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21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有许多圣经版本在罗马书1:21这里,都是另起新的一段,这种作法是正确的。前面几节中,保罗一方面揭露全能神的愤怒,一方面解释人的可怕光景,并且说明为什么这也是我们的光景。我们是神愤怒的对象,因为我们拒绝有关神的知识;神不断在自然界里将他自己启示出来,因此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种认识。现在保罗要指出人拒绝这知识的可悲后果,以进一步描述人类的光景。

 

此外,这一段和前面几段也有密切的关系。这是因为保罗并未立刻说到拒绝神的后果,虽然这是他最终的目的。他首先提出在罪中之人所犯的另两种罪。也就是说,罪人一共有三方面的失败,第一种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了,此处又添上两种。

 

罪人第一个失败是压抑有关神的真理,不愿意来到大自然所启示的那位神面前。关于这一点,前一讲我们已经有详细的讨论。

 

罪人的第二个失败是,我们拒绝荣耀(或敬拜)神

 

第三,我们忘记了感恩。认识神就是知道自己是神所创造的,我们一切所有的、所享受的,都是从神而来。由于我们故意在心中拦阻有关神的知识,显然我们就是在拒绝将荣耀归与神,对他不存任何感激。

 

不知感恩!这是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所谓的“可鄙的忘恩负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写道,“寒风吹吧,吹吧!你的冷酷还远不如人的忘恩负义。”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如此描述人类,“他若不是愚昧,就是毫无感恩的心!完全不会知恩图报!事实上我相信,对人类最好的定义就是:不知感恩的两足动物。”

 

不赞美,不荣耀神!

 

其实人类的这三种失败,彼此密切相关。为了明白我们对神的感恩之性质,我们首先需要知道,我们并“不当作神荣耀他”,这是保罗的用语。

 

“荣耀”一词颇有意思。它的希腊原文是dokeo(动词)和doxa(名词),我们现在的“三一颂”(doxology)就是从这个字来的。本来这个字的动词意思是“显现”或“似乎”,从它而来的名词,意思是“意见”。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或另一件事的意见,就是他对那个人或那件事观察的结果。我们又从doxa一字引申出英文的orthodox(意思是直率或正确的意见)和heterodox(意思是不同或错误的意见),以及paradox(意思是相反的或不能妥协的意见)。曾经有一度,dokeo和doxa都指对一个人所存的意见,不论这意见是好或坏。但后来它们就单单指好的意见了。这时,它的名词就指因对某人的观点良好,而产生的“赞美”和“荣誉”,而它的动词则指将荣誉归给这个人。君王拥有荣耀,是因为他们应得臣民的赞美。诗篇第24篇就用到这个字,那里说到神是荣耀的君王。“荣耀的王是谁呢?万军之耶和华,他是荣耀的王”(10节)。

 

由此可见,使用神的“荣耀”或“荣誉”一词之效果。谁能荣耀神呢?显然只有那些对神有正确观点,并且认识、欣赏神属性的人才能做到。一个人若知道神的权柄、圣洁、无所不知、永不改变、慈爱、怜悯等,并为这些事而赞美全能的神,他就能荣耀神。

 

此外,英文里还有另一个不同的字worth,它的意思几乎和“荣耀”一样,要不是法文里的gloire在日常生活中取代了它,很可能它也会被广泛使用。worth这个字也指一个人内在的优点或品格。人的价值在于他的品格。神的价值在于神的荣耀。当你认识神所启示的品格时,发生了什么事?你看出神的worth-ship(价值),我们也可以说,你worship(敬拜)神。由于worth-ship一字不太容易说,所以我们或将它缩短为敬拜神,或干脆放弃使用英文的词汇,而改用拉丁文,说到“荣耀”(glorifying)神。

 

我的重点是,这三个观念其实都是一样的。从语言学上说,敬拜神、赞美神和归荣耀给神,意义是相同的。

 

当然,这也是保罗所说人类未做到的地方。人不敬拜神,不荣耀神,乃是因为人压抑神所启示有关神自己的真理而造成的后果。我们已经说过,我们拒绝神所启示的事,是因为我们不喜欢这真理所带领我们看见的这位神。我们不喜欢神的无所不知,神的这个属性使我们害怕,我们怕自己的本相被揭露出来。我们也不喜欢神的永不改变,因为神的不变性显示,神永远不会成为他一切属性之外的另一个神。我们无法忍受这些真理。因此,我们加以压抑,否认其存在。显然,我们若这样做,我们就不会为神的这些特质而赞美神。

 

相反的,我们和以色列人的行径如出一辙。神带领他们出埃及,他们却悖逆神,并造了一个金牛犊。他们把单单属于神的属性归给偶像,说,“以色列啊,这就是领你出埃及地的神”(出32:8)。我们在研讨罗马书的后半部时,将仔细探讨人是如何这样做的。

 

不感恩

 

有时候,我读一些圣经注释时会感到大失所望,此处就是一例。保罗提到人类的第三个失败是不知感恩——“不感谢神”——但很少解经家讨论到这一个重要的观念。在各方面都颇杰出的解经家哈尔登对这件事却只用了九行文字来解释。哥得只有五行。即使加尔文也不过提到,“保罗加上‘不感谢他’这句话是有其原因的,因为每一个人都领受了神无限的恩慈,甚至在神屈尊俯就、将自己启示给我们的这件事上,我们都欠了神极大的恩情。”

 

在研究这个题目时,我很惊喜地发现,英国作家葛尼斯(Os Guinness)在他一本有关疑惑的书《心怀二意》(In Two Minds)中,花了一整章的篇幅来讨论不知感恩这题目,我相信他的观察相当正确,他认为不知感恩是导致疑惑的主因,它与失去信心只有一步之遥。

 

葛尼斯的理论是,疑惑并不是不信,而是界于信与不信之间的中间站,这也是葛尼斯这本书名的含义。但这个中间立场并不稳妥。如果我们开始怀疑,这疑惑绝对不会持久,因为我们若不是从疑惑移向更坚强的信心,就是从疑惑移往不信的方向。这要看究竟是什么导致我们信心动摇来决定。葛尼斯看出,导致我们疑惑的原因是:不知感恩,对神认识错误,基础脆弱,缺乏委身,成长停顿,感情失控,害怕相信。葛尼斯称其为“疑惑的七个家族”;“不知感恩”是他提出引起疑惑的第一个原因。

 

为什么不知感恩是一件如此危险的事呢?因为它的基础是故意对有关神的基本事实视而不见,未与神建立正确的关系。换句话说,保罗此处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正是引起“不知感恩”的主因。

 

罗马书1:18-20教导我们,神的存在已经明明显示在自然界里。意思是,神不仅是存在的,而且我们所有、所是、所见的一切都是从神来的。我们若有生命,那是从神来的;我们若有健康,那也是从神来的。我们所吃的食物、所穿的衣服、所交往的朋友……每一件美好的事物都是从神来的。我们若不感恩,那是因为我们未真正认识神,或者是因为我们不肯与神建立正确的关系。也许有人会说,“可是有时候我们也经历苦难啊!我们会因疼痛和饥饿而受苦。我们会生病,最后我们会死亡。”即使在这方面,我们也显出自己的不知感恩,因为我们否认了一个事实:如果照我们所当得的待遇,我们这些罪人早就该被扔到地狱里去了。作为罪人,我们的存在本身就应该促使我们赞美神;不仅是为神的掌权、圣洁、无所不知,以及我前面提到的一切属性而赞美,并且为神丰盛的慈爱而赞美他。可是,我们往往对此一无所觉。我们就在压抑真理和拒绝敬拜神的上头,又累积了一大堆的不知感恩。

 

葛尼斯说罗马书1:21是一个适度的提醒,让我们看见“悖逆神并不是从无神论者紧握的拳头开始,而是从一颗自大自满的心开始,对这样的人而言,‘感谢你!’这句话根本就是多余的”。

 

钟马田花在解释“不感谢神”这句子上的时间远比其他解经家多。他这样写道:人类不会为了神的怜悯、他的恩慈、他的供应而感谢神。我们把阳光普照当作理所当然的事,一旦乌云密布我们就抱怨连天。我们视下雨为当然的事。我们可曾为这一切恩赐和祝福而献上感谢?神是“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之源头,他是“怜悯人的父”。但是,人们一生经历这一切,却从未感谢过神;他们完全忽视了他。这是他们对神的态度。他们用这种方式压抑所启示给他们的真理。

 

记住并谢恩

 

葛尼斯的那篇文章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强调圣经有关“凡事谢恩”的主题。他说,“这方面的强调是很明显的。一个有信心的人必然是一个知道感恩的人。另一方面,不信之人的记忆力往往是短暂的,而且是忘恩负义的。”

 

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前往应许之地时,他们领受了不计其数的福气。神救他们脱离为奴之地,保守他们逃脱法老军兵的追杀,又供应他们水喝,给他们吗哪吃。白日以云柱在前为他们引路,并保护他们免受阳光炙晒;夜里则用火柱供应他们亮光和温暖。若是有一个民族最该衷心感谢神的,那就非以色列人莫属了。然而他们却不知感恩。他们本来向神求自由,一旦得到了,发现不是他们喜欢的那种自由,他们就向摩西发怒,欲转身回埃及去。神赐给他们吗哪吃,他们却要求换换别的口味。不管神做什么,他们总是另有所求。

 

摩西知道这种不感恩的态度会导致什么后果,他知道以色列人会因此变得更加悖逆。因此,这位伟大的领袖不断提醒他们,不要忘记他们的过去,应当追想那时神如何恩待他们,他们当存感谢的心。在他们蒙神保守,脱离法老的追兵之后,摩西写了一首诗歌:

 

我要向耶和华歌唱,

因他大大战胜,

将马和骑马的投在海中。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我的诗歌,

也成了我的拯救。

这是我的神,我要赞美他;

是我父亲的神,我要尊崇他……

 

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

谁能像你至圣至荣,

可颂可畏,施行奇事。

出15:1-2,11

 

摩西要以色列人记住神过去的恩典。后来,当神颁布十诫和其他的律法时,摩西说,“那时你要谨慎,免得你忘记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的耶和华”(申6:12)。

 

大卫也强调感恩的重要,他对此着墨甚多。约柜被抬到耶路撒冷之后,他写了一首诗歌,开头是这样的,“你们要称谢耶和华,求告他的名,在万民中传扬他的作为”(代上16:8;参 诗105:1)。大卫又说,“我在大会中要称谢你,在众民中要赞美你”(诗35:18)。同样的,诗篇第106、107、136篇都是以感恩开头的,“你们要赞美耶和华;要称谢耶和华,因他本为善;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诗篇第100篇的篇题是“称谢诗”,这样说,

 

普天下当向耶和华欢呼。

你们当乐意侍奉耶和华;

当来向他歌唱。

你们当晓得耶和华是神。

我们是他造的,也是属他的;

我们是他的民,也是他草场的羊。

当称谢进入他的门,

当赞美进入他的院;

当感谢他,称颂他的名。

因为耶和华本为善;他的慈爱存到永远,

他的信实,直到万代。

 

旧约时代的情形也出现在新约的时代。耶稣医治了十个长大麻风的病人。但只有一个在给大祭司检查之后,回来向耶稣致谢。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吗?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吗?”(路17:17-18)。耶稣似乎对其他九个人的不知谢恩感到困扰。

 

保罗对腓立比人那段有关祷告的勉励中,也同样强调感恩的重要。他说,“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4:6-7)。保罗关切的是,我们在向神做新的祈求时,也要记得为我们过去已经领受的恩典而感谢神。

 

我的重点在于,感恩乃是真正认识神的人所具有的标志——虽然有时候我们会忘记存感谢的心。反过来说,忘恩负义乃是那些压抑有关神真理的人之标志。

 

我们是否感恩?

 

虽然我们在这一部分所讨论的,是那些悖逆神之人的心态和行动,但这段经文对自称认识神的人也深具意义。此处有两个中肯的问题:我们这些认识神的人是否对神存感恩的心?我们是否用言词表达出我们的感谢?

 

有趣的是,在世界许多语言中,“感谢”往往是“祷告”一词的基本含义之一。希腊文里关于祷告有一个重要的字eucharisteo,而教会仪文中用的Eucharist一字就是从它衍生来的。Eucharist是主的晚餐,指守圣餐的仪式,包括为了基督代赎的死而向神感恩。Eucharisteo的意思就是“感恩”。拉丁文里关于祷告最重要的一个字是gratia,法文和英文的恩典(grace)一字即源于它。这字有两个意义:一方面指神“白白赐下的恩典”,圣诗《奇异恩典》即是这个含义;另一方面,gratia也指“感谢”,我们饭前的“谢饭祷告”(say grace)即是。有这么多关于祷告的字都同时有感恩的含义,这对我们岂不意义深远吗?

 

然而,实际上我们的祷告又是另一副面貌。我们也祷告,但我们的祷告总是只有一个版本:“求神祝福我和我的妻子,我的儿子,以及我的儿媳妇。祝福我们四人,如此而已。阿们。”

 

不然,就是一连串的要求:“给我这个,给我那个。快快成就这事,阿们。”

 

我们的祷告应该照着一定的程序:赞美,认罪,感恩,然后才是祈求。在向神祈求某事物之前,我们必须先为神已经赐给我们的东西献上感谢。

 

如果我们都学会荣耀神,感谢神,那么情形将顿然改观。我认为鲁宾·托里的话相当有智慧。他说:

 

为我们已经领受的恩典感谢,可以加强我们的信心,使我们能以新的勇气和确据来到神面前。有这么多的人在祷告时缺乏信心,毫无疑问的是因为他们没有花时间去默想所领受的恩典,并为其感谢神。我们越多默想那些曾经蒙应允的祷告,我们的信心就越添上胆量,我们灵魂深处就越发感觉到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这也是葛尼斯的意思。疑惑是介于信心和不信的中间站。但我们若学会为神诸多的祝福而感恩,我们必然能从疑惑移向信心,而不是从疑惑移向更大的悖逆中。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