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5:20-21

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只是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藉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

 

我在上一讲末了曾经用戏剧的例子说明神如何在历史中显明他的恩典,以及你我如何在这出戏里承担了重要的角色。我称这出戏为“神的恩典”。

当然,这个比喻很贴切,不然我就不会提出来。但是所有的比喻都有不足之处。这个比喻的缺点在,有些人会觉得这主题不太庄重——只不过因为我称其为一出戏。他们说:“毕竟戏剧是虚构的。它可能很有趣,内容丰富,甚至颇具娱乐性。但有谁会对它认真?毕竟我们还是得回到现实的世界来。”如果你读了上一讲,也开始这样想,我希望你特别留意这一讲,因为此处我要解释保罗用来说明恩典的例证,我要指出“神恩典”的这出戏——保罗称其为“恩典做王”——是如何地切合实际。

 

对立的国度

保罗的例证是说到有两个对立的国,他陈述这例证的方式是,一方面将罪的权势拟人化,另一方面将恩典的能力拟人化。他把这两种势力比喻成两个国度,两个君王。其中一个是暴君,他侵入我们的世界,建立了辖治人类的权势。这个国王的统治最终的结局是死亡。他的名字是罪。另一个王是仁君。他来要拯救我们脱离罪,带我们进入永恒的喜乐之境。这个君王治理的结局是永生。他的名字叫恩典。

这个例证告诉我们一些有关恩典的事,是我们尚未研讨到的。它告诉我们,恩典是一种能力。我们很容易认为恩典是一种态度。当然,这并没有错。我们甚至这样给恩典下定义。我们称恩典是“神对不配的人所发的怜悯”,而这些人只配得相反的待遇。但恩典不仅是态度而已,它也是一种向外伸展的能力,可以拯救人。若没有恩典,这些人必死无疑。

这个意思是,恩典不仅仅提供人帮助而已。它所涵括的远比帮助多。使用两个敌对国的例证就等于说,恩典是一个善良而合法的国王所发动的攻势,他的国土被另一个王霸占了。这场战争并非总是可眼见的,因为这牵涉到属灵的事,它不是一场物质的争战。但这是一场惨烈的殊死战,其战况之激烈丝毫不逊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诺曼底登陆之役。当时联军集中所有火力,终于赢得了那场战役。同样的,神也集中火力在恩典上,恩典终必得胜。

 

恩典的国度

所有世上的国度都有开国之日,那或许是出于一场军事上的胜利,从而产生了一个新的君王。或许是一次和平的政权转移,由一个英明的统治者接收政府,开启一个昌盛的新纪元。或许是民主地区经过一次选举,选出卓越的领袖,作为开国元老。

保罗这里说的恩典之国是如何产生的呢?它是何时开始的呢?

套用彼得的话,答案是“在创世以前”(彼前1:20)。彼得在这一节提到,神在永世里就已经决定差遣他的儿子主耶稣基督,来做世人的救主。神学家称此为救赎之约,这是罪尚未进入世界时就发生的。事实上,甚至在创世之前,就已经决定了。

在三一真神那次永世的聚会中,父神说:“我要在天使面前彰显我的恩典之本质和能力。我打算创造一个世界,里面有男人和女人。我允许他们跌倒犯罪,我也容许罪辖治他们,奴役他们,最终导致他们身体和灵里的死亡。但就在罪最猖狂放肆,人类的光景到了无药可救的时候,我要从天上差遣一位有无限恩典和权能者去拯救他们,重新建立一个爱的国度。谁愿意为我们去?谁愿意为这尚未受造的人类完成救恩?”

主耶稣基督回答说:“我去!请差遣我。我必完成当做的事。我要成为他们的样式,因此我既是神,也是人。我愿意为他们死。让无罪的代替有罪的,神代替人。我将代替他们承受刑罚。我替他们的罪付上代价之后,他们就不必再受苦。然后我将从死里复活,永远做王,做他们恩慈的主。”

于是立下了一个约,将有一个恩典的国度建立起来,耶稣将在这国度中为神所赐给他的人而死。

关于国度的成立,圣灵也有分,他立约要引领神最初拣选的人,使他们相信这位钉十字架又升天的主,因为他们只能靠着耶稣基督进入这国度。

 

神国度的增长

每一个世上的国度都有一段成长期,这段时间他们用来宣告新的国君,征服领土,吸收百姓。在这方面,神的国度也有一些类似之处。

 

1. 宣告国度的成立。神刻不容缓地向人宣告他恩典的国度。亚当和夏娃犯罪时,就等于将仇敌——罪和死亡——迎进了世界,当天神就在伊甸园中向他们显现,预言他儿子的来临。那段话是对撒但说的,他是导致先祖犯罪的原凶。“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3:15)。这是预言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和他带来的救赎,虽然亚当和夏娃无法完全明白其意义,但他们至少相信神,并且期待着救主的来临。结果他们成了这国度的第一对公民。他们被神的恩典所拯救。

 

2. 为国度做预备。旧约记载以色列人花了很长的时间预备新国君的到来,神恩典的国度也是一样。神在不敬虔的世人当中建立了一个虔诚的世系,这世系将纪念神的名,并始终持守着对救赎主的期待。在该隐杀了亚伯之后,神就用亚当和夏娃的第三个儿子塞特取代该隐。塞特是这新世系的第一个先祖。从他那一支下来的虔诚人包括“与神同行”的以诺,和洪水时代蒙神恩典的挪亚。后来神拣选亚伯拉罕,从他又生出以撒,雅各和雅各的十二个儿子,就是以色列众支派的先祖。另外还有亚伦等祭司,以赛亚、耶利米等先知,以及像大卫那样的英明君王。主耶稣降生的时代,还有一些像撒迦利亚、以利沙伯、约瑟、马利亚、西面、亚拿等虔诚人,他们正迫切地期待基督的降临。

“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来11:39)。他们因恩典蒙拯救,是神为他的国度所预备之一部分。但“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9)。

 

3. 赎罪。主耶稣基督为罪人死,这是神国度的基础和中心。所以保罗在揭示他的例证时提出这一点,也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他说:“恩典也藉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罗5:21)。

他的话提醒我们,恩典并不是把神的律法撇在一旁,或完全不顾公义,仿佛神这样说:“好吧!你们虽然作恶多端,但没关系,我仍旧赦免你们。”罪不是一件可以等闲视之的事。罪是很可怕的。它带来死亡,不但是现今的死(没有义的生活,就好像我们所说的“活地狱”一般),也包括了未来的死。神不轻忽罪。他必须对付罪。基督为此而死,神就将基督那神圣而完美的义算作我们的义。这是保罗在整本罗马书里所要解释的重点。它也是第3章所特别讨论的焦点。如今他在第5章末了又再度提起这个教义。

你想看清恩典之国的本质吗?最佳的地方就是十字架。在那里有恩典和公义,两者都得到成全了。靠着耶稣的死,永生就“为多人流出来”(太26:28)。

 

4. 国度的子民。组成一个国家,所需要的不仅是领土。一个国王若单单统治着一片沙漠,他底下没有任何臣民,岂不是很无趣吗?国度需要子民。因此神的工作是为这国度提供子民。他怎么做呢?神学家称其为“救恩的程序”,指神采取的一连串步骤,以将个人带入他儿子的国度。

第一个步骤是预知。它是指神注意到他们,并且定意要悦纳他们。

第二,预定或拣选。这是说在神永世的计划里,他已经决定拯救他们,将他们带到基督那里。

第三,有效的呼召。这是福音的呼召,不单是一般性的,它实际在听见的人当中产生适当而信服的回应。这好像拉撒路听到耶稣的呼叫,就从死里复活了。

第四个步骤是更新。这是属灵的觉醒或复苏。我们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成为好的,包括接下去的两项也是从其衍生出来的。

第五个步骤是悔改相信。我们从罪中转回,相信耶稣,因为我们得到了新生命。

第六个步骤是称义。神藉这个行动宣告我们的罪已经在基督里受到了惩罚,基督的义成了我们的义。

第七是成圣。基督的新生命在信徒里面做工,使其不断在圣洁和行善上增长。

最后的步骤是得荣耀。我们有基督耶稣的样式,永远成为无瑕无疵的人。

我们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比神向人所启示的恩典之国更荣耀的了。神以他的大能拯救失丧之人,不然这些人必定要灭亡。如果恩典只是向人提供帮助,我们还是会灭亡。我们得救的唯一理由是,恩典先为救恩铺好了路,然后实际将我们带离罪,苏醒我们,吸引我们到救恩面前。

 

丰盛之国

我所说的这些多少已解释了恩典做王的意义。但我们不妨再仔细探讨一下,因为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些国家虽然强盛,却难以相处。我们已经看过神国度的开始,和它在历史上显露的经过。对于恩典做王的本质,我们能说些什么呢?

 

1. 恩典是丰盛的。我们所能说的第一点就是,恩典做王是丰盛的。我的意思是,恩典做王所带来的利益是源源不断的。我们可以想象有的国家虽然很“好”,却横征暴敛。例如在一场战争之后,一个“好”国可能对百姓提出苛刻的要求,甚至要他们放弃一些生活的基本条件。当然,神也要求人顺服他,基督徒在生活中是少不了牺牲的。但我们想到恩典做王时,通常不会想到牺牲,或排拒生活的舒适和供应。恩典做王不会叫蒙恩典的儿女感到厌恶。

我在准备这篇讲章时,读了不少有关这节经文的注解(这方面的注解可谓汗牛充栋,因为解经家很自然地会被这个主题所吸引)。我发现其中值得一读的文章数量也很可观,然而我觉得钟马田的论点最一语中的,我打算重复提出。我甚至盼望你们能背诵下来。他说:“恩典总是施与,罪总是攫取。”让我再说一次,“恩典总是施与,罪总是攫取。”

“罪”这个暴君一向口是心非。他告诉我们,我们想要什么,他都会给我们,不像恩典只会剥夺我们。罪说:“看看这些基督徒!他们一点乐趣也没有。”或者说:“瞧他们!这个不许做,那个也不许做!”我们只肯听这个暴君的话,就像那个浪子一样,拿着所分到的产业,起身前往遥远的异乡,却不肯听仁君的声音,或父亲智慧的劝导。我们在那里做什么?你应该知道答案。我们在那里花天酒地,将所有养生的都挥霍一空。最后,我们落到一贫如洗的地步。罪夺走了一切。我们像浪子一样,发现没有人愿意施舍我们任何东西。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们投奔名为“罪”的暴君,向他求助。这时罪却发出狰狞的冷笑,然后伸手将我们仅存的生命都一把夺去。

跟随罪,罪就会掠夺你的天真和品格。

跟随罪,罪就会腐蚀你的健康。

跟随罪,罪就会蚕食生命中一些平凡或珍贵的东西——例如友谊、爱、笑容、童稚的天真、盼望和满足——将他们化为灰烬。

跟随罪,罪就会将你引进灭亡,并且在你蹒跚进门之后发出得意的暗笑。

但那位称为“恩典”的王却是多么不同!恩典看见我们的犹豫,就前来帮助我们,扶持我们。恩典看见我们的穷困,就将基督和父神无限的丰富倾倒在我们怀里。恩典看见我们濒临死境,就赐给我们永生。神透过保罗告诉我们:“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6:23)。

恩典说:“你需要什么?告诉我。让我知道你一切的需要。”然后恩典就照神全备的智慧,无与伦比的大能,和无限的供应,满足我们的需要。因此希伯来书的作者说:“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6)。

 

2. 恩典是所向无敌的。在今生,不一定总是良善得胜,邪恶被击败。我们观察人生,会问道:“像恩典这么好的东西,真的能坚持到最后吗?当然,恩典能供应一切,但是我们怎么知道最终罪不会得逞,从我们手里夺走神丰富的赏赐?”

哦,只有当我们从人的角度来讲恩典时,这种情形才会发生。我们若谈论的是你的恩典和我的恩典,那么罪就能夺去我们的赏赐。我们无力抵挡这个攻势凌厉的仇敌。但做王的不是你的恩典或我的恩典。是神的恩典做王,神是全能的那一位。有谁能抵挡神和他的旨意呢?保罗在罗马书8:31-39说,

 

……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如经上所记:

 

“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

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

 

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这使我们回到第1讲,在那里我指出罗马书第5章整章都是在提供我们救恩的确据(其实从第5章到8章皆如此)。我们可以确定自己的救恩是稳妥的,因为透过耶稣基督,我们凭着信得以“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罗5:2)。

在结束这一系列有关恩典的讨论时,我想到了两首诗歌。第一首是托普雷迪(Augustus Toplady)写的,他写的一首诗歌《万古磐石》可以说是家传户晓。此处我要引用的是他另一首诗歌《独欠怜悯之主的债》,我引用它的原因是,第三节和最后一节所出现的“永不磨灭”一词。

 

我的名字在他手中,

永远不会消失;

刻在他的心版上,

恩典印记永不磨灭。

是的,我将坚持到底,

一如热忱之隽永。

在天上那得荣耀之灵,

安稳如昔,更加喜乐。

 

没有什么能涂抹掉那永不可磨灭的东西。如果恩典是以永不磨灭的字体写的,那么它必存到永远。因为恩典做王,它无坚不摧,永无止境。

另一首诗歌是查尔斯·卫斯理写的,我相信大部分英语世界的人都知晓或唱过这首诗:

 

哦,愿我有千万舌头,

前来赞美救主;

诉说他恩典何等深厚,

荣耀何等丰富。

没有比这更大的胜利了。没有比这更大的喜乐和把握了。让恩典在你里面做王。顺服它,顺服神在基督里的恩典。打开你的双臂去迎接恩典,这恩典必引领你到得胜的一边。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