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5:1

 

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

    

 

几年前,《展望》(Look)杂志上有一个名为“心灵平安”的人物专栏。其中访问了十六位美国知名之士,谈他们如何在这个纷扰不堪的世界中保持心里的安宁。

 

畅销书作者詹姆斯·米切纳(James Michener)说,他用的方法是带着他的狗“沿河走到一块已经有半世纪之久无人开垦的田地去散步”。前参议员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说,他是从嗜好中求取安宁,譬如摄影、划船、开飞机、露营,特别是“在大峡谷中散步”(因为他是亚利桑那州选出的参议员)。电视台主播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是从独处中寻得宁静,他常常“驾一叶小舟出海”。著名的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 Mead)则采用“改变步调和环境”的方法。小萨米·戴维斯(Sammy Davis Jr.)说,他得到心灵安宁的方法是“发现别人的好处”。前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的新闻秘书比利·莫耶(Bill Moyer)则企图从“到偏远安静的地区与家人团聚”,找到内心的安宁。

 

我读了这些答案,很惊讶他们的方法大多数都很主观,并且偏重于依赖愉悦的环境。但我另有发现。虽然这些美国名人所用的方法各异,但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追寻内心的安宁,并且承认这种追寻有其必要。没有人认为追求安宁是无聊之举。

 

人类在身体基本的需要得到满足之后,他生命中最想要的是什么?有人说他们寻求的是“自由”,很多国家的革命运动就是建基在人类的这种强烈需求上。但美国是自由的,我们已脱离外国的辖制两百多年,我们的宪章和法律也保障个人自由。但我们大多数人还是和那些生活在独裁统治下的人一样感到焦虑和不满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我们寻求的是财富吗?有一位富可敌国的人说:“我以前还以为金钱可以购买快乐,现在才知道这想法太天真了。”另外有人想从教育、名声、性、权力寻找满足,但他们即使达到了目标,仍然得不到满足。原因何在?因为人们寻求的是平安,而真正的平安最终只有在人与神建立正确的关系之后才能获得。

 

一千五百多年前,圣奥古斯丁(Saint Augustine)在他的《忏悔录》中说过:“你为自己创造了我们,除非我们安息在你里面,否则我们的心永远无法安宁。”

 

因耶稣基督得平安

 

如果你里面烦躁不堪,渴望平安,罗马书5:1就是对你说的。因为保罗在这里说到平安,以及如何去寻找平安。“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

 

我打算根据它的上下文来探讨。但我必须预先提一下保罗这卷书信下一个段落(第5章至8章)的主要内容。

 

传统上解经家多认为,保罗在解释了因信称义的教义之后,他就在这里列出所谓的“称义之果实”,然后继续讨论成圣的事。平安是这些“果实”之一,但还有其他的果实,例如借着祷告到神面前、盼望、喜乐、体会神的爱等等。根据这种观念,保罗在第11节先暂停他列出称义之果实的工作,而谈到亚当和基督的平行之处(参 罗5:12-21),以及成圣的事(参 罗6:1-8:17),稍后才再回头谈到另一个称义的果实,就是基督徒的保障——没有什么能使信徒与神的爱隔绝(参 罗8:18-39)。采取这种看法的解经家据此下结论说,使徒在这一段经文中最关心的是成圣。

 

如果传统说法正确的话,罗马书就可以分成四个主要的段落:(1)论及称义(第1章至4章);(2)讨论成圣(第5章至8章);(3)神对待犹太人的方法(第9章至11章);(4)实际的事(第12章至16章)。

 

对于这一点,我认为哥得(F. Godet)和钟马田的观点才正确,他们主张保罗在罗马书5:1-11里展现的实际上不是“称义的果实”,虽然他提到其中的几个果实,他其实是在开启一段精辟的论述,讲到基督徒如何安稳在基督里,这乃是信徒称义的结果。

 

这样解释有几个理由,稍后我会提出这种解释的重要性。

 

我前面提过,用这种方式解释第1节到11节的原因之一,就是根据传统看法,保罗在这里暂停有关称义的果实之讨论,而开始论及亚当、基督和成圣之间的平行关系,虽然我们对这种突然的中断难免感到有些意外。一位德国解经家认为这是严重的问题,他毫不犹豫地说:“这里在系统的次序上似乎有所缺失。”真是如此吗?任何人若指保罗的教训有失序现象,都值得我们注意,因为到目前为止,罗马书的论证始终保持着连续性和一贯性。

 

第1节到11节本身是对传统观点最好的反驳。我们不妨来看第一句话。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在第二节中间有一个句点,把“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和前面的话划分开来。但在希腊原文中,这是一整句连续的话,是一个高潮。英王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的翻译表达了希腊原文的意思:“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我们又借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既然“盼望神的荣耀”是指神学家所谓的“得荣耀”,罗马书第5章一开头实际上是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被称义之人最终得荣耀的光景。这也是罗马书第8章结尾的重点,保罗在那里说,没有任何事“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39节)。这表示保罗开始写第5章的时候,第8章已经在他心中成形了。他逐步在这两章之间发展出他的结论。

 

还有另一种论证。保罗在罗马书5:1-2里,将话题从称义移向得荣耀,却未提到成圣,而传统上都认为成圣是他主要关心的题目。他在罗马书8:30也同样写道:“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先是称义,然后得荣耀!这两段经文,一是在罗马书第5章至8章的开头,一是在结尾,由一个观念(称义)导向另一个(得荣耀)。

 

在称义和得荣耀之间,确实少不了成圣,而罗马书第5章到8章也确实对成圣有不少着墨。但我们也可以问,既然成圣是保罗的主题,为什么他在这段经文的开头(罗5:1-11),和结尾(罗8:18-39)都没有提到成圣呢?是否因为成圣不是他主要关心的题目,所以他把这几章的焦点放在其他完全不同的事上?

 

究竟他的焦点是什么呢?就是信徒在基督里的安全感,或者是我们常常说的“救恩的确据”。

 

钟马田就是从这样的亮光中来看罗马书第5章至8章,他说:“从这里开始,使徒主要关心的是向我们指明救恩的绝对特性,和救恩的完整性与最终性。而他先前已经描述过得救的方法,那就是因信称义。”

 

我个人认为,这是研究罗马书第5章至8章最有效的方法。 

 

“与神和好”和“神的平安”

 

我一开头分析罗马书第5章至8章的时候说过,用这种方式来探讨这几章是很重要的,稍后我还会再回过头来看。现在我就打算这样做,但我必须先做一个区分。此段所要讨论的“与神和好”,和拥有“从神来的平安”是两回事。

 

大多数基督徒对腓立比书4:6-7都很熟悉,那里说到神的平安:“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耶稣基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这两节经文预见我们生活中必然会有挫折,或许是失去工作,或许是担心缺乏足够的金钱养家;或许是病痛,或许是朋友失去健康;或许是丧失亲人好友,结果使我们的生活突然之间被弄得天翻地覆。有一位作家说过,亲人或好友的去世,就好像把一个搅拌机丢进我们情感生活的大盆子里。伊丽莎白·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的第一任丈夫是宣教士,他在厄瓜多尔被印地安人所杀,她的第二任丈夫则逐渐被癌症所吞噬,她说这时候就像大地崩溃,众水翻腾,群山摇动(参 诗46:2-3)。在这种困苦的时刻,我们需要个人的平安,这也是腓立比书4:6-7所说的:我们可以向神求这种平安。

 

这方法确实有效!我写信给一些丧失亲人的朋友时,常常引用这两节经文,鼓励他们信靠神,因为神爱他们,关心他们,必将“出人意外的平安”赐给他们。也有很多人告诉我,这正是神为他们所成就的,神在他们的艰难和痛苦中,赐下了他的平安。

 

但这不是罗马书5:1所说的平安。罗马书第5章不是讲到“从神来的平安”,而是说到“与神和好”。这里不是说我们因为忧虑,所以需要更多依靠主,以使心灵安定下来。这里是说到由于我们的罪,我们其实是与神为敌的,我们若在耶稣基督里因信称义,神就会赐给我们平安。

 

我们若看到这一点,就能明白罗马书此处提到这一点,是再合理不过的了。因为保罗在前一段说,我们与神的关系是破裂的,因为我们的行为是邪恶的、不敬虔的。他用的字是“忿怒”,“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罗1:18)。保罗解释了其意义,并且回答了一些人的反驳,他们认为保罗的描述可以运用在其他人身上,但并不适用于他们。接下去保罗就指出神如何在耶稣基督里解除了他对人的愤怒。神儿子代替我们承受神的愤怒。耶稣基督为我们死,我们可以靠着相信他替我们所成就的大工,而接受他救赎的利益。这是罗马书第4章结尾部分的论点。

 

但这领我们到哪里去呢?显然是引领我们与神和好。我们既因信称义,那导致我们与神之间冲突的原因就消除了,于是和平自然临到。因此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

 

和平是由神那边提供的,因为他借着耶稣的死,已经除去了产生敌意的原因。

 

和平是由我们这一方接受的,因为我们“相信”神,就发现神已经将主耶稣基督的义归给我们了。

 

一位解经家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Donald Grey Barnhouse)这样给罗马书5:1下结论:“每一个人都是与神为敌的,所以每一个人都需要消除他与造物主之间的敌意。如何终止这场战争呢?神已经制造了和平,除了神所造的和平,没有真正的和平……如果你肯无条件地降服在神面前,就会发现他对你满怀和平的意念。”

 

先是和平,再是祝福

 

此处有几个实用的部分,我们接下去探讨这几章经文时,最好将这几点铭记于心。

 

1. 不管在今生或来生,所有属灵的福分都有一个起点:神借着耶稣基督的死而与我们和好了。

 

保罗使用这个主题来开启罗马书第5章,并不是偶然的。每一个人在艰难的处境中都渴望这种“从神来的平安”(或任何一种平安)。他们渴望在炼火中保持镇静,在极大的压力下处变不惊——总是能掌握住整个状况。很多人渴望其他的福分。但如果神是一切美善事物的来源,他也确实是,那么我们要得到这些福气,就必须先与他建立正确的关系。如何建立呢?唯一的方法是借着相信基督,正如保罗一直在强调的。如果你不靠这方法前来,你除了得到神的愤怒之外,还能指望什么呢?由于你拒绝耶稣,神的愤怒将更加炙烈。

 

2. 信徒既因信耶稣基督而被神称为义,就知道他们的救恩是永远稳固的,如今再也没有什么能使他们与神的爱隔绝了。

 

这是本讲的重点,也是这段经文的主要重点。我们已经看过,罗马书第5章头两节直接将话题由“称义”转到“得荣耀”,罗马书第8章也一样。这两章都是稳定地朝一个伟大的结论前进:“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8-39)。

 

如果这还不够,经文本身也可以领我们到同样的结论——这里讲的不是寻求与神和好,而是拥有从神来的平安。“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就是这意思。

 

这一点我们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因为基督徒需要对自己的救恩有把握。当然,我们也得防范一些虚假的安全感。单单在理智上明白教义,并不能使人得救。而另一种安全感——一方面以自己的把握夸口,一方面继续犯罪——这种安全感也是一厢情愿的。让我们暂且把这些条件放在一旁;有一点很重要:我们必须知道,神已经拯救了我们,我们与他和好了,神所赐的和平是存到永远的。只有对救恩有确实把握的人,才能真正帮助别人。

 

3. 我们也可能与神和好了,知道自己与神相和,而同时在某些环境下却未能经历那种平安。

 

我必须指出这一点,因为如果我们事先不知道这些,一旦陷于逆境,就很容易心生疑惑。死亡出现在我们的经历中,使我们束手无策。“倒霉”的事会临到我们,使我们困惑不已。失望会搅扰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极需要到神面前寻求帮助。所以保罗告诉腓立比人不要挂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结果是“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耶稣基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4:6-7)。基督徒生活的一大秘诀,就是借着祷告将一切困难带到神那里,因此他们即使在患难中也能享受平安。虽然环境有时候会使我们失去神同在的感觉,但这事实并不表示我们与神之间的和好被破坏了。事实上,我们若知道神已经与我们和好,没有任何事物能摧毁这和平,就能促使我们在需要帮助时,大胆而迅速地到神那里去。

 

这是一个证据,证明我们已经与神和好了。钟马田说,对这件事的信心就好像是罗盘上的指针,总是指向磁场的北方。当然,罗盘也有故障的时候,譬如遭到重击,或有人把另一块磁铁放在它旁边。但这故障是暂时的,指针迟早还是会回到正确的位置上。信心也是如此。它会有被震动或故障的时候,但它总是回到神那里,因为神已经与我们和好了。信心知道这一点,神是信心真正的归宿。

 

4.正如保罗所说,这些福气只能透过主耶稣基督临到我们。

 

保罗在罗马书第4章末了提到耶稣;他说到耶稣的死和复活。我们可能以为保罗到了第5章,会因为前面已经提到了那些事,而单单说,“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得以与神相和,”然后就停在那里。但保罗并未这样做。虽然他已经提过耶稣基督,现在他还要再度提及,因为他怕我们以为可以不靠耶稣而得到这些。他知道任何人若以为可以不靠耶稣基督的工作而蒙神悦纳,都不过是幻想。

 

我在本讲一开始提到,《展望》杂志曾访问十六位著名的美国人,谈到他们获取“心灵平安”的方法。我略过了一个人未提,那就是诺曼·文森特·皮尔(Norman Vincent Peale),我故意把他留到最后才提。皮尔是以他的“积极思想”哲学而著称,很多人认为他的说法不是纯粹的基督徒思想。其实他本人是一个基督徒。他的回答非常合乎基督信仰,他说:“我是从与耶稣基督的关系,和对神的信心上,找到心灵的平安……只有耶稣能带给你平安。我相信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其他无数的人也一样,他们的理由非常清楚。耶稣能赐给我们平安,因为他首先使我们悖逆的灵魂得以与神和好。我将这种平安推荐给你,盼望你也把信心建立在他身上。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