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罗马书》

 

罗马书4:18-22

 

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国的父,正如先前所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所以这就算为他的义。

    

我们在查经时,有时必须仔细而透彻地探讨经文的每一个字。这不仅是正确的查经方法,而且往往是最佳的起步点。但有时候我们最好放下复杂的挖掘工作,退后一步,观察整段经文的进展,和它在整章或整本圣经中的位置。现在我们再次研究罗马书4:18-22时,我打算采取上述的第二种方式。

 

这些经文是如何进展的?从亚伯拉罕的“信心还是不软弱”(19节)出发,很自然就进展到“因信,心里得坚固”(20节)。这是我们从实际的用字往后退一步时,所看见的第一个画面。我们若继续往后退,就能看见从本段一开始那种无望的感觉“无可指望”(18节),自然地进展到亚伯拉罕“满心相信”神的应许(21节)。不但如此,如果我们再往后退一点,就会看见这一切进展的真正起源是亚伯拉罕自己,他的身体对神来说“如同已死”(19节),但“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21节)。这是用另一种方式表达我们在前一讲中所讨论的观念:亚伯拉罕的信心所以如此坚固,是因为它的焦点单单集中在神身上。

 

再读一次这段经文,这回我们不妨把重点放在最后一个观念上:“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国的父,正如先前所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所以这就算为他的义。”

 

若把这段经文放在罗马书开头的几章当中,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对比。罗马书第1章里我们看见,人类拒绝神,不肯把荣耀归给神(21节)。但在罗马书第4章我们发现亚伯拉罕相信神,竭力要将荣耀归给神(20节)。

 

荣耀归给神

 

这里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段经文启示了亚伯拉罕那伟大的信心之秘诀,正如我们在前一讲所看见的,亚伯拉罕的信心具有这些特质:

 

1. 相信神的应许。

2. 将信心建立在神的话语,而不是别的事物上。

3. 不顾恶劣的环境,仍然相信。

4. 这信心有完全的把握和自信。

5. 这种信心是回应神的话语,并且采取行动。

 

但我们若问道:“亚伯拉罕既缺乏外在的支持,又遭遇世界的反对,为什么他仍然有这么大的能力和特质?”这是因为亚伯拉罕的信心是指向神的,只有神是一切真力量和信心的源头。

 

如果亚伯拉罕的信心是建立在自己或任何人身上,他若依靠自己坚定的意志或深刻的感情,他的信心就会变得软弱、摇动,最后消失无踪。但是他的信心得到坚固——因为它单单投向神。

 

这也是圣经教导我们建立信心的方法。例如希伯来书12:1-2。前一章列出了旧约中的信心伟人,紧接着就在这里勉励我们把信心建立在神里面:“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让我们定睛注目耶稣,他是使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那一位……。”(黑体是加上去的)

 

希伯来书第11章让我们看见,亚伯拉罕“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11:10)。但更重要的是,亚伯拉罕仰望的是经营和建造那城的神。他固然期待着那城,正如我们忠心侍奉时就指望得奖赏一样,但最要紧的是,亚伯拉罕仰望神,并将归荣耀给神。

 

亚伯拉罕将信心建立在神里面,这个意思是,他的心思专注在神身上。他训练自己去思想神的所是和所为。换句话说,他默想神的属性。这时他除了荣耀神,还能做什么?荣耀神就是心中默念神的属性,并且为这些属性赞美神。亚伯拉罕心中充满神的那些属性?毫无疑问的,他心中充满神一切的属性——至少是他所体认到的属性。

 

在本讲中,我要把焦点集中在这段经文里所显示的神之属性。

 

 

无谎言的神

 

 

亚伯拉罕的心思所专注的第一个属性是神的诚实,也就是神不说谎的事实。稍后保罗写信给他的朋友和同工提多,清楚说到我们所相信的是“那无谎言的神”(多1:2)。神的诚实不论是在罗马书的这段经文里,或亚伯拉罕的一生中,都是最基本的假设。亚伯拉罕相信神的应许,其根据的基础就是神的诚实。如果神不诚实,他的应许对亚伯拉罕,对任何人,都变得毫无意义了。它就成了一连串空洞的字句。但因为神是诚实的,他的应许就是真的,值得我们绝对地信靠。

 

亚伯拉罕甘愿根据这种信念去行动。当神告诉亚伯拉罕离开本族本家,前往神指示他的地方去时,他就信靠神“出哈兰”(创12:4)。

 

神应许亚伯拉罕的子孙将像天上的星那么众多,亚伯拉罕就“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15:6;参 罗4:3)。

 

亚伯拉罕年迈时,神又重复一次要赐给他一个儿子的应许,亚伯拉罕再度相信神,并且接受神为他改的名字,和割礼的仪式,显示了他对神的信靠(创17章)。

 

亚伯拉罕对神的诚实之信念,帮助他胜过一生中最大的试炼:神要求他在摩利亚山上献以撒为祭。亚伯拉罕认为,神既然应许他,从以撒要生出无数的后裔来,而当时以撒尚未结婚生子,神为了实现他的应许,势必会使以撒从死里复活(创22:1-18,特别是第5节;来11:17-19)。亚伯拉罕凭着信心顺服神的要求,他举手正要杀以撒时,神就出面阻止了他。

 

一个人若要与神建立正确的关系,这种完全的信心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若没有信,就不能认识神,不能到神面前,也无法讨神的喜悦(参 来11:6)。

 

神把他的应许启示在圣经中,这也是为什么现今世代不信的人要不遗余力地攻击这本启示了神应许的圣经。我曾经在参加过的教会退修会或会议中,不只一次听见牧师说出这一类的话:“我知道圣经是这么说的,但这些话是当时人有限或有误的观点之产物,我们现今不必被这些话所捆绑。”

 

有时候他们说得更具体:“保罗那样说是不合时宜的。”

 

还有人甚至说:“耶稣错了。”例如翻译《现代人的好消息圣经》之译者罗伯特·白契尔(Robert G. Bratcher)博士。他在美南浸信会基督徒生活委员会所举办的全国研讨会中说:“在历史或文化的范围里引用圣经,并不一定与我们有关或有益——甚至可能拦阻我们去解决所面对的问题……即使耶稣在公元30到40年间用亚兰文说出,而以希腊文保留下来的那些话语,对活在现今世代的我们也不一定具有感动力或权威。”这实在强烈地表达了他的不信。白契尔不仅说耶稣那些被人引用的话语是错误的,或遭到错误的报导,他甚至表明耶稣实际所说的话(亚兰文)是错的。这等于指控耶稣若不是说错了话,就是说谎的。

 

亚伯拉罕会说出这番话吗?他绝对不会。他这样说的可能性,就如同将天使的信心变成不信之人的怀疑一样,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们有时候会听人说,只要相信神就够了,不必相信圣经。但即使你没有修过逻辑学也能看出这种说法的荒谬。圣经若不是神的话语,不能被当作神的话语去相信,那么神要在何处对我们说话呢?他在哪里指明我们需要相信什么呢?如果神没有说话的地方,那么我们说自己相信神就未免太荒谬了。神若没有在圣经上对我们说话,我们就无法操练对他的信心——虽然我们心里愿意这样做。

 

让我们来看一下这里面的两个可能性。

 

1. 神在圣经中对我们说话,所以圣经是真的,因为神是真实的,我们应该毫无怀疑地相信圣经。不然就是下一点:

 

2. 神从未在任何地方对人说话,因此我们若说他是真实的,以及说我们相信他,这本身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唯一能避免这种情形的方法——可惜这也是今天某些所谓福音派学者秉持的观点——就是声明神确实在圣经中说话,但圣经中属于神性的真实部分,却与人类的错误掺杂在一起了。这种说法若属实,又有谁能把神的麦子和人的稗子区分开来呢?

 

唯一可能的答案是,(1)那些采取主观过程的个人,或者(2)学者。不论是那一种人,他们的信心都不是针对神,而是针对人的,他们自己决定神说了什么,有哪些是值得相信的。这不是相信神,而是相信自己。

 

那些坚信神的诚实之人,总是坚持圣经的启示也是真实的。

 

 

你的信实广大

 

亚伯拉罕的信心所依赖的第二个基础是神的信实。这段经文中并未清楚说明,但从亚伯拉罕坚决抓住神的应许这事实可见一斑。他把性命交托在神的应许里,他根据的不仅是神的诚实,他永不说谎,而且是神永不改变他心意的事实。

 

人类在这方面却往往付之阙如。事实上今天我们听到人不忠实的情形远远多过人的忠实。人们签了合同又企图毁约。配偶互相背叛遗弃,个人答应别人的事往往不小心“忘记”了。神却不是这样。摩西对以色列人说:“神……是信实的神,向爱他、守他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直到千代”(申7:9)。保罗写给提摩太说:“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后2:13)。宾克写道:“有关神的每一件事都是伟大、宽广、无可匹敌的。他从不忘记,从不失败,从不迟疑,从不食言。他的每一个应许或预言,他都谨守不渝。他的每一个诺言,或约,或警告,都必实现。因为‘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民23:19)”

 

亚伯拉罕把他的信心建立在神的信实上。我们不论是在软弱、惧怕,还是忧虑当中,也当如此。陶恕说得很有智慧:“所有受试探、忧愁、惧怕、灰心的人,都可以因着知道天父是信实的,而得到安慰……神立约的后嗣在遭遇患难时可以放心,因为神绝对不会收回他的慈爱,也不会背弃他的信实而让他们受苦。”

 

 

神能够做到

 

我已经说过,亚伯拉罕的信心所依据的神之属性,有一些在这段经文中并未明言,而是暗示。但我们现在要来看的这个属性却不在此列。那就是神的“全能”,或我们所说的无所不能。它记载在几个地方。罗马书4:21说,亚伯拉罕“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稍微前面一点的地方也说到:“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17节)。

 

最后一句“使无变为有的神”特别有趣,因为它指出亚伯拉罕的思想流程。它指的是什么呢?显然是指神创造世界的能力,因为神造万物是无中生有的。

 

我在探讨神的创造时曾指出,宇宙的形成只有四个可能的解释:(1)宇宙没有起源,它是永恒的;(2)万物是从一个善的源头而来;(3)万物是由一个恶的源头而来;(4)二元论一直是存在的。这些可能性可以缩减到只剩第一和第二项,因为第三和第四项经不起严格的分析。这表示只有两个选择:宇宙从永恒就存在,不然就是基督徒所持的创造论。有趣的是,今天在非基督徒当中流行另一个完全不合理的观点:这个宇宙是逐渐进化来的。

 

我们很容易看出这种观点是如何产生的。有人从道德的立场反对基督徒的物种起源论,虽然这些人还被称为“合乎科学”的人。他们说,我们不喜欢神,所以一定得把他赶出去。但这种宇宙从永恒就存在的观念,已经被他们自己的科学理论,就是所谓的“大爆炸”理论推翻了。

 

各种证据指出,宇宙确实有一个源头。但那源头到底是什么?宇宙是怎么来的?它如果不是神创造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它创造了自己,这种观点在不信的人当中日益普遍。但我认为这种说法一点也不合理。一个东西要创造自己,必须具备什么条件?显然的,它自身必须在同一个时间内既存在,又不存在。没有什么比这更荒谬的了。但这是今日文化所持的普遍立场。

 

幸亏亚伯拉罕知道得比这清楚,他和今天的信徒一样,明白是神使万物从无生有——由于他有这个能力,所以他能信守对亚伯拉罕的应许。

 

“可是,亚伯拉罕啊!神要在你晚年时给你一个儿子,这可是需要神迹才行啊!”他那个时代一些心存怀疑的人对他这样说。

 

“不错,”亚伯拉罕回答,“但神行过一个更大的神迹,就是他单凭自己的权能和口中的话语,就从无中生出了万物。”

 

亚伯拉罕相信,神所应许的神必要成就。

 

所有基督徒都明白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信徒能在逆境中仍然相信神。挪亚相信神能借洪水毁灭世界。他造了一个方舟,相当于一万吨重的船,以作防洪的准备。基甸相信神会逐退以色列的仇敌,虽然仇敌人多势众。他顺服神的命令,将他手下的勇士过滤到只剩下三百人。至于童贞女马利亚呢?她相信神应许她的话,说她将要生下弥赛亚,就是世界的救主,虽然她还未出嫁。这是神迹吗?是的。这是不可能的吗?对这位曾经从无生出万有的神来说,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你觉得不可能相信神呢?也许是因为你所处的环境实在需要一个神迹。你只需要相信神,然后凭着这信心行动。

 

信心如何增长?

 

几年前费城举办了一次有关改革宗神学的春令会,大会主题是“如何使你的信心增长”。讲员所提出的方法乃是根据神学家所谓的“恩典的方法”,讨论的题目包括祷告、敬拜、团契、仪式。整个周末的课程越来越让人感觉出,使信心增长的方法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研读圣经

 

为什么呢?我们正在讨论的这件事就是最好的答案。真正合乎圣经的信心不是你我能够自己制造的,好像我们可以自己决定去学有氧运动,或修什么课,读什么学位那样。信心与它的对象一样坚强,因此它是神在我们里面造成的,神借着我们对他的认识而建立起我们的信心。这如何才能做到呢?认识神唯一的方法就是明白他在圣经中的启示,然后将我们所学到的运用在我们的环境里。

 

钟马田牧师在他注解罗马书第3、4章的末了这样说:

 

你若急欲知道如何才能拥有坚固的信心,这里有一个方法: 彻底而深刻地明白圣经,并借此而认识神。 这不是心血来潮突然决定的事。 你想拥有坚强的信心,就要勤读圣经,从头到尾读个透彻。 集中在神有关他自己及其性格的启示上。 特别留意那些预言,观察它们如何得到应验; 在这一切事上立好根基——这是使信心进展的方法。 然后读圣经中历史的部分,和那些伟人的故事。 这也是为什么希伯来书的作者在第11章列出一连串信心伟人的原因。 他说,看看这些人,他们与你没有两样。 他们的秘诀是什么? 就是他们认识神,把荣耀归给神,完全信靠神和他的话语。 把这一点铭记在心,不断提醒自己,反复思想……当你的生活和经历里遇到特别的情况时,就将这一切运用在你的处境中。 “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 ”这是信心的秘诀。 我们最主要的难处,往往是因为忽略神而引起的。

 

现今我们所处的世代并不是一个信心坚固的世代——甚至在福音派教会中也一样。我们的信心很软弱,原因在我们不认识圣经中的神。即使我们认识,我们也没有彻底地将所知道的运用在生活里。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