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罗马书》

 

罗马书3:29-30

 

难道神只作犹太人的神吗?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吗?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神既是一位,他就要因信称那受割礼的为义,也要因信称那未受割礼的为义。

     

 

古代世界似乎远比现今幅员辽阔,古人彼此之间的接触也远不及现代人频繁,因此古人对各式各样的宗教似乎不大留意。欧洲人有自己的宗教教义和仪式,他们毫不介意非洲或亚洲人的宗教与他们的大异其趣。东方人对欧洲人不同的宗教也漠不关心。人们对别人的信仰系统缺乏兴趣,大半的原因是他们对那些宗教所知有限。但今天我们对世界主要宗教知道得较详尽,即使对一些小宗教也略有所知。所以很多人对于“到底那一个宗教是对的,那一个是错的”这问题,感到非常困扰。

 

通常有三个主要的方式来对付这个问题。

 

第一种方式认为,宗教多多少少都是平等的——至少你诚心去追求的话。过去有很多人预期我们会这样想。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在他的名著《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对此有一段讥讽的言论。他说对一般人而言,宗教都是“同样真实的”;对哲学家而言,宗教都是“同样虚假的”;对官僚而言,宗教都是“同样足资利用的”。今日有人用山来做比喻。他们说:“神是山顶。世界的宗教就像从四面八方上山的路。有的从这边上去,有的从另一边,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的。”这是美国宗教多元论的特色。

 

第二个方式是说:虽然每一种宗教都有其价值(至少在追随它的人看来),但有一些宗教确实比其他宗教好。照这样说,在所有宗教里一定有一个是最好的。这种观念容许每一个人相信自己的宗教是最好的,即使不是最好的,至少比某些宗教强一点。这促使人去竭力追求“最好的”宗教,今天有很多人都自认为,这正是他们在努力追求的目标。

 

第三个观点也是基督徒的观点,认为到神面前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相信耶稣基督,而世界其他宗教只是在用不同的方法逃避他。

 

 

只有一个救法

 

这第三个观点与我们现今骄纵放任的风气相抵触,因此除非我们躲在教会坚固的石墙后头,不然我们是不敢轻易道出的。因为这种对真理的直言不讳往往被视为狭窄、偏颇、仇恨、邪恶、冷酷、卑鄙、恶毒和不容异己,最终必然导致种族屠杀、宗教战争或逼迫。但我们稍后会看到,其实它根本不会导致这些结果。

 

这种到神面前来只有一个方法的教训,是恩典的福音自然产生的结果,保罗在罗马书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他说到人类无法达到神的标准:“没有义人……没有寻求神的”(罗3:10、11)。他解释神如何透过耶稣基督所完成的工,将神的救赎计划提供给我们,这证明神的救恩是因着我们单纯的信心临到我们的。现在到了罗马书第3章的第二段,保罗提出这些教义的三个自然结论,以教导我们明白,对每一个人而言,救恩的方法都只有一个。这些结论是:

 

(1)因信称义的教义使人无可夸口(17-18节)。

 

(2)因信称义的意思是,不论一个人是谁,做了什么或不做什么,每一个人都只有一个方法得救。

 

(3)因信称义的教义并未如某些人所想的会废了律法,它反而能坚固律法。

 

对于第二点,保罗在罗马书3:29-30有所铺陈:“难道神只作犹太人的神吗?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吗?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神既是一位,他就要因信称那受割礼的为义,也要因信称那未受割礼的为义。”这段经文教导说,既然只有一位真神,因此也只有一个救法。神既是万有的神,他提供的救恩也必然是唯一的救恩。这个真理不但不狭窄或偏颇,反而为我们打开一扇宽广的救恩大门,欢迎每一个人进入。

 

我们神是独一的主

 

当然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一套偏见。我们读这段经文时,最好记住保罗写的这些经节是在反对两种完全不同的偏见:犹太人的偏见,他们相信独一的神,但不相信外邦人也能得救;还有外邦人的偏见,他们相信每一个人都能得救,但他们不相信独一的神。

 

我们先来看犹太人的偏见。

 

犹太教的主要神学信条是“一神论”,迄今仍是如此。犹太教基本上是一种祷告或诵经的宗教。在所有祷告词中最主要的一个词是shema(希伯来文“听”的意思),那是他们每一个安息日在会堂读正式祷告文之前,所读的一种信仰告白:“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申6:4)。这是他们经常诵读的经节之一,其他还有,“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并你的城门上”(7-9节)。

 

犹太人和四周异教徒最大的差别,就在他们毫不妥协地坚持一神论。这使他们吃尽苦头,但也使他们因此蒙福。罗马书描述他们四周列国如何拜假神:“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1:23)。犹太人所持的是最崇高的一神论。

 

但这种观点却演变成解经家海因里希·迈耶(Heinrich A. W. Meyer)所谓的“一种衰败的神权政治排他性”,就是指他们藐视外邦人到一个地步,甚至以为神也同样藐视外邦人。犹太人的早祷文里有一句是,感谢神没有将他造成一个“外邦人、奴隶或女人”。犹太人说:“世上万国中,神单单爱以色列。”外邦人当然也可以得救,但他必须先变成犹太人。犹太人的一神论还没有延伸到一个地步,足以使外邦人不必信犹太教而仍能得救。但外邦人本身也有一箩筐的问题。

 

以色列人采取的是排他的一神论,而外邦人虽然包容并蓄,却不相信一神论。一般思想细密的人比较喜欢哪一个呢?听说雅典城里的神祇比人还多。更糟糕的是,这些为数众多的神竟然容许,甚至鼓励人放浪形骸。在基督教会的萌芽时期,希腊就已经成了藏污纳垢之处,不久之后,罗马也一蹶不振。了解这些时代特质的人知道,保罗在罗马书1:29-32对异教徒世界的描绘,实在毫无夸张之处。

 

怎么办呢?如果我们坚持只有一位真神,他是所有美善之物的源头,那么我们未免显得太狭窄,太自以为义、固执己见了。我们的行径显然和犹太人无甚差别。

 

如果我们在教义上门户洞开,认为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所好去相信任何神祇,大家一律平等,那么我们就落入了多神论和败坏中。

 

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呢?我们如何才能脱离这种两难之境?

 

保罗所介绍的福音为我们提供了解决之道。它坚持一神论的最高原则,因为这是独一真神的福音。它是从神的恩典流露出来的。神儿子为我们死,而成就了这福音。它要求我们效法神。同时福音也没有排他性,那是给每一个人的福音——完全不计较一个人的宗教背景深浅,对真理的领悟多寡,或行为的优劣。

 

查尔斯·贺智对这个原则有一番精辟的论述:

 

这是福音使人称义的方法所带来的第二个结果:它所呈现的神是公平的,对外邦人和犹太人都一视同仁。因为“神既是一位,他就要因信称那受割礼的为义,也要因信称那未受割礼的为义”。他以同样的原则对待这两种人;他施行的是同一个计划,根据同样的条件赐下救恩。因此,这个教义奠定了一个普世信仰的基础,它可以向天下每一个人传讲;这与犹太教系统只限于某一个民族或国家的做法大相径庭。只有这个教义能符合神的性格和他给世人的启示。神不是一个国家的神,他是整个宇宙的神,救恩之道也是为整个宇宙预备的。

 

 

没有人被排除在外

 

现在我也要将罗马书所陈述的福音尽量做广泛的运用。我的方法很简单。我要说的是,不论你是谁,不论你做了什么,或没有做什么,这个福音都是给你的,因为它是给每一个人的。我盼望你明白,你若照着神所指定的方法——相信他儿子耶稣基督为你死——到神面前来,他就会接纳你,永远不将你赶出去。

 

让我提出三个重要的问题,并作解答。

 

1. 谁能来?答案是每一个人。世人都沦丧在罪中,但每一个人都是耶稣拯救大爱的对象。罗马书接下去的部分显示,福音是给罪人,也是给那些看来德高望重之辈的;是给异教徒,也是给自认为虔诚人的。即使你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你也能前来。罗马书第1章所描述的都是大罪人,但耶稣基督的死所提供的救赎之道也是为他们预备的。即使你极端自以为义,你也能前来——只要你肯脱去你的自义。罗马书第2章描述的就是自义的人,但保罗声明福音也是为这等人预备的。

 

你的罪是什么?骄傲?谋杀?偷窃?奷婬?这并不重要。你若来到耶稣面前,他必接纳你。他会对你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

 

你的职业是什么?牧师?赌徒?商人?家庭主妇?这并不重要。你可以因着相信耶稣基督救赎的工作,而来到神面前。你的光景如何?你正在寻求神吗?或者你正逃避神?与神角力?质问神?约伯也曾质问神,但就在那时刻,神与他最亲近。

 

你是否不冷不热?几年前我认识一个人,他偶尔会来我所牧养的第十长老教会聚会,他说这是因为他的朋友说他“不时需要一点宗教上的调剂”。这一类的接触只会灌输你错误的观念,给你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宗教本身不能救人。拯救人的是耶稣基督。所以你不要去“教堂”,你需要到基督那里。如果你是这种不冷不热的人,这福音也是为你预备的。

 

2. 我如何前来呢?你可以带着自己的本相前来。几年前美国流行一种“本来面目”的宴会。在举行宴会一个礼拜之前,由主人发出邀请函,客人在收到邀请函的那一刻正穿着什么衣服,他们就必须穿同样的衣服赴宴。当时他们正在替车子换油吗?那么就穿充满油渍的衣服赴宴。他们正在粉刷自己的房子吗?那么就穿油漆斑斑的工作服赴宴。从游泳衣到正式礼服都可以!百无禁忌!他们必须以当时的样子赴宴。

 

同样的,不论你我的心理或属灵状况如何,我们都受邀带着本来面目到基督那里去。

 

有些人是跑着到耶稣面前的。我就认识一些这样的人。他们听到福音,就像那个爬到树上的撒该一样,急着要一睹耶稣的真面目。或者他们和彼得一样,彼得曾经跳到水中,企图游泳横渡加利利海,到耶稣那里。向这样的人传福音,就如同把金钱投入汽水贩卖机一样,其效果会立刻显示出来。更进一步说,他们似乎带着充沛的信心和丰富的知识。许多天主教徒对教义知道得甚多,但对恩典的福音认识有限,他们往往是以这种态度前来。对他们而言,福音就像一把钥匙,突然之间打开了神家中的宝库。

 

也有人移动着犹豫、蹒跚、缓慢的脚步前来。这也没关系。他们同样可以到基督那里。

 

几年前,宾州大学学园传道会的同工开始向一个年轻的黑人学生传福音。但是那个学生对属灵的事缺乏兴趣。他的主要目标是加入一年级新生的篮球校队。整个秋天他都在积极练习球技。他们邀请他参加一个退修会,而我正好担任那次大会的讲员。但他并不想去。他说他没有钱,于是他们提供他奖学金。他又说没有交通工具,于是他们开车去接他。他抵达会场的时候天已经晚了,他还没有吃晚饭,所以他就出去买汉堡,而未参加第一堂聚会。等他吃完饭回来,那场聚会已经快结束了。我并未注意他什么时候进来,但事后有人告诉我,他当时满脑子只是想到下周一将举行的篮球队甄选。我在台上说:“神爱你,不论你是谁,他对你的一生都有一个特殊的计划。”这番话好像是直接从神来的话语,一下就击中了他。于是他坐下来聚精会神地聆听。当天晚上他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主,后来他在黑人的社区中为主做了许多美好的见证。

 

有些人是又踢又叫地前来。保罗就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到基督面前的。圣奥古斯丁一直抵挡神,到了最后,他在意大利朋友家的花园中受到神的感动,他才停止挣扎。C. S. 路易斯曾形容他自己是“英国最沮丧、最不情愿的悔改者”。

 

3. 我何时才能来呢?答案是任何时间都可以。小孩子也可以来。我最欢喜看见小孩子对福音感兴趣,很多在基督徒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是如此。有的人以为小孩子无法明白福音,或者无法彻底地相信耶稣。其实不然。只要有人肯花时间对他们解释有关神的事,他们照样能明白。耶稣欣赏小孩子的信心,他勉励我们要变成小孩子的样子才能得救。

 

你还年幼吗?如果你能明白我所说的,你就能明白三件事:

(1)你已经大到可以犯罪了;

(2)你已经大到可以死了;

(3)你已经大到可以到耶稣面前来了。

 

因为耶稣自己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太19:14)。如果你还是孩子,你愿意现在就相信耶稣并跟随他吗?成年人得救的方式也是你得救的方式。

 

或许你年事已高。你觉得自己应该年轻的时候前来,现在好像为时已晚。你说:“我积习已深。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说得没错!年纪大了以后确实积习难改;这也是为什么人最好在年轻时就信主。虽然年老信主比较困难,但并非不可能。信主永远不嫌晚。你也许因体力的缘故,不能为耶稣做太多的事,但他能为你作一切。你或许在世上侍奉他的年日不多了,但你可以在天上永远赞美歌颂他。

 

伟大的浸信会牧师司布真这样写道:

 

 亲爱的朋友,快快来到耶稣这里!你可以在清晨露水沾湿板凳的时候前来,因为他绝不会弃绝你。你可以在正午炙热的阳光下前来,他也不会弃绝你。当夜幕低垂,黑暗笼罩大地时,你也可以前来,他不会拒绝你。大门尚未关上;只要生命的大门仍然为你敞开,施恩的门就不会关闭。

 

你愿意前来吗?

 

我也要发出同样的呼吁:到耶稣这里来!

 

神只是犹太人的神吗?他岂不也是外邦人的神?是的,他是外邦人的神,因为只有一位神,他因人的信心使受割礼的人称义,也因同样的信心使未受割礼的人称义。

 

神只是美国人的神吗?他岂不也是亚洲人的神?他当然是亚洲人的神,因为只有一位神,他因人的信心称白种人为义,也因同样的信心称亚洲人为义。

 

神是天主教徒的神吗?他岂不也是基督徒的神?当然,因为只有一位神,他因同样的信心称天主教徒为义,也称基督徒为义。

 

神只是中上阶层之人的神吗?他岂不也是劳动阶层的神?当然,因为只有一位神,他因人的信心称中上阶层的人为义,也因同样的信心称劳动阶层的人为义。

 

神只是老年人的神吗?他岂不也是小孩子的神?当然,因为只有一位神,他因人的信心称老年人为义,也因同样的信心称小孩子为义。

 

我只想得到一件可能妨碍你接受这个恩慈、包容、“人人欢迎”的福音之事,那就是你自己不愿意和其他各种不同的人一齐进入父的家。若是这样,你就不要说基督教太狭窄,或太偏颇、不友善、自以为义、画地自限。真正有门户之见的是你,只有基督教可以除去你这个毛病。只有耶稣能赐你恩典,将你的骄傲放置一旁,使你这个悖逆的罪人能顺利通过救恩的大门。

 

其他人无法通过,只有那些肯承认自己的罪,从罪中转回,并且相信耶稣基督做救主的人才能得救。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