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5:20

……只是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

 

罗马书5:20的后半节实在是圣经最伟大的经文之一。即使在字字珠玑的罗马书里,这一节经文仍卓然而立,仿佛漆黑深夜里的一盏灯火。它的阴暗背景是人类的罪和罪在世界上造成的可怕污染。但这灯火发出耀眼的明光:“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

 

这句话如此奇妙,我们很难将它翻译得完全达意。“显多”在新国际译本中译作两个词,一次是说到罪“增加”,一次是说到恩典“更多”。这是一种正确的译法,因为保罗是使用两个不同的希腊字来表明两种不同的增加,这节经文的磅礡之势就是从这两字对立的架势中发散出来的。

 

希腊原文中指罪增加的那字是根据polys一字来的,意思是“许多”或“众多”。所以它的动词pleonazo就有“增加数量”的含义。新国际译本把这第一个动词译成“增加”是对的,因为它本来就有“数量增加、增长、加多”的意思。但第二个动词是perisseuo,意思是“充满、满溢、绰绰有余”。这个字强调的不是众多,而是有余。保罗为了避免我们错过他的重点,他又加上一个字首hyper,它相当于我们的“超级”,所以这里可以译成“超级充满”或“丰富有余”。

 

一般人多习惯英王钦定译本对这一节的译法,其在两部分中都使用“充满”的观念。“罪充满哪里,恩典就充满那里。”相较之下,新美国标准圣经(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和修订标准圣经(Revised Standard Bible)的译法就好得多,它们在第一部分使用“增加”,在第二部分使用“充满”,“罪在哪里增加,恩典就充满那里。”

 

新英文圣经(New English Bible)译作“罪在哪里增加,恩典就在那里满溢,远超过罪。”

 

菲利普斯将这节意译为,“虽然罪又深又广,但感谢神,他的恩典更深更广。”

 

但这些并不能使解经家满意。其中有一位建议将它译成,“罪在哪里高涨,恩典就完全将它淹没。”钟马田建议说:“这里的观念是满溢,好像万马奔腾的洪水决堤而出,将其所经路线上所有的东西扫荡一空。实际上我们可以用‘吞噬’一词;这种充满、超充满的力量足以席卷、吞噬一切。”

 

保罗在这一节说到恩典,是为他接下去要讲的话埋下伏笔。他将在第21节指出,虽然罪胜过了我们,如今恩典胜过了罪,并且在我们的生命中做王。

 

约翰·班扬的主题

 

罗马书5:20是约翰•班扬的主题,这位英国清教徒牧师所写的《天路历程》可说名闻遐迩。虽然这本书反映他的属灵经历,但班扬的一生和他宗教上的进展过程,在他那本经典之作的自传《丰盛的恩典》(Grace Abounding to the Chief of Sinners)中,表达得最淋漓透彻。那本书的题目是取自我们正研讨的这节经文,以及提摩太前书1:13-16。

 

班扬出生在1628年一个贫寒的家庭里,他的父亲靠四处给人修补锅碗为生,班扬也在这个行业多年,因此有“修锅匠”的绰号。他受过的正式教育相当有限,但他自幼勤于阅读。他年轻时生活极放荡糜烂,后来他开始对自己的罪感到困扰。他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太阳似乎吝于放射出它的光芒,街道上的每一块石头,房子上的每一块瓦,似乎都想弯下腰来攻击我,想把我从世界上扫除掉。它们痛恨我,认为我不配住在它们中间,不配享有它们提供的福利,因为我犯罪得罪了救主。”

 

神拯救了班扬,赐给他极大的平安,他自传的书名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了解到不论他的罪多大,神的恩典本身证明它远远大过罪。

 

永不收回的恩典

 

我愿意对神恩典的丰富提出两点来讲,第一,恩典不会因罪而收回。我们需要清楚明白这一点,因为在一般的生活中,你我并不是这样的。如果有人冒犯我们,我们就会与那人保持距离,不再对那人施以任何好处。如果我们被伤害得很深,就更难以君子风度相向。神却不是这样。相反的,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越发增多。

 

那么亚当和夏娃犯罪时情形如何呢?他们担心神会收回他的恩典,神确实有权利这样作。虽然神一直恩待他们,他们却违背了神的命令,因为神说过,“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7)。神来到园中找他们时,他们吓得躲起来,以为神要来执行他所说的审判。然而他们发现摆在前面的是丰富的恩典。

 

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写道:

 

亚当离开他犯罪的现场还不远,神的恩典就找到他,呼唤他,将他从藏身的黑暗处找出来……神没有因亚当犯罪就收回他的恩典。相反的,神应许给他更大的恩典,宣告他将赐下女人的后裔弥赛亚,作为人类的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他将摧毁仇敌,恢复人与神之间的交通。虽然人……企图用无花果树叶遮掩自己的羞耻,神却以恩典介入,在他们悖逆神的同一个园子中,用兽皮替他们蔽体。世界上出现的第一滴血,是全能神所提供的,预表他为所有相信的人提供救赎。恩典不因罪而收回;尽管有罪,恩典依然赐下。

 

摩西的时代也一样,百姓来到西奈山下时,神就向他们颁布律法。神在山上告诉摩西:“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20:2-3)。但神正说话的时候,他从埃及带出来的百姓不但违反了这个诫命,而且还破坏了他所颁布的其他命令。他们妄称他的名,不孝顺父母,犯下了奸淫、偷窃、做假见证、贪婪等罪。

 

这些是否拦阻神赐恩典给他们?我前面提到过的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这样回答:“当然不是。神俯身看到世人所犯的可怕罪行时,他就具体地赐下会幕、祭坛、祭司,以及其他让人亲近他的方法,这些方法一方面维护了他的圣洁,一方面又不违反他的公义。‘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罪或许像西奈山那样高,但神的恩典比天还高。”

 

我们来到新约,会发现这个原则以更荣美的方式启示出来。彼得曾经发誓赌咒地否认主。但耶稣并未责备彼得,他反而在复活之后亲自向彼得显现(林前15:5),给彼得一个新的任务(约21:15-19):

 

“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你喂养我的小羊。”

 

保罗的情形也类似。神使用这位使徒写下了我们正在阅读的这卷书信。保罗的见证和班扬的大同小异,这也是为什么班扬用保罗的话来描述他自己的经历。保罗告诉哥林多人说:“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因为我从前逼迫神的教会。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他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林前15:8-10)。

 

保罗快离世时,曾经写给年轻的同工提摩太:

 

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使我在基督耶稣里有信心和爱心。“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他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

提前1:13-16

 

至于你呢?今天大多数的人都不太意识到自己的罪,这正显示他们的光景多么绝望。或许你像班扬那样,对自己的罪很敏感。你可能觉得自己毫无得救的指望,你的罪仿佛一座巨大的水泥墙,将恩典挡在外头。我不知道那罪是什么,或许是通奸或性方面的罪,或许是某种变态的行为。

 

也许你盗取了你的老板,或父母,或身边一位亲近之人的财物。

 

你是否曾经毁坏别人一世的英名,或一生的心血?

 

你是否杀过人?

 

或许你曾经被罪捆绑到一个地步,甚至出言亵渎神,咒诅神。或许你咒诅自己罪有应得。你回顾往日的种种,不禁战兢恐惧,深信自己已经无药可救,注定永远沉沦了。

 

如果你是这样的人——至少认识到自己是有罪的——那么这段经文能带给你极大的盼望:“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罪在哪里蔓延,恩典就泉涌而出。罪所竖起的高堤无法拦阻神恩典的涌流。恩典绝对不会因为罪而收回——不论是亚当的罪,西奈山下百姓的罪,彼得的罪,保罗的罪,约翰•班扬的罪,或者你的罪。因此你如今可以靠着耶稣基督到神面前。不管你以前做了什么,你可以悔改,在耶稣里得到完全的赦免。

 

你是否这样做了?若是没有,你现在愿意吗?保罗说岂不知“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罗2:4)。

 

恩典永不枯竭

 

第二点是,神丰富的恩典绝对不会因罪而稍减。恩典的供应是源源不绝的。

 

有人以为神给每个人的恩典有一定的限量。他们想象神弯下腰来观察人类,看见有一大群的人需要救恩。其中有一个正人君子,但他还不够完全,当然他还是需要恩典才能得救,所以神就从他盛装恩典的桶子里舀出一杓来,撒在那人身上,其分量刚刚好够那人找到基督和救恩。另外有一个女人,或许不像前面那人那么“好”,她需要稍微多一点的恩典。然后是另一个作恶多端的人,书上所记的一切罪他都做尽了,他与神和神的良善之间隔了十万八千里。显然要救这个人,可得耗费一大笔恩典。神不得不刮干净桶子的底,来拯救这个放荡之徒。

 

这是非常错误的观念。恩典不会在洗刷我们的罪之后就减少了。神每一次都是用百分之一百的恩典,百分之百地拯救一个人。恩典不是依照我们过犯的大小而限量配给的。神超然丰富的恩典永远不会有枯竭的一日。

 

还有一个错误与前述的错误有关。假设有一个人,他曾经与神很亲近,但后来陷在罪中。不论那是什么样的罪,也许是摩西的罪,或大卫的罪,或你的罪。他犯罪之后,就认为自己已经丧失了神的恩典;似乎神原先给了他百分之百的恩典,但现在他因为犯了大罪,以致逐渐耗尽了这珍贵的恩典。

 

你是否也这样想呢?你也曾经得救,是个一流的基督徒;但如今你犯了罪,是否你就永远被贬到第二或第三流的地位上?放弃这个念头吧!当你到基督面前时,你的罪无法拦阻神将他全部的恩典倾倒在你身上。如今罪不能使恩典离开你。

 

我并不是说,神不会谴责罪。神恨恶罪到一个地步,他差自己的儿子来到世上为世人死,以拯救他们脱离罪的控制和毁灭。他恨恶你里面的罪,他会不断动工来除去这罪,使你胜过它。但此处我要强调的是,神不会因为你的罪就减少他的恩典。事实上,在你的罪中,你更能发现神恩典的丰富。保罗所以享受到神无尽的恩典,是因为神赦免了他许许多多的罪。

 

不要以为你会从恩典中坠落。我知道这句话来自圣经,记载在加拉太书5:4:“你们……从恩典中坠落了。”让我解释那句话的含义。它不是说,“你们失去了救恩”。它的意思是,“你们坠落在守律法的生活方式中。”

 

加拉太人受到教导,知道他们是因相信耶稣基督而得救的,但他们被犹太人的律法主义搞糊涂了,那些犹太人教导加拉太人说,他们必须遵守摩西的律法才能得救,尤其是必须受割礼。保罗特地写信给加拉太人,斥责这种谬论,鼓励那里的基督徒当坚立在基督所买赎回来的自由中,不要再被律法所捆绑。他说:“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我再指着凡受割礼的人确实的说,他是欠着行全律法的债。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加5:2-4)。

 

你从恩典中坠落时,会发生什么事?

 

你不会丧失你的救恩。我们已经说过,恩典不会因罪而收回或减少。你乃是坠入律法中。你变成一个忧愁的律法主义者,而不是满有喜乐的基督徒。

 

即使这样,恩典仍然继续动工,直到救你脱离捆绑为止。

 

奴仆贩子的奴隶

 

在上一册讨论罗马书3:20-24的时候,我曾说起约翰·牛顿的故事,他是一个奴隶贩子,但奇妙地被神拯救了。我打算在此处重提一次,因为我们正研讨的这节经文,用来描述牛顿的经历,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牛顿出生于1725年,卒于1807年。他在基督教家庭中长大,从小熟读圣经。但他六岁那年母亲过世,他被送去与一个素来憎恶圣经、毁谤基督教的亲戚同住。牛顿很年轻就出海学做水手。那些年间他的放荡淫秽毫不亚于约翰•班扬。他有一个不太好的名声:能够连续说两个小时脏话而没有任何重复。后来他被征召加入英国海军,但他逃走了。他被抓回来以后,当众受到鞭刑。最后他退下来,投效一只前往非洲的商船。为什么选择非洲呢?他自己回忆说,他去那里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让我为所欲为。”

 

牛顿到达非洲之后,却落到了一个葡萄牙籍的奴隶贩子手中,受到极残酷的对待。那人常常出门捕捉奴隶,他不在家的时候,大权就落在那人的非洲籍妻子手中。那个女人痛恨所有的白人,就把她满腔仇恨发泄在牛顿身上。有好几个月之久,牛顿被迫在泥土中爬行,像狗一样从地上取食。如果他用手接触食物,就会遭到一顿痛打。过了一段时期,瘦骨嶙峋的牛顿终于逃跑到海边,被一艘英国船只救起来,驶往英国。

 

那只船的船长发现牛顿曾在海军待过,略通航海术,就聘他为船员。但到了那时候,牛顿还是频惹麻烦。有一天船长上岸去办事,牛顿居然偷拿船上所贮存的酒来请客,结果船员都喝得酩酊大醉,他自己也醉得不省人事。船长回来后,在暴怒之下一拳打向牛顿的头部,牛顿应声倒向海里;若不是一个船员眼明手快,一把将他拽回船上,他早就葬身海底了。

 

旅途接近尾声,快要到达苏格兰时,他们突遇暴风雨,船被吹离了航道。海水开始打进来,船身逐渐下沉。船长命令这个年轻的浪荡子到舱底去舀水。暴风雨延续了好几天,牛顿惊恐万分,认为这回船一定会沉没,他也必死无疑。就在他绝望地拼命舀水时,神的恩典临到了他,他一直企图忘掉的那位神,却始终没有忘记他,在那时使他记起了童年所背诵过的经文。救恩之道向他敞开,他重生了,他的生命更新了。后来暴风雨终于停息,他安全到达苏格兰。牛顿开始读神学,最后成了一个杰出的传道人。他先是在一个叫奥尔尼(Olney)的小城,后来在伦敦传道。

 

英国诗人威廉·柯珀是牛顿的好朋友,两人曾住在一起多年,他这样写到那场暴风雨:

 

神的行动充满奥秘,

施行各样神迹奇事;

汪洋大海有他足迹,

他凌驾在暴风雨上。

 

牛顿后来也成了诗人,他宣告说: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

瞎眼,今得看见。

 

牛顿是一个饱尝神恩典的传道人,因为他从自己的经历里知道,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在那里显得更多。他是一个绝佳的例子,证明恩典永远不会因罪而收回或减少。他也证明了一个事实:神能拯救任何人。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