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5:15-17

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的临到众人吗?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赐;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赐乃是由许多过犯而称义。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

 

前面五讲中,我们一直在留意罗马书5:12-21的大纲和主题,试着跟随保罗的思路走。他将我们在肉体上与亚当的联合,和属灵上与基督的联合做对比。这种比较包括了两人相同和差异的地方。现在我们必须来看一个词:恩典。这实在是一个奇妙而庄严的词。这段经文里,“恩典”一共出现五次,其中有三次出现在我们正研讨的第15节至17节,两次在接下去的第20节和21节。保罗在这段经文里说,恩典是属于神的,透过耶稣基督临到我们。这恩典是白白的、得胜的、丰富的。

恩典是什么?是神对不配得恩惠的人所显露的恩惠。恩典隐藏在救恩计划的后头,另一方面,恩典也个别地和有效地将救赎带给我们。所以19世纪英国大布道家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称恩典是救恩的“泉”和“河”。有人说恩典是“神以基督作代价所显示的丰富”。另外有人说:“恩典是神对那些不配得恩惠,只配受报应的人所显露的恩惠。”

 

奇异恩典

每一次我读到“恩典”这一类的词,想要从中把握一些特殊意义以作为讲章内容时,我通常会打开诗歌本,看看初代基督徒如何在诗歌中描述恩典。我这样做的时候,发现这些词句和诗歌之丰富,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我常用的一本圣诗,其目录是根据神学意义排列的,我发现单单“恩典”一词就出现在好几个类别里。它出现在“神”这一项教义之下的两类里:“神的爱和恩典”和“恩典之约”。又出现在“耶稣”一项下头“耶稣的爱和恩典”中。另外我又在“救恩与恩典”和“神更新的恩典”项目下找到它的踪影。

在这本诗歌后面,则列出“使人归信之恩典”、“有效的恩典”、“奇妙恩典”、“复苏的恩典”、“更新的恩典”、“成圣的恩典”、“拯救的恩典”和“掌管万有的恩典”。

诗歌本身也包含许多强而有力的词汇,使用诸如“奇异恩典”、“丰富恩典”、“无与伦比的恩典”、“奥妙的恩典”和“赦免之恩典”等短句。其中有一些已成了伟大的英语文学之财产。

约翰·牛顿的《奇异恩典》即是经典之作: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

瞎眼今得看见。

 

或者如菲利普·多德里奇(Philip Doddridge)所写的:

 

恩典,美妙声音!

悦耳,又慰人心;

天上充满它的回音,

地上也都听闻。

 

我最喜欢的一首有关恩典的诗歌,作者是前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塞缪尔·戴维斯(Samuel Davies):

 

神恩典奇妙!你的道路

多么神圣,伟大!

在所有炫目的奇迹中,

你恩典多么荣耀华美。

谁像你有赎罪之恩?

白白恩典如此丰富。

 

从天上来的赦免,

足以洗清最深罪孽,

从耶稣宝血赐下赦免,

足以使悖逆者返回。

谁像你有赎罪之恩?

白白恩典如此丰富。

 

但愿这荣耀无比大爱,

出于恩典的神迹,

教导世上众舌,

高唱赞美之歌。

谁像你有赎罪之恩?

白白恩典如此丰富。

 

神学家说到“一般恩典”、“救赎恩典”、“无可抗拒之恩典”和“保守之恩典”。但在所有神学名词中,“掌管一切之恩典”可以说是最有力的一个。

难怪司布真这样说到恩典:“神的恩典真是深不可测!谁能测出其宽?谁能衡量其深?正如神其他的一切属性,这是无限量的。神充满了爱,因为神就是爱。神充满了良善,他的名字(God)是良善(good)的缩写。无限的良善和爱进入了神的属性中。由于‘他的慈爱永远长存’,所以人类未被毁灭;因为‘他的怜悯,不至断绝’,所以罪人可以到他面前蒙他赦免。”

 

乏味的恩典?

 

虽然如此,但今天大多数教会中只有一小部分的人真正相信恩典,更别说因此而感恩了。他们只是在口头上提及恩典;他们知道我们是“因信得救”,不是靠我们的好行为。但他们就停留在这里。如果要他们说实话,大半数可能会说,他们觉得“恩典”这个话题太乏味了。

 

著名的英国神学家巴刻(J. I. Packer)注意到这一点,他对某些人的观察如下:

 

他们对恩典的观念并没有像否定恩典那样恶劣,但他们觉得恩典对他们毫无意义,根本未触及到他们的经验。如果你和他们谈教会的暖气系统,或去年的预算,他们立刻兴致勃勃。可是你一提到“恩典”一词所显示的实际,他们的态度就立刻变得冷漠起来。他们不会指责你胡说八道;他们也不否认你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但是他们觉得你所说的不关痛痒。他们活在没有恩典的日子中越久,就越相信他们这个阶段的人生并不需要恩典。

 

这种冷漠,特别是对如此崇高的题目冷漠,究竟是什么引起的?巴刻相信这种态度足以反映他们对圣经有关恩典的四个教义缺乏认识或体验;现在来讲这四个教义。

 

1. 人类道德上的败坏。现代人对自己冷淡的属灵光景洋洋自得,而且以为神跟他们一样不在乎。“他们脑中从未须臾浮现过这样的念头:他们从神的形象中堕落了,他们悖逆神的管理,在神眼中是有罪的,不洁的,只配受神的刑罚。”

 

2. 神公义的报应。“报应是神的世界中之道德律,足以表达神圣洁的属性,这种观念在现代人看来简直像神话一样。”

 

3. 人类在属灵上的无助。“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靠自己修补我们与神的关系,重新赢回神的喜悦。”这种想法在现今的世代已经非常罕见了。

 

4. 神掌权的自由。很多人都认为神欠他们的债。但巴刻说得对:“圣经中的神,其福祉并不靠赖他所造的人……而我们既犯了罪,他也没有向我们施恩的必要……他不必因任何人而停止成就公义……只有当我们看见:定夺人命运的,乃在乎神是否定意拯救他脱离罪,并且他对每个人都没有做这种决定的必要,这时我们才能开始把握圣经的恩典观。”

 

恩上加恩

 

刻提出的这几点,保罗已经在罗马书中细说了。我们若明白前面所教导的内容,就知道恩典是什么,并且会像保罗在这段经文中所表达的一样,对神恩典的浩大叹为观止。事实上,这正是我们在研究第5章最后一部分时所要做的。我打算将其分成以下几个题目:“因恩典称义”、“律法与恩典”、“丰富恩典”、“神赐恩典的动机”和“恩典做王”。每一讲都将帮助我们探讨这个奇妙的观念。

 

但我们在本讲要讨论什么呢?在这有关恩典的第一讲中,我打算把这个题目放在最广的上下文里,以显示神的恩典如何运行。这包括五个类别。

 

1. 拣选的恩典。一旦我们看出恩典与人的功德毫无关联,我们就能明白神在拣选上有绝对的主权。大多数人以为,神拣选人一定是根据他们里面的良善,不管那良善是可眼见或不可见的。他们以为神一直在观察、等候,一旦看见我们表现够好,他就拯救我们。他们或者主张:照圣经所教导的,神在万古之前就已经决定要拯救谁了,那时我们尚未被造,也还没有机会行善呢!所以神一定是预先看见谁有行善的潜能,就拯救谁。甚至那些相信恩典的人有时候都会采取这种看法,以为神是预先看到了我们里面的“信心”,所以拣选我们。

 

但请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人类真像圣经描述的那样败坏,神怎么可能在我们里面看见任何良善呢?除非神预先决定将这良善放在我们里面。如果照创世记6:5所说的,人“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那么即使是人的信心,也必然是神创造的,目的在显明神的恩典。

 

这就是说,恩典是永恒的,早在万物被造之前就存在了。

 

或者说,恩典是救恩的源头,它不依靠任何其他的事物存在。

 

几年前,匹兹堡神学院的教会历史教授葛士那曾讲了一系列探讨罗马书的讲章。他讲到第8讲时,刚好碰到“拣选”的问题。会后有一段问题解答的时间。有一个人问道:“你们这些长老教会的人为什么总是要提预定论?你们为什么不把焦点集中在救赎上?”别忘了,那已经是葛士那的第8讲了,前面七个信息一直是在讲救赎。但葛士那并未道破这一点,他直接向那人指出,若没有拣选,就没有救赎。他反问那人说:“如果神未曾无条件地拣选你,你能想象神会差他的独生爱子到世上来救赎你吗?”

 

我们永远不可能脱离恩典。神的恩典和神一样,是在万有之先就存在的。一切美善都是从恩典而来的。

 

2. 紧追不舍的恩典。你记得亚当和夏娃犯罪吃了禁果之后所发生的事吗?我们可能以为神从此就把他们赶走,抛进地狱,反正他们罪有应得。但并非如此,亚当还没离开他悖逆的地方太远,神就前来寻找他,呼唤他的名字,一直找到他和夏娃藏身之处。神在那里应许赐他们恩典,宣告有一天弥赛亚将来临,毁灭撒但,让这一对犯罪的夫妇重返乐园。

 

自来都是如此。扫罗这个自以为义的法利赛人也曾逃避神,他甚至极力抵挡良心的催促。他用宗教活动和大发热心来逃避神,甚至不惜追捕、残杀基督徒。但神决定寻找他,一直追他追到往大马士革的路上。神呼唤他:“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徒9:4)。这是恩典。保罗永远忘不了这事实。

 

神的恩典又被称为“天堂的猎狗”,它在时间的长廊和各种环境中,不断寻找悖逆的人。

 

有时候我们或许以为自己在寻找神,但我们如今在恩典中,越来越看清自己的罪性时,就会发现我们寻求神实在是因为神先寻找我们。

 

我寻找神,终于发现,

是他在找我,感动我去寻求他;

哦,救主,不是我找你,

是你寻到了我。

 

3. 赦免的恩典。当塞缪尔·戴维斯写下“谁能像你这样宽容?谁有如此丰富恩典?”的诗句时,他所赞叹的就是这赦免之恩。这是救恩的中心。我们比较容易将“因信称义”作为救恩的中心,但这样说只是神学上的速记法。说到因信称义,真正的意思是我们靠神的恩典,因着信,而得以被称为义。巴刻说,我们因此能“从被定罪并等候判刑的囚犯之地位,挪到等待继承产业的后嗣之地位上”。这就是恩典!巴刻问道,为什么神“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罗8:32)?单单是因着恩典!

 

这恩典是我们本不配的。我们永远配不上。“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2:4-5)。

 

4. 保守的恩典。这是加尔文主义中出名的最后一点,改革宗的基督徒称它为“圣徒的坚忍”;正确的解释是,凡蒙恩得救的人必定能坚忍到底。他们引用耶稣的话:“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10:22)。这种强调实在意义深远。基督徒的生活不是被动的。我们乃是积极地活出基督的生命。基督呼召我们,我们就快跑跟随。但请留意:我们坚忍,是因为基督的保守。我们忍耐到底,是因为神的恩典保守我们。确实,如果我们以为可以靠自己留在恩典中,就未免太不自量力了。若没有神的保守,我们早晚终必失丧。

 

你记得约翰·牛顿那首《奇异恩典》的第四节吗?

 

历经艰险,劳碌痛苦,

今我已息主前;

恩典领我跋涉长途,

带我经过此生。

 

是的,恩典已经把我们带到今天的地步,同样的恩典,那保守我们的恩典,也将把我们带入荣耀中。

 

5. 拯救的恩典。我把“拯救的恩典”留到现在才提出来,虽然我们讲到救恩时,总是会想到称义,或得赦免,但救恩其实还有更多的含义。它指向过去:神在基督里救我们脱离罪的刑罚。它也指向现今:神救我们脱离罪的权势。它同时展望未来:当我们身体复活,被带到神面前,永远与他同在时,神会拯救我们永远脱离罪。

 

这一切是如何成就的?靠着恩典,而且单单靠恩典。

 

神在他子民中间的恩典

 

本讲有两个结论:第一,正如前面所见,我们得救若单单出于神的恩典,这事实就会吸引我们更亲近神。为什么?因为没有他,我们必沦丧无疑。我们永远无法靠自己得救。

 

我今天天被你激动,

感觉亏欠你恩典;

我主,让此恩典维系,

流荡的心归你前。

 

我承认我趋向流荡,

趋向离开神的爱;

但你竟用圣灵力量,

将我吸引归你来。

罗伯特·罗宾逊Robert Robinson1758

 

第二,让我们在恩典中喜乐,在恩典中富足,因为这恩典本身就是丰富的。正如钟马田所说:“只有当你我和教会中其他的成员在这丰富的恩典中跳跃喜乐时,我们才能开始吸引教会外面的人。”基督教本身有许多地方对世人来说毫无吸引力,譬如圣洁、磨炼、舍己等等。但恩典不在其列。恩典是吸引人的,那些领受了恩典的人也应该具有吸引力才是。

 

稍后保罗将提到“丰盛的”恩典。让恩典多而又多!他也将讲到恩典“做王”。让恩典做王!让它做王直到你四周的人都忍不住来对你说:“如果这就是基督教,那么我也要!”神既然使你做王,你千万不要活得像一个叫化子!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