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罗马书》

 

罗马书1:18-20

 

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没有人喜欢谈论神的愤怒,特别是如果神的愤怒与我们有切身关系的话。但是,我们若在不得不去思想的情况下,譬如研读罗马书1:18-20的时候,通常我们都会有两种不同的反应:第一种,我们会声称,愤怒是一种污点,与神的性情不符合,所以我们应该立刻摈除这个思想;第二种,我们否认自己当受神的愤怒,认为神不该对我们发怒。

 

这第二种反应比较严重。所以,保罗在继续陈述我们需要基督的福音时,特别针对这一种反应提出讨论。

 

罗马书1:18-20包含了三种观念,足以解释为什么神对人发怒是正当的。第一个观念是“愤怒”本身。保罗说“愤怒”是从天上启示的,对象是不敬虔的人。第二种观念是人故意压抑有关神的真理,这一点在第21节至23节有更详细的解说。第三种观念是神先前已经将自己启示给那些企图压抑有关神真理的人。我们必须按相反的次序来研究。因为若照相反的次序——启示、压抑、愤怒——来看,就能够教导我们:神在自然界里已经将他自己启示出来,足以引领任何能正常思考的人去寻求他、敬拜他。但是,人们并未这样做,反而极力压抑这种启示。人们加以否认,这样他们就不必跟从这启示的引导。由于人类故意压抑有关神的真理,神的震怒就临到了他们。

 

 

神在自然界的启示

 

有关神学家所谓的“自然启示”,历来一直争辩不休。我们不妨先来讨论这个题目所涉及的重要定义和分别。

 

首先来看“自然启示”的定义。自然启示的意思就是神在自然界中的启示。有时候称为“一般启示”,因为这是给每一个人的。“自然启示”和“特殊启示”有别,后者又更进一步,指我们从耶稣基督的生平和事工,以及圣经中得到的启示;那些读圣经的人可以借着圣灵的光照,得以明白神的启示。保罗在这段经文中说到“神将自己显明给人,叫人知晓”,他心中想到的是一般启示或自然启示,而不是特殊启示。

 

第二个需要下定义的观念是“认识神”,下这个定义是有必要的,因为我们可以有好几种不同的方式来使用“认识”或“知晓”等词。

 

1. 意识。这是最低的层次,我们说自己知道某件事的时候,其实真正的意思是我们意识到它的存在。我们可以说,我们知道某人活着,或某件事情正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进行着。这是真知识,但不是宽广的知识,所以这种知识对我们影响甚微,它未直接涉及我们本身。

 

2. 知道。知道某件事,这似乎又高了一层,因为这种定义下的认识比较仔细、广阔、重要。这是物理学家所有的物理知识,或一个医生所具备的医学知识。或者进一步说,一个神学家可以知道神,他因熟悉有关神的知识,而被称为饱学之士——但他不一定得救。

 

3. 经验。“认识”一词也可以用来指从经验得到的知识。前面两个类别中的知识,是那种你知道某一个人住在那里的知识,而你也可以透过实际上住在他的家里,而获得这知识。此外,一个医生如果实际经历他以前治疗过或动过手术的某种疾病,就能得到这种从经验来的知识。由实际生过一种疾病而对它有所认识,和只是从书本上读到它,知道它的起因、症状、治疗法,这两种知识是大不相同的。

 

 

4. 切身的。另外一种知识的层次是最崇高,也最重要的。我们称其为“切身的知识”,这种认识是我们只能对神、对自己、对别人而有的。圣经说“我们由救恩认识神”,就是这个意思。它包括了我们认识到自己的罪,和神的圣洁与恩典。它包括认识神在基督里为我们所成就的救恩,并且因着认识耶稣基督而认识神、爱神。它表现在虔诚、敬拜和忠心上。这也是耶稣祷告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17:3)这段话时,他心中的意思。

 

有些人对这一类的定义感到很不耐烦,他们希望老师直接讲解圣经就够了,不必花时间来下定义。但是,在这件事上,定义是不可少的,因为这样才能把人对神在自然界的启示之认识,和其他的知识分隔开来;神要人为前者负责。

 

我们所研讨的这段经文中所谈到的“知识”,并不是最后这一种,如果是的话,那么每一个人都能得救了。它也不是有关神的知识,或从经验所获得对神的认识。自然界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启示神,所以人类即使没有从圣经来的特殊启示,仍然能意识到神的存在,知道自己应该敬拜神。这种对神的意识无法拯救他,但他们若不肯顺服自然的引领,不去寻求所启示出来的真神时,这种对神的意识就足以定他们的罪。

 

永能和神性

 

使徒保罗在此处准确地解释自然启示所涉及的范围。这范围包括两个要素:第一,“神的永能”;第二,“神性”(20节)。第二点就是指明“神确实存在”。换句话说,人类没有借口做无神论者。第一点的意思是,他们知道那位确实存在的神,是一个全能的神。人们可以透过定义了解这一点,因为一个神若没有完全的能力,就不能算是神。我们可以用“超然存在”一词来表达这两种要素。“存在”是指神的存在。“超然”表示神至高的能力。保罗的意思是,自然界包括了足够而充分的证据,证明确实有这么一位超然的神存在。神是存在的,这一点我们都知道。这是保罗的论据。因此,人若拒绝承认神,拒绝拜他,问题不在神,也不在缺乏神存在的证据,而是在我们自己非理性地决定不去认识他。

 

关于这一点,我要补充几件重要的事。第一,这种启示虽然包罗甚广,但还未臻完全。我已经指出,神在自然界中的启示,只是有限地揭示神的存在和他超然的能力。它没有启示神的怜悯、圣洁、恩典、爱,以及其他许多我们若要认识神就必须知道的事。当然,我们不可因此就认为这些有限的启示是微不足道的,而以其有限性作为我们的借口。根据圣经,这种自然的启示虽然有限,却包罗万象,而且带有惊人的力量。

 

旧约有一段经文与罗马书1:18-20遥相呼应,就是诗篇第19篇的前半篇(1-6节)。它说到神在宇宙中的启示: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

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

他的量带通遍天下,他的言语传到地极。

 

神在其间为太阳安设帐幕。

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

它从天这边出来,绕到天那边,

没有一物被隐藏不得它的热气。

 

在这段经文中,自然界所启示的乃是神的“荣耀、尊严”。但此处强调的是启示的普遍性,而不是强调启示的内容。它可以从人类的“言语”和“声音”中听到,在“地极”和“天下”为人知晓。

 

另一个有关自然启示的典型旧约经文,是约伯记第38章和39章,那里记载了约伯受质问的经过。提出诘问的是神,神的重点是,约伯太无知了,居然不会去质问神,或评断神的方法。在那一段负面论述的上下文中,神揭露了一连串的证据,证明他的智慧、能力和荣耀,这些是约伯(以及所有人)都当知道,并且叹为观止的。

 

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

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

你若晓得就说,是谁定地的尺度?

是谁把准绳拉在其上?

地的根基安置在何处?

地的角石是谁安放的?

那时,晨星一同歌唱,

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海水冲出,如出胎胞。

那时谁将它关闭呢?

是我用云彩当海的衣服,

用幽暗当包裹它的布,

为它定界限,

又安门和闩,

说,“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

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

伯38:4-11

 

神以这种方法对约伯提出的质问,占了整整两章的篇幅。然后约伯以承认自己的无知作回应。接着神又用另一章提出同一类型的问题。这些篇章强调神的全能、全智;而证明神这些属性的证据,就是大自然。

 

自然界中的仁慈

 

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虽然我必须小心,免得在这方面花太多笔墨。保罗和巴拿巴在第一次宣教旅程中,来到吕高尼的路司得,那城的人因为他们所行的神迹,以为他们是神,就要拜他们。保罗责备他们的错误,并且开始教导他们,讲解神如何借自然来启示神自己。保罗说,“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神。他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然而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就如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年,叫你们饮食饱足,满心喜乐”(徒14:15-17)。

 

如果从表面上来看这段话——这又有什么不可呢?——这里是说神的“恩慈”也启示在自然里。神学家称此为“一般恩典”。神大可以把我们都送到地狱里去,但他没有这样做;神以一般的通常方式照顾我们,所以我们大多数人都有食物可吃,有衣可穿,有地方居住。当然,这些一般性的证据也有含糊之处。譬如,世界上还是有不幸的事发生,如:飓风、可怕的疾病等等。但一般说来,世界基本上是一个愉悦的地方。因此,根据圣经,我们在自然中不仅看到神的荣耀、权能和智慧,我们也看见神的恩典和慈爱。如果我们拒绝寻求神,拒绝感谢他、敬拜他,那么神这一方面的属性——良善和仁慈——就更使我们罪上加罪了。

 

内在的领悟

 

我在此需要补充的第二个观念。神在自然中将他自己启示出来的时候,不仅仅停留在外表的证据上,就是我已经提过的神的属性——神的存在、能力、智慧、恩慈等;而且神的启示也有所谓内里或主观的元素。神不只是给我们他存在的证据,神也同时赐我们明白、接受事物的能力——虽然我们拒绝这样做。此处的经文说,“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19-20)。

 

关于这几节经文,查尔斯·贺智这样写道,“使徒说的不仅是外在的启示,而且是神的本质和完美之证据,那是每一个人天性中所具有的,人可以据此而领会神如何彰显在他的作为里。”

 

加尔文说,我们对神的启示是盲目的,但“还没有盲到一个地步,以致于我们可以辩称无辜,而不必担起刚愎顽梗的罪名”。

 

让我用一个例子来说明。假设你在路上开车,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牌子写着“绕道,向左转”。但你不加理会,继续向前驶。刚巧有一位警察出现,给你开了一张罚单。这时你有什么借口呢?你也许强辩,说你未见到那个牌子。但是,如果那个牌子明明竖立在那里,颜色鲜明,你的借口就毫无根据。此外,你既然在驾车,就有责任注意交通标志,并且切实遵守。你若忽略标志,鲁莽地继续前进,而导致你自己或车上其他的乘客受伤,或者财物损毁,你都必须负责。

 

保罗的教导正符合这个例子。他说,第一,这里有一个标志,就是神在自然界中将自己启示出来的部分。第二,你有“视觉”。虽然你对许多事物是盲目的,但你却能看见神的启示。因此,你若选择忽略这启示,就像所有离开了神恩典的人一样,你必须为所引发的灾祸负责。你会为此感到愧疚。

 

让我再试一次。保罗并不是说,自然中有足够关于神的证据,所以只要科学家仔细探求自然的奥秘,必然能认识神。卡尔·萨根(Carl Sagan)就曾经这样作过,但他没有找到那位超然的存在。保罗也不是说,标志确实是在那儿,只是被其他东西遮住了,除非我们努力去寻找,否则很难发现。保罗所说的是,那个标志很明显。那是一个告示板。事实上,整个世界是一个告示板。任何人若忽略它,不论你心志多么软弱,不论你多么微不足道,都无咎可辞。

 

即使是一朵花,都能导致一个小孩子或一个科学家去敬拜神。即使在一棵树、一粒小石头、一把砂土、一个指纹中,都有足够的证据,使我们荣耀神,感谢神。这是通往真知识的道路。但人们往往不愿意这样做。他们拒绝启示,用自然界本身或自然的一部分来取代神,结果他们的心思就日渐昏暗了。

 

加尔文作了这样的结论,“我们虽然缺乏天然的能力将自己提升到神那纯洁而清晰的知识中,但我们无法为自己里面的迟钝找借口。确实,我们不能假装无辜,因为我们的良心会不断地提醒我们,我们是多么的卑劣和忘恩负义。”

 

 

压抑真理

 

加尔文说到卑劣和忘恩负义时,他把我们带到保罗在罗马书这段经文里的第二点,论到神愤怒的正当性。我们已经谈过这些。神愤怒是因为人拒绝神给他们的启示。

 

保罗用“行不义阻挡真理”(18节),来描述人对自然启示的反应。翻译成“阻挡”的这个词在希腊文里是katechein,意思是“拿、持守、坚持、克制、保持、约束、压抑”。从正面看,这个词可以用来指持守住某一件好的事物,例如,保罗说到“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2:16)。从负面看,它的意思是错误地压抑或约束一件事物。这是保罗此处的用意。因此,有些较新的译本将罗马书1:18译成“在不义中压抑真理”(新美国标准译本〔NASB〕),“把真理囚禁在他们的恶里”(耶路撒冷圣经〔Jerusalem Bible〕),或“使真理窒息”(新英文圣经〔NEB〕)。

 

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因为我们的恶!因为我们情愿犯罪,而不愿意让神的启示临到我们。

 

这带领我们来到另一个主题上,史普罗称其为“无神论者的心理学”,下一章我们会加以讨论。我们将解释为什么自然启示本身无法奏效,无法实际地将我们领向神。

 

在我们讨论那个主题之前,我必须指出,如果照保罗所说的,自然界中所蕴涵有关神的启示之充分,足以使那些拒绝让启示引领他们去敬拜和侍奉真神的人受谴责,那么今天大多数的人,不但有自然的启示引领我们转向神,并且我们拥有圣经,各处都有广播和电视宣讲真理,我们若拒绝接受,后果岂不更严重、更可怕吗?“罪无可赦!”那些罗马人除了自然启示以外,一无所有,没有圣经,没有教会,没有传道人!他们尚且无法逃罪。更何况我们这些样样都有的人呢?如果我们拒绝神告诉我们的事,我们就罪加百倍了。

 

无咎可辞!“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来2:3)。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