段经文的四种主要解释。我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罗马书第7章的‘那人’是谁?”我们看到四种答案:

 

1. 那是一个未得救之人。

2. 那是一个“属肉体的基督徒”。

3. 那是一个在圣灵感动之下认识自己是罪人,却尚未重生的人。

4. 那是一个成熟的基督徒。

 

从很多方面看,最后这一点似乎最难为人接受。但我要试着解释,为什么第四个答案才是正确的,为什么我们若要在基督徒生命上有长进就必须认识到这一点。作为基督徒,如果我们以为罗马书第7章讲的是别人,不是我们——是那些尚未得救的人,或在信心上还不成熟的基督徒——那么我们就永远不可能长大。保罗是在讲他自己,他那时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基督徒了,因此他讲的也是所有的真信徒。

 

我在上一讲结束时提到,所谓“成圣”,就是越来越认识到自己的本性是如何无药可救,越来越依靠耶稣基督。这并非易事。基督徒生活本身是一场争战,我们不仅与外面的权势对抗,并且不时得与我们里面天然的罪性挣扎。明白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整体看待这段经文

 

我认为保罗一定很希望我们明白这一点,他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这样说,是因为保罗在这几节经文中不遗余力地一再将这真理教导我们。

 

保罗在第14节至24节里,一共三次重复同一件事。第一次是第14节至17节。第二次是第18节至20节。第三次是第21节至24节。每一处都是以同样的论述作开端,“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14节);“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18节);“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21节)。而每一处都提供了对这种挣扎的描述,“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15节);“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18-19节);以及“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22-23节)。每一段的结尾也都简短地提到问题存在的原因:“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17节);“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20节);“这取死的身体”(24节)。

 

这三段不同的地方是,第一段的陈述是一般性的,第二段是论到保罗做了所“不想”做的事,第三段则是说到他想做的却做不到:“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21节)。

 

我再重复一次,这里描述的是成熟的基督徒所面对的挣扎。事实上,这是耶稣基督的使徒晚年面临的挣扎。因此保罗所说的挣扎是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要面对,而且会一直面对的挣扎。他所讲到的失败也是我们共有的失败——即使我们的基督徒生活表面看来不错,然而我们一旦离开圣灵,就无可避免地会遭到失败。

 

“美国模式”

 

但保罗写这番话并不是要给我们的失败找借口,也不是鼓励我们失败。他想到的得胜也是我们可能得到的(见8:25)。他要我们靠着圣灵在争战中得胜。此处的重点是,我们的得胜是透过挣扎得来的,而不是靠某种秘方或逃避挣扎而得的。

 

我相信现今的美国人尤其需要好好听听保罗说什么,因为我们厌恶冲突,总是尽量避免。我要指出美国一般基督徒逃避与罪挣扎的三种方法,根据罗马书第7章的教训,这在我们的生活中屡见不鲜。

 

1. 秘方。我们在基督徒生活中逃避挣扎的第一种方法,是寻找一些致胜的简易秘方。这有各种不同的方式:去找一本能告诉我们该如何做的基督徒书籍,按照三或四个步骤的基督徒生命成长秘诀去行,停止做某些轻松的事(例如看电影),开始从事一些较吃力的事(例如参加讲习班)。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们常常听到这一类的口号﹕

 

“离开罗马书第7章,进入第8章。”

“放开手,让神来!”

“把己从生命宝座赶下来,让基督做王。”

“只要让基督掌权就够了。”

 

采取这些方法的动机往往是我们一厢情愿的乐观态度——以为生活应该是轻松容易的,不应该是艰难的。结果一旦我们发现基督徒生活充满艰辛,就认为自己一定错过了正确的秘方。应该有人告诉我们这个秘方才对。如果我们找不到——我们若寻求简易的秘方,就永远找不到——我们就对教导的人,甚至对神生气。

 

2. 新的经历。我们企图逃避基督徒生活中的挣扎,所用的第二种方法是,寻求某种新的属灵经历。也许是灵恩方面的经历,例如说方言。或许是所谓“恩典的第二个工作”,我们把挫败从基督徒生活中剔除,只剩下得胜的部分。或许是直截了当的事物,例如崇拜中情绪的经验。我并不是反对这种充满感性的敬拜。我们的感情和理智一样重要,毫无疑问的,我们敬拜时两者都该用到。但我们若用感情来取代或逃避我们与罪的争战,这时感情就会危害我们,即使在崇拜中也一样,因为争战乃是我们一生成圣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们从教会回来时,除非我们在聚会中学到圣经的真理,能使我们对抗罪,更新我们对神的委身,否则单单感叹说,“今天崇拜的气氛多么美好啊!”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3. 逃之夭夭。我们企图逃避基督徒生活中的挣扎,所用的第三种方法是典型美国式的:一逃了之。我们遭遇挫败时,不但不重整旗鼓,伺机反攻,反而曳甲兵而逃,用别的东西寻求填满我们的心思。所谓“别的东西”可能是电视,也可能是其他娱乐。有时只是胡乱忙一通,甚至包括忙教会的活动。我们也可能和非信徒一样,用酒精或毒品来麻醉自己。

 

属灵的现实主义

 

关于我们面对内里的战争这个事实,我要用巴刻所称的“属灵现实主义”来勉励你。在他那本讨论基督徒对圣洁的各种观点之著作《活在圣灵中》(Keep in Steps with the Spirit)中,给它下了这样的定义﹕“现实主义涉及我们愿意(或缺乏意愿)去面对自己不堪入目的本相,并且做必要的改变。”在罗马书7:14-24的亮光下,我打算提出四个论述,作为这种现实主义的出发点。

 

1. 当神呼召我们做基督徒时,他也召我们终生去与罪争战。

 

这一点在保罗这段经文中非常明显,但我们似乎刻意逃避这真理。逃避的方法之一是,我们抱着某种不符实际的浪漫心态,以为自己的属灵状况稳妥无恙,至少目前我们可以高枕无忧。特别是我们若衣食无缺,不用担心房屋贷款,偶而还可以借着上馆子吃饭或出门度假来排解精神上的压力,我们就更容易抱着这种态度。虽然我们口口声声说,“不经痛苦,没有收获。”但我们却竭力逃避属灵成长所必经的痛苦。

 

另一种逃避的方式是怪罪别人,巴刻在他的研究中也提到这一点。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犯罪,受到神的指责时,他们也是如此互相怪罪。

 

亚当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夏娃身上:“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3:12)。他既然指出是神将那女人赐给他的,他实际上是把自己惹的祸归咎于神。

 

夏娃则怪罪魔鬼:“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13节)。既然是神允许蛇进入园中的,显然她也多少有一点埋怨神的意思。

 

巴刻说:“我们不断为自己在婚姻、家庭、教会、事业等领域中遭遇的麻烦怪罪别人……斫伤属灵成长最大的因素,就是以无辜的受害者身份自居,这会使人为自己的无所事事找借口,而不采取现实主义所要求的行动。它一方面会拦阻不信的人认识自己的罪,一方面会使基督徒在属灵上陷入孱弱不堪的境地。”

 

要达到“属灵的现实主义”,最好的出发点是,承认我们被神呼召,终生要打一场属灵的战争,而这场战争相当艰巨惨烈,因为我们的仇敌是罪,即使在得救的人当中罪仍然存在着。现实主义要求人准备周全,保持警戒,果敢坚定,随时随地依靠神,因为只有神能给我们带来胜利。有一首诗歌将这一点表达得很透彻,作词者是约翰·弗赖施泰因(Johann B. Freystein),由布切尔·温克沃思(Catherine Winkworth)译成英文﹕

 

灵魂苏醒吧!儆醒祷告,

 不要再沉睡;

这世代邪恶,

 莫掉以轻心。

因我们知道,

 基督徒熟睡之际,

就是仇敌丰收时刻。

 

灵魂啊,要提高警觉,

 免得浪费恩典,

被自己思想控制,

 抑制了神的怜悯。

骄傲和罪在里头作祟,

 一切盼望烟消云散,

它们所发谄媚,要掩耳不听。

 

我不知道还有哪一首诗歌,比这一首更能以实际的语言,贴切地描述了我们里面的这场战争。

 

2. 虽然我们被召终生与罪对抗,但我们无法靠自己得胜。

 

这是我们现代人特别需要注意的一点。我们一方面热衷于简单、迅速或逃避式的解决方法,一方面又对自己应付艰难挑战的能力充满自信。例如,把人送上月球的事,我们相信不论多么困难,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动力、技术、资源和决心,就一定能做到。至于过一个得胜的基督徒生活呢?只要我们愿意,绝对没问题。所以我们说,“人定胜天”,“有志者事竟成”。

 

在这方面,我们倒很像使徒彼得。你记得彼得的夸口吗?他说不管别的门徒如何,至少他一定不会背叛耶稣。“主啊,我就是同你下监,同你受死,也是甘心”(路22:33)。那是他的真心话。彼得深爱耶稣,他相信自己的满腔热情足以使他在最激烈的属灵争战中屹立不摇。

 

但耶稣知道彼得,就像他知道我们一样,他回答说:“彼得,我告诉你,今日鸡还没有叫,你要三次说不认得我”(34节)。

 

彼得若靠自己,他片刻也无法对抗撒但的试探。引诱一来,他就应声而倒。但幸亏耶稣不是单单宣告他的失败。虽然彼得自吹自擂,充满自信,耶稣仍然告诉他:“西门,西门!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31-32节)。

 

如果彼得此刻正在写这一讲,他可能会这样说:“耶稣告诉我,他为我祈求,叫我不至于失了信心,耶稣的意思是,我若离开他,即使一分钟也抵挡不住撒但。我自己不能单枪匹马上阵。不论我有多么大的诚意和决心,一到紧要关头我一定会否认他。果然没错!你们也一样!这是我要告诉你们的,除非你们时刻依靠耶稣。此外,在人生的战场上,除非耶稣为你们祈求,否则你们很容易败下阵来。耶稣已经如此应许我们了。他告诉我们,‘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我三次否认他,就是这句话最好的证明。你们若不持续地依靠耶稣,也必跌倒无疑。”

 

3. 即使我们经常靠圣灵的能力胜过罪,我们仍然是无用的仆人。

 

为什么?因为我们得胜是全凭神的能力和恩典,而不是靠自己得来的。否则我们就会以自己为荣,我们死的时候还会带着炫耀心理到天堂。但我们不能自居其功。这是神的功劳。既然不是我们的功劳,我们不论在地或在天,都不能夸口,而只能将荣耀归给神。

 

想象一下启示录所记载的盛大场面,代表众圣徒的长老把冠冕放在神的宝座前说:“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启4:11)。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呢?那场面具有什么意义?冠冕既然是长老的,就表示它们代表长老对罪和对仇敌的得胜。但长老将其脱下来,放在神的宝座前,这表示他们的胜利不是自己得来的,而是靠神的灵在他们里面所做的工。换句话说,他们的得胜追根究柢说来是神的得胜。

 

4. 我们继续与罪争战的时候,必须使用适当的工具,主要是祷告、查经、团契、服侍和守圣礼。

 

在对抗罪的争战中,我们千万不可轻言放弃。我们一定得坚持到底,战到最后一兵一卒。只有这样,当我们跑完全程,守住了当守的道之后,就能从战场上退下,享受安息。

 

圣经在其他地方岂不也这样告诉我们吗?

 

以弗所书6:10-12:“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腓立比书3:12-14:“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希伯来书12:1-4:“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你们与罪恶相争,还没有抵挡到流血的地步。”

 

超自然的福音

 

我结束这讲的时候要介绍一个福音,那是我们每一个人要胜过罪都不可或缺的福音——不论我们做了什么,或能够做什么,最后的胜利都是神成就的,而不是我们自己得来的,也不是为了荣耀我们而有的——这种福音必然来自神,绝对不可能是人发明的。福音的性质本身,就证明它是从神来的。

 

单凭我们自己,会是什么景况?我们或者创造一种行为福音,好叫我们的救恩完全取决于自己抵挡罪和选择义的能力。或者我们就退缩到一种消极的态度里:“既然这是神的战争,我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干脆坐下来,袖手旁观,让神去做好了。”在我们的思想中,可能以为只有这两种选择。但圣经透过保罗告诉我们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选择:“这样看来,我亲爱的弟兄,你们既是常顺服的,不但我在你们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们那里,更是顺服的,就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2-13)。

 

基督徒生活不是容易的。任何一个有责任感的人都不敢说它是一条易路。我们从头到尾都在争战,但我们终必赢得这场战争。当那一天来临时,我们这些得胜者将把我们的冠冕放在主耶稣基督的脚前,是主耶稣在我们里面动工,获致了这场胜利,所以我们将永远赞美他。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